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再见海神
    天仙子看的分明,她有些惊诧的指着红衣迅速苍老下去的脸,这不是她的小公主。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小公主?”

     红衣眼中带着疯狂,声音变得苍老破败,她有些颤颤巍巍的走到天仙子面前,“我是谁?我也是公主呀!可惜,不是你心心念念的小公主。”

     “你是长公主,怎么会?”天仙子看着红衣,有些不可思议。

     她竟然是当年和小公主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最后被迫离开水域的鲛人的长公主。

     “你说的对,我也是公主!可是,你们为什么眼中就只有她?我有哪点比不上她的?就连你这个下等人都敢看不起我。”红衣笑容里面带着寒意,走近天仙子。

     她的手指一抬,天仙子的血顺着她的手腕就流了出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她身上已经没有鲛人之珠了,要是再失去这些鲛人的血液,她就彻底会死亡。

     鲛人的消失是魂飞破散,化为水汽,成为雾气飘散而去。

     红衣大口的喝着天仙子的鲜血,看着这个迅速变的衰老的老妇人,她的眼中闪动着报复之中的那种兴奋之情。

     眼看着天仙子已经奄奄一息了,红衣才丢下她离开了。

     在她走后,一个瘦小的人影从暗处走出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天仙子,轻叹了一声,俯身抱起她离开了这个阴森诡异的地方。

     这里,原本就是桃花扇的低下封印的世界,距离冰城本来就是很近的。

     蓝卿看到的那蓝色的雾气无疑就是大海。

     这可好,一出来之后,之间掉到了海水里面去了。

     她有些不太明白,但是现在看来,不管是巫女还是天仙子都是为了各自的目的才和红衣走到一起的。

     不同的是,天仙子之所以变得那样的绝对。和她口中的小公主是分不开关系的。她有了一点猜测,可是却不愿意去相信。或许她的目的也并不单纯。

     那个红衣眼神之中太过恶毒,完全是一幅要毁灭世界的疯狂。这样的人迟早有一天会自己作死的。

     “你怎么……?”蓝卿刚想要叫,就看到头顶上有一双漂亮的蓝色的大眼睛,雾气腾腾的。

     她竟然被人用鱼钩给钓了起来。

     “我们见过?”

     “你是海神!我们算是同族了。”

     蓝卿将自己的一身衣衫捏了一个诀弄干净之后,看着眼前依旧是那个软萌萌的妹子回答道。

     海清看着蓝卿这样可爱的少年,再仔细看看却发现原来是一个媚色的水族鲛人。

     原本还有几分的不乐意,现在完全没有了。

     他一向是喜欢妹子的,更何况蓝卿还是长得不错的。水族里面骨头最软乎的鲛人妹子呢?虽然,他现在也是那软妹子了。

     “这是什么地方?”

     “海神宫殿,我的地盘!”

     “多谢你救了我。”

     “不用!我只是无聊罢了。”

     蓝卿知道,要是没有这海清的帮忙,自己现在还不一定是在什么地方呢?

     这海神宫殿也不是谁想就可以进的来的。

     听说,以前的上古乃至于缘故的时候,一些懂得炼器的大神,他们的住宅都是随身携带的。如今看来,倒是真的了。

     不用说,这海神大人,就是这个世界的海神了。

     “真是好久都没有见到你这样可爱的小人鱼了。”海清有些感叹看着蓝卿道。

     这小鱼被养的可真好呀!

     可惜,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了。

     这个世界的神仙规则崩塌很久了,那一场大战差点让这个世界随着他们的离去而崩掉。而他这个最无用,最会享乐的海神竟然留了下来。

     至于云若,那是在他们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出现的一个奇葩,不是神,也不是仙,甚至都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却用一己之力,掌控和拯救了这个世界。

     想起来,还这是讽刺!

     “你没事吧!”看着海清变化的脸色,蓝卿以为他不舒服,就问道。

     毕竟,他和云若认识,而且还有了小宝贝,自然要关心一下了。在她成长的时候,大家对于小宝贝都是很关爱的。到了她这里,自然是要继续发扬了。

     “你想不想成为水域之王?”海清盯着蓝卿问道。

     这个孩子看起来有些面熟,加之他这一次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这海神的位置给让出去。原本是想要直接丢给云若的,但是,那狡猾的家伙又怎么会让他如意呢?

     这随意的找一个,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蓝卿想了想问道:“有什么好处吗?”

     “你这孩子,水域之王多少人想要呀!你竟然还想要好处?”海清有些失笑。

     这小鲛人倒是不客气,性子坦率真诚,将水族交到她手中,他也没有白来这一趟。

     而蓝卿想的却是另外的一回事,有了这海神的令,她便可以将水域的所有的过往有记载的事情都查探清楚,这样她就或许可以弄明白,千年之前水域几乎被灭族是怎么回事了?

     “这是钥匙,有什么不懂的快问!”趁着他现在清闲,那个粘人的家伙没有追来,他要赶紧将这水域的事情教导好了才行。

     若是被那男人看到自己又和妹子呆在一起,醋性起来,还不一定会怎么样呢?

     海神忧伤呀!

     作为一个神,他的日子也是倍感艰难呀!

     “云若这个人在大事上从来都是公正严明的,这点我不得不承认。你不用担心什么,他不会为难你的。”海清看着蓝卿翻阅以往的记录,看到云若的名字,回想起以前的事情,有些感慨。

     云若这个人,怎么说呢?

     刚开始的时候,他就从很多人嘴里面听说过这个不一样的存在。

     大事上面没有人不佩服,只身一人去降魔,一个人扭转了这片天地的运势,避免了整片大陆的毁灭,他的能力不可说不强。他的心也不能说不好,很多老友都受到过他的帮助。

     只是,他这个人也傲气,有些古怪的性子。

     他们这方天地之中,太多的人造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原本的毁灭就是天地对他们的惩罚。只是,后来,很多人醒悟了。可惜,有些晚了……

     “你记得,最好不好去得罪云若,那是个锱铢必报的小气鬼!”海清又提醒道。

     当年,他可是在云若来水域的时候关注了他很久。

     长了一张比着女人还要精致柔和的脸,性子还好,这自然是让他这个纨绔有些心动。更重要的一点是当初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竟然就是那个低调的嚣张的云若。

     见面,他们就说了两句话。

     姑娘,不知道你来水域是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你吗?

     找人!

     不知姑娘要找的人在何处?我送你去可好?

     不好!

     海清翻来覆去的想,就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哪一句得罪了他?所以说,云若是一个脾气的古怪的人,这一点都没有错。

     “这还用问?肯定是你当初有些色色的看着他,更何况你又叫了他两次姑娘?说不定,你私下里还去打听了他的下落。”蓝卿将书合上道。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云若当时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叫做姑娘了,现在还是这样。只不过,当初年轻气盛了一些,随意的给他一个教训那是想当然的了。

     真想看看当年的那个云若是什么样子?总比着现在要张扬肆意的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