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小吃货
    蓝卿意识到自己貌似做了不妥的事情,他若是计较的话,那就是以为自己嫌弃他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习惯睡前打扫的,每天都是这样的。”蓝卿看他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就很诚恳的道。

     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点小小的习惯,像她就是这样的。说不上多好多不好,总之就是不做的话,自己就会不舒服。

     “你来之前我已经打扫过的,只是刚才我跌倒地上,所以才又顺手打扫了一边。”

     “……”

     “我没有嫌你的”

     “……”

     蓝卿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还邀请别人来填。

     “你别生气了,我真不是故意的。”蓝卿看他一脸冷然的走到她身边,她没有办法,只好起身道。

     雪紫宸也没有再继续难为她,而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又按了按她的额头碰到的那一块,“睡吧!”

     “……”

     蓝卿真是累了,她有些担心,要是自己再不休息。万一脑子一热,再干出来些什么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她没有再看他,翻了个身。背对着外面,用被子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然后在他的注视下,准备睡。

     她入睡的很快,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了。

     雪紫宸站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有些失笑,“小笨蛋!”

     “……”

     好在蓝卿睡着了,可就算是清醒着又能怎么样呢?

     蓝卿模糊之中感觉有人用冰块往自己身上放,然后就被冰冻给包围了起来。

     雪紫宸很顺手的将她的衣服给收拾了起来,然后将她揽在了怀里面,也准备睡了。

     总之,蓝卿是莫名其妙多一点。而雪紫宸抱着她更多的是安心一点。

     他虽然从小就是身份高贵,无人可及。但却从来都是孤苦的一人,就算是后来有了紫洛之后,他才觉得好像有了些温暖。只可惜……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个从小就被作为王者训练的人,感情是不允许外露的。和他同时接受训练的人很多。但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原本,他也以为自己被训练出来的那一套方法是对的。

     可遇到紫洛之后,他却开始有些怀疑。

     高高在上的孤冷清寒,无人能解的寂寞,所有的人看你的目光之中永远都是敬畏,这样的生活真的好吗?

     “肉,肉……”蓝卿在梦中依旧在不懈的想念着自己没有到口的肉,留着口水……

     结果就是雪紫宸被她咬了一口。

     “敢咬我?”

     看着自己手臂上小小的牙印,他心里面却没有什么不舒服,反而有些好笑。

     “小吃货!”

     他揽过她来,对着她的脖颈同样的咬了一口。

     蓝卿睡的很熟,并没有醒过来。

     唯一留下的只有那浅浅的痕迹在身上……

     相对于一向喜欢睡眠的蓝卿来说,雪紫宸则并不需要多少休息。是以,他有些恶趣味的对着睡熟的蓝卿各种的摆弄着她。

     这可是他从小到大唯一接触的软乎乎,小小俏俏的小宠物。更关键的是她不会被他吓死。

     小云兽是一个例外,原本它就是紫洛的东西。

     他虽然把小云兽当成紫洛养了二三十年,可小云兽依旧不喜欢他这也是事实,只是现在并没有当成那样的抵触他的接触了。相比起来,眼前的小东西可完完全全是他一个人的。

     一想到这些,他整个人都感到心情愉悦。

     谁让他从小就没有动物敢接近呢?

     “琴音?”

     “神族弥音?”

     “巫族之人他们竟然也出现了!”

     “为了找出拥有神力的人,他们还真是不遗余力呀!可惜……”她现在是他的了。

     雪紫宸刚给她换了一个姿势,想要自己也睡一会的时候,却猛然之间听到一阵轻微的声音,仔细一听竟然是‘引魂曲’,他又仔细的辨认了一会儿,这应该是巫族之人。

     巫族在大帝国时期可以说是最大的一族,只不过,他们这一族脉是为了对付魔物而生的。

     大帝国消失之后,巫族也随即败落下来。

     再也没有大巫那样修为的人出现,而巫族也自此同样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巫族原本就是沟通神族和其他种族之间的信使,他们自然是有办法来找出神族之人的。

     看样子,已经有人发现了这小东西的存在了,不过,这次他们注定了会徒劳无功的。

     蓝卿的身份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存在……

     “别乱动!”

     他正在想着,却发现蓝卿有些不老实。明明没有醒过来,却似乎想要去做什么的样子。

     这里有着他布下的结界,自然是可以抵挡着琴声。

     若不是他熟知巫族之间的往事,这琴声恐怕也不会这样容易的辨认出来。

     “怎么回事?”

     “有人在城外打起来了。”幻痕刚接到雪紫宸的传信就赶了过来,刚巧那个时候他就在城外,亲眼目睹了那场打斗。

     “一个是巫族的巫女,还有一人是舞倾城。”两个大美女打起架来却都凶猛至极。

     只是,看巫女的样子明显是在舞倾城之上。

     但她并未对舞倾城下死手,似乎有所忌惮。

     “引魂曲是巫女吹奏的?”雪紫宸并不关心那两人为何打架,他只是感到琴声响起的时候蓝卿的魂魄隐隐有不稳的迹象。

     是以,他这才出来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不是针对自家的小东西的。要是的话,那巫女也就没有必要留着了。

     幻痕仔细的回忆自己赶来前后的细节,他是听不到那引魂曲的,引魂曲本身就是巫族镇魂术的一种。

     “主子,那琴声的确是出自巫女之手,不过,她的目的应该是找寻一千年之前的水族鲛人小公主。”幻痕记起他曾经翻阅的帝国志上面关于水族的记载。

     水族之中不是没有存活下来的,而鲛人却是个例外,几乎是整个族群都消失了。

     鲛人天生媚骨,歌声迷人,身段柔软轻盈。

     原本是大帝国时候在祭祀上面专管献舞,后来随着大帝国的消失,鲛人还曾利用他们族群的美色引诱那些大臣,权倾一时。只是,后来,被人追杀。

     “主子,这事应该是巫女和那小公主个人之间的恩怨。曾有记载,巫女曾经暗恋过一个人,但是因为鲛人小公主最后消失了。她很可能是报复。”幻痕道。

     雪紫宸垂了一下眉,“去查清楚。”

     “是!”幻痕领命而去。

     雪紫宸则是站在原地没有离开,他在想,帝国志原本就是两分的,他们这里的西陆有一份,另外的一份至今还未现世。

     帝国志上面记载着各个族群之间的恩怨,甚至有一些族群的克制方法。可以说,谁能得到帝国志就可以统领整片大陆。只是,让人费解的是,这帝国志明明是大帝国最后一代国君整理编订的,他却在统治整片大陆五百年之后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最后一任国君去了哪里。

     史书上关于他的记载寥寥数语,他的痕迹像是被人刻意的抹去了一样。

     最后,大帝国的消失完全是一个分裂的过程,国君不见了。而有权势的大臣和以前归顺的部落开始有了野心。

     东西大陆在五百年前,也就是大帝国消失之后的五百年之中开始逐渐分离,被一片汪洋所阻隔。

     五百年之后的今天,隔海相望的那片大陆只是一个传说。大荒泽更是一个阻隔。

     雪紫宸还是有些不放心,上古之时存活下来的魔物有多少他并不清楚,至于自己是怎么转生在了雪国这个精灵主宰的国度还保留了自己的能力他现在也回想不起来,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一定要赶紧清理干净她的消息。

     现在是能拖一时就是一时了。

     “你守在这里,我去城外看看。”雪紫宸唤来暗卫守着蓝卿,他要亲自去一趟城外一探究竟。

     蓝卿这里他设下了结界,可心里面还是有些不踏实。

     他现在不敢拿她去冒险。

     雪紫宸很快就赶到了城外,果然看到了还在打斗的两人。

     看到她们并不会对自家的小宠构成威胁,他也就暂时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