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公子我等你
    雪紫宸不太放心蓝卿就又连夜赶了回去,刚好蓝卿还未醒来。他就撤了结界,依旧是抱着她,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

     “公子,你醒了没有?”

     “公子,我进去了!”

     蓝卿正在睡梦之中挣扎的时候,小琪丫头就已经在门口了,喊了几声看里面没有人答应,就自己推门进去了。

     “啊!”

     “公子,你,你,你……竟然又……”

     小琪丫头还未走进,就隔着薄纱一样的帷帐看到原本该是蓝卿休息的地方,竟然有一个男人的背影。

     自家的公子没有那样高大,她一眼就认出来了,接着就是尖叫,分贝之大都可以赶上高音喇叭了。

     “闭嘴,出去!”

     蓝卿被她一嗓子吼醒过来,一机灵坐了起来,怒道。

     “公子,你怎么,怎么可以……这么……”

     纯洁的好丫头小琪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在自己心里面早已经被定位成了小色魔的蓝少。

     可是,她又不想放弃他。

     于是决定多徐徐的给自家的公子讲一讲纵欲过度的危害,原本昨晚她在门外面守了一个多钟头等着蓝卿回来就想和他好好讲一讲的,但蓝卿直接打发了她。

     于是乎,今天一早她就来了。

     来了之后,就看到了这样让人痛心疾首的画面。

     “公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小琪丫头虽然转过身去,但是语气却极其哀怨,都像是要哭出来的模样了。

     蓝卿原本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看到揪着她的长发,在指尖玩弄的雪紫宸的时候,意识到出问题了。

     “小琪你先出去,这件事我等会再和你说。”蓝卿尽量是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点。

     “那好吧!公子我等你!”小琪含泪挥手离别。

     这场面弄的好像蓝卿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出去!”蓝卿摆摆手,没有心情和她再说什么了。她头疼的厉害,要不是小琪这一嗓子她根本就不会醒过来。

     “怎么会这样?”她一边敲着自己的头,一边有些懊恼的回忆着昨天的事。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都怪雪紫宸,要不是他非逼着她将自己原本身上的那一层幻术给去掉,她至于这么难受吗?

     “头疼?”雪紫宸拉着她的发丝,看着她抱着膝盖的样子,想来应该是不舒服。

     只是一个引魂曲,最多在人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把人引过去。就相当于催眠一样,也不至于会难受成这样吧!

     “呜呜,呜呜”蓝卿实在是受不了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情况,但是那个时候都有云若在。

     蓝卿自己呜咽,声音低沉婉转。不像是在哭泣,倒更像是在吟诵着歌谣。

     雪紫宸一挥手将一团紫色的光散布在她周围,包裹着她。蓝卿整个人都别紫光沐浴其中,只是低吟还在继续。

     “怎么会?”雪紫宸感受着她的情况,皱一皱眉,又皱了皱眉。他早该想到既然这小东西和紫洛有关系,那就不会是什么正常的生物。

     她的魂魄和身体竟然不是一体的。

     她的躯壳是蓝族人没有错,但是主导的灵魂却完完全全是水族的。

     “夺舍重生?”雪紫宸本以为是这样的。

     可这也不对,要是这样的话,她不可能会随着自己修为的改变还有变回自己灵魂本体的可能性。若是这样的话,那也没有必要在她身上施加幻术,让人误以为她是男子。

     “幻影异形?”雪紫宸又想到了这种可能。

     这样似乎就可以解释清楚了,那蓝卿本来该是什么模样呢?他有些好奇了。

     幻影异形相对于夺舍还要更难一些。也就是说,蓝卿的身体是她自己的这没有错,灵魂也是她自己的这也没有错。关键就在于,有人把她一半的身体和一半的灵魂给换了。

     也就是,蓝卿并不是完整的自己。

     她是一个残缺……

     她是男子模样的时候,那是外在的形象。那只是她的表面,也是她的一部分,自然不会有人生疑。

     女子的模样的时候,也是她自己,是她更深程度的渴望的自己。自然更是她本身的存在了。

     如今,这种对等的平衡要被打破了。

     只是,他也不知道接下来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别哭了!”雪紫宸从找出一方手帕递给她。

     蓝卿接过来,小声道:“我没哭!”

     她只是头疼的太厉害,才忍不住这样的,真不是她想要哭的。而且,她也没有落泪。

     “你怎么还在这?”

     “……”

     蓝卿抬起头,眼睛之中带着些许的朦胧,望着他,奇怪的问道。

     雪紫宸默默的转过头,这个时候他不想教训这个不知道感恩的小东西。

     “你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吗?”

     “知道一点!”

     蓝卿摇了摇头,感觉好了一些,又抬眼,这才注意到原本他在为她调理。

     云若说过,她当初的身体和灵魂受损的都太严重了,没有办法恢复。所以,只好靠着灵气和灵力来温养。

     成年之后,她有两种选择。

     一种就是蓝少的模样,做一个翩翩美少年。

     另一种就是只有月夜的时候才会变回的她自己内心的模样,漂亮精致的小公主。

     雪紫宸看着她有条有理的在诉说着这件事,就好像在讲故事一样。有一种拍死她的冲动。

     她知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样的伤害才会变成她这个样子?那甚至可能是剥皮抽筋扒骨……

     她知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根本就不能算作是人。

     ……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她觉得好了一些,就想要起身,却感觉到他的眼神冰冷刺骨,就像要把她戳穿一样。

     “我虽然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好还是坏,但至少现在我活了下来。我不想和以前的事情计较那么多,你懂吗?”蓝卿看着他的眼睛,有些踌躇的道。

     她的潜意识里面,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想去回想以前的事情。

     她也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并不想掺和到什么事件当中去。

     只是,她并不清楚,这件事本身就是冲着她来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她很快就会被逼着记起那段她永生难忘的痛。

     “笨蛋!”雪紫宸蓦然心中一痛,把她按在了自己的怀里面,紧紧的抱着她。

     他在想,紫洛若是活着是不是也会像她一样?再也不想记起以前的事情,不想认他这个哥哥?

     蓝卿在心里面暗暗嘀咕,这人又发什么神经?

     他刚才看着她的时候,那眼中的悲伤都可以将人给柔化了。可她知道,他这是想起了别人。

     “我会护着你的,要听话!”

     “……”

     雪紫宸决定要把她带在身边,她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危险了。一不留神就可能会魂飞魄散。更重要的是,现在看起来活蹦乱跳的她,实际上真的很脆弱。

     在很久之后,他和云若讨论这个话题,当云若听到他的埋怨的时候,依旧是漫不经心的回了他一句:一个食物丢了就丢了罢,用得着防狼一样的防备着?

     蓝卿从小就是被云若当成他的储备粮来养的,至于后来为何成了这般模样,那就是他心中的无奈……总之,这是一个不能言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