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倾城美人
    上面舞倾城正在奇怪,这里怎么会有陌生人叫自己以前的名字,不过当她看到蓝卿手腕上那熟悉的东西的时候,就明白了。

     “各位,倾城在此有礼了!”

     舞倾城摘下自己的面纱,下面原本还想抱怨的人,都是目光一愣,这姑娘看上去年纪不大,但是这张脸给人的感觉却是格外的魅惑。

     不是那种妖娆妩媚之感,也不是令人惊艳非常。而是让人看过一眼之后就很难再忘掉了。

     一眼万年,会让人时时刻刻的回念着。

     “这位公子,请,倾城还有几个问题讨教!”

     “请!”蓝卿直接在二楼,对她回了一礼,满眼含笑的道。

     她其实是见到朗月太开心了一点,但是落在别人眼中就变成了痴迷。

     雪紫宸没来由的心里面一阵不舒服,他想,可能是自己看这小东西现在的样子太难看了吧!

     蓝卿现在的这面容确实是不出色,放到一般人中间还可看的过去。但是,今晚在场的人之中,她就绝不会出色了。

     “不知公子如何来解释我们这‘一舞倾城’?”要知道,她今晚可是一动都没有动。

     她说完这话之后,不仅是蓝卿,就是其他的人也都愣了。

     是呀!

     这节目的名字是一舞倾城,但是显然他们并没有看到舞动之人。这显然是名不副实。

     蓝卿想了想,说出来下面的话:

     “冥冥青天,逍遥饮花前

     任青史轮番,我独饮无情缘

     花开莲叶,心境似水

     猜一猜?

     此番几多风雨!几多寒!”

     蓝卿说完之后,舞倾城反而笑了,将杯中的酒递与她面前,她接过一饮而尽。

     “至于为何要以此命名,姑娘本就是绝色倾城,自是当得起这倾城之名!”说完之后,蓝卿才泯然一笑。

     其实她也不明白的,只是以前经常听朗月自己吟诵这样的句子,莫名的让人感伤,至于对不对的就不要找她了!

     现在她才弄明白,这位姐姐不开心了,所以就弄了这样一个伤心孤苦悲惨的场面来让人和她一起难受了。

     下面的人现在还感觉不出来什么,但是走出去之后,他们就会越想越悲。

     定力太弱的人,很可能会哭昏过去。

     这一招真是太损了一点了!

     “好姐姐,你怎么能这样?”想到这些蓝卿顿时心情也不好了,直接拉住了她的手,摇晃着道。

     这场面,在下面的人看来,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点。谁不知道这里的姑娘身份金贵,哪是随随便便就可调戏的。

     要问蓝卿是怎么看出来的,这很简单。

     最初的那月亮当然是布景,只是后来的那花香和那绽开的睡莲里面都是添加的魅惑的分子。不过,对人并可以什么伤害,反而可以帮助人把自己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一点。

     而舞倾城举杯独酌,则更是象征着每一个人都要经历,但是却都不想去独自承受的孤独寂寞。

     再加上舞倾城本就是绝色之人。自然是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有什么疑惑的。当他们回去之后就算是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那也不会想到她身上去。

     说不定呢,还会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好了,不逗你了。”舞倾城自然是看出来蓝卿的委委屈屈,低声道。

     蓝卿点点头,但是拉着她的手却没有放开。

     “各位,倾城再次谢过各位。今晚,这位公子就有我作陪了。”舞倾城道。

     之后,蓝卿自然是很开心的跟着舞倾城回去了。

     但是,下面的人却不乐意了。

     “真是登徒子,舞倾城竟然会看上这样的人!”火盈盈首先受不住了,她看到舞倾城的那一瞬,就开始有些妒忌起来。

     雪紫宸和那摄政王想的更多的却是如何和这幕后的主人搭上线。他们这次本就是竞争对手,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进到幻境之中并不是意味着你就有资格走到最后了,这之前还必须要得到具有才能的人士的支持。

     其中,里面的舞神一关,就必须要一个不禁舞姿好,更要修为好的人。

     “王爷,恐怕不行!”这边作为火国的摄政王。花弄影有些坐不住了,他代表的可不仅仅是火国,更重要的是他要是找不到这跳舞的人,他那师叔可是不会放过他的。

     这也是他这次回来的原因。

     雪紫宸倒是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大不了到时候硬闯就行了。他现在更不舒心的是自家的小东西似乎一点都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只是一天不见的功夫,竟然自己又跑了。

     “我去找舞倾城谈谈!”花弄影一拍桌子道。“难不成要本王亲自去跳吗?”

     想想他都觉得会没脸见人的。

     谁让他们天门本就是以变态著称的门派,他们门内的人他总觉得除了他自己,就没有正常的了。

     这边,幻痕也有些犯愁。

     本来,他们也是势在必得。可中间竟然出了这样的岔子。不过,最后的决定还是要看雪紫宸的。

     “主子,我们是不是也去找倾城姑娘谈谈?”幻痕道。

     “你去即可!”雪紫宸想了一下,道。

     幻痕想说看,这拍卖行的规矩很奇怪,不要说是他了,就是主子自己去人家也不见得会给这个脸面。可惜的是,这话他不能当面说出来。

     他们不是没有准备幻境舞神的人选,只是比起这些深藏不露的江湖奇人异事来说,还是有些稍显逊色。

     这次,来幻境的人必不会少。

     但是,可以通过考验走进去的却不见得会多。

     幻境虽然是在火国之内,但是里面守关的却不是火国的人。那些都是在大帝国时代就已经存在的人或者神兽。

     他们的职责就是守护那里的一切。

     “去看看那小东西都在干什么?”雪紫宸指尖微抬,并不去理会一脸苦瓜相的幻痕。

     “主子!”幻痕有些怨念的喊道。

     他们本来就是来幻境夺取那天地至宝,最重要的是要去除主子身上的寒毒。这要是连门都进不去,那可如何是好?

     可现在主子竟然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男人的身上,这让他总是在心里面萌生出来一个奇怪的念头:

     主子从来没有正眼看过那一个女子,该不会是真的喜欢男人吧!

     “滚!”

     雪紫宸瞟了一眼幻痕那依旧在自我脑补之中的脸,一脸的纠结,顿时让他有些不悦。

     说起来,幻痕虽然算不上英俊不凡的美少年,但是,至少也是风采飘逸的男子。只不过,最近越发的喜欢唠叨,一个笑脸都没有,整天皱着一张脸,让人看了就觉得心事重重的。

     幻痕不知道他又犯了什么错,但也只好继续哀怨的离开了。

     雪紫宸则是又想起来蓝卿,还是那个小东西好玩。呆虽然呆了点,但是还不傻。最重要的是,她不会整天的板着一张脸,那小东西他想怎么逗都可以……

     “怎么了?”

     “突然有点冷!”

     正在拉着舞倾城的蓝卿猛然感觉到背后一寒,好像被人冰冻一般,这让她心里面顿时一紧。

     她估计怎么也想不到雪紫宸那整天板着一张冰冷的脸的人在想着怎么逗她这只“小宠”?

     有一个词叫做适者生存,蓝卿从来都是有仇也要等到有能力的时候再报。至于整天杀气腾腾的绷着一张脸,那不是让别人不开心,而是让自己更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