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云之少年
    一切可真是缘分!

     外人难寻的隐莲花,血色五莲之一的隐莲花就这样被蓝卿无意之间找到了。

     只是,她本人并不清楚。

     雪紫宸把弄着这隐莲花,看着它的枝叶和花豆在他手中渐渐的成形。再看看包成粽子一样酣然入睡的小人儿,他总觉得有些事还真是天意。

     “小公主?是吗?”看着睡熟的小人,他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有些喃喃的道。

     原来,他还是有所怀疑的。可见到这样的莲花,他已经可以确定了。这种隐莲花只有鲛人王族才可以得到。

     而唯一存活下来的鲛人王室就是千年之前的那位小公主了。

     “紫洛,这就是你所说的偿还吗?”他的指尖在她脸上轻揉,有些不舍,还有些迷恋。

     睡梦之中的蓝卿感觉到脸上痒痒的,很不舒服,滚了滚翻了一个身,依旧是睡得很甜蜜。

     看着她无妨的睡颜,他有些羡慕。

     抬头看看窗外,他知道,那人回来了。他说过,二十年后他会回来的。

     只是,他却不会来认他了。

     若不是她身上有他明显的标志性物品,他又如何会认得出来。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直盯着她不放。他很怕,他一转眼,就像当初那人的消失一样,再也找不见。

     窗户对着外面,外面可以看到屋内朦胧的影子,屋内自然也可以看到的景色。

     啪啪!

     啪啪!

     啪啪!

     一个少年拿着一把折扇硬邦邦的往桌子上面敲着,他的对面就是蓝卿所在的屋子。

     只不过,他们之间相隔甚远。

     一般人还真想不到,这样的两间房子竟然可以互通有无。

     “自作聪明!”

     云若简直有些哭笑不得,这雪紫宸怎么都一二十年了,还是这个德行。

     和小时候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自以为然!

     蓝卿找到隐莲花只是一个巧合,这绝不是他的意思。

     他醒来的很晚,一直附着在云兽身上修养。蓝卿在去冰城之前给他的信息唤醒了他。只是,他没有想到雪紫宸竟然会插进来。

     看样子,这一段时间雪紫宸已经对她产生了情感。而且,他似乎也一步步的猜到了她的身份。

     “当真是有趣!”

     “也罢!”

     云若无奈,原本他不是这样打算的。

     他和蓝卿,不,是之前的小公主的约定看样子要重新考虑了。就算他不承认,可是雪紫宸如今这般病态的人生也是和他脱不开关系的。

     这一次幻境开启,魔蝎一定会趁机重新出来。

     这一次,他绝不会再放过他了。

     就算是为了那个人,他也不会再置身事外了。

     本是翩翩的佳公子,如今却是一脸的病态。伤脑筋呀!他已经好久不做这样的事情了,如今刚醒来就要细细的规划一番,还当真是不易。

     这一次他要重新布局,只不过,这次是为了他自己。

     云若看了一眼窗外,今夜他是不是也去那荷塘看看那魔蝎?那个东西他还不怎么看在眼里,不过,这其中牵扯的事情太多了。

     云水阁!

     天各一方!

     这里是桃花扇,也不是桃花扇。

     他沉睡了太长的时间对于一些不要紧的事情已经不大记得了,雪紫宸是他很久之前的故人了。

     那年冬天,他为了他被人丢入了万丈的寒冰之中才染得一身的寒毒,可几年之后,当他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就已经给了他解药。不过,至于他吃没吃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以前的事情他并不愿意去多想了,这次出现还是因为魔蝎。魔蝎被禁锢在这里整整千年。这次幻境的开启他身上的禁锢必将会被打破,到时候魔蝎一旦重生,他又必将搅乱整片大陆。

     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这片大陆自然一千年之前大帝国消失之后,就一直处于分裂状态。不过,大的灾难却没有再次发生。

     云若虽然对魔蝎不太上心,可是现在既然他又再次清醒过来了,暂时没有其他的事情,他也只当做是游戏一番。

     前些日子蓝卿见到的都是他的幻影,如今清醒过来的他倒是可以自己出现在任何地方了。

     “小鱼倒是挺好命的,竟然又被他看上了!”羽化一般纯净的少年端起茶杯,看着窗外,百无聊赖。

     嘴角挂着一丝笑,那不经意间的笑容让人感觉亲切温暖。可这干净的面容之下掩藏的却是一颗难耐无趣的心,他习惯性的又要开始搅乱一潭静水了。

     云若看了看天色,时间尚早,方下杯中的酒,他决定还是先去看看那条小鱼吧!

     蓝卿的身体不是太好他是知道的,那原本也就不是她的身体。

     “怎么会这样?”云若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蓝卿身边。

     看着雪紫宸那霸道的睡姿,他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当她探到蓝卿的脉的时候,感觉顿时不好了。

     “故意的!”

     “雪紫宸!”

     他有些气闷的握住自己的拳头,他当真是什么都要和他抢。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雪紫宸竟然会霸道的在蓝卿身上下上‘生生不离’。

     这原本是王室之中,雪国国主对自己妻子的约束。

     忠贞的象征,生死都不能背叛。

     现在竟然被他下到了蓝卿的身上,当真是过分!

     云若想要踢他,却又收回来自己的脚。

     他现在不能干预太多的事情,万一这两位真的还有缘分呢?他不能做这个恶人。

     实际上这也是一个乌龙,早些的时候雪紫宸为了能清楚蓝卿的动向,就想要找一种契约,约束她一下。

     可他所学的契约,特别是对对方没有伤害,还能守护着对方的真没有几个。

     一想,就觉得这个他并不记得名字的契约还不错,犹豫都没有一下的就直接放到了蓝卿身上。至于蓝卿的反对,当时她好像在干什么来着?

     昏迷了!

     于是乎,到了如今一眼看出来真相的云若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云若和蓝卿直接的联系来自一个约定。

     “这样也不算失约吧!”云若没有办法,自我安慰。

     至少,这小公主依旧活蹦乱跳的,他也就算是遵守了当年的承诺了。

     现在他要去解决另外一件事。

     云若悄无声息的来,又同样悄无声息的离开。现在的他就算是站在他们面前,只要他不想,就没有人会发现。

     他早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

     存在的也只是一个幻影,一点残存的记忆。

     月夜的莲池在外人看来格外的朦胧,此时月影将尽,一层雾气悄然升起。伴随着这雾气的还有那即将复活的魔蝎。

     巫族早已经没有了当初大巫存在时候的那种修为,如今的巫族也已经隐藏在茫茫人海之中不敢轻易的暴露自己的身份。

     “鲛人?”

     云若凌空站在荷塘之上,看着那镇压魔蝎的入口之处,他觉察到了鲛人的气息。

     这里竟然还有另外的鲛人的存在。

     “来了!”

     “不太对劲!”

     “有人!”

     云若静听了一会,发现这里竟然有琴音,还是那种巫族的琴书,驱魔之咒。

     可是这咒声音太过渺茫,仿佛是有人在无意识之间的弹奏。

     既然有人管了他就不想来多事,但就在他要走的那一刻,似乎想起了什么,顿时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