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青草茂盛的花弄影
    云若在要离开的前一瞬,竟然听到出来这是魂音。有人用自己的灵魂为引子在弹奏。

     “疯子!”

     “那混蛋又在发什么疯?”

     他有一瞬间简直想要掐死那人,这是他的琴音。要不是他以前经常听他弹琴,就他这现在对于乐音混乱的程度,哪里会听的出来。

     “破!”

     看着即将打破那薄弱的封印,已经露出来一个尾巴的魔蝎的阴影,他没有犹豫在身上按下了一道掌印。

     魔蝎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一千年之前就已经注定的事情了。他能做的也只是暂时推迟它出现的时间而已。

     原本温柔的少年此时孤身一人站在这夜空之中,看着那荷塘,想起遗忘的事来,顿感不悦。

     一掌劈下,掌风将整个荷塘翻了一个底朝天。岸上的树木瞬间被他移到了这个荷塘之中,小河流淌的水被截留。

     这里的荷塘月色也从此不复存在,他把荷塘给平了。

     至此之后,魔蝎可以出来的出口处,只剩下那真正存在的一处了。这桃花扇魔蝎是出不来了。

     “木兮落,你真是阴魂不散!”小小公子脸色难看,他很不高兴。

     他一醒来就又碰到了他不想见的人,那个他‘讨厌’了一辈子,也和他吵闹了一辈子的男人!

     他上一世的生命很短暂,前半生风流浸染,后半生遇到了他……最后落得那样一个下场,也是他咎由自取。总之,还是自己对不起他的多一些。

     云若并不后悔自己曾经的一生那样度过,可是,他不想自己现在都变成鬼了,还要和他们有所牵扯。

     “木兮落,讨厌鬼!”他想了想,不能再躲回到云兽身上去了,“就当做不认识他们就好了。”

     他决定,以后就算见到了,也就当他不存在。还有雪紫宸,也是一样的道理。

     蓝卿并不清楚自己只是睡了一觉,这期间发生了多少事情。

     不过,当第二天看到花弄影无家可归的时候,她才微微感到有些诧异。

     一夜之间,花弄影原本居住的亭台楼榭消失了。他临近池塘的住处被一种生长极其疯狂的野草霸占了。甚至他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头上都长满了青草,都有些玄幻了。

     蓝卿撇撇嘴,淡定的听着花弄影讲着他惊悚一夜的故事。

     能在他们这么多高手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改天换地,还这样的随心所欲。她大概能猜得出来是谁了。

     “不要紧的,你这造型也蛮好的。”蓝卿拍了拍花弄影的肩膀,一脸的愉悦,高兴都不加掩饰的道。

     花弄影看着她喜上眉梢的样子,这是典型的幸灾乐祸。

     这种疯狂的小野草,粘上就是一片,把他的头当成了肥沃的土壤,还在上面开起了花花来。

     “算了,这是解药,你回去丢到浴汤里面泡上半个时辰就不会再长草了。”

     蓝卿抬手将一枚绿色的草籽丢给花弄影。

     “这是什么?”花弄影放到自己的鼻子前面嗅了嗅,感觉挺清新的气息。

     “别吃!千万别一时嘴馋吃下,要是真被你吃了,你以后都可以随意的吐出草宝宝来了。”蓝卿劝道。

     “谁会干这种傻事呀!”花弄影不以为然,“我先走了。”

     他要赶紧回去了,再等下去,他头上的草又会涨起来了,乍一看,满头的绿色,整个一个移动的绿帽子。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蓝卿看着花弄影走后,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吃过这种草籽,要不然她怎么会记得这种草药的解法呢?

     常青藤!

     这种生长茂盛的草籽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就和它那非常旺盛的生命力是一样的。见风就长,不过,遇到它的草籽的时候却会停止生长,甚至是自我枯萎。

     自然界也是一种很奇妙的植物。

     常青藤可以生长的地方不多,一般是河流,河岸,或者是河堤,而且,这是一种很有灵性的草。

     它们自己也知道自己旺盛的生命力会侵占其他生灵生存的空间,因此,当它们感觉到自己的后代生长情况不好的时候,就会自我节制,这也是为什么,它的草籽就是抑制它生长的解药的原因。

     “云若回来了!”

     “看来,那荷塘还真是不太平!”

     蓝卿拿出一枚草籽在手里面看了看,这是刚才花弄影留下来的,不过,他自己并没注意到。

     蓝卿注意到,这草籽的生命是有时间限制的。

     接触到天明的阳光就会消散,停止生长的能力。

     很不巧,花弄影有些心急。自己没有被初升的第一缕阳光照到,所以才会一直‘青草茂盛’’。

     “飞鸽?”

     看到窗台上的飞鸽,拿起上面的信纸。

     蓝卿飞快的看了一眼,天仙子和铁算子的信件。

     他们安全了,不过,小琪丫头却告诉了她另外一件事。天仙子似乎并不是被胁迫的,她好像和那鲛人认识。

     “难不成,这还是和以前的事情有关系?”蓝卿将纸条在手中揉碎,自己也有些疑惑。

     要不是这样,为何天仙子本身已经逃离开了水族,却还会心甘情愿的被人吸食。又或许,这其中有什么事情是她不清楚的?

     铁算子给她的信中,主要是表示感激。

     其次,也隐约的提到了天仙子现在的情绪有些不太稳定。

     同样,天仙子的信纸中却看不出什么来,她反而有一种随遇而安的心里。对于这次的遭遇,她也并没有多提到什么。

     “我到底漏掉了什么东西?”蓝卿对于鲛人的事情并不想插手什么,可是现在她又不得不插手。

     不管是巫女还是那红衣的老婆婆,总觉得她们都是被人利用。这件事不知道是围绕谁人的阴谋?

     她既然已经感觉到事情的重大,就准备去好好的查一查。这之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查清楚当年鲛人为何被族灭,还有巫族一直被神秘的势力追杀的原因。

     这件事情很可能也和自己的身世有关。

     她知道,自己也是鲛人,只是当年为何会变成幽魂,又是如何死去的,她以前觉得既然过去了千年就没有必要去查了。可现在,似乎还有人并不想就这样放过她。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这是被人紧赶着找麻烦,她自当是奉陪到底了。

     “幻痕,你家主子不在吗?”

     蓝卿觉得这件事她要找雪紫宸借帝国志看一看,实在不行的话,她就跑回去一趟大荒泽,看里面的藏书。那里面的东西很多都是云若自己记载的,可惜有很多他自己都忘了。

     她可以偷偷的扒一扒,不让他知道就好了。

     “蓝少,你找主子有事吗?”

     幻痕也是认识蓝卿的,知道自家主子对这小少年有些不同,因此对于她在这里也就没有怎么感到意外。

     “找他借点东西,他不在吗?”蓝卿取下自家的帽子,放在手上问道。

     幻痕想了一下,道:“主子正在沐浴,要不你在这里等会!”

     蓝卿想了想,还是先去找花弄影问问他知道的事情吧!就直接辞别了幻痕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