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缥缈阁主
    曾经的这片大陆生活的不只是精灵,水族,云族……还有真正的魔族。

     只不过,在他出生之前,魔族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神秘的力量,而这种神秘力量的主人来自另外的世界。

     拥有上天眷顾的美貌的雪妖精灵;妩媚妖娆歌声迷人的鲛人水族;幻术强大神秘莫测的云族云兽……这才是很久之前这片大陆真正的王者。

     只可惜,在魔族消失之后,这三大族之间也开始了交战,整片大陆都处于黑暗之中。

     他这个魔族的王者自是不甘被人欺凌,当他灭掉雪族,甚至和云族比拼的时候,却遭到了意外。

     竟然被人一箭封印了起来,坠入海底深处,在寒冷的冰冻之中,灵魂都要被冻结。而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才是这片大陆开始改变的开始……

     没有过去多久,这片大陆很多大的势力种族都消失或者是变异了。人类开始出现,半兽人,巫族,水族……都走上了不同的生活轨迹。

     世界也安定了下来,当他再次靠着自己的不死灵魂出现的时候,却碰到了一个改变了他的一切的那个人。

     蓝卿不提,他几乎都快忘记了自己曾经是魔族的事实了。看着自己怀里面此时软软的,小小的人儿,他无声的笑了一下。

     也许那人是对的,武力终究得不到所有,可是却有一种方式可以让人感受到温暖。

     他的记忆已经恢复,灵魂也彻底觉醒。只是不知道那人回来之后,看到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还真是让人期待呀!”他看睡梦之中的蓝卿翻了一个身,想要挣开他的怀抱,这怎么能行呢?

     一拉就很容易的将她给圈在了自己怀里面,反正这小东西是别想逃离他,他有的是耐心等待她心甘情愿的将心交给他的那一天。

     他不但要得到她的人,更要得到她的心。

     睡熟的蓝卿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魔头。

     阁楼里面的云若打了一个喷嚏,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惦记上了。

     “出事了!”云若看了看飘浮在空中的咒文,这是他放在蓝卿身上的,是对她的保护。

     如今自己飘回来了,这就意味着她不需要这些东西了。

     “不过,是好事!”

     他又仔细看了看这些符咒,没有破损,是自己离开的。

     这就证明蓝卿没有危险。

     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因祸得福了。至少,她眼下的一劫算是过去了,若是按照正常的运行,要不了多久,她的身体就会支撑不住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原本为她弄的这身体也不是要她这么来用的。

     鲛人的心珠是很好的养魂的东西,他需要她的心血来补养。

     他虽然不老不死,可是,如今这样子却一直是虚无的存在。没有血气的温养,他的精神是支撑不了多久的。这样他就不能在外界多停留。

     一般人的血当然也可以,可谁让他太挑了一些。不是那血,他是死都不愿意喝的。

     从这方面来说,蓝卿的确是他养的食物。

     只是,蓝卿的灵魂强大了一些,她现在的生长轨迹完全脱离开了他的预计,用通常的话来说,就是长歪了。

     雪紫宸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他现在倒是想要知道,那人真正清醒的时候看到这些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入夜,原本被云若填平的池塘骤然掀起一股妖风,周围的一切瞬间化为黑色的雾气。

     雾气之中隐隐露出一张带着刀疤的脸,那人显得狰狞可怖,他冲着天空一笑,阴森森的。之后,瞬间消失于无形之中。

     “蓝卿,你这次完了!”红衣在水晶球之中看着莫邪化作一团黑雾离去,冷冷一笑。

     原本清丽绝伦的面容因为那颗常年累月见不到阳光的心灵变得有些不真实。

     她趁着黑夜,鼓动莫邪去寻来那还不曾恢复记忆的蓝卿,这次她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

     她却不知道,原本她以为的天衣无缝的计划却同时被几人感知。

     花弄影此次从师门来到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来看管这魔蝎的下落,要不是如此,他也不会潜入到桃花扇的下面去盗取那桃花扇以此来勘探这魔物的行踪。

     这样才惹醒来那千年不死的飞羽。

     要不是蓝卿中间帮了他,他被发现的话,很可能会被师叔责罚的很厉害。

     如此,他才不和蓝卿计较以前的事情了。

     不是大度,而是这个人情很实在。

     “妖物总算出来了!”花弄影没有犹豫追赶了上去。此时妖物出现的也只是他灵魂的一丝分支而已。

     要想整个消灭他,还必须去到真正镇压他的地方。

     花弄影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是被这魔物给逃脱了踪迹,原本他的速度就已经很快了,可惜的是,这魔物太强大,他没有追上。

     一阵琴声传来,他竖起耳朵一听,竟然是摄魂曲。

     这还了得,竟然有人弹奏这样的巫族之曲,他当即返回去。却看到一个月下抚琴的少年,一身雪衣,超然脱俗,俨然就是那月下仙人一般。

     “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此?”花弄影有些戒备的问道。

     那抚琴的少年并未动身,手指搭在琴上,眼都没有抬一下,只是答道;“缥缈阁,木兮落!”

     “缥缈阁?”花弄影重复了一下这几个字,这人的名字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不过,飘渺阁和医谷可都是医术的圣地,相对于医谷医主的仁心慈善这缥缈阁主却是神秘的存在。

     医术高超,却随心所欲。

     从来只医自己想医治的人,纵然是千金想请,王子皇亲可不会给半分的好脸色。

     “你也是我们天门派的人了?”花弄影看着他袖口的那个花印问道。

     木兮落并未停止琴音,同时答道:“然也!”

     “那你是什么辈分的?我师父可是掌门。”花弄影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同门众人,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少年,他自是存了一份攀比的心思。

     “吵!”木兮落显然对他并无好感,嫌弃他碍了自己的事。

     “什么呀!我们门派好像没有这辈分?”花弄影不明白的问道。

     “聒噪!”

     “……”

     这次花弄影算是听明白了,早知道他们门派虽然人少,但是人人都是有脾气的。

     这不,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愿意承认自己身份的,结果却是这般的人物。

     “你要捕捉那魔物?”花弄影看了半天,总算是明白了,这人是在追逐那魔物。

     那魔物本就不是实体,自然要用特殊的办法了。

     见识了木兮落的本事,花弄影不仅对他的毒舌不反感,反而有些敬佩。

     从雪国赶回来的木兮落,早些日子无意识的竟然在梦中弹奏了一首曲子,中间若不是有人扰乱了他,估计现在还是在床上躺着。

     他查了一下,原因竟然是在这里。

     是以,才会赶过来,想要将这魔物之间干掉。

     顺便来探查一下,是否有那人的消息。消失了这么久,也该回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