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视钱如命
    雪紫宸睡的很好,他很少能睡得这样舒服的。试了试,还是怀里面抱着这个软软的,香香的小宠的时候,自己睡觉的心情会好起来。

     他已经决定以后都要这样做了。

     蓝卿却睡不着,她开始回想和他相遇相处的细节。

     他这个人在一些方面看起来是很让人无语的,就好像他的一些做法一样。

     他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两人现在的样子像什么?

     “心血!”

     蓝卿猛然想起来,让自己恢复最快的就是他的心脉之血。

     “是这样!”

     看了,她误会他了。

     虽然不清楚他怎么喜欢这样的解释方式,但是她也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比着以前受伤的时候好的快了很多。

     这必定是有了他的心血的缘故。

     “上一次?”

     “误会他了?”

     “一定是这样的!”

     上一次她误以为把他给睡了,应该也是这种情况。只是要从他这古怪的人的嘴里面问出来,真是比着登天都难。

     她也不打算多问了。

     既然他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她也就不用再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霸道!”

     她实在是不喜欢被人这样抱着睡,尤其是他整个人都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他的怀抱甚至都是冷的。

     她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束缚,刚想起身,却被他一拉,整个人又重新跌了回去。

     “过分!”

     这次更过分的是,他竟然整个人都压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雪紫宸!”蓝卿有些怒了。

     可喊完半天之后,发现压根没有人搭理自己,再一看他睡的正熟。看了,把她拉回去完全是无意识的行为。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呀!”蓝卿意识到这个事情之后,彻底的无语了。

     她一闭眼,自己默默的受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他人已经走了。看样子也是有事要做。昨晚虽然睡的有点完,但还是睡熟了。

     “他的身体怎么总给人一种微凉的感觉?”蓝卿坐在床上有些疑惑的想到。

     就算是雪族继承了冰雪的特性,可是他的人也不该是这样的冷?难不成是他有病?

     不过,看他的样子本身就是有些不正常的。

     正常的人哪有抱着美人还坐怀不乱的?

     “好歹给点反应呀!”

     蓝卿自己有些郁闷,他还没有对着她怎么着呢,反而是她对着他起了心思。这也难怪她如此,她本身就已经长大了。再加上天生敏感的体质,还是被一个男人抱着。

     “算了!惹不起,躲得起!”

     晃了晃自己的头,她还是觉得多念几遍清心咒,把自己的邪念去一去才行。

     要不然,把她这个月的唯一一顿的主食也改成吃素好了。

     距离幻境开放的时间还剩下不到一个月,在这之前还是会有一场选拔的。到时候部族之间想要历练或者是夺宝的都要经历这次的考验。

     她也需要准备一下。

     不过,从雪紫宸的忙碌和幻痕的言语之中,她看的出来,他或许此次是想要将整个火国一起给吞并了。

     吞并了火国基本上就意味着统治了整个西陆。

     只要在千年之前随着大帝国的消失一起消失的那些隐世之家不出手,这件事就不会有问题。

     “真是个厉害的男人!”

     看着手中的消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心思的缜密和细致,按照他的布局,这次火国是在劫难逃了。

     “可他为什么就……这么的不解风情呢?”

     蓝卿又有些疑惑,好歹她是活的。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担心他会对她做什么,但确定了之后,反而有些小小的失落感。

     人就是有些贱呀!

     不过,她也只承认自己是被他那张脸吸引到了而已……

     收拾好了之后,蓝卿刚想出门,就发现门外一阵煞气,之后整个门就被人给踢开了。

     蓝卿无奈的扶额,她怎么把这视钱如命的铁算子给忘了呢?

     淡定的转身,她又坐了回去,看着眼前的胡子花白但却精神抖擞,手持金算盘,头发一撮一撮的瘦小的老人,她苦笑了一下。

     “你来了,这个月的帐我已经看过了。挺好的。”看这位老人家瞪着她,一脸的怒气,她只好先赔笑道。

     “哼!”铁算子并不买账。

     自己走了过来,坐下,然后当着她的面噼里啪啦的开始打起来算盘,之后重重的往她面前一推。

     “什么?”她觉得装傻到底。

     这位是明摆着因为这个月的收入进账的问题来兴师问罪来了,她承认因为她得罪了火盈盈的问题,导致春风如意阁关门了几天,少挣了一些钱。

     可她才是商家,她才是这楼的主人,赔了也是她的钱。

     “五十一万八千七八零一!”

     “……”

     “这个月比着上个月少赚的钱!”

     “我补,从我的钱里面补行吗?”蓝卿刚开始的时候以为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就道。

     只是这老头的气势太凶残,让她有些不安。

     想想作为一个老板,能被自己的下属逼着赚钱到了这种地步,也是无奈的很呀!

     铁算子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两个字:“黄金!”

     蓝卿一听跳了起来,一脸的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就是这几座楼记起来一年也赚不了这么多的。”

     “上个月的,下个月的,下下个月的损失都要算到你的身上,你因为一个人的原因,损伤了我们大家的利益,害的我们大家的钱一起减少,这笔帐自然是要找回来的。”

     “你怎么不把明年的损失一起算上!”蓝卿怒了。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要知道这三年来的收入大部分都是她来管理的,说白了这些产业的进账都是和她有关的。

     云若不知道是从哪来找到这些的,但是他自己却从来不管。

     这个铁算子算是老人了,却只认钱不认人。

     一分钱就斤斤计较,看的比什么都严。分明又不是他的钱,还这样的小气。

     他最看不惯的也就是不赚钱的人了。

     可他自己却很少花钱,他的钱就蓝卿知道的加起来说不上富可敌国,但是比起那些有钱的人家,甚至是皇帝的小金库都不一定有他的多。

     “铁老,您不能这样的。我以后补回来行吗?”蓝卿憋气归憋气,但是气走了他,谁帮她管理下面的人。

     铁算子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说了一句,“好茶。”

     蓝卿看到走进来的天仙子,没办法,她也知道这视钱如命的铁算子在钱的事情上面有多不好说话。

     “以后我慢慢补成吗?”现在一下子就把她的钱全给拿走,她估计连吃的都顾不上。

     她吃的不多,但是花销却一点都不少。

     铁算子的眼睛压根没往她这边看,只是道:“我也就是顺便通知你一声。”

     “天仙儿~”

     “……”

     蓝卿听着他瞬间变的娘泡泡的声音,一阵恶寒。

     原来她只是一个顺便,铁算子喜欢天仙子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天仙子对他从来都是不冷不淡的。

     这不是又来献殷勤了。

     她只是刚好被碰到了而已。摸摸自己的鼻尖,好倒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