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魔魂撕裂
    雪紫宸虽然不会医术,但是却抽出时间来仔仔细细的研究了关于鲛人的习性。

     那天晚上,海清海神为了对付云若,在整片幻城之中都施下了迷幻剂。

     这种药剂会使人产生迷幻,同时对于生活在水中一族的鲛人来说还有炽情的作用。

     蓝卿出去的时候可能正好碰到她施法,所以在见到雪紫宸的时候才会更多的产生情不自禁。当然,也不否认,她本身就是迷恋雪紫宸的那张脸的。

     “你以后少引诱她,鲛人滥情是不假,可那是后来不被真正的鲛人承认的鱼蛟。”云若看着雪紫宸,本身心里面就有气,但是知道他是来说蓝卿的事情,也就让他进来了。

     真正的鲛人是天生的美丽高贵的象征,同样他们不论男女颜值都是很高的。只不过,这样的鲛人在他来到这片大陆的时候就已经不存在了,后来,到了蓝卿的时候,只能说她身上有着王室鲛人的血脉。

     “她身上的血脉不纯,既是弊也是利。”

     “我只要她!”

     他并不在乎她身上有多少的秘密,也在乎她的过往。他只想在现在给她幸福,让她开心。在将来的时候,依旧可以护着她。

     云若方下手中的茶杯,“我只做买卖!不会做没有利的事情。”

     对于这片大陆来说,他都是不一样的存在。

     他不属于这里,来自另外的一个地方。

     在最初的时候,他选择了云族,那种传说之中的神秘的幻术之族作为自己的依托。到了如今,早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久了,可是他身上的那种云族的特性还是改变不了。

     他可以改变一些事情,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

     但,这些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所以,他从来不会无偿的帮人或者救人。

     就是千年之前和蓝卿的约定,也是因为她身上有他需要的东西,要不然,他会静静的看着她死。

     “我知道,用我的半条命换她的命。”雪紫宸的口吻淡淡的。他身上的魔魂会是他感兴趣的东西。

     他知道云若有办法的,再失去半条命他就再也没有这种不死的灵魂和不会改变的无暇的容颜的。可是,他还是愿意去护着她,他渴望一生都能有她的陪伴。

     “你何必呢?她现在的样子支撑不了多久的。你知道,她原本就不该有这一场生命的运转的。”云若不觉之中叹了口气,劝道。

     他是魔,真真正正的魔族后裔。

     她这一世是水族,精灵一族被遗弃的族人的后裔。哪怕有些神族后裔的血脉也是有些困难的。

     这样的两人在一起,是一件很难想象出来的事情。

     记载之中并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例子,可是蓝卿和雪紫宸的情况又是不一样的。

     蓝卿的灵魂对于雪紫宸来说有着不可抵挡的诱惑,那是美味的食物。什么时候,他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她就会成为他的口中之食。

     “我不会伤害她的。”似乎看出来云若的担心,雪紫宸主动道。

     云若点点头,“给我你一半的命魂,我做了这次的买卖了。但是,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现在不用着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嗯!”雪紫宸点点头,对于云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直接当着他的面,将自己的魂魄生生的撕破开来。

     魔魂已经和他的魂魄融为了一体,要想取走魔魂就只有撕裂他的魂魄。

     云若将他的一半的魂魄细心的收好,找出来一颗丹药给了他。

     雪紫宸接过来咽了下去,苍白的脸色才逐渐好转过来。虽然看起来,他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实际上他的魂魄已经有些不太稳定了。可这是他心甘情愿的。

     “对了,万一你控制不住自己的魔性了,你最好离她远点。”云若本是要出去,想起来这件事就提醒道。

     他不知道雪紫宸的魔性什么时候会觉醒过来,一旦他的魔性觉醒的时候,那也是他离开的时候。

     到了那个时候,蓝卿放在他面前完全是一盘红烧鱼放在一个猫咪的跟前,没有不被啃食的道理。

     “我知道。多谢了。”

     “你不用谢我。我们之间只是交易,你也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的人,还有,蓝卿千年之前必须要回去一趟,流光锦只有她自己才能取回来,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她的记忆回来,身体苏醒过来的时候,变成什么样子我就不敢保证了。”

     毕竟,千年之前他记忆之中的蓝卿并不是这般模样,也不是这样的性子。

     这件事要不是他亲手做下的,他都会认为是有人换了一个小公主的灵魂给他。

     雪紫宸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云若不想认他,他是知道的。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有他好不就成了。

     那个叫木兮落的家伙真是让人很看不顺眼。真是一个讨厌的家伙。他竟然也是他哥哥!不过,好在那已经是云若上上一世时候的事情了,不做数的了。

     蓝卿并不清楚雪紫宸去做了什么,只是觉得他比着平日里身上的寒气似乎少了很多。

     云若在雪紫宸走后,就一直靠着桌子捂住自己的胸口。

     他现在真是一点波动都经不起了,还真是脆弱的要命。

     不过,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雪紫宸一个魔族,魔性十足的家伙在魔性快要复苏的时候,还会来做这样的事情。

     当年他也只是为了净化他身上的魔性,才把他封印在冰城之中,如今是不是要换一个方式了?

     “咳咳!”原本看起来是那无上容颜的少年,如今却苍白的如同一张随时都会破碎的纸片一般。

     他有些东西是刻意的忘记的,不想去想起来。

     云族天生的记忆就是强大的,哪怕是随着他的轮回也不会忘记一丝一毫,甚至包括那些感觉。

     今天木兮落提起千年之前的事情,他想要努力的去回想一下,却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似乎不足以支撑了。

     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不可以现在就回去的。

     不知不觉之中,他睡了过去,一个身影悄然出现在他身边,柔情似水的眸子此时看着他,不觉有些心酸。

     蓝卿本想来找云若问一下千年之前的事情,却看到那个叫兮落的少年,俯身抱起了伏在桌子上的云若。

     他的动作很轻柔,就像是抱着一件无价的珍宝一样,那样的小心,那样的细心呵护。

     蓝卿敲门的动作定格在半空中,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木兮落,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云若!”蓝卿推开门走了进去。

     木兮落的动作被人打断,手中却依旧抱着云若没有放开。

     她的声音自然也是叫醒了云若,云若一抬眼,看到自己竟然被人抱着,也没有差异。反而是很亲热的叫了一声:“哥哥,你怎么来了?”

     “……”

     “?”

     “云若,这是我亲哥哥,虽然是上上辈子的事情了,但总归还是一脉至亲的哥哥。”云若淡笑着介绍道。

     蓝卿看着木兮落的表情相当的不舒服,她也很不舒服好不好,本来想着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

     结果,人家是两厢情愿的相亲相爱。

     她竟然棒打‘鸳鸯’,坏了人家的好事。真是好没有用呀!可为什么她感觉还是这么的怪异呢?

     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