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有一种生物叫兄弟
    晚上云水阁有歌舞盛宴,蓝卿也参加了。只是,心里面想着云若说的话,她看的有些心不在焉的。

     舞神之争,也是武者之争。

     幻城的演出到底才算是正式的拉开序幕,出场之中,那不管是妖娆的美女,还是绝代的佳人,武艺都不弱。

     要不然,根本就没有办法在用细密的玉龙丝支撑的月光之台之上起舞,更不用说,还要注意自己优美的舞姿了。

     对于之前各国,各个族的划分蓝卿并不在意。

     可到了这舞神之争,坐在这里的却只有雪国,火国,天门派的代表了。这才是最后的终极对决。

     一舞定输赢!

     “王,怎么办?我们来的人之中没有会跳的!”幻痕有些着急,这次来的人之中,没有舞神之人。

     原先是想着邀请那舞倾城姑娘的,但是被蓝卿一闹给搅黄了。这下,岂不是要输给天门派和火国了?

     “不急!先看他们跳完再说。”雪紫宸依旧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来到这里他原本的目的也不是想要得到什么大家隐族的支持,他一直认为只要自己的势力才是最重要的。这些人既然今天可以来支持你,那明天就可以支持另外的人。

     至于,火国他已经做好了计划,用不了多久,火国,就不会存在了。

     见到了自己找寻那么久的人,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只是……小东西?竟然敢无视他的存在,是不是过分了一些?

     “好无聊呀!”蓝卿打着哈欠,捻起一点糕点含在嘴里面,这些人是跳舞吗?

     简直是在玩杂耍,步都走不成,更何况还是跳舞呢?没意思透了!蓝卿并不清楚那舞台之上是什么东西,只是单纯的作为一个观众觉得那些舞者过分。

     对观众过分!

     动作生硬,还超级难看,步步惊心,就是她走在冰凌之上的时候,也不见得是这样的动作。

     “花弄影?”蓝卿看着那美人翻飞的衣袖,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人妖!”

     眉眼如斯,却动作明显和他那魅惑的桃花妖娆的眼神不成正比例。

     他代表的是火国。

     雪国之间没有参加!

     雪紫宸才不在乎这些,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当回事。

     舞台是需要踩台的,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只要用舞步在上面走一个来回,就算是过了。

     “云若,这美人美艳无双,妖媚喜人,绝色艳菲,男人之中的女人,女人之中的男人,这种高难度的欣赏实在是不适合我,我是不是能先回去睡会?”

     蓝卿有些眼巴巴的看着云若,她真的觉得没有意思。就是要她上去跳,那也绝对是比着花弄影他们要好上很多。可惜的是,云若只让她老实呆着。

     “说人话!”

     “哦!”蓝卿有些有气无力的抱着杯子,这次才慢吞吞的道出来自己的真实想法,谁让她一看到花弄影就和他不叮,“这人妖,不男不女,非男非女的有什么好看的,我想回去睡。”

     蓝卿的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周围的那几位听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云若倒是有些习以为常,但是,上面的花弄影刚好走到他们跟前的那一步,差点一头栽下去。

     原本这舞轮不到他来跳的,木兮落记仇,云若更记仇。

     到了尽头他才明白原来云若才会他这次门派考核的最终的评定者,于是乎,他就悲催的做了一回人妖。

     他是火国人,自然就算在火国的份上了。

     看他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云若就来气,不就是跳个舞吗?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天门派的人,不管男女,那都是全才,精英之中的精英。

     这么来说吧!

     首先,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出去必是一副好面容。

     要做那女人之中的女人,男人之中的极品。

     至于对师门来说,师父是用来学习的,师叔则是用来挑战的。每一代都是单传。师父师叔不合格照样也是可以被踢的,实力才是一切。

     基于这种跳跃的门派规定,天门派的人虽然不多。可是全都是有名人物,上到那朝堂之上把持朝政的国师,女王;下到江湖上那魔女妖姬,魅惑江湖的君子伊人。

     男子可做女子装扮,女子自然也是可做平常之人所不能为之事。

     总之,每一代都是用一种很出乎大家意料的方式来粉墨登场,然后或华丽,或悄然的离开。

     个性!这才是他们的追求。

     花弄影如今女子面容,显然是不够大胆火辣。让云若这个身为师叔的人,不禁有些为自己的师兄担心了。这样的人,能通过最后的考核成为正式的弟子吗?

     “咦?错觉吗?”

     花弄影好不容易停下来歇息,就感到脊背一阵恶寒。但是,却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云若,你少喝点,别醉了!”蓝卿看着一杯杯的往嘴里面灌酒的云若,有些担忧的提醒道。

     云若有些反常,这倒是无所谓的。

     可问题是,这酒里面她怕有什么东西是云若过敏的,那样的话,就会很惨了。

     可偏生这当事人自己还一点都不在意。

     云若就是这点不好,任性起来就不管不管的,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活。虽然,他现在也不确定到底是死是活的状态。

     云若抿抿嘴,将口中的酒水咽下去,看看天色,时候差不多了。可看样子,今夜的舞神之会并不能让那海神满意。

     “给你!”

     “这是什么?”

     “伴奏!”

     云若凭空之中取出一把长笛丢给了蓝卿,蓝卿接过来,有些不解的问道。

     看云若一甩衣袖,像是要走上台去的样子,她有些诧异了。

     “听说,这舞神之会是为了给海神助兴。要是谁的舞能让海神大人满意,就会得到一颗海珠,水族的至宝。看来,今年我们是没有希望见到了。”

     众人一看,说话的竟然是一直沉默的铁算子。

     “你从何而知?”天仙子问道。

     她也是水族,竟然都不清楚有这样的事情存在。

     铁算子摇了摇头,道:“凡夫俗子又岂会知晓如此机密的事?我也不过是听当年公子提到过几句而已。至于,什么样的舞才合那海神的胃口,这也是不好说的。”

     至少,这幻城也不是第一次开放。海神也不是存在一天两天了,而这舞神之会,真正能入得了那人眼中的却寥寥无几。

     木兮落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酒杯,他自是早就认出来了云若,可是,他既然不想认他。那他也就只要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原本,云若确实是这样的打算。

     只是,在这舞神之会之后,他却变了注意。

     有一种生物叫做兄弟,有一种兄弟叫做‘相爱相杀’。

     他和这木兮落就是这样的存在,彼此之间难舍难分,可又不可能真正的和平相处……

     血脉之间的联系让他们很容易被彼此的优秀所吸引,可是最终他们还是走到了极端!

     不管他们之间是因为女人还是因为其他,总之这份兄弟的情谊已经很难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