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巫族之人
    入夜之后,蓝卿并未从正门走,而是选择了从侧门出去。都城并不是太大,但是摄政王府却有些偏僻。

     既然是摄政王生病了,那肯定是要去他王府之中的。

     说起这火国的摄政王也是一个神秘的人物,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只是后院的美人却是比着皇帝还要多。

     蓝卿换了一张脸,变作了一个普通的少年。

     她隐去自身的气息,潜入到王府之内。在王府之中,她并没有闻到有什么药草的味道,看来并没有人生病。

     这果然是一个幌子!

     “糟了,阵法?”蓝卿在一片园子里面转不出去了,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这竟然是阵法。

     她对于阵法的了解并不多,这里的人擅长阵法的也不多。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炊烟姐姐,你说咱们摄政王是不是真病了?”

     “绿荷,这话不是我们可以私下议论的,管好自己的嘴知道吗?”

     蓝卿跳到树上,看着下面的一个青色的衣服和一个粉色衣服的侍女,看她们每人提着一盏灯笼,看样子是去摄政王居住的地方。

     “真是的,我不就是说说吗?”粉衣服的小姑娘有些埋怨,落后了一步。

     蓝卿趁着前面那青衣服的侍女在用自己的令牌通过这阵法的时候,悄然将那粉衣服的侍女打昏丢在了树上。

     她现在还是跟着这青衣服的侍女出去再作打算。

     “绿荷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等会主子该生气了!”青衣姑娘见身后的人没有动静就问道。

     蓝卿化作了那粉衣侍女的模样,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是如何走出这里的,也照做。

     “你……”

     “倒!”

     就在她们走出这片林子的时候,蓝卿看着她回头,就直接迷昏了她。

     反正已经走出了这里,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

     看样子在这里也发现不了什么了,还是先离开再说吧!

     王府之内不乏有高人,她恐怕已经被发现了。

     “来者何人,胆敢擅闯我摄政王府!”一个黑衣的侍卫在蓝卿要跳过屋顶的时候,被拦住。

     可是,蓝卿知道。今夜她惊动的恐怕是位大人物,眼前的小角色绝不是她的对手,但她现在还是先离开为妙。

     她也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千年之前的背叛终会在今时今日真相浮出水面。

     “滚开!”蓝卿一出手就算一道长鞭空响,她并没有打在那黑衣人的身上。

     真正的敌人已经来了。

     蓝卿在刚把这黑衣人放入到幻境之中,就从背后被人给了一掌。

     一个苍白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来,“鲛人!”

     “你又是何人?”蓝卿擦去嘴角的血,回头看了一眼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只露出一只枯瘦如柴的手的老妇人。

     她整个人都隐藏在黑色的斗篷之中,看不出面目,给人的感觉阴暗恐怖。

     “你不必知道我是何人,只要知道,你的血对我们很有用就好。”老巫婆呵呵一笑,道。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蓝卿也不和她废话,直接将鞭子冲着她抽了过去。

     “雕虫小技!”

     “拭目以待!”

     蓝卿几乎是尽全力将这老妇人给困住,她给她的感觉有些像是巫族。

     巫族和蛟族之间有何恩怨?

     为何都过了千年之久还是不肯化开这段恩怨?

     上古时期巫族也曾经强悍一时,巫族一直是处于神族之下的,只不过神族消失之后和魔物对抗的就是巫族了。可惜的是,在千年之前巫族也随着大帝国的消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老巫婆,我先走了,有本事就追呀!”蓝卿只是稍微有幻术困住了她一点,她也只需趁着这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逃出去了。

     这老巫婆巫术虽强,但毕竟不熟悉幻术,自然可以让她侥幸逃过一劫。

     今夜真是她太过大意了。

     逃跑的道路并不是那么顺利,因为她又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火盈盈。

     她也来了。

     蓝卿转念一想,就直接奔着那亮灯的卧房而去。

     “绿荷,你们让本王……”

     “闭嘴,不许叫,要不然就杀了你。”

     还在浴池之中的摄政王就这样被人用冰冷的匕首抵住了脖颈,蓝卿只是在开门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他的位置,这才这样顺利。

     “好,我不叫你先把东西放下行吗?”

     蓝卿忍住后背的剧痛,那老巫婆一掌打在她身上看样子并没有想直接要了她的命,可是就是如此,她伤的也不轻。

     果然,她还是太弱了。

     这摄政王也绝对算得上是有一副好身材,蓝卿在他背后,看着他露在水外面的身体。

     一身健壮的肌肉,给人的感觉却是恰到好处,更何况那一张雌雄难辨的侧脸,这些足以引起色女的不轨之心。

     要说,这摄政王不是很神秘低调,蓝卿又是从何得知他的面容的。

     这还要从她心血来潮,想要开一家男妓开始,盘点这片大陆所有的物种,这摄政王都可以称得上是前三。

     “你受伤了?”这人的声音有些柔,又有些淡。却同时又不会让人直接将他当成女人。

     蓝卿强压下心头的血涌,声音有些沙哑的道:“我避过那老巫婆就走,这是报酬。”

     她丢出一颗珠子,那人接过一看,果然应了下来。

     “不许转过来!”蓝卿倚在他光滑的背上,实在是提不起力气了。她需要休息一会,要不然等会很难逃出去。

     那人答了一声,却故意的扭动了一下。

     他可以透过水中的倒影看出身后的那人身材的娇小,“女人?”

     蓝卿的声音虽然刻意改变了,但是从她出手的大方,和抵在他身后的威胁,他就知道这人的身份很有趣。

     蓝卿也看出来这人是在配合她,但是她也清楚,今夜过后,她再次惹上了大麻烦。

     “你……”

     那人自是不会坐等被人威胁,他的手刚想要伸到蓝卿的身后,就被一只柔嫩的小手给抓住,那嫩白的手还没有他的三分之二大,让人看了有些心神荡漾。

     更让人疑惑的是,他还嗅到那丝丝的淡香,刺入人的鼻孔让人有些心猿意马。

     “美人,要不你就跟了本王吧!本王保你安然无恙!”他试探着道。

     外面有些嘈杂的声音,蓝卿知道,那老巫婆追来了。

     “好呀!那就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了!”蓝卿在他耳边低语道。

     他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

     下一秒,在门被踢开的那一瞬间,水花四溅,还伴随着人的叫喊声。

     “啊,王爷您!”

     “巫女大人,请您还是先避避,我们王爷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老巫女估计也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刚刚她明明感受到了那鲛人的气息的,要不然也不会不顾阻拦的冲了进来。

     “成何体统!”

     老巫女老脸一红,甩袖而去。

     好在她整个人都隐藏在黑衣之下,没有人看到她的脸。

     沐浴的某人估计也没有料到,蓝卿会直接将浴池给打碎了,让他整个人*裸的暴露在空气之中,一时之间阴云密布。

     这一耽搁,这一个小插曲,刚好给了蓝卿逃离的时间。

     “王爷,您,我们……”

     “你们看到什么了?”

     某王爷一脸的笑意,但是伺候他的人都知道,王爷从来都是笑着杀人的。他笑的越灿烂,那人就会死的越惨。

     “给我带人封锁这都城,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那女人!”

     蓝卿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此举使得这小心眼的王爷日后和她真是斤斤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