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细作
    众人清醒过来看着神识凝聚成的华衣男子,全都紧张的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村长?”

     “嗯?”

     石敢当一声村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华衣男子的神识因为这句村长尴尬的都有些模糊不清,用手掌按住脸庞忍住一脚踹死石敢当的冲动

     众人的目光又回到了华衣男子的身上,疑惑的看着华衣男子,什么村子的村长是这种大能出任的,那这村子时有多可怕

     “咳咳,我不是说过了,别叫我村长了么”

     华衣男子是在是有些尴尬,干咳两声对着石敢当道

     “那我倒是叫什么啊,您也不告诉我叫您什么”

     “咳咳”华衣男子又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这么想来自己确实没有说过

     “你就先暂且叫我前辈吧,等天山之事了结之后此事再定夺吧”

     “好知道了村长”

     “哐~~”

     石敢当捂着自己的头蹲到了墙角,头顶一片阴云,而华衣男子表情畅快,但是神识凝聚成的身体变得透明了几分

     “好了,先和你说正事吧,神识跨越五山四海消耗极大,我不能多做停留,待你到青丘山之后先不要将东西交给折花剑仙,现在折花剑仙正在闭死关,但是这青丘山的后方却出现的这档子事情,我觉得可能青丘山上可能有叛徒,到了青丘山后你先亮明身份,按耐不动,除非见到皇帝炎帝不要将我交与你的破镜果亮出,这次的事情我不能插手,毕竟巫族的大能也没有插手蚩尤夺运之事,我也不便插手,不然到时只会提前引发两族的大能之争,到时天地一片浩劫”

     华衣男子将事情对着山说了个通透,山点点头便是知道了,华衣男子有道“事情了结后来瑶池,炽焰剑的主人就在我这里,到时你将炽焰还给它的主人”

     “是,前辈”山恭敬的回到

     华衣男子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消失不见,石敢当发现华衣男子已经离开从墙角站了起来,走到山的身后,畏首畏尾的小声对着山道“前辈离开了?”

     又是一声巨大的声响,石敢当又回到了墙角,头顶的阴云变大了一圈

     华衣男子神识回归到体内张开眼睛,次刻正坐在瑶池的大殿中,歌女舞女在大殿上表演

     “刚才你神识去哪里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殿之上王母整个人慵懒的依靠在宝座之上,手中拿着一个酒壶,脸色微红对着华衣男子道

     “没什么,青丘山那边有点小事情,没有什么大事”

     “哼,蚩尤那个小家伙越来越过分了,一开始就不因该放任他,现在竟然打到了青丘山,不周山那几个老不死的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就这么放任蚩尤,真当我们人族无人么”王母脸上带着醉意,有脸恼怒道

     华衣男子的脸上也有些无奈“虽然那几个老东西我不怕,但是这荒古安定才几个时日,要是我们出手与那几个老不死的战成一片,到时祸乱的还是这天下生灵,既然蚩尤这小家伙要争,就让他去争吧,王母,我记得你也不是人族吧”

     王母本来眯眯着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看着华衣男子,还往嘴里灌了一口酒,视线确是没有离开华衣男子的身上“行行行,我错了还不行么,真是的,脾气还是这么不好,你也就是现成了自己的道,不然就你这脾气忘了当初闯下了多少祸,还不是连带这我和李兄一起遭殃”

     语气略带着埋怨但是话音刚落两人却是都陷入了沉思,好像是在怀念“别再和我提他了,这个负心汉,这些年了,唉”王母话说到一半叹了一口气,又是惯了一口酒,神色又是恢复到了迷离的神态

     “李兄肯能有什么自己的难处吧,如果他能够来找我们一定会出现的”

     “可能吧”王母应答了一句确实倒在了宝座之上,神色迷离,好似在回忆憧憬着什么,话音男子也是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大口酒,确是没有了欣赏歌舞的心思

     而李清风李老头此刻正守在荷花池的边上看着自己的弟子卿,卿正躺在一朵玉莲当中,整个身体被一股乳白色的能量包裹着,本来腐烂的身体已经是恢复如初,但是脸色还是苍白无比,已经来到了这瑶池多日却还是没有苏醒的痕迹

     老头眼眶有些发红,想到自己的弟子小时候多么的淘气抓自己的胡子,往自己的身上尿尿,后来一步一步的成张,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虽然是自己的弟子,但是却已经把他当作了自己的孩子一般

     “别看了,去休息一下吧,你现在身心憔悴,这个样子你的徒弟醒了你也累垮了”

     华衣男子的声音从李老头的身后传出,刚才一番与王母的话让华衣男子有些感伤,看什么也是意味阑珊,想在这大殿中来回逛逛,还没等走到这荷花池子的边上就看到了李老头守在这里不由得上前劝解道

     “是,老祖”

     李老头对着华衣男子鞠上一躬就回房间歇息了,看着李老头离开的步伐华衣男子叹了口气,心想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可怜人,唉

     看着被荷花包裹住一动不动了卿华衣男子有时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

     “主上,您怎么又这样了,都说了您贵为一城之主,怎么能这么不顾及形象啊”

     王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大殿上的歌女舞女已经退下了,面前给自己整理衣物的正式忆君,迷迷糊糊中道“忆君啊,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唠叨了,你这个样子可是找不到夫君的啊”

     “主上,您今天这是怎么了,那我打趣说这些浑语,我才不嫁呢,我要一辈子跟着主上”听了王母的话忆君的脸上一红,娇声道

     王母的手轻抚忆君精致的脸庞喃喃道“那个女子不会有意中人呢,只是没遇到罢了,倒是你遇到了自己的意中人怕是就不想再管我这个老婆子了”

     “娘娘~你在这样打趣我,就不帮你整理衣物了”忆君被王女说的脸红成了一个大苹果,气得直跺脚

     “那倒是好,我耳边也乐得清静”王母又是眼睛一眯,在宝座上侧躺,嘴里还哼起的小曲,却是有些哀伤

     站在一旁的忆君咬了咬嘴唇坐在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