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借酒行凶
    “当年我和他,可真是……算的上是缘分呀!”蓝卿有些想当然的道。

     “得了吧!当年他没有直接掐死你,我都觉得是奇迹!”云若将手里面的叶子丢到花盆里面道。

     “……”

     在云若面前她完全不用掩饰自己的心,对于很多事情云若虽然不赞同她的想法可也不会反对什么的。

     更何况,他自己本身的想法很多时候也是很奇特的存在。

     “你说,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呢?”云若不太明白蓝卿的喜欢与不喜欢。

     “……”

     “你是仙,他是魔,你干嘛非他不可?若不喜欢,我可带你去别的世界!”云若继续淡淡的道。

     “我也不知道呀!可能是他的脸好看吧!”蓝卿仔细的想了一下然后才回答。

     “……”这次轮到云若无语了。

     看着这永远温暖和煦却始终淡漠疏离的云若,蓝卿很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她虽然看不明白雪紫宸,可他对她的心却是始终如一的,如此她又何须担忧那么多?

     就算是他是魔族,就算是她身上还是有着水族的血统,万一他的魔性被激起了,她很可能会被他一口口的给咬死,可她还是不想离开他。

     一只老鼠爱上了猫,原本就是很刺激的事。

     一只小鱼爱上了自己的饲养者,这自然也是激情和风险并存的。

     “好了,你也别太担心了。雪紫宸,他是不一样的。当初没有弄死你,现在也不会舍得了。”云若安慰了蓝卿一句。

     蓝卿觉得他还不如没说,什么叫做当初没有弄死她,以后就不会了?

     好在,她知道云若没有什么恶意的,自己消化了也就习惯了。

     怎么说呢!云若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存在,让人在记起他的坏的同时,最忘不掉的就是他的好。

     “想想当年,我们在那黑暗的深渊之中挣扎了那么久,那么多自称为仁义道德的神尊,甚是是个个族群的精英,他们竟然都没有一个人想着帮我们一把,就那样苦苦的看着我们挣扎,看着我们一步步的堕入到那万劫不复之地……”蓝卿想起来当年自己的境遇,心中的恨还是有些散不去。

     她始终还是忘不了,当年身为神族族长之女的自己被自己的亲人亲手丢弃在那暗黑的深渊之中的事情。

     一闭眼,她就会想起当年的她是怎么一步步的被他们逼入到堕落的地步的。

     那些日子,她唯一的心中仅存的就是恨意。

     她想要报复,想要活下来。

     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茹毛饮血,像是一头野兽一样的在那荒无人烟的黑暗之中挣扎求生,直到遇到了他。

     和她一样落魄不堪,甚至还不如她的他。

     “你还记得当年的那些事情,真是难为你了。反正我是不怎么愿意回想那些事情的。”云若将手里面的茶递到蓝卿面前,当时的她是带恨意的,他又何尝不是呢?

     明明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呢?

     “我当年因为辰鱼的事情被逐出了师门,在之前受了刑法被废去了所有的修为。”饮下一口茶,云若也忆起了自己当年唯一放不下的事情。

     “更不妙的是,偏偏在天罚刚刚来到之时碰到了梦魇的纠缠,结果就一不留神和你掉到了一起,要不然也不会碰到你这么有趣的小鱼。”说起来天罚,若不是因为那天罚,他估计都不会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了。

     “辰鱼?”蓝卿想起来关于那女子的记载,传说之中可是神族的第一美女,四海八荒的第一帝姬。

     不过,听说最后也是在神族灭亡之前就心灰意冷的离开了神族,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关于她的记载。

     “有史书记载,辰鱼可是那第一美人,难不成你连她都不曾喜欢过?”

     “喜欢到或许是真的喜欢过一点,毕竟当初年少了一些。可我真的没有碰过她。”就算是当初他真的喜欢她,也不会碰她的。更何况自己根本就不喜欢她。

     第一美人,第一帝姬又怎么样?说起来,也不过如此。

     “难不成你当时还见过更美的人?”看云若的神情,蓝卿就知道他又想起来什么了,就问道。

     云若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有那么一个人的,可是忘记了。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绝不会喜欢上辰鱼的。”

     “为什么?她不美吗?”蓝卿不解。

     云若摇摇头,道:“不是不美,而是……那种感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她是很好,可惜我真的不喜欢。”

     说话之间云若又揉了揉自己的头,话说当年他好像是真的喜欢过一个人的,但是是谁呢?

     “你以后少这么肤浅?别总是把相貌想的太重要。”他要是真的那么在意美貌,倒不如抱着镜子自己过。

     说起来,他对自己的貌还是最满意的。

     原谅这一只自恋的小云兽,天性呀!

     蓝卿静默无语,对于这种话题她也是拒绝回答的,要说不在意外貌除非真的可以看到那颗金子般的心,要不然,太难了呀!

     更何况,还是这么傲娇任性的小云兽。

     兽性难改绝对是真的。

     “那你和木兮落决定怎么办了没?”蓝卿对于以前的事情并不是太关心,倒是如今云若和木兮落之间的事情看起来也很矛盾的。

     还是她和雪紫宸好,哪里有那么多的难缠的事情在里面?喜欢就爱,不喜欢就算了!

     好吧!其实说起来他们加上上辈子也很不容易的。

     “上上辈子的时候,他是我亲哥!”云若提起这事有些苦闷,不知不觉之中手里面的茶就被他变成了酒水。

     “你后悔了?”蓝卿接过来也没有细品,就是觉得有些变味了,直接喝了下去。

     “要是当初就知道,我是绝不会那么做的。他竟然一早就知道了,还是……”和他若即若离的,说他对他没有感情,那生生死死的生死与共算什么?

     说他有情,为什么他要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他?

     “你们也算不上是亲兄弟了,都过去这么久了。说不定当初是有什么误会呢?”蓝卿最喜欢钻研的就是古典文献之类的,加上她自己的感觉,她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事情是存在误会的。

     云若虽然洒脱,虽然对很多事情都有些叛逆。但是他很有原则。

     “当年我一出生的时候应该是遇到了一些事情,要不然也不会在大帝国的皇室成长起来,而他竟然去做了巫族的大巫,直到我们十几年后的相遇,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认出来的我。但我是直到最后一刻才明白了我们之间的身份。”

     蓝卿更担心的是,照着云若那一脉变态的规矩,要是他真的找到了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估计受伤的也会是他。从这一方面,或许木兮落是对的。

     可是,木兮落这人也真的是很奇怪,他对云若莫不是……?

     “不知道,但估计好不到哪里去。毕竟是当年太小了,我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可能会……”可那又有什么关系,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你别灰心,总会有办法的。”蓝卿安慰道。

     说到底,她心里面还是希望他可以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的。就像她和雪紫宸一样,哪怕彼此之间有所隐瞒,可还是能彼此包容,这样也是很美满的。

     “算了!我现在已经对他没有那个心思了。哥哥就哥哥吧!或许天意如此呢!”云若倒也看的看,反正已经发生了,不管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总之现在他倦了,不愿意再去想那些了。

     “我的记忆先不要告诉他,我不想他太自责了。”蓝卿想起来了雪紫宸。

     他们之间如今这样就已经很好了,没有必要再为了以前的事情徒增烦恼。

     云若看了她一眼,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你倒是个聪明的!”

     他自是尊重她的选择。

     其实,就是她不说,他也懒得去掺和那么多的。

     蓝卿又想起来今天雪紫宸给她看到的那个木片,看样子并不是普通的木片那么简单。

     “那个木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里面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存在。”

     “吸魂木!能迷惑人的心智,勾起人的*来,让人神魂颠倒。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云若脑海之中有了闪念,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的他来不及捕捉到。

     “那对你也有影响吗?”

     “平时不会有,但是在动情的时候是会被迷惑住的。那东西是在当时出事的地方发现的,可我真的没有碰过她分毫。”这点他是可以肯定的。

     当年他本来就很小,动情本身就是很难的事情。

     更何况,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

     蓝卿是相信云若的,但是隐约之中她觉得还是要弄清楚当年的事情才好。

     和辰鱼在一起的不是云若,那那个人究竟是谁?

     而云若被人算计了之后,是不是真的……

     就算不是,肯定也是有另外的人介入里面的,只要找到当初的那个人的存在,或许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云若闪念之间想到了另外的一个人,木兮落。

     之所以他想起来辰鱼的第一定义会是他的师妹,主要还是因为当年在师门里面,他最关注的一个人就是木兮落。

     可,当年发生那件事的事情,他并不在这里呀!

     在不知不觉之中,两人饮下了大量的酒水,想起来当年最初相遇的那一段最黑暗难熬的日子,皆是心里面感慨愤懑。

     原本只是在计划着以后的打算,但是喝着喝着喝多了之后……就开始有些疯狂起来。

     “给我抱一下吗!……”蓝卿追着云若一直要抱他,云若自然是不让的。

     你追我赶的两人最终还是闹出来了大动静。

     蓝卿喝醉了,云若也不是太清醒。正是因为失去了平时的那种冷静自持,才造成了现在的这样的场面。

     “为什么不行?小时候不都是这样的吗?我偏不!”蓝卿被海清拉住,却死活不依。

     云若眼神之中有些朦胧,看得出来他喝的也不少,可便宜也是决不让占的。

     “走开了,小粘鱼,讨厌死了。”在忘记了自己的修为之后的云若,简直就不是蓝卿的对手。

     “你们两个够了!都别闹了!”海清怒了,这两人难道真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先不说他们之间会闹出什么花样来,单是那灵主和那宸魔也不是好惹的不是?

     云若没有了灵力跑的自然是没有蓝卿快的,直接被她该截住了去路。海清心急不已,这要是被那两位看到了,她相信,遭殃的一定不只是这两只。

     她也是绝对跑不掉的。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碰到两个疯子!”海清一心想要拦住蓝卿,却看到此时的云若这么的柔弱可欺顿时也觉得有些解气。

     但她是真不能让蓝卿欺负到了此时的云若……

     “人妖,你也走开。”委屈的云若抱着自己的肩膀顺便还将挡在他面前的海清也给推了出去。

     真不愧是兄弟,连骂人都是这么的相似。

     从此,海清人妖的代号是抹不去了呀!

     “谁?”海清也顾不上和云若计较什么,刚想要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人懒腰抱住。

     “看戏就好!”一个红发红衣如烈火般燃烧的男子笑着看了看她,道。

     “炎!你……”

     “我来看你了。”

     海清这一刻想要哭,有委屈也有心酸,更多的也还是感动。她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来找她了。

     可,下一秒,当炎看到云若的样子的时候,就只是暂时的安慰了她一下,让她在一旁,他却去找了那明显有些不知所措的醉酒的云若去了。

     “云若?总算被我逮到你了!”炎笑靥盈盈的伸手就要往云若那白净的脸上抹去,活脱脱的一个调戏人的主。

     云若有些欲哭无泪,他都没有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们不要欺负我!”

     原本是威胁人的话,但是此时从他嘴里面说出来却软绵绵的,更给人一种邪恶的念头,就是想要狠狠的欺负上一番。

     “就是要欺负你!”炎嘴角一翘,眼看魔爪就要碰到他的脸上。

     “啪啪啪!啪啪啪!”感受到威胁的存在,炎赶紧跳开。云若这才得以脱身跑开了。

     “不许欺负他!”蓝卿刚刚被海清给拦住了,酒劲清醒了一点,看到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调戏云若就直接掏出了自己的鞭子。

     炎轻松的躲开了蓝卿有些醉醺醺的鞭子,然后有些好笑的道:“你不也想欺负他吗?”

     “我没有!”蓝卿死不认账,她才没有欺负云若,只是想要抱他一下而已。

     “好泼辣的小丫头,看不出来他又换口味了呢!”炎看着蓝卿显然是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闭嘴!我很温柔!”蓝卿说话之间,鞭子就已经又招呼了炎。

     炎虽然嘴上调笑,但是心里面已经暗暗的有些吃惊,这小丫头虽然看起来醉醺醺的,可这手上的力道准头却不减,若不是有他这般的修为,估计很难躲开。

     假以时日,这小丫头的修为绝不会在他之下。

     不过,既然是云若的人,那他就不计较了。

     难得一见云若这个娇媚的样子,不欺负一下怎么能行呢?炎现在只是一心想着怎么去欺负云若,自然是对蓝卿避闪的多一些了。

     ……

     一阵静默之后,炎忍不住怒了。

     两个大男人欺负他一个人,怎么能这么做?

     雪紫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看样子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蓝卿,至于木兮落离开去采药,也恰好这时回来了。

     “你们听我解释,我没有……”炎觉得自己对上一个还有些把握,两个一起打就麻烦了,就赶紧想要澄清,他只是想要开个玩笑而已。

     再说了,两个大男人的,他又能真把云若给怎么着呢?

     “不听!我和云若喝酒醉了,他就突然来欺负我们!”蓝卿一阵鞭子挥下来加上酒劲的,有些含糊的道。

     炎的身上已经带上,刚才虽然两人只是教训了他一下,可手下都有留情,至少没有把他给直接往死里面打。

     “我欺负你们?想欺负云若的不是你……”炎看着蓝卿刚想辩驳一下,却看着蓝卿已经扑到了雪紫宸怀里面去了。

     “紫宸,我头疼,晕!”蓝卿有些晕乎乎的趴在他的怀里面,对于自己刚才做的事也有点清醒了过来。

     她差点就抱上了云若,多事的炎!

     木兮落倒是也明白其中的症结所在,看了一眼雪紫宸,将解酒的丹药递给了他。

     雪紫宸接过来喂给了蓝卿,两个男人很有默契的一人抱着一只回去了,只剩下还有点不知所措的炎,和站在一边的海清。

     被洗了一个冷水澡之后,蓝卿就彻底的清醒过来了,看到雪紫宸当时就有些尴尬。

     她好不容易有机会去调戏一下云若,竟然还被人看个正着。不过,好在,他们赶来的晚了一会的。

     “紫宸!你怎么回来了?”他不是回去雪国了吗?这才半天不到的功夫就又赶回来了。

     “小笨蛋!”还不是因为你。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着急的赶回来呢?

     他也是知道云若成年考核将近的事情,隐约也是知道云若到时候可能会发生点什么,就比如修为突然消失之类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修为消失了,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了自保的能力。

     相反的是,在这个阶段他的手段会更加的辛辣,为了保护自己,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雪紫宸也主要是担心自家的小宠不知道,正好撞到了枪口上就麻烦了。

     要知道,云若狠起来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好在,他们那一脉虽然得天庇佑,但同样的也是受到很多制约的。

     第一次他见到云若的时候,完全是被他的手段更震惊了。那才是比着他这个魔族更像魔的存在,只可惜,大家都被他那张精致伪善的脸给欺骗的太深了。

     “头还疼吗?”摸了摸她被冰水弄的湿漉漉的头发,雪紫宸有些心疼的道。

     真不知道明天云若要是记起来会怎么报复这只不懂事的小笨蛋。可那是自己的弟弟,他也不好多说什么的。

     “我好像喝的有点多了,我不该那么对云若的。”很有眼色的小鱼马上自我检讨道,她不太清楚雪紫宸是不是对她生气了。

     “卿儿是想借酒行凶?”嘴角一笑,雪紫宸淡淡的道,他还能不知道她的小心思。

     “没有了!要凶也是对你凶了!不过,我更想的是劫色!”手指轻挑之间就直接将他发丝上面的簪子给弄了下来,一头如雪的白发倾泻而下。

     看着这个冷清之中带着些许的温柔的男子,真的!她很识相的扑了上去。

     “笨蛋!”雪紫宸一个转身将她给压在了身下,吻向了她的脖颈。

     肌肤之间还带着些许的凉意,但是她的口齿之间还残留有那淡淡的酒香之气,他的手顺着她的腰身向下……弄的她有些情不自禁的动了情。

     解开了身上的束缚,他才猛然记起来当时云若的那个惨样来,不行!

     他不能就这么要了她!

     说起来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但是早就知道自家的小鱼闹事的本事,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意外了。

     只是,还有一点,他是气她的笨!

     云若是什么样的秉性她难道不知道吗?

     天生的一张单纯善良具有欺骗性的脸,看起来是被欺负的楚楚可怜的,实际上还不一定在心里面盘算着什么。

     今天要不是他和木兮落及时的赶到,还不知道接下来等到云若反应清醒的时候会对他们做些什么呢?

     在那看不透的人面前还敢这么的大胆放肆,这不是给自己找虐吗?

     虐了别人家的还好说,可这是自家的他自然是心疼的。

     “轻点!”带有目的惩罚性的,他只是吻着她柔嫩的肌肤,却始终不进一步深入下去。

     “疼了,就长记性了!”他含着她的耳垂低低的在她耳边道。

     蓝卿以为他是吃醋了,就趁着喘息的瞬间解释道:“我对云若真的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前辈一样的尊敬的,只不过谁让他长得太那个样子了,让人忍不住就想欺负他来着。”

     她是真没有那个意思的,要不是喝醉了,也不会这样的了。

     “他是我弟弟!”雪紫宸抱着她,看着她亮亮的大眼睛有些执着的道。

     尽管,他从来没有把他等成过真正的‘人’来看,可说到底,他还是他的亲人。

     有这样一个带有小兽兽性子的弟弟其实也是蛮好的。

     不得不说,悲催的云若才是最让人鸣不平的。

     从他的最原始的血脉之中开始,他就已经莫名其妙的被很多人歧视了出去。甚至于,压根不担心他会做出些什么‘出轨’的行为。一个“男人”被人放心到这种程度也真是够了!

     “你就真的不介意他?不怕他会对我做些什么?”海清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揽着自己的炎。

     提起那天晚上沐浴的事情,从这个男人的眼中她看到的只是满满的兴致,根本就没有什么醋意可言。

     要知道就算她曾经是男子,可如今可是地地道道的姑娘,更何况,还是他的妻子,他真的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清白?

     “介意什么呀!那小兽有什么好介意的,你压根就不用把他当人看!”炎没有注意到自己小妻子的脸色已经变了,继续兴致冲冲的道:“其实,当初早知道这小云兽这么好玩,就应该把它给捉去我们那里圈养起来的。你说呢?”

     “……”海清彻底的无语,这个男人变态的可恶了点。

     “怎么了?”炎不解自己小妻子的变色。

     “难道我们的孩子丢了,你就一点也不着急吗?”海清不想再和他讨论云若的事情了,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孩子才是她的心头肉呀!

     “怎么会呢?不过你不用担心,云若不是说了孩子没事,到时候自然会回到我们身边吗?”炎自然也是担心自己那个还未谋面的孩子的。

     可作为一个男人,海清已经担心的不行了,他自然是不能再给她压力的。

     蓝卿扑到自家雪美人的行动最终还是失败了,鉴于自己玩的有些过分了,莫名的感觉有点对不起他,所以也就忍了。

     好吧!男人太大度了也不好呀!

     要是他吃点小醋什么的,估计她会很高兴的。

     可惜,似乎男人们没有谁会去吃云若的醋,混到这份上也是一种本事呀!

     云若醉酒之后,神智自然是不太清楚的。总的来说,还不如醉酒之后的蓝卿。更不好的一点是,他醒过来之后会不记得醉酒之后发生的事情,这就给了某些人可乘之机。

     木兮落打包将云若带回到他的房间之中,一路上他说不出是心酸还是有的苦闷。

     他的修为灵力果然消失了。

     一看到这样柔弱的任人欺凌的小少年,一脸的无辜眼睛之中还有些闪光,他就心疼不已。

     醉酒的云若闭上眼睛并没有去理会木兮落的举动,他头疼的厉害,好像有很多片段在他脑海之中集结成段,这让他很不舒服。他隐隐的感觉到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却无力阻止。

     “张嘴!吃下去!别吐!”木兮落原本是想要给他解酒的药丸的,但是又想到此时的云若好像并不能乱吃什么丹药,就只能暂时给他舒缓了一下。

     他对于云若那一脉知道的不多,却也知道他们情况的极其特殊性。

     云若虽然醉酒,但是一点都不好伺候。死活不愿意吃,无奈,最后还是他强制性的才把药给他喂下去。

     “真拿你没办法!”木兮落被他折腾的一身燥热,看着抱着自己的膝盖可怜兮兮的蹲着的少年,他却没有办法去苛责他什么。

     云若身上的灵气很浓,足以压制着自己身上的酒气,木兮落怕他这样下去会受不了,就决定还会给他泡一下药浴。

     “阿若?你……”他刚把水给弄好,伸手刚要帮他解下身上的外衣,就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给抓住了。

     他一抬眼,就看到云若的眼中之中带着些许的光泽,似乎有些想要哭泣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爱怜。

     他的手刚一动,就感觉脸上一阵疼,“你……”

     “你也想要欺负我吗?”软软诺诺的声音传来,听在他的耳朵里面却不是那样的单纯无害。

     在他毫无防备之下,他一道光箭就直接射伤了他的脸,要不是他看到他迷惑人的眼神的那一瞬有了防备,现在估计已经被他给弄残了。

     他当然知道他现在的神智不怎么清楚,可作为一个没有了丝毫修为和灵力的祥瑞之兽,还这么可恨!

     木兮落看到这样的云若真的是有些头疼,第一次真正的遇见他的时候,他就亲眼看着那魔族邪恶的魔物是怎么死在了这样一张单纯无害的笑脸之下的。

     这个时候的云若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偏偏他又不能伤了他。

     无奈,他只好一挥手将自己周围的那种原本的气息和灵力都给散去,最后只剩下他自己原本的那种纯洁的灵力。

     “灵体?纯灵?”云若虽然模糊,可这种气息还是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

     没办法,作为一个身上带有云族血脉的云兽,他骨子里面深藏的那种兽性是很难改变的。其中就有对这纯灵血脉的那种眷恋。

     那种纯净的气息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脑海中仿佛又涌现出另外的一个场景来,他忍不住却又知道这样的天性会带给自己多大的伤害:“骗子!”

     云若的话刚刚出口,在他的弓对准了木兮落,还没有来得及拉开的时候,就被人一掌给打昏了过去。

     趁着云若分神之际,木兮落暂时的制住了他。

     要不是对他太了解,他很难得手。

     都知道是云若喜欢的是什么?追慕了千年,可谁知道他的喜欢有多么的变态。不过,好在不碰他也不会去碰别人。

     这点还是让他略感安心的。

     在大帝国的时候,明明相处了五百年之久,这呆头呆脑的小东西秉着什么纯洁的爱恋……让人心里面不能忍。

     将暂时没有了反抗能力的云若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丢在一边,木兮落回想着当初他们之间的相处就觉得生气。

     他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想要折磨他,可还是有些忍不住怕伤到他。

     抱着他一起进入那水池之中,看着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不喜,他就感到更来气。

     他竟然连他都不认识了!

     “可恶的小东西!”一口咬住他嫩嫩的肩膀,恨不得咬下一块肉来。

     他要是老老实实的当一只小云兽,在那天玄之地陪着他该多好。偏偏他非要出来,如今闹到这种地步,伤的还不是他自己。说起来,当初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出来,说到底,一切还都是天意。

     “……疼!”无意识的云若感觉到疼痛就呼出了声来,不过并没有醒过来,而是拉着他的里衫往他的身上凑了又凑。

     “还知道疼呀!”木兮落话虽然这么说,却不敢再这么抱着他了,他很清楚自己身上的这种气息对怀里面的小家伙有多么致命的吸引力。

     抱着无意识间变回到小云兽状态的云若,木兮落脸色有些难堪,他如今这个样子始终都成年不了和他脱不了关系。

     他更清楚,自己会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可是,他又不想放弃他这一刻对他的依恋……

     身为灵主,他甚至可以在他无知无觉的时候诱着他将自己的修为全部贡献出来,甚至是他的所有……那一世,他就是在这样不自知的情况下害了他。

     云若感觉到那种气息,拼命的往他身上靠拢,却被他推开了之后又无奈的将他抱紧。

     他只要控制住自己的灵力,应该不会伤了他吧!

     这也是为什么,他从来都不敢和他太过亲近的原因,他只会害了他,可又不想舍了他。

     怀里面的小人儿在人兽之间变化,甚至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一声,却又主动的靠向了迷离之中的人,木兮落原本就有些情不自禁,却被云若的这主动给惊醒过来。

     “糟了!”看着灵力在不知不觉之中流失掉的云若,他懊悔不已。

     他怎么就一时被迷了情忘记了云若他们那一脉的规矩有多么的变态了。

     失去了温暖的云若自然是不情愿的,他甚至主动的揽上了他的脖颈,攀上了他的身,木兮落苦笑一声推来了他,却又被他拉着不放。

     最后,不得已他只好再次打昏了他。

     或许他真的是不该来这一趟。

     要是给他知道了,他在无意识之中的动作,估计他自己不说,他都会愧疚死的。

     作为小兽,自尊心太强,太有原则也是很伤脑筋的。

     看着本身就已经没有了灵力,却又在不知不觉之中失去了自身原本灵力的小人儿,

     可他知道,他是他注定的人。

     他更知道他所谓的喜欢并不是那单纯的喜欢,只是一种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莫名的依恋之情。

     他们之间原本就是共生的关系,但是彼此之间的感情却也只能止步于此。

     云若是聪明的,这是无疑的。

     他追寻的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虚幻,那是一种期盼,同样的也是一种幻想,他寻找的人一直都是他自己的幻想。若不是他及时的阻止了他,很久之前,他就已经沉睡在了自己给自己编织的美好的梦境之中了……

     单纯的小云兽丝毫不知道自己又在怎么的被人给算计着,可怜的他应付了自己的对手不算,还要应付自己的枕边人,这真是聪明的报应呀!

     在木兮落手里,云若睡的一夜都很沉稳!

     毕竟,身为巴掌大的小宠物,呆在木兮落的身边,享受着他无偿的灵力的贡献,还是很让人感到舒适的。

     蓝卿却有些忐忑,虽然前半夜和雪紫宸闹腾了很久,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却有些担心云若的小报复了。

     不知道云若会不会‘弄死’她。

     雪紫宸有些不满怀里面小人儿的躁动,就直接将她给圈的紧紧的。他很喜欢抱着她,特别是在睡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蓝卿还会抗议,但似乎现在已经习惯了。

     “他不会记得的!”实在是有些受不了怀里面扭来扭去的小鱼的雪美人在她的耳边吻了吻声音有些沙哑的道。

     “你怎么知道?”蓝卿不解的问道。

     “他的修为和灵力都消失了,还喝了酒。”雪紫宸解释道。要不然,他会那么被人欺负追逐?

     不过,说起来,云若就是再不好,也不该有人敢欺负他。

     那炎竟然敢这么做,自家的小人就算了,至于其他的人,就算是云若不出手,他也是要教训一下的。

     雪美人大度,也很记仇。

     炎注定了会有一段难忘的旅程……

     云若修为消失一事知道的人不多,喝酒醉酒之后不记事知道的人就更不多了,偏巧雪紫宸就是其中之一。

     更巧的是他知道的还很清楚。

     为了防止自己的小宠再在床上和他闹腾,雪美人就将自己以前知道的讲了出来。

     “木兮落竟然是灵主?天生的纯灵体?他怎么能是……?”蓝卿一听到灵主这几个字就差点跳起来。

     被雪紫宸一把按在怀里面之后,她还是久久的未能平静下来。

     灵主的体质虽然对自身的修为很好,可不管是从上古开始还是到如今都不会是什么好事对大多数的人来说。

     灵体意味着他可以随时随地的用别人的修为来增补自己的修行,可同样的他又不能随意的吸取别人的灵力,灵力不纯会对他自己以后的修为造成很大的麻烦。

     其中,唯独不受影响的就是和他同样的体质。

     云若也可以说是天生的灵体,不同的是,他是属于云族那一脉的,也就是说他是可以帮助别人,却没有办法随意的从别人那里得到修为的存在。

     “灵主他该不会是?”一想到这种可能,蓝卿心里面就有些胆寒。

     若真是那样的话,那他们之间的爱就太可怕了。

     “应该是的。”雪紫宸想要让她平静下来,就吻了吻她的发丝,用了一些冰雪的灵力让她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才回答了她的问题。

     云若本身是不会出事的,他就算是对木兮落心里面再有好感也是会有克制的。

     可若是有人故意的算计了他,还给他下药了。趁着他最虚弱神智最不清楚的时候那就难说了……

     “好在都过去了!”蓝卿也沉思了半天,这件事她还真不怎么知道。

     她就是觉得云若有点太倒霉了。

     那这是不是和辰鱼有关呢?

     要不然,云若为什么会提起了辰鱼呢?

     “若是可以的话……”除了木兮落,雪紫宸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不介意让那个威胁他在意的人的命消失。

     “别,我想云若是愿意的。”蓝卿看到他眼中的那抹异色赶紧出言阻止了他。

     是苦还是甜,只有亲身体会的人才会知晓,也只有那个人自己才有权利作出选择。

     云若不可能不知道木兮落的身份,可他依然选择了他。

     “我知道的!”雪紫宸看着怀里面的人,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他的倒影,曾经的她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义无反顾?

     蓝卿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就低下了头,不过,有些不甘心,就又飞快的在他脸上吻了一下,然后窝到他的怀里面去睡了。

     窗外有寒风呼啸而过,寒夜来临,似乎有些格外的寂寞难耐。

     怎么会有风声?

     这里不是幻觉吗?

     “不是这里的风声,是真正的沉睡在水下的冰城发出了的声音。”雪紫宸看蓝卿的神态就知道她听到了那种风声。

     蓝卿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别扭的转过头去,做思考的模样。

     如雪的白发披散到腰间,还有几根散落在胸前,嘴角带着笑意,偏生是一张傲寒的脸,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最迷人的,给人以最致命的诱惑,而他自己还不自知的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只能说是妖孽!

     “我们曾经去过的,只不过那里被封印住了,现在看样子是有人想要开启冰城的封印。”雪紫宸只一心思考着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并没有注意到自家小宠又变得过热的目光。

     冰城当初虽然和云若关系不大,可毕竟也是和他有些关系的,也是机缘巧合,要不是因为蓝卿的感觉敏锐,他也是不会知晓这些的。

     而此时的云若已经没有了修为,就算是清醒着也感觉不到这些了,更不用说此时的他还是在木兮落的手里面。

     “明天一早我去找云若商量一下,看这件事是不是会造成什么影响?”雪紫宸一手抚摸着蓝卿的肌肤替她将灵力化开来,另一只手臂倚在床头。

     蓝卿被他温柔的抚摸弄的有些火热却又不敢乱动什么,云若说将这些具有灵力的灵水每天冲撒一次会有助于她以后的修为,雪紫宸就很细心的‘帮’她这么做了。

     情人的抚摸无疑是最好的挑逗,可偏偏他总是以为她现在很小,就像曾经的她弱小的只能呼吸一样,始终是不肯动她分毫的,这真是让‘色色的小鱼’很无奈呀!

     “我也想去行吗?带我一起去吧!”蓝卿拉过他的手,顺势抱上了他的肩膀靠着他的胸道。

     在揉下去,她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凶性’大发的扑倒他。

     人生最尴尬的事莫过于美人在床‘盛情邀请’入帐,还必须要坐怀不乱,装一个正人君子。

     “行不行呀!”蓝卿有些心急,拉过他的手放在嘴边就咬了一口,她真的是很想咬他,狠狠的‘吃’了他。

     雪紫宸原本还在考虑事情的始末原由,想起来以前的事情就稍微的有些走神,一眼没有看到就被她咬了手。

     “别咬!”上面有药,他还没有清洗干净。

     “好怪的味道?”那药膏的味道入口之后,蓝卿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

     至于这药膏到底是什么做出来的,她不知道,雪紫宸也不知道,不过既然是云若给的就不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也就没有去想太多。

     既然决定了要一起去真正的冰城之中,蓝卿也就安心下来了要不然,面对那样的云若,估计她也会尴尬的。

     就算是她可以装作自己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可总归心里面还是会有些小小的不安的,倒不如先离开一段时间。

     这里是冰城的幻境所在,也就是虚幻出来的一个另外的冰城世界。她来到这里之所以可以得到很好的调养就是因为这里的灵力很纯洁,那真正的冰城也不会差的。

     窗外的影子投影在地上,月半十分,蓝卿已经睡熟了。只是她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梦境之中她又一个人回到了那江边的*之中。只不过这次她并不是一个人。

     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梦里面,只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会梦到了这些。

     依旧是那个*,依旧是灯笼遍地,只不过这次这里的人都变成真正的存在。

     曾经,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

     “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邪龙要来了,赶紧去避避吧!”一个长着胡子的大叔看到蓝卿一个人呆愣的站着,就催促道。

     “邪龙?大叔你等等,我……”蓝卿还没有来得及询问清楚,就被人潮给推开了。

     这里不是真正的存在,该不会这是这里的人死亡之前的最后的印象?

     可为什么她竟然可以和这里的人沟通?

     “族长,你不同意我们按照仙子所说的去做,那你告诉我们该怎么办吧!”

     “就是,要是邪龙真的发怒吞并了我们村子怎么办?”

     “是呀!莫要后悔都来不及呀!”

     蓝卿只是随着自己的意识,她看到的并不真切,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拄着自己的拐杖颤巍巍的,看着并排去祭拜的村人老泪纵横。

     “回来,都给我回来,邪魔从来都是只存在人心的,你们莫要别那妖女给迷惑了心智!”

     “仙子?妖女?迷惑?”蓝卿有些惊讶,这里的人是被人给煽动的。

     看着这个老人有心无力,蓝卿觉得他有些可怜,可自己帮不了他的,这是在梦境之中。

     这些事情早就已经发生过了,除非时间重回到当初,要不然回天无力。

     “姑娘!拜托你了,你一定要救救我们族人!老朽会报恩的。”说完之后之后,他根本就不该蓝卿反应的时间,直接抽出一把尖刀自刎了。

     “不,我……”蓝卿想要阻止他,她都不知道为什么?

     他也没有告诉她该怎么去做?怎么就自己先自刎了呢?

     蓝卿想要上前拉住他的时候,感觉到手心似乎被注入了什么东西一样。

     很灼热的感觉,很不舒服。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猛然间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暗了下来,又有人闯进来了。

     现在蓝卿有些明白了,这是族长利用自己的修为编造的一个梦境,为的是诱她如梦,现在来的只可能是灭了这一族的那个人了。

     “姑娘快走!千万不能被她给发现了。”原本在蓝卿面前已经死去的那个白发族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有些急促的催促道。

     蓝卿好不容易稳稳自己的心神,虽然她以前也有过闯入到别人的梦境之中的情况,可这么凶险还是第一次。

     可惜的是,那个老人家的好意提醒她并没有及时的撤出去,反而是跌入到另外的一个梦境之中去了。

     依旧是那个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小婴儿,只不过此时的他看起来在慢慢的变大,最后长成了一个少年。

     少年的身形有些单薄,最让人难忘的却是他的一双紫色的眼睛,幽深空洞……

     “不,别……”蓝卿看着他的眼睛,感觉到一种吞噬之力,吓到她跌倒在地。

     梦里面,差点被吞噬掉了。

     “你……”蓝卿在最后感觉到一冷,一股强大的力道直接将她给丢了出来,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最后的那个人的影像。

     做起身来的时候,她摸了摸,额头之上还似乎有冷汗的痕迹,好在只是一场诡异的梦。

     说起来,还真是和自己去的那个*有关系。为什么那个族长都已经死去了还是有人不放过他们?

     还有那个她最后看到的身影到底是谁呢?看来,她还是要在去冰城之前去一趟*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