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蓝卿被绑架
    蓝卿误了人家的‘好事’,羞愧的遁逃。几天都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她需要好生的反思才行。

     当然,更多的也是感觉怪异了。

     看着蓝卿离开,而木兮落丝毫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云若拍了一下他的手,声音依旧是柔柔的,说实话,他也的确没有什么力气和他再争辩了。

     “哥哥,可以放开我了吗?”他在他耳边吐气道。

     木兮落的手一紧,“云若,你还想找死吗?”

     “木兮落,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杀我了,怎么还想再杀我第二次?”

     “……”

     “我不是故意的。”

     云若有些口不择言,说出话之后才有些后悔,他又如何不知当初的误会?如何不清楚他心中的不忍呢?

     “你走吧!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的好。”云若看着木兮落觉得眼前有些人影恍惚。

     他捂住自己的头,感到的却是心口在痛。

     有些事情他下意识的刻意的回避了,但是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别想了行吗?”木兮落抓住了他的手,想要阻止他。

     “我只想知道我曾经爱过的人究竟是谁?”或许是否真的存在过。可他明明知道,却始终不肯告诉他。他已经不再指望他什么了。

     “对不起,我……”

     “你始终是不肯的!”他都知道,道歉有什么用?痛苦的还不是他!

     “睡吧!睡会!”

     低低的咒语在他耳边响起来,云若很快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曾经身为巫族大巫的他,本来才真正该是从这世间消失的,可是,如今他却依旧站在这里。

     受伤的似乎只有怀里面的人。

     可是,他心中的痛,他心中那永远不能说出来的秘密又有谁能够知道?

     “阿若!”

     抱起怀里面的人,轻抚了一下他的额头,他始终还是害了他。

     雪紫宸也没有见到蓝卿,他只看到桌子上面放了一张纸,想来是她的字。

     “规划?”

     看着上面列的整整齐齐的条条目目,他轻笑了一下。

     原来自家的小东西还有这样远大的理想和报复。真是有长进了。

     这是蓝卿在翻找自己以前的东西的时候无意之中翻出来的一张纸,纸面洁净如新,丝毫看不出来曾经经历的岁月的沧桑。

     那是曾经的她心中的理想。

     只是,如今的她早已经变了心。

     “会实现的!”不就是一个水族吗?就是整片大陆他也会帮她得到的。

     原本只是为了自己这幅皮囊所承担的责任,现在倒是多了一点乐趣。只要是她喜欢的,他都还给她。

     现在正急的团团转的蓝卿丝毫不清楚自己就因为一张废纸没有收回来竟然加快了西陆一统的格局进速。

     蓝卿那天走出来之后,原本是想着回去的。

     可是,一道蓝光飘过她下意识的想要闪躲,结果竟然被吸了进来。落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宫殿之内。

     华丽,精美,大方……这座蓝色的宫殿有着无以复加的让人赞叹的资本。她在虚幻之中见过各式各样的建筑楼阁,只是,这样的巧妙精心的设计还是第一次见到。

     “有人?”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她还没有来得及自己的欣赏这宫殿,就发现一条拖着鱼尾的鲛人长站在她面前。

     这是真正的鲛人?

     “我们绑他来做什么?那云若对他可是并不怎么在乎的?”

     “红衣,这你就不懂了。她可是对我们大有用处。你走吧,我来处理,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你还是赶紧回去。省的他们怀疑你的身份。”

     蓝卿并没有看清楚那鲛人的模样,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那红衣就离开了水面。剩下的只有那红衣鲛人了。

     她有些奇怪,这事和云若有关系?

     还是,想要拿她来威胁云若?

     “醒了?不用装了,我知道你听到我们的谈话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吧!”红衣蒙面出现在蓝卿面前,打量着此时有些狼狈的被捆在地上的蓝卿。

     她有些妒恨他的从容淡定,要不是从那水族至宝之中窥见了她的行踪,她又如何能知道,原来自己恨了那么久的人,竟然换了这样的一张男人的脸。

     蓝卿被她充满恶毒的眼神盯得心里面有些毛毛的,这女人真是疯子,她又不曾得罪过她。

     “流光锦在什么地方?”

     “流光锦是什么?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放心,就是你化成灰我也会认得你的。”

     “你想要杀了我?”

     她的匕首划在她身上,蓝卿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疯子,真是说动手就动手。

     红衣舔舐了一下匕首上蓝卿的血,内心变得更加的疯狂。

     而此时,蓝卿也没有心思再和她多说什么了,原本以为可以从她的嘴里面问出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至少也要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云若的命。

     知道云若醒来的人并不多,知道云若真正的身份的人也不多。

     既然他们可以做到这一步,将自己给绑了来,那他们的势力就不容小觑。

     如今看来,这个叫红衣的女人应该是和自己有关系了,这肯定是牵扯到了千年之前的恩怨。

     既然她想要她的命,那她也就没有必要心慈手软了。

     困住她的缚线绳对于鲛人是致命的打击,脱不掉,挣不开。可是,别忘了她现在的样子不是蓝卿,是蓝少。根本就不是鲛人,这绳子早在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松开了。

     看了看自己滴血的手腕,这女人下手真狠。

     地上的血红红一片,她都不舍得这么浪费自己的血,她这是够可以的了。

     “红衣,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

     就在蓝卿将自己的寒冰匕首悄悄的拿了出来,准备一击毙命的时候,却听到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巫女!

     “她怎么也来了?还真是阴魂不散呀!”蓝卿有些郁闷的将自己手中的匕首又收了回来。

     对于屡次伤了她的巫女,蓝卿考虑是不是回去一定找雪紫宸,不计代价的要他帮忙杀了这老巫婆。

     红衣舔了一下嘴角的血,鲛人素食,并不太喜欢血腥气重的东西,可蓝卿的血却让她有些意犹未尽。

     “你怎么来了?我是答应过你不杀她的,可是却没有说不能碰她呀!”红衣道。

     巫女叹了口气,“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想管,但是你答应过会把他的下落给我的。我等了整整一千年,既然莫邪出来了,那他也会回来的。”

     “我们是答应过你,但是现在不是还不到时候吗?到了地方,你自然会见到他的。这一趟你用引魂帮我们控制住了这小贱人,还真是多谢了。”红衣看巫女有些不耐烦,当即就放松了口气道。

     蓝卿听了这一番话,当即就坚定了要除掉巫女的决心。

     巫族什么的太讨厌了,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就中了他们的诡计。

     看来,这一切的算计都是这个红衣小鲛人的事情。

     至于巫女,听她的话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对了,先告诉你一件事吧!你不是一直对于你们的大巫念念不忘吗?那个带着琴灵的人就是大巫的转世。”红衣美目一转,瞬间就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她要巫女彻底的脱不开身,这件事她就是不愿意也一定要和他们一起做。

     她要的是站在这片大陆的顶峰。

     不管是莫邪,还是巫女,他们都是她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