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幻城之令
    云水阁楼的住处也是有讲究的,自然是自己的能耐有多大,自然就选择住在什么地方了。

     云若是一定要住在上面他原本的房间的,那本来也就是他的地方。

     别人看不到处,那几位老顽童对他一顿折磨,让他这个刚清醒过来的幽魂还真是不适应。

     当众人还在为他们眼前的景色所赞叹不已的时候,天空不知道何时开始飘起雪花来。

     花瓣一样细腻细密的小雪花看起来精灵可爱,有喜欢的女子竟然忍不住伸出手来接住它们细细观看,上面似乎还带着丝丝淡雅的香气。这里的一切就是这样的神奇。

     “别碰!”

     如今他们正走在长桥之上,而对面才是他们要居住的地方,今晚只有到达对岸,才有资格留下来。

     蓝卿只是觉得这些雪花有些怪异,却听到走在前面的云若提醒了她一声。

     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把伞。

     那是云若的蓝色的伞。

     似乎周围的一切随着这雪花都静止下来了,能活动的唯有那云若,背着琴的木兮落,还有雪紫宸。

     包括巫女,天仙子,花弄影在内的人都变成了冰雕一般的模样,他们没有了意识。

     在这片大陆之上,花弄影他们几人也算是说一说二的高手了,更不用说还有巫女他们几人,可就是这样的人,竟然在毫无感觉之中被人给定住了魂魄。

     她知道,就算是他们醒来之后,依旧不会有什么感觉,他们不会知道这一段时间之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她,要不是云若的这一把伞,估计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琴声,箭鸣,冰啸……唯独能和这股突如其来的狂风之雪对抗的也就是木兮落,雪紫宸,云若了。

     看着三个不同风格的美男,各自用自己的方式来对抗着这神秘莫测的势力。

     蓝卿经年之后,回想起来,还有些感叹,莫不是他们本身就是注定的缘?

     同样优秀的三个男子,却用不同的方式在诠释着他们彼此之间的情谊。当真是难得!

     “好疼呀!”蓝卿本想去帮忙,可是手刚一伸出去,还没有碰到那雪花,就感到一阵晕眩,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厉害!

     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楚的小雨滴砸落下来,眼看着三人就要遭遇,云若一挥衣袖,一箭射出去,将那要低落的雨滴打成了飘落的雪花,大朵的雪花飘落下来。

     “好险!”

     这要是给碰上了,不死也是半残。

     可这一箭也消耗了他大半的修为,他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年少轻狂,任性妄为的少年了。

     木兮落席地而坐,以琴为器,琴声阵阵,将这散落的雪花逼退,逐渐在三人眼前形成一个保护圈。而经过云若那一击带来的短暂的停歇,雪紫宸已经开始讲他的修为化作同样的冰冷射了出去。

     同样的王者气概,面对如此的强敌,三人谁都不肯认输。

     蓝卿渐渐有些看明白了,云天他们三人面对的不是一个稳定的敌人,而是这整个幻城的力量。

     有人在用幻城之力,在和他们相斗。

     “怎么还没完?”她有些着急,地上的雪在她周围已经堆积的很深了,而云若三人周围虽然那雪被他们的灵力给之间化掉了,可他们也消耗的很多。

     这不是测试吗?

     怎么能这样的没有分寸呢?

     她显然是有些忘记了,刚进来的幻境的时候,那在枯骨阵法里面的人,却是遭受了真真正正的死亡一样的威胁。

     “咳咳,咳咳!”云若有些支撑不住,一手持着自己的弓箭,另一手支撑着地猛烈的咳着。

     他本就不是实体,如今的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幻影比较厉害一些而已。寒冷,炎热,包括周围气息的波动对他都是会产生影响的,更何况还是如此的严寒之气。

     如玉的脸色如今变得有些惨白,在这皑皑的白雪之中,那紧握的拳头让人看出他心中的不平……

     木兮落用琴在他们周围护卫着,形成一道屏障;雪紫宸则是用灵力集结成冰箭射出去消散那些飘落的雪花。两人之间的配合和默契,没有说明,却是同样用心的护着相同的人。

     蓝卿想要帮忙,却无从下手。

     这一刻,她才明白,力量的重要性。

     这世间还有如此之人,竟然能将这联手的三人逼成这般模样,这场景还当真是不容易见到。

     “云若,小心,银剑!”蓝卿抬眼之间原本是看云若拳头下面渐渐凝聚出来的那一团白光,却不想,看到一个银剑朝着他那单薄的身子而去。

     云若抬头之极,那剑已经到了跟前。

     可却一转,射到了别处。只是将他的发丝削落几缕在地,乌黑的发丝,雪白雪白的白雪,显得异常分明。

     原来,是那木兮落手起之间用琴音将那银剑的走势改变。

     “铿锵!”一声,他的指端渗出几滴鲜血。

     “够了!”看到有人受伤,云若有些气恼,从地上起身,整个人浑身的气势都随之一变,凌厉非常。

     天空之中的雪花骤然消失不见,而原本是雪花的地面也瞬间消失了。

     他们竟然还是呆在原本要过桥的地方,一步都未移动。

     “哈哈!小子,许久不见,真是让老夫甚是想念呀!”一个头戴方巾的中年男子应声而至。

     看样子他是和云若很熟悉,不过,云若的表情却有些无奈,分明是不想见此人。

     可最后,还是很恭敬的道了一声:“先生!”

     木兮落收起自己的琴,看着云若的身影,没有说话。而雪紫宸同样有些戒备的看着这中年男子。

     他分明是对云若带着敌意的。

     刚才,若不是他们的对抗,现在或许已经化为了冰冷的尸体了。

     “小子,还是你有趣一些。看看那两个小家伙,一点都不好玩。先生我就等着你什么时候来和我们探讨一番你这些年的经验积累了。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呀!”中年男子拍了拍云若瘦弱的肩膀。

     云若身形一颤,差点被他给拍的吐血。

     “怎么不见那几位先生?”云若向远处看了看,问道。

     中年男子有些不太在意的道:“刚才都在,这不是怕你报复吗?都走了,以后会见到的。”

     “报复?我是那样小气的人吗?以前是弟子年少轻狂不懂事,还请各位先生见谅!”云若又施一礼道。

     那中年男子显然没有想到云若竟然会这样的客气,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是幻城令,有什么事好找我们。”

     “多谢!”

     云若再次致谢,态度很端正。

     中年男子看到如此的云若,最终将要出口的话都化作一阵叹息:“你最终还是选择了那条路!”

     “不送!”

     “……”

     客气梳理的语气,在云若拿到了令牌之后,就更加的冷清起来。想想也是,他姿态都放得这般低的程度了,也确实不好让人再为难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