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小狐狸长胆子了?
    蓝色的雪花犹如精灵仙子一般在天空之中飞舞,有些调皮的小捣蛋甚至钻到了人家屋子里面去。

     在雪国的王宫之中,来来往往的侍者都在准备着他们的王登基大典。

     城外的暖阁之中,蓝卿伸了一个懒腰刚想要起身,却发现放在自己腰间的那手的主人依旧在沉睡。

     蓝雪节,登基大典!

     她的脑子‘嗡’的一下子清醒过来,今天是他的登基大典,他竟然还在她的床上酣睡!

     天哪!这要是给人知道了,估计她那本就不怎么好的名声上面就要再加上一笔了。

     风流不羁,敛财好色,妖言惑众,巧舌如簧……这些就算了,她认了!

     可若是再加上一个以色侍君,她可真就冤枉死了!

     拍了拍那修长如玉的手,她不明白他昨晚又是什么时候爬上她的床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着这个眉眼如画的男人,她恨得有些牙痒痒,谁要是再敢说他‘不近女色’她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王,快醒醒。今天是登基大典,您要是起晚了,臣下可真是担当不起!”蓝卿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一些。

     她知道他醒了,就是等着她尽一份做臣子的职责。

     是的,雪紫宸!可他也是雪国的少王爷,她的主子。

     蓝卿,她是他的臣子,也是跟着他一路走来的见证人。

     明面上她是蓝族这一任的少主,同时也是和他敌对的人。实际上两人却是睡在一张床上的‘合约’关系。

     雪紫宸,外界传言不近女色的冰雪王子。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紫色的眼眸寒意十足,雪一样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冷气能让三伏夏的热度瞬间消散。的确是冷意十足!

     可如今呢?

     蓝卿不愿意回想,往事不堪回首。

     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年的一念之差。让她不但奉献了自己的一身才华,还把自己的人也给卖了。

     “王,算我求你了,再不起真的就晚了。”蓝卿将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拿下来,摇晃着他道。

     雪紫宸翻了一个身,顺势将她抱在了怀里。

     蓝卿一急,在他肩膀上咬了一下,愤恨的道:“雪紫宸,你要是再不起来,以后休想爬我的床!”

     紫眸的人儿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被自己顺手拉在怀里面的小人儿,慵懒的笑了一下,顺势又将她压在了身下。

     “小狐狸真是长胆子了,敢威胁你的王!”

     “……”

     对视了两秒,蓝卿完败。默默地为自己鞠了一把心酸眼,她有些很不情愿的在他唇上吻了一下,道:“紫宸,登基大典要开始了。你先起,下次我主动行吗?”

     雪紫宸瞟了她一眼,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

     她呆愣了一下,等到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只留下那温热的余香。

     “嫁给他?”蓝卿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他该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吧!

     谁都知道蓝族的继承人只能是男子,而她不但当上了蓝族的少主,还将蓝氏一族的幻术修炼到了顶峰。

     而他,作为雪国的少王爷,如今的雪国王者。不近女色是人尽皆知。

     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不说是惊世骇俗,也绝对是骇人听闻!

     手腕之上的紫水晶手链随着她的凝视颜色一变,她乌黑的长发也随即自动卷了起来,变成了斜刘海一般的蓝发。

     原本的黑色的眼睛也变成了那种妖颜魅惑的淡蓝,她亦是他。蓝族蓝卿!这个改变身形的东西当初可是困扰了她好久,如今熟练了,才可以这样运转自如。

     “公子,火国公主想要最后见你一面。”侍女进来通报道。

     蓝卿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道:“不见!就说我回水域了。”

     她还不想被雪紫宸给掐死,放着他的求婚不去考虑竟然还敢去见他的情敌,简直是自己找死。

     虽然,大家都是女人。

     但当雪紫宸意识到‘情敌’这种生物的存在的时候,以收集美人为乐的她,彻底被掐断了欣赏美人的机会。

     作为主子,他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好王,也是值得跟随的人。

     可作为一个正常的人,很多时候,他的思维都是很让人费解。

     最可气的是,一次温存之后,她很认真的问他,外面传闻他不近女色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了一下,竟然一本正经的回答,以前没有注意过。

     作为傲娇的王,她明白,他以前对于女人这种‘生物’是不屑一顾的,可她到底是怎么入了他老人家的法眼的,这个问题确实是值得费解。

     “我从未把你当成女人,但是你只能是我的人!”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那份霸道。

     这是一方神奇的土地,西陆。

     雪国和火国一直都是这片土地之上对抗的两大王国,是世代的仇敌。同样生活在这里的还有以幻术著称的蓝族;魅人心魄居住在水域的水族;能通晓未来的云族。

     身为精灵一族的后裔雪国和火国的强者都是以灵术著称,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能修炼的人越来越少,这也使得两个王国都面临着威胁。

     “走吧!”蓝卿挎上雪兽一拍它的脑袋道。

     隐身从雪国的上空飞过,看到下面人山人海的场面还有那欢呼声,她心中感慨万千。

     高台之上站立着的那个男人,依旧是风华不减。

     雪国的王,也是她的男人。

     只是如今,她已经做到了当初承诺的帮他夺得了天下,而他也该给她想要的自由。

     蓝卿刚想回头,就看到他望着她的方向瞥了一眼。

     “该不会被发现了吧!”她心中一惊,差点从兽兽身上跌下来。

     “不会的!一定是我多心了。”蓝卿拍拍自己的小心肝自我安慰道。

     随着雪紫宸的挥手,下面的百姓沸腾起来,而看着天空之中的那抹淡影,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站在他身后的幻痕打了一个冷战,心里道,哪个不长眼的在这个大喜的日子惹王不高兴。

     身为近侍他太清楚王这种表情代表的是什么了,那人以后的日子注定了悲惨!

     趴在雪兽身上的蓝卿打了一个喷嚏,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尖,该不是感冒了吧!

     大典之后。

     高大的宫殿之中,新任的王者坐在王位之上,嘴角的轻笑寒意十足,虽然这个男人绝对拥有称得上是魅惑众生的绝色容颜,只可惜气场的强大,让人只敢仰视。

     “王,蓝少上书请辞。”幻痕终于明白王的笑为何意了,不由得为蓝卿默默致哀。

     雪紫宸把玩了一下手中的玉珠,并未言语。可他脸上的寒霜,周身能将人冻结的冷意都清楚的表现出他的不悦。

     是的!

     他现在很生气,自家的小狐狸又不听话了。

     看来,真是他最近对她太宠了一些。

     “王,要不要派人将蓝少给请回来?”幻痕顶着巨大的压力道。

     别人不清楚这两位是什么关系,他可是一清二楚。总之得罪了哪一位都不会有好结果。只是苦了他在中间受折磨!

     “不必!孤王亲自去一趟水域!”自家的小狐狸既然想玩,那就陪她好好的玩一玩。

     前往水域的蓝卿还不明白自己惹下了怎么样的麻烦?

     堂堂的一国至尊放着登基大典之后的事情不顾,竟然跑去了水族。至此,蓝卿在后世的评传上加上一个‘魅惑主上’倒也真是不冤。

     可天地可鉴,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当她本人还在为自己时不时会变化的身份感到疑惑的时候,他就已经爬上了她的床。

     作为一个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会变身的异类,她对于男女这种生物,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

     她并不是属于这个时空的人,当她有记忆的时候,还是一团模糊的光影。

     后来她醒来的时候是在西陆‘大荒泽’之中,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终于变得可以像一个人的时候,她才开始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大荒泽之地。

     原本,在大荒泽的日子虽然清贫了一些,但是也很快乐。

     可后来,每到月夜她自身的变化让她感到疑惑,便有了探寻的渴望。

     有一位被流放大荒泽的老者告诉她,她身上有着西陆大族蓝族的血统,她的身份可能和一千年以前的蓝族有关。

     她想,或许自己可以找出自身不同的问题所在。至此,抱着解开自己身份谜团的愿望,她才开始踏入西陆这片土地。

     三年的时间,足够她在西陆扬名。

     蓝少的名声伴随着她的风流潇洒传遍了火国,同样她也招惹上了一些麻烦。

     第一次有女子追求自己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蒙了。

     好吧!

     就算她大多数的时间是比较像一个男子,可是从内心里面她还是认为自己是女孩子的。至于总是在那‘春风如意阁’留宿,实在是因为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那位老者告诉她,有一种幻术不但可以改变人的容貌,更甚着可以将一个人的形体都改变。

     她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被人改变了形体的存在。

     雪紫宸,雪国王爷唯一的儿子,未满百日就被雪王封为‘少王’的天才。传说,三岁的时候,修为就已经超过了别人三十年,十岁的时候第一次领兵就俘虏了火国的老王,并且使得火国再也未敢进犯。

     具有战神之称的他,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身边却一个女人都没有。别说宠妃,就是侍从都是清一色的男子。哪怕他的容颜不改,风采不减,可这依然改变不了他年龄的问题。

     是以,外人多有传言,此人有隐疾。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一个男人,绝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相对于‘风流无度’的蓝少来说,他的做法让人很不能理解。当初选择定居在火国的时候,很大一部分她还是考虑了为政者的特点。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直觉就告诉她,这是一个危险的男人。事实证明也确实是如此。

     至于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交锋,还要从很久之前那个‘逃婚’的月夜说起……

     ------题外话------

     新文开更请大家多多支持,喜欢的亲动手收藏下了。

     男主女主绝对有爱,一对一身心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