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斗宝
    山又在摊位等了很久也没有人再来买东西,这倒也在山的意料之内,毕竟剩下的东西比起被白骨道祭炼过的白骨,这些东西确实是不值一提,如果没有什么路子基本上是卖不出去的

     这时候王笋带着石敢当回来了,王笋一脸生无可恋,而石敢当却是一脸的欲求不满“山哥,我回来了”王笋拖着疲惫的身体坐在了山的旁边,石敢当兴奋的对着山道“山哥,我第一回见到这么多有趣的东西,太好玩了”山捂了一下脑袋,有点心疼王笋了,看着瘫坐在一边的王笋山的心中有些愧疚,毕竟这个憨货不是谁都能够忍受得了的

     “山哥,王哥说帮你回来看摊子,你陪我逛逛,快走吧”山听了之后把头转向王笋,王笋看着山的连露出一丝丝的奸笑,本来山对王笋的那一点愧疚以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过头对着山道“在这等一会,一会就要开始斗宝了,斗宝擂台上会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比你逛来逛去有意思多了”石敢当听了之后就放弃了在逛下去的想法和山他们坐在一起等待斗宝的开始,山看到石敢当的兴趣被吸引到斗宝上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而王笋瘫坐在一旁心里有些遗憾

     “咦,雷叔,你来看,这是不是阴灵草”一个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山一看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女孩身后跟着一个老伯站在摊位前,女孩身着一身绿衣,腰间挂着一个银铃,脚踝上也挂着一个银铃,走起到来铃铃作响,而跟在女孩身后的老伯身穿一身墨绿色的书生服饰,腰间挂着一把短匕,一脸的正气,山心中便以了然,来的两人因该是文轩舍得人

     “小姐,确实是阴灵草不假,但是你养的东西老爷本来就不同意,你还要买阴灵草来培养它,老爷一定会发火的”阴灵草是用来培养阴灵或者以阴气为生的灵物的,而文轩舍得根基乃是浩然正气,每个在文轩舍得人都是一身的正气,文轩舍的有德之人都以居士自称,对德高望重品德端正的人极为尊重,而这女孩明显是在养一种以阴气为生的灵物,可以说在文轩阁是要受万夫所指的

     不要以为万夫所指只是一种形容,在文轩舍这是一种试炼,当在身处文轩舍得时候入果你做了什么触碰文轩舍底线的事情就会进行万夫指,所有的文轩舍师阶以上的人会找你辩论,如果你没能辩论过这些人,那么你就会被文轩舍处罚,如果成功通过了所有人的辩论,那么他们就会对你做的事情既往不咎

     “怕什么,那群道貌盎然的的老顽固,连万夫指都说不过我,还有什么脸面在指责我”小女孩连带不屑的回应雷叔的话,雷叔听了连一下子就拉达了下来,因为那场万夫指他也参加了,小女孩看见雷叔变了脸色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解释道“雷叔,我可没有说你,你是被我爹逼迫上场的,不做数的”雷叔干咳了两声道“好了小姐,我们走吧,这株阴灵草我们别买了,让老爷知道又得责骂你了,老爷容忍你养那小东西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如果你还要培养它那老爷在文舍里还有什么颜面啊”

     “哼,那去老东西如果敢为难我爹我就和他们文斗,一群老顽固哼!这阴灵草我买定了”

     小女孩伴随着两声铃铛的响声走到了山的面前“着阴灵草怎么卖啊”山听到了女孩和雷叔的对话看了女孩一眼道“五百通灵币一株”

     “贵了吧,我上回卖的才一百五一株”女孩眼珠一转清脆的声音传出,山心中暗自好笑,这女孩一副假装老道的样子在这里杀价,但是自己却不知道着阴灵草的价格山已经给的很低了,市场价基本上都在六百以上,因为这阴灵草采集起来十分麻烦,因为是吸收阴气成长所以在采集的时候只要接触到太阳之气就会枯萎,但是只要让阴灵草离开了地面就没关系了,女孩很明显是没有出门接触过这些东西,所以不知道价格在这里胡乱杀价,山刻意板着脸道“那你就去别处买吧,我这里就这个价格”

     小女孩显然没想到山的态度这么强硬不开心的撅着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满意你可以还价嘛,这么凶人家干嘛”一旁的雷叔看见女孩吃瘪道“小姐,他们这太贵了,我们去别处买吧,我一定带你去卖阴灵草的地方”

     小女孩回过头不满的对着雷叔道“雷叔,有本事你再把你刚才的话对着文心说一半,别老在这里欺骗小孩子,还有我不是小孩子了”雷叔尴尬的挠了挠头不再说话,女孩准过头对着山道“五百就五百,你有多少阴灵草我都要了,黑心商,哼”

     山将十株阴灵草交给女孩,女孩从怀中拿出一个红色的荷包,上面纹着一朵荷花,山眯了下眼睛,纳虚袋!这女孩在文轩舍得地位因该不低,女孩从纳虚袋拿出五个蕴灵币交给山,一枚蕴灵币相当于一千通灵币

     本来山对阴灵草没抱什么希望,虽然是好东西,但是用途太过单调,很少有人会特意的买这东西,但是没想到还真有人来买这东西,山收好蕴灵币对女孩小声道“阴灵草在市场上基本上是六百通灵币一株,在外面可别被宰了”

     女孩听到后脸立马就红了,对着山娇哼一声,一跺脚银铃铃铃的两声扭头就离开了,山笑了笑又从新坐在了摊位后面,等待斗宝开始

     过了很久之后,石敢当开始有一些不耐烦了,想拽着王笋在出去逛一圈,王笋死活也不也妥协,两个人就僵持着,这是在坊市的头处传过来一声铜锣响,山站起身将摊位上的东西收拾起来,然后将刻有金字的木牌摘下,招呼起僵持的两人去参加斗宝

     石敢当一听斗宝开始了,喜出望外也不拽着王笋去逛坊市了,王笋也开心,因为石敢当终于不缠着他了

     一行人来到坊市的头,一群人已经围在一个台子前,这时台子上上去了一个老头,正是给山木牌的那个老头“老朽是金家杻阳镇分行的管事,金家商铺每天都会斗宝,无论你是常来还是第一次来又可以参加,只要你有拿出手的宝贝,闲话不多说我们斗宝开始”

     老头的话音一落本来乱糟糟的人开始有秩序的在台子旁的一个木桌前排队,木桌后老头正坐在那里,鉴别宝贝

     “雷叔,快看啊,这边正斗宝呢,我们也去把”女孩的声音伴随的几声银铃声传来,山闻声望去正是之前在他这里购买阴灵草的女孩,女孩感受到山的目光看了过来,发现是山正在看着她脸颊有开始微微发红,扭过头哼了一声在人群后面排队,山微微一笑站在可女孩的身后也开始排队

     女孩看见山站在自己的身后想道自己胡乱杀价的事情脸颊越发的红,一动不也不敢动,深怕身后的山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