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流光锦
    云若的态度看在蓝卿他们眼中很正常,绝对是尊师重道的好学生。可是在饱受他‘摧残’的一干先生眼中,这绝对是不正常。

     “云若,你是不是病了?”福生老先生对于云若乖乖学生很是奇怪,甚至想到他是不是在闹什么花样,唯独没有想到,云若这次是真的没有精力和他们闹。

     周围的被冰封的众人也已经开始逐渐的恢复意识。

     云若看着周围逐渐恢复的一切,灿烂的一笑,有些幽幽的道:“您要是再不走,我不介意让您老人家留下来陪我们。”

     “别,这可别,我还是先回去了。”福生很快便消失了。

     看着昔日的老友竟然看到他是这般的模样,云若心里面有些失落,难不成自己以前就是那样的不招人喜欢?非要他凶残一下,才会被认为是正常?

     “走开!我不认识你!”

     木兮落上前,想要将他散开的发带给束好,却被他一掌推开。一瞬间这个飘逸的男子愣在原地,旋即竟然笑了。

     进入幻城之后的测试就这样结束了。

     可遇到的人,他们之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花弄影一时看着这样诡异的画面有些迷糊,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怎么自己只是低了一下头,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竟然看到自己那建造了飘渺阁的师叔一脸温柔的想要触摸一个男子?

     是了,他记得自己的师父提到过云若这个名字。

     好像是在一次他醉酒之后,念叨的就是这个名字。对他有些哀怨,却又不舍得忘记。

     “下次别叫他姑娘了,他不是女人!”蓝卿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低声提醒了一下。

     云若这次对花弄影在她看来,已经够好的了。现在云若情绪看上去不太好,还是小心一点别让他再无心犯了大错。

     这句提醒犹如晴天霹雳,炸的花弄影有些眼花缭乱。

     女人?

     他竟然不是女人?

     那!那自己的师父不正是‘断袖’了吗?

     亏他之前还做过这样大胆的猜测,如今竟然成了现实!

     这样算来,那云若不正是自己的师叔吗?

     还是和自己师父关系比较亲近的师叔?

     男人之间的友谊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给‘误解’了,若是花弄影的师父知道自家的小徒弟此时在如何的脑补自己和师弟的关系,不知道会不会一掌毙了他这个不孝子弟。

     花弄影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对于这件事他不好做什么感想了。只是,可怜了自家的师父,因为他看的出来,另外的那个木师叔,显然云师叔对他更好一些。

     不管花弄影这边如何腹排,那边云若已经回去了。木兮落倒是未在意他的态度,也跟着离开了。

     蓝卿见雪紫宸依旧站在原地,以为他受伤了就走上前去。

     却发现他的神情有些落寞,看着云若离去的方向显然是有些不甘心。

     “也对呀!”蓝卿暗想,这云若若是雪紫宸曾经的弟弟,那他该叫雪紫宸哥哥的。可现在他分明是对那背着琴的飘逸少年更好一些,这孰轻孰重,一看就明白了。

     雪紫宸失落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蓝卿还不太清楚云若和木兮落之间的关系,但是,这样优秀的少年在一起,看着怎么那么像是在争风吃醋?

     “若是女子,也必是祸世红颜!”

     蓝卿有预感,雪紫宸和那背琴的少年之间不对头是肯定的。弄不好两人还会为了云若打起来。

     事实证明,她的猜想还是很准确的。

     以后这样的情况果然没有少出现,到了那个时候,两个男人为了争抢一个少年大打出手,可真是让人呵呵~

     幻城并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地。云若要蓝卿去的地方是千年之前,她最后生活的那一段时间。

     流光锦只有她这个小公主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他帮她回到过去,至于回不回来,结果又如何,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他虽然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能力,但是也不是万能的。做一些事情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他逆天而行帮助蓝卿回到过去,自是会失去一些东西。

     不过,这是他和蓝卿之间的约定。

     千年之前,是蓝卿,不,那个时候还是整个水族的小公主主动的来找他做的这一笔交易。

     他当时并没有同意,后来不清楚因为一些什么原因,他主动又找到她做了这一笔交易。

     过去的时间太久了,他又沉睡了很长的时候,再次经历了两世的轮回,很多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

     “蓝卿!”

     一回头看到那小鱼儿竟然没有跟上来,云若就喊了一声。

     原本已经走到雪紫宸身边,刚想要开口询问的蓝卿,立即丢下孤苦的雪主,巴巴的跑回到云若身边去了。

     这一幕让幻痕有些纠结,总感觉是自家主子的人被别人给霸占了一般。

     幻城的选拔,已经之后各个家族势力,包括大国之间的形式在这里定夺并不是虚幻的。这里的所谓的先生,都是很久之前,这些大家大族的创立者,或者是能调动如今的这些大势力的人。

     他们一旦介入到其中,厉害可想而知。

     之后,这些人是不会离开幻城的,他们对于世上的事情,也仅仅是点到为止。

     蓝卿没有想到云若叫她竟然是和她谈论这样一件严肃的事情。

     “能不要嘛?”她一点都不想要什么能统御水族的流光锦,她对这些权势不感兴趣。

     再说了,也不一定非要她回去不是吗?

     真想要统御水族,她也是有办法的。只不过,稍微慢了一些而已。

     云若看着蓝卿这种纠结的模样,越发的觉得,现在的蓝卿真是没有办法让人忍受。

     “你不觉得你和一般人不一样吗?你身上缺少了很多东西吗?这样的你是没有办法体会到人生的五味,根本就不能算是完整的存在,你明白吗?”

     蓝卿小声的表示着抗议,“可我觉得自己现在就挺好的。我也很喜欢这样呀!”

     “可你不会烦恼,不会忧愁,甚至连流泪都没有。没有情感,没有*,这样的人根本就是木偶一般!”

     蓝卿的确是很情绪化,但是她的坏情绪基本上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会自己消失的。反而更多的是好的情绪操纵着她的一切。

     哭泣的时候,并不是她真的难过。

     而自己真心的难过的时候,反而是有些显现不出来。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还有些时间,不着急。”云若最后安慰了她一句就离开了。

     蓝卿一个人坐着,想想,确实是最近越来越情绪化了一些,有时候很不稳定。

     她也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会不会像走火入魔一般的失控?

     她不知道……

     一千年前,又是一千年前,多么讨厌的一个时间呀!

     云若也不清楚那流光锦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只是要她一定要拿到才行。

     “流光锦!一定要带回来!”云若怕自己到时候忘记告诉她,就给她强调了一遍这流光锦的重要性。

     蓝卿开始的时候,只以为是云若要这东西,这东西对云若既然很重要,那她就一定会带回来给他的。

     反正她是耗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