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回归现实
    蓝卿听着红衣有些疯狂的话,心里面暗暗的想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她的鲛人之珠竟然有了裂痕,是不完整的。

     她没有直接将她杀死而是迷昏了带回来,是为了用她的血,来养她的珠子。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来看我,要知道我能杀你一次,就可以杀你第二次。”红衣用匕首在蓝卿的肌肤上狠狠的划了一道,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猛然的疼痛和失血使她本来就很脆弱的身体变得更加的虚弱,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有些苍白,整个人看起来迅速的衰败下去,不复往日的荣光。

     鲛人的心血就是他们的命,鲛人之珠是他们的灵力的源泉,而他们的容颜则是取决于他们身上的鲜血的所有,一旦鲜血流光的时候,也是他们苍白衰老到极致的时候……

     “红衣,为你自己积点德吧!你对我做什么都无所谓,可是不要忘了你公主的身份。”蓝卿的声音有些微弱,可还是足够她听清楚的。

     听到蓝卿这样的话,红衣反而哈哈大笑起来,“积德?做给谁看?告诉你,要知道你以前的脸蛋可是被我硬生生的挖下来的,包括你那漂亮的鱼尾巴也是被我一道道的给割下来的。”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又活过来的,但是想想那个时候你流了那一地的血还有死时候那个凄美的场面,真是让我都不由得为你痛惜呀!可惜,你还是要再一次的死在我的手中。”

     她的话音刚落,蓝卿就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一疼,她竟然又直接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脸。

     下手那么狠毒,自己的脸估计是毁掉了。

     蓝卿已经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魂魄因为身体虚弱到了极致的缘故,再次的想要脱离出去。

     “你最好不要再折磨我了,这鲛人珠的修补至少需要七天的时间,你这样做,万一我中途死了,你也活不了的。所以,最好对我客气一点。”

     “你……”

     红衣被蓝卿有气无力的话语气得不轻,可是她却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是对的,现在的蓝卿的确是很虚弱。

     好不容易得到了暂时休息的蓝卿并未再激怒她,她算是看明白了,这红衣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了,竟然变得这样的反复无常的,当真是浪费了这一条命了。

     要知道当初可以活下来的人都是很不容易的,既然侥幸的活了下来,为何还不好好的珍惜呢?

     “能给我找的吃的吗?我饿了,万一饿死了我,你也……”

     “闭嘴!”

     红衣越发的觉得现在的蓝卿唠叨的不可理喻了,要是以前她不是该宁愿站着死也不会坐着苟且偷生的吗?

     如今都成了这般模样了,竟然还有心思吃喝。

     她哪里知道蓝卿的心思,现在的蓝卿早已经不在意这幅躯壳的好坏了,算是有些自暴自弃吧!

     要不是她自己强行的压制着稳定心神,她估计现在的身体又凉了。

     把她支出去只是因为蓝卿现在脑子里面有些乱,要知道,当初云若交换走了她的鲛人之珠之后,剩下的事情她是不知道的,也就是说,被红衣活生生的一道道杀死的那个人不是她。

     “云若?”

     “她竟然杀了云若!”

     “该死的红衣!”

     想明白的这一刹那,蓝卿才是真正的怒火中烧,她自己听到自己被这样对待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愤怒,可那是云若,那样一个干净阳光的少年,她竟然也下的了手。

     “难怪她最后竟然用了凄美这样的词!”

     蓝卿有些愤愤然,这笔账是一定要找她算的。

     云若可以自由的变化,一定他顶替了她的身份扮作了她,然后替她走完了以后的路。

     她现在和云若当成的经历应该是一样的,只不过,中间可能会有些小小的误差而已。

     当成她梦中看到的鲜血把地面给浸湿并不是错觉,那不是她的血,是云若的。

     或许她本该是那漂游的幽魂,等待千年之后的命运的轮回,但因其粘上了过多的云若的鲜血,她才得以用自己的魂魄来化形。

     “云若,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蓝卿有些自责,当年的她只是为了逃避责任才找上了云若。

     他原本是不答应的,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同意了。

     这就变成了原本该悲催的死去的她,虽然在大家的眼中是死去了,可实际上她还是可以好好的活着的,并且活的还很肆意。

     云若却代替她承受了所有的痛,不但如此,他很可能还因为逆天改命遭受到了惩罚。

     “给你凑合着吃吧!”红衣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两个看起来很青涩的果子丢到蓝卿面前。

     现在的蓝卿被她折磨的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她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她会逃跑。

     “滚出去,让我静一静!”

     “你……”

     “要不然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好,好,你给我等着!”

     “先滚!”

     “……”

     红衣没有想到蓝卿的态度会这样的奇怪,原本看她已经软下来了,怎么才一会不见就变得这样的凶残?

     对,就是凶残,那眼神就是想要吃了她一样,不由得让人胆寒起来。

     蓝卿本来就不是那大气的人,更何况如今的她可是越来越小气了,这个仇她是一定要报的。

     红衣被蓝卿给吼了出去,几天之后蓝卿还是如原先这般的蛮横态度,丝毫不像是一个被死亡威胁者的人。不过,她可不敢再去刺激她了,万一她发起疯了,她有些害怕招架不住。

     “这里被发现了,你最好给我换个地方。”蓝卿因为缺少水分的缘故,声音有些沙哑起来。她的发丝已经从下面开始变得斑白起来,看起来,真是没有什么生气了。

     可红衣对这样的蓝卿依旧是不敢小觑。

     “里面还有一个硫磺池子,池子的更里面是一个空的洞穴,哪里不会有人找到的。”

     “去那里!”

     蓝卿虽然不确定是谁找到了这里,可是她还是不希望自己还有一天就可以拿到的鲛人珠子被破坏了。

     红衣对于蓝卿为了安全所想的做法虽然有些感到奇怪,但是还是进去了里面。

     蓝卿一看,果然够隐蔽,这样再过一个时辰就可以了。

     那她也就可以开始剩下的事情了,做完之后,她就可以彻底放下这里所有的事情了。

     血流的让她整个人都已经有些麻木了,准确的说来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原来,自残也是这样痛苦的事情。还没有人会同情你,下一次,只要可以好好的活着,她一定会对自己宝贝一点的。

     “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红衣有些不确定,为何她总是在蓝卿身上看到一种危险的气息,好像这样一步步的被推向死亡的不是她,反而是她红衣这个始作俑者?

     蓝卿倒是没有理会她的问题,过一会她就清楚了不是吗?

     “喝吧!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你……”

     看蓝卿这也干脆的把自己的血给放出来,红衣倒是有些犹豫了,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阴谋。

     “喝呀!我都这样了,你还用得着防备我吗?你该不会是连这样的我都要防备着吧!果然是没有出息的东西,难怪你比我大那么多岁还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你才是失败者!我是赢家!你不如我的,不如我……”红衣最讨厌别人那她和红颜比较,哪怕是后来占了她的身份和地位,她也依旧是由衷的讨厌着她。

     可是,却又不得不依赖这她这张脸生存下去。

     “轻点!”蓝卿现在发现自己最后还是怕疼,她现在身体自然是没有自我修复的能力的,可是靠着自己灵魂的力量,也不至于太惨。这也是她敢于挑衅她的原因。

     她的幻术的修为包括那一千年的游荡和这短短三年真正的人的生活,这将是一直跟随她的财富。

     所以,她现在倒是一点都不惧怕。

     只是,要怎么报复她,她还没有想好。

     看着红衣将最后的血喝下去,她的脸色包括她的整个人瞬间都变得光彩熠熠的,果然,这鲛人之珠一恢复,效果就是不一样。

     “又有人找来了。”

     蓝卿的听力在自己的魂魄恢复之后是很不错的,她现在的身体已经不行了,红衣看到的只是她用自己的幻术暂时维持的假象,接下来,就是她红衣真正吃惊的时候了。

     这就是有时候百般的算计,到头来却算计到的是自己。

     蓝卿的手一挥,往自己脸上一抹,这张脸瞬间变成了红衣的模样,分毫不差,甚至连她虚弱病态之体的刻意隐藏都变得丝毫不错。

     “你,你怎么会……?”变得和她一模一样?

     想当初,她可是硬生生的毁了红颜的那张脸,才使得自己的脸和她变得一模一样的。

     可谁又能想得到,莫邪那个怪物他竟然在最后的时刻闯了进来,带走了红颜,结果竟然带走的是刚刚变好的她。

     难不成曾经的一切又要再一次的上演?

     红衣的手有些颤抖,可是她却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办法开口说话了,连行动都有些困难。

     看到她如此吃惊的模样,蓝卿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淡淡的问道:“怎么样?很吃惊吗?是不是以为只有你才会这一招?”

     蓝卿看着红衣眼中流露出恐惧,便蹲下身子,用自己已经有些冰冷的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看着她的那种熟悉的脸:“放心,我没有你那样残忍,这张脸就送给你了,反正我也厌倦了这身体不要也罢!”

     反正她迟早是要离开的,单纯的像是她这样活着也是挺好的,像云若那样随时来取倒也挺自在的。

     “不过,这颗珠子是用我的血养的,自然是要带走的。”蓝卿没有理会她的颤抖,直接用她手中的匕首将她的心给破开然后取出来那颗成色并不怎么好的鲛人之珠。

     若是以前或许她会以为这样很残忍,哪怕是她那样对自己可自己还是会留下一丝余地的,可她生生剥离的是云若,是那个明媚的少年,不是她蓝卿。

     无论如何,这笔账她是要讨回来的。

     “想说话?可以呀!我只是给你下了一点毒药而已。没关系,可以解的。”蓝卿点点头,指尖轻弹了一点粉末到她的嘴里面。

     她也要为自己的安全着想不是吗?

     所以,提前用点药准备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初你是不是就这样一道道的划伤的他?”蓝卿玩弄着手中的刀片在她的鱼尾之上划了一道,剥下一片鱼鳞有些轻蔑的问道。

     虽然当初云若并不是真的死去了,可是那痛楚绝对不会轻。更何况他还是逆天改命,原本这些该是她承受的,他遭受的自然是她的百倍了。

     “你怎么可能会逃脱?”红衣不明白自己哪里出错了,明明她是那样的虚脱,怎么一转眼的功夫竟然就可以将她给治住了。

     蓝卿听到她的话有些好笑,用自己的手指放在她的脸颊之上,“感觉到了吗?冷吧!死了!”

     “你怎么可能化身登仙?怎么可能?”红衣有些喃喃自语道。

     在他们鲛人一族有记载,最初的祖先为了羽化升仙就主动的将承载自己所有修为的鲛人之珠剥离出自己的身体,然后化为雾气方可登仙。

     可她明明记得以前她也是这样亲手将红颜给杀死的,只不过那个时候她的鲛人之珠还是完整的,因此她将红颜引进来之后就直接用残忍至极的手段杀害了她。

     难不成是因为她用了她的心血来修复自己的鲛人之珠才会成就她的功德?

     这不可能!

     “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确是成仙了,很奇怪吧!说不定这还都要谢谢你的帮忙呢?”

     蓝卿也不得不承认,在自己脱离自己身体的那一刻,自己的灵魂有些不由自主,不受自己的控制了,要不然她也是需要休养一段时间的。

     “你当真是好运的很!成王败寇,再次败在你的手中,要杀要剐随你的便……”红衣此时已经有些彻底的绝望了。

     她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现在的她只是一心求死。

     她更害怕的是莫邪会找到这里来,这样的话她连死都没有机会,那个变态一定会更加残忍的折磨她的,已经承受了千年那样的苦痛和折磨,她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杀了我!一切都是我做的,是我嫉妒你,陷害你的。”红衣吼道。

     “嘘,小点声,把外面的人引进来外面姐妹俩就没有时间好好的叙叙旧了。以后这样的机会恐怕是找不到了。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这样我手上沾上你的命,还怕脏了我的手呢?”

     蓝卿笑的无害,看在红衣的眼中却是比着魔鬼还要更加的可怕百倍。

     其实,只要她好好的,不要再找她的麻烦,她也不会这样对她的。

     毕竟,她回来是为了寻找那流光锦,为了走完这一段本身就是属于她的人生。而她的千年之前的记忆之中,红衣的真正的面目是没有露出了的。

     这样的她是不会主动出手的。

     可是,偏偏她为了显示自己的聪明,竟然想要绑架了她,这样一来反而是让她弄清楚了千年之前的事情的真相。这样一来,她就实在是容忍不了她的残忍行为了。

     云若本身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管他做的是什么,都不会伤害到任何人,最后受伤的也只有他自己。

     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她竟然还是这样的伤了他。

     这是不能容忍的。

     轻轻的剥下她的三片鱼鳞放到自己的水滴储物里面,蓝卿才继续开口道:“红衣,其实你应该感到幸福的。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去看过外面的世界。”

     她千年之前作为红颜小公主的时候,其实最初是被遗弃在外面的,很久之后,直到她长大了之后被族里面的族长为了祭天的事情找回来,这才得到了族里面的承认。

     对外,一直宣称的是她因为身子柔弱被养在外面。

     “外面的世界很残酷,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我不知道你这千年以来都又经历了什么事情,可是这全是你自作自受的,做人不能太贪婪了。”

     红衣作为族里面的长公主,不管到什么时候,大家都是会尊重她的,可贪心和妒忌最后还是毁了她自己,这就怨不得别人了。

     其实,就算是千年之前被迫回到族里面的红颜小公主对鲛人也是没有多少感情的。

     因为,她是不愿意的。

     他们强行的剥夺了她之前的记忆,在她的记忆深处似乎一直都有一个人的存在,那个人对她很好很好。可是,他们却连给她想念的机会都没有。

     族里面的事情纷繁复杂,她一方面要强力的镇压,另一方面还要抵御别族的入侵,更甚至,还有像红衣和天仙子这样对她不服气的人。

     不服气很好,可是拿出实力来呀!

     偏生他们又是没有能力的。

     “好了,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和魔族的人呆在一起的,我现在也很讨厌魔族的。不过,有那样残忍的东西和你呆在一起,反倒是让我很开心,所以你乖乖的呆在这里等他好了。”

     蓝卿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离开了,自己的力量有些支撑不住了。

     “你给我回来,你想不想知道是谁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个人想要得到的是你,这是你……你这辈子注定了是和魔族脱不了关系的,你注定会成为他们的玩物。”

     “聒噪!”

     蓝卿本身在魂魄脱离的时候感觉就有些不集中,思绪自然也是不那样清晰的。

     她用手一点,红衣的声音就再也发不出来了。

     “珠子到手了,也就没事了吧!”蓝卿将那染血的珠子也收了起来,这个给云若,他会要吧?

     虽然确实是脏了点,可总比着让他难受要好吧!

     红衣看着自己胸口的伤,她知道自己死不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又会落到如此的下场。

     她的嘴一张一合的,要是蓝卿注意的话,就会发现她在想要拼命的告诉她一件事情。

     魔族!

     红衣和莫邪呆在一起整整千年,受尽了各种各样的折磨,对狂魔的气息自然是熟悉的。

     她在蓝卿的身上感知到了很强的魔族人的气息,那种带有霸道性的气息似乎在宣告着什么。她知道,这是另外的魔族的人在她身上留下的标志,标记到了骨子里面。

     也就是说,她即使是死了魂魄也照样逃不出那人的掌心。

     这样她是不是该感到欣慰一些,因为她蓝卿照样被魔物给看上了,还指不定是怎么疯狂的一个变态呢?

     蓝卿自然是不知道红衣的所想,她也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这里她不想再呆了,她要赶紧回去找云若。

     这里的一切都太压抑了,她还是很怀念那无忧无虑的时光。

     屏息凝视,将自己的精力集中到一点上,很容易的她就将自己的人带到了幻境的精神世界之中,这里是云若以前为了她还不成形的时候方便玩耍特意建立的独立的空间。

     “再见了,我的过去!”

     看着那地上已经冰冷的尸体和曾经将自己视为劲敌的红衣,她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

     她没有注意到,在她离开的那一瞬间,外面闯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告别了以前的一切,蓝卿的心情自然是很好的。

     “糟糕!流光锦!”

     真是一时的大意,她把那东西给忘了。

     不过,似乎已经回不去了!

     “算了,等云若回来再说吧!”她也懒得在跑一趟了,还是留下来休息一下的好。

     她要想想以后要干什么才好,也不能就这样无所事事不是?人生是需要努力才会有成就的。

     至于修仙,这是莫名其妙的事情。

     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就成仙了。

     蓝卿等了很长时间之后发现还是没有云若的影子,想到他该不会是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吧!

     “要不要偷偷的看看他在干什么呢?”蓝卿想着自己是不是偷偷的看看云若在干什么。

     可又一想,这要是被云若发现了不好。

     但最后无聊的实在是没有办法,觉得就看一眼就好了。

     以前的时候,蓝卿在修行幻术的时候发现原来幻术还可以创造出来真正的世界,只不过是你的内心所想而已。她在上面加工改造了一下,就可以悄悄的进去了云若的梦境之中去了。

     实际上,这里的一切对于云若来说都是梦,因为他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也就是说他是不真实的存在。

     蓝卿悄然的进入到云若的世界之中,刚瞄了一眼,就被吓回来了。她看到一个人,一个女人。

     眉眼如画,一眼就让人神魂颠倒,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眉目之间和云若有几分的相像。丹青难描,这才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绝美女子。

     “天哪!”蓝卿赶紧将自己的心神给收了回来,“太可怕了。”

     若不是她熟悉云若,估计都会认错人的。可这样不同寻常的美女到底是什么人呢?

     “该不会是云若喜欢的人吧?”蓝卿自己琢磨着,既然是在云若的梦境之中,那肯定就是和他相关的人了。

     “好可怜呀!”那女子分明已经不存在了。

     比起云若这不存在的存在,她还是要更可怜一些的。也不知道云若和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非礼勿视!”算了,还是等等吧!

     蓝卿心里面像是有小猫的爪子在抓来抓去一样,她决定了,一定要先把这如梦的本事给练好了,这样肯定会发现更多的有趣的事情的。

     的确,这倒是帮了她以后很大的忙。

     但是,现在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云若感知到蓝卿留下来的信号急匆匆的赶回来。

     原本,那边的事情也挺麻烦的。

     蓝卿这边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可如今奇怪的是,他只感觉到了蓝卿的气息,没有雪紫宸的。

     雪紫宸可恶的,竟然拿着他给的时空令牌找到时空之门直接打了进去,现在他是看到那两只看护的小精灵就头疼,可最后还是要他去哄,怎么就这样的没有天理呀!

     可如今,蓝卿先回来了,雪紫宸找不回来就再也回不来了。这才是更加严重的事情。

     “他人呢?”

     “什么?”

     蓝卿刚坐下来倒了一杯清茶还没有喝就看到云若发丝有些凌乱的从外面急匆匆的赶过来。

     “雪紫宸!”

     “我没见到他呀!”

     她是真的没有见到他的人,难不成他去千年之前找她去了。

     “你身上有他的气息,肯定是你没有认出来。这下糟了。”云若一眼就看出来蓝卿身上的不同寻常,气息不纯。

     虽然已经有了些许的仙气,可是中间夹杂的还有其他的气息,倒真是奇了怪了,这蓝卿好好的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竟然会劳动雪紫宸亲自出手?

     不过,现在倒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想办法,先把雪紫宸给弄回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那怎么办?要不我回去找他?”

     “你呆在这里哪都别去,我去看看,很快就回来了。”云若没有办法,只要自己去了。

     至于蓝卿,估计蓝卿,估计现在只能回一个地方去了。

     “你现在好好想想以后想要怎么样?”云若丢下这句话就又匆匆赶回去了。

     蓝卿拿着一颗梅子丢到嘴里面,“他竟然去找我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雪紫宸竟然会去找她,还是回去千年之前,万一回不去怎么办?

     好吧,雪美人也是为她好。

     可……

     蓝卿在想起来自己遭受的侮辱,再想想雪美人,她隐隐的有些愧疚,甚至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怎么会这样?”

     嘴里面的梅肉原本是甜甜的,可现在却隐隐有些苦涩,可人还是不得不见呀!

     要是可能的话,她真的不想再见他了。

     要是不见他,估计她还不会一直记着那件事情,耿耿于怀的。

     云若倒是没有想到中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一出去看到的竟然是拿着流光锦的雪紫宸和已经离魂多时的红颜的身体。

     那真是一个惨不忍睹。

     “你干的?”回去的路上,云若虽然对于雪紫宸的做法有些不满意,可也体谅他的心情。

     “她回去了?”雪紫宸将流光锦交给了云若,然后踌躇了一下才问道。

     云若点点头,“她没事。”

     “我来这里的事先不要告诉她。”雪紫宸放下心来,但是一想到最开始见到她时候的那件事,他觉得还是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她为好。

     “你到这里之后发生什么事了,她看起来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波动。”云若带着雪紫宸直接从时空之门里面又穿越回来现在。

     他当然可以随意行走的,可雪紫宸不行。

     “我去的时候迷路了,伤了她,然后……”

     “所以呢?她并不知道那个人是你!”

     云若听了他简单的几句话之后就已经猜测出来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雪紫宸一贯的迷路让他找错了地方,之后就大开杀戒灭了那两只讨厌的种族,结果一不小心波及到了误入的蓝卿,伤了她之后,又用最原始的方式救了她。

     之后为了自己的身份可以随时接近她,就变成了刚好赶来的莫邪的模样,最后被她支开去找流光锦。

     如今,流光锦是找到了,可这天大的误会已经造成了。

     “莫邪也是魔!”在云若面前雪紫宸坦然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其实他也用不着隐瞒什么。

     云若无所谓的道:“那是木兮落的事情,与我有何关系?”

     “你还是想想这件事怎么和她解释吧!毕竟她骨子里面还是有着女孩子的矜持的,最好看她自己怎么说。”

     云若对雪紫宸的做法表示不能理解,现在雪紫宸是魔族的身份还是不能公开的。

     他对于魔族并不反感,反而有些魔族还是很坦荡的。

     人们谈魔色变主要还是震撼于他们天生力量的强大,就像雪紫宸一样,真正出手,眨眼之间就可以将两个族群毁灭。这种力量在这个大陆是不被允许的。

     “她现在只有和你回去雪国了,而你想清楚,你若是想要这样一直下去,自己的魔性和魔力就必须被压制住,并且会受到这片大陆规则的约束,这对于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若是想要回去,现在还有机会。”

     魔族有自己生活的空间,并不属于这里,同样的他也不属于这里。

     可是,该死的是,他当初很小的时候来到这里不知道被许下了什么,结果就是一直离不开。

     这片大陆的守护者和规则的制定者也不知道是睡糊涂了还是怎么了,这么混乱竟然都不出来管一管,非要等到毁灭的时候才开心不成?

     不过,这不是他管的事。

     “她会怎么样?”雪紫宸看着不远处等着的蓝卿,然后问道。

     云若也是看到有些疲惫的蓝卿,却知道她没有什么事情,“她摆明了是不想要自己那副躯体了,这样的话要是重新投胎也可以,或者是干脆就这样重新从小修炼起来。”

     有一种特殊的修行,自己的身体和样貌是随着他们的修行的高度来增长的,这样的修行对于如今的蓝卿来说也是适合的。

     只是,不知道她会选择什么了。

     “我不想要过去的自己了,我要重新开始。”蓝卿坚决选择了第二种。

     “可以是可以,可你不是归墟出来的,你没有我们这样天生的保护力量,刚开始的时候是很弱的,很容易受伤且一不小心就会有丧命的危险。”云若解释道。

     他们这样的天生的力量就是来自自然万物,然后一步步的修炼,有一天会修炼的无比强大。可是,中间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就是他如今也不过是刚刚算是成年了。

     “不怕,我可以躲起来。我不想当鱼了。”蓝卿坚决不愿意再用回自己以前的身体了。

     那件事对于她来说,自然是内心深处的伤害。

     “我照顾她,她跟我回雪国。”雪紫宸表示同意,那件事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她真相了。

     云若表示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对于蓝卿如今这样他还是有些抱歉的,本来答应她的可是去哪里都行的。

     “回去也挺好的,我愿意回去。”

     “那就好,如今你就从最开始修炼吧!每天不要太累了,刚开始的时候,修为估计是一日一日的累加的,就像刚出生的孩子一样会非常缓慢的,最后却会一日千里。”

     蓝卿如今就像刚出生的孩子一样脆弱,但是一旦成长起来和雪紫宸也是不相上下的。

     只不过,她需要时间和呵护。

     “不用担心。”雪紫宸看蓝卿因为云若解释的话有些皱眉,就主动拉住了她的手,道。

     蓝卿担心的不是这些,而是云若说,她要选择自己以后生活的样貌。

     是要自己以前的,还是就像现在这样的。

     她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以前的不喜欢了。

     “我不能像现在这样想要的时候是女孩子的样子,出门的时候可以变作男孩子的样子吗?”蓝卿更喜欢自己这样特别一点。

     “不可以。”云若果断拒绝,世界上哪里需要这样多的人妖?

     海清那样的纯粹是后来的基因突变,药物的作用。

     而正在的水族之中只有王室是可以在性别方面随意的选择的,可机会也只有一次。

     蓝卿有些淡淡的失望,她喜欢漂亮的东西,漂亮的女孩子,漂亮的男人,那这样一来岂不是很多时候都要拘束了。

     “不过,你可以变回女子的模样,另外可以用幻术将自己的外貌改变一些,虽然依旧是女子,可在外人的眼中就是你幻术呈现给大家的模样。这片大陆之上如今你的幻术也是顶级的,不会有人看穿的。”云若最后还是相到了这样一个办法。

     “这样也好!”雪紫宸赞同的道。

     这样就不会有人敢觊觎自家的小东西了,伤了她的心,这件事他真的心里面也很不好受,好在并不是真的失去了她。

     这一刻,雪紫宸感到的是无比的幸运。

     因为雪紫宸的特殊性,云若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动手去哄那两只小精灵。

     看着云若哄人的模样,蓝卿顿时觉得很有意思。

     现在要开始新生活的蓝卿更喜欢新鲜的事物,对于雪紫宸她总是有些有意无意的闪躲。

     总之,那件事她就算是想要忘记,也不是这一时半刻的事情。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又不能找谁去说,真是很苦闷呀!

     “云若,为什么他可以回到过去?他难不成再过去曾经存在过?”蓝卿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来。

     只有在过去生活过的人才知道当年混乱之中找寻一个人是多么的困难。

     而也只有当初曾经存在的人才不允许在那个时候出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这也是蓝卿怀疑为什么自己没有认出来雪紫宸的原因。

     那个时候,莫邪怪怪的,该不会就是他吧!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他,不是我!”云若哄着那两只小精灵有些焦躁的回答道。

     这个问题不是显而易见吗?

     恭喜呆呆的小鱼总算是答对了,可惜,这个结果她还是自己去想吧!这样破坏世界和平的事情他还是不会去做的。

     蓝卿回来了,之后被那幻城之中的几位先生知道她差点被魔族给斩杀了,虽然是误会,可雪紫宸的麻烦以后是少不了的。跟何况,现在雪紫宸的身份在这里是没有存活的余地的。

     “你没找到我吗?”

     “也对!我那个时候不是这样的脸。”

     蓝卿虽然有些失望,可想起来自己那个时候的模样并不是这样的,就释然了。

     雪紫宸本身是想要解释一下的,可发生那件事之后,这件事也同样成为了他的禁忌,自然是闭口不谈的。

     “我迷路了!”

     “……”

     雪紫宸是轻描淡写的这样回答的,偏生第一次他遇到蓝卿的时候还真是在大荒泽之中找不到路了。所以,她就信了他的,也没有怀疑什么。

     云若抱着那两只他好不容易安稳好的小精灵,对于雪紫宸这个淡漠的性子,腹黑的内在实在是无语至极了。

     这分明就是避重就轻吗?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不是他的本意,承认了道歉不就过去了吗?干什么要这样自己苦恼,这样两人都苦恼。当然,他是没有办法明白这同样有些天然呆然的两人的世界构造的。

     说起来,雪紫宸在云若的印象里面这就是一个表面冷然淡漠让你永远看不出来他的内心,用那冷冰冰的外表来掩盖自己那狂躁的内心的魔。

     你永远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对你有情,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干什么?这样的人太冷静自持了,他的心思真是太难猜了,要不然,他们两人那一世的兄弟也不会做成最后那样的遗憾。

     实际上,雪紫宸本性虽然为魔,可也是有着自己的坚守的。

     要不然天道轮回,他也存活不到现在。

     “总算是又沉睡了过去了!”云若叹了口气,还好,把这世间隧道的两只蠢蠢哄好了。

     “其实他们也挺可爱的!”蓝卿是真心的觉得这两只小守门兽挺好的。

     可惜,它们一见到亲和力超强的云若就丝毫看不到别人了。

     “别说风凉话了,让你多练亲和力,你早干嘛去了?”要是她努力的话,还用得着他一个大男人被人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吗?

     提起这件事就让人气恼,他怎么就长的像一朵娇花了?

     再怎么着也应该是凶猛一点的霸王花吧!

     “本来你就……”

     “先出去再说!”

     蓝卿本来还想再狡辩两句,她要说,其实云若女孩子会跟好看的,但雪紫宸即使拉住了她。

     因为,云若的脸色已经变了,很难看。

     “?”蓝卿看看拉着自己手的雪紫宸,他貌似有些怪怪的,不知道怎么了。

     雪紫宸依旧是一身紫衣,只不过腰间多了一枚玉佩装饰,如雪的白发束了起来,整个人显得更加的冷漠寒潮。可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动作却让人感到更加的温暖。

     他的身上有了温度。

     “阿嚏!”

     “冷了?我抱你!”

     雪紫宸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她打横抱在了怀里面,就像云若所说的一样,现在的蓝卿非常的轻巧,没有什么重量。

     她如今要重新开始修炼自己的身体,本身就是如同出生的婴儿一般的稚嫩柔软,当然也是非常脆弱的。

     云若忙着在前面找出去的道路,这里的路并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出的去的,一步错步步错。当然,必须是要小心谨慎一些的。

     “还很冷?”

     “没有!要不你放我下去,我自己可以走的。”

     “老实呆着!”

     “……”

     蓝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在云若面前这样被雪紫宸抱在怀里面还被披风遮住,就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顿时让人有种莫名其妙的羞怯感。

     云若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原本只是要确定这两人跟在他身后的,这里的每一步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他要赶在另外的结界结成之前走出去才行。

     这一看不要紧,让原本被人追着喊了半天姐姐,又扮演了半天知心姐姐的云若异常的不满。

     “云,云若……?”蓝卿看着云若盯着他们,有些不由自主的往雪紫宸怀里面缩了又缩。

     她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总有一种做了坏事之后被大人看到的窘迫感。

     反观雪紫宸异常的淡定,只是淡淡的瞥了云若一下,道:“可以出去了?”

     “……”这下换成云若无语了。

     这两只太过分了,这样明显的秀恩爱在他一个追着爱人跑了千年的人面前,真的好吗?

     貌似这两人认识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一年!

     过分呀!

     雪紫宸一贯的嚣张态度就是:‘我就是如此默然不语,你能拿我怎么着?’

     云若真的有些怀疑,这小鱼和他呆在一起的时候会不会闷的发疯?要知道,他印象之中的蓝卿那也是一个废话很多的存在。像雪紫宸这样基本上一板一眼没有废话的存在,倒才是真正的极品。

     “快冻死了吧!早让你好好修炼基本功,现在至于这样一点严寒都抵挡不住吗?笨死了!”

     云若一边埋怨着,一边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蓝卿的眉心一点,一滴血珠融入到她的体内,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至少,没有了外界的那种彻骨的寒意了。

     “别,你不会想她变成和你一样的。还是让她自己慢慢成长起来吧!”

     云若将自己的修为渡给了蓝卿一部分,却阻止了雪紫宸的动作。

     他的修为灵力本就是来自天地之间,可以转化成各种各样的修为,自然是可以作为别人的补给的。而雪紫宸则不同,虽然如今他表面上看着是雪族属于雪精灵的后裔,承袭的是精灵之力,可实际上他还是魔修,这点是改变不了的。

     蓝卿对于云若只能是内心的感激,她做不来什么别的。

     云若说起来才是真正的可怜,他可以帮助和救助任何人,可却不是任何人的血他都可以喝的,他自然也是可以采别人的修为,可却不是什么人的修为都是他要的。

     这就造成了他单一方面的补给别人,自己恢复的却很慢。

     “别担心,他死不了!”

     “……”

     不得不说,雪紫宸是知道蓝卿的,也很大度。

     毕竟,云若再不济也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很会吸引女子的男人。

     可这样的话作为安慰真的好吗?

     蓝卿转身歪了歪脑袋,彻底的将自己包裹起来,假装没有听到。然后,一不小心就睡去了。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出来了,还已经到了雪国了。

     雪国处于高原之上终年积雪,最奇特的节日就是‘蓝雪节’。这一天是雪国最盛大的节日同时也是天空之中会飘洒下来蓝色的雪花的唯一日子。

     天之蓝,海之蓝……

     蓝雪代表了上天对于这个国家的祝福,自然这一天的意义也是非同寻常的。

     蓝卿回来后昏睡了整整三个月,这三个月的时间她也成长了很多。在不知不觉之中,因为有雪紫宸再加上云若,她如今的身体年龄已经可以说是成长到了十五六岁。

     当然,她表面是看不出来任何不同的。

     这就是云若那一种修行的奇特之处,哪怕他们还是婴儿的时候,只有自身的修为强悍就可以用幻术来将自己的身形甚至是外貌改变,不会有人看出来。

     “好累呀!”

     蓝卿伸个一个懒腰,虽然表面上她一直是在睡眠,但实际上她的魂脉却无时无刻不在修炼。

     “蓝雪节到了!真是好美的蓝雪精灵!”

     蓝卿因为自己本身就是水族,加上她现在身上的仙气的原因,可以很容易的就看到在虚空之中漂浮舞动的蓝色的小精灵。

     可雪国此时却并非欢庆一堂,火国的王女火盈盈从幻城回去之后继承了王位,选择在这一天正式对雪国开战了。

     一场持续了持续了五年,最终使得这西陆一统的两国大战从此拉开了序幕。

     西陆,由此开始了战争到和平,分裂到统一的进程。

     一位伟大的君主即将诞生,而同样后世之中伴随着这位君主从而褒贬不一的风流臣子的蓝少,此时还处于懵懂之中……她还在惊诧于眼前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