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紫宸受伤
    “来了,等一下。”蓝卿刚刚弄好,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男子,脸上有一道伤疤,高大威猛,身材挺拔。

     之所以给她这样的印象,是因为她在他面前完全是小个子。

     飞羽打量了一下屋内,有些湿气,再看看眼前的姑娘,应该是刚洗完澡,等人。

     “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人经过?”

     “不知道!”

     蓝卿惊讶于这人的气势,很有武士的感觉,一看就是受到过专门训练的军人。

     “大哥哥,有人受伤了吗?我一直在洗澡,刚才睡着了,刚醒!”蓝卿有些迷糊的看着他,眼中尽显对他的敬佩之情。

     飞羽对眼前这瘦瘦小小的姑娘,一时之间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异常,就转身离开了。

     蓝卿有些激动,她是真的激动。

     她这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飞羽卫呀!

     真的!活人!

     “大哥哥,等一等,你叫什么名字?”蓝卿看他要走,索性就拦住了他一脸激动的问道。

     飞羽看着这有些不正常的小姑娘,可以确定的是他要找的人和她无关。可是她看他的眼神也不该是如此的狂热呀!难不成是千年没有出来,外面的姑娘都变得这样大胆了。

     要知道,千年前他们可是大帝国让人闻风丧胆的铁卫,就算是后来转成了暗卫。浑身上下依旧是写着生人勿近的。从来还没有哪种生物对他们如此热情高涨过。

     他一时之间还真的是有些不适应!

     “飞羽!”飞羽最后憋出来两个字,赶紧转身离开了。

     “大哥哥,你被紧张。我只是听人说过你们,特别佩服你们,没有别的意思。”蓝卿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见到自己的偶像就是这样的狂喜,这才是真正的嗜血的铁血军人,一群硬汉子。

     “你要去哪?”蓝卿一关上门就看到花弄影从后面走了出来,看样子是想要离开。

     花弄影看着有些水雾缭绕的浴室,还有挂着的帘子,再看看淡定的喝着茶,坐在门口的蓝卿,他再次有一种要被人取色的感觉。

     上次之后,他的心灵对于这种女人已经留下来深深的阴影。

     “你想要对我做什么?”花弄影看着她走进,有些防备的道。

     蓝卿叹了一口气,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这孩子,一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看样子是被上次的事件刺激的留下心理阴影了。

     “他还会回来的。”蓝卿叹了口气,看他站着不动,又道:“他刚才忘了进来检查,一定会再回来一次的。”

     “我……”

     “你现在出去肯定会被抓的”

     “那……”

     “把衣服脱了,跳进来吧!”

     “……”

     “有意见?”蓝卿挑眉,看着他一脸警惕的样子,一抬手,“门在这边,慢走,不送!”

     花弄影看了她半天,在她一转身变成蓝少的时候,认出了他,有些气急败坏的道:“是你,竟然是你!”

     “嘘,快点!又回来了!”听着敲门声,蓝卿确定这花弄影肯定不敢对她做什么,至少现在不敢。

     花弄影咬牙切齿,却不敢耽搁时间,他可不想挨雷劈,还是躲一躲的好。

     蓝卿一打开门,意外的又被人一把捂住了嘴,她刚要还手,却感觉这人有些熟悉。

     雪紫宸!

     他也受伤,背上黏糊糊的,流血了。

     “呜……”

     “别闹!”

     “……”

     她没闹,是他捂住了她的嘴,怕她吵,直接吻住了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占她的便宜呢?

     他中毒了?

     所以手不能碰她!

     “先进去!”蓝卿点点头,照例把门关上。

     今天是什么日子,一个个的都来威胁她?当她好欺负吗?

     “别说话,我先帮你解毒!”

     “把衣服脱了先!”

     “上衣,只要上衣就好了!”

     蓝卿一边飞快的将自己的寒冰匕首取出来,往上面撒各自药粉和药水,一边让雪紫宸把衣服褪下去。

     他现在中毒已经很深了,再不解,延迟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就会坏死一部分。

     僵毒!

     不巧,她刚好又会解!

     东西还都在手头上备着。

     “你来吧!”雪紫宸看她有些犹豫的拿着匕首,以为她是担心他会疼,就直接道。

     其实,蓝卿是有些心疼她的药,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倾家荡产了。这些药都是她多年的积累。

     “忍住点,会很痛。”没办法,她必须把他坏死的肌肉都挖出来,然后将药填塞进去,她甚至都没有时间给他麻醉。她也知道,这种时候,他是不会同意麻醉的。

     他伤在肩膀上,这地方和骨头相连,她还必须将他骨头上的毒素也清除干净。

     雪紫宸看着她手法灵活的将他坏死的肌肉清除出来,然后巧妙的缝合,之后专注的将各种细微的药粉撒上去,看着她紧张之中略带镇定的面容,这一刻竟让他忘记了自己的疼痛。

     原来该躲着浴池里面的花弄影一时之间连尖叫都忘记了,他也认出来那雪紫宸中的是僵尸毒,简称僵毒。

     重点不是这些,重点是那女人,看上去一脸的单纯。下手竟是这样的犀利还不留情,一道道的割下去,位置准确,却让看到的心惊。

     这样的手法,不是天才的医者,就是天生的屠夫。

     “好了!你手上的毒很快就会消散的。”蓝卿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虽然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好漫长。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不可以动用修为来恢复,这期间最好也不要运用修为,要不然会留疤的。”蓝卿想了想补充说道。

     她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结果还是挺不错的。

     雪紫宸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复杂而微妙,蓝卿收拾完后,看了看他,问道:“怎么了?”

     “以前你经常做这些?”

     “不是,我也是第一次!”

     “……”

     无语的是花弄影,他从来都知道世界上是有变态存在的,但是这样的变态还是第一次。

     作为一个医者,她竟然第一次就敢这么干。

     这万一要是出点什么岔子,那整个人都完了。而受伤的哪位,竟然就敢这么拿自己给她完,也真是够大胆的了。

     这两人之间绝对有猫腻!

     不对,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好像瞥见那人是之间堵住了她的嘴,用他的嘴,而她竟然没有丝毫的不悦。

     果然是两变态!

     花弄影刚刚得出这样的结论,就听到雪紫宸在向蓝卿询问水里面是怎么回事?

     “水里面,这不是指的他吗?”什么叫做奇怪的生物,自己怎么就奇怪了。

     蓝卿摆摆手,回答道:“和你一样了!”

     雪紫宸不悦,明白了那花蝴蝶也是来这里避难的,刚好碰到了蓝卿。他确是追着蓝卿的气息来的,不是要给她找来麻烦,而是确信她一定会有办法。

     “等会飞羽回来,不要说话,等他走了我们再谈。要是你说了什么,到时候,我们一定不会管你的死活的。不,我们会把你推出去让他抓走的。”蓝卿不忘威胁一遍花弄影。

     飞羽卫现在已经变得和死亡的人差不多了,他们是离不开这个岛的,可外一惹恼了他们,离不开这里的就是自己了。

     花弄影不服气,“为什么是我,他呢?”

     蓝卿抬眼看了雪紫宸一眼,又扫了扫气鼓鼓的花弄影,道“他不会出声的。”

     这要是在床上,他只会用实际行动表示抗议对他的忽视。这已经是蓝卿证实过很多次的事情了。这点不用再怀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