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巫婆妖女
    这里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蓝卿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猛然发现。自己好像走到了另外的一个密闭的空间之内。

     “到底是什么地方?”看着这高大的宫殿和那住房,包括那一草一木。蓝卿有些疑惑了。

     这里的一切都是蓝卿没有见到过的,不过,在书中好像提到过。尤其是在帝国志上面。

     “巫殿!”

     当看到那醒目的标准的时候,蓝卿确定,这是千年之前的巫族的宫殿。

     这里竟然是一千年之前的还原,到底是什么人?

     “真的!”

     蓝卿摸了摸,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也就是说,这里的一切都是人一点一滴的建成的。

     当真是不可思议。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这是思念的句子,人没了?”蓝卿虽然记不起来这是在什么地方听过,但是根据句子的意思来分析,这应该是悼亡。

     不清楚为什么,只是感觉。

     “好奇怪的地方!”蓝卿再次感叹道。

     这里的人一定是一个怪人,可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日复一日的回忆着千年之前的事情呢?

     巫山之石都是黑色的,山上的草木也不是那么的茂盛。这里的宫殿只是一个摆设,不过,看样子这里居住的人应该身份不低。

     蓝卿也不太清楚自己在这无意之间闯入了这样一个地方,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出去。

     “画像!”

     “等等!”

     蓝卿刚一用幻术转移,突然瞄到了屋子里面桌子上有一副画像,她只来得及看了一眼,自己就已经出现在另外的地方了。

     依旧是当初她进来的地方,脚下是寒冰,头顶是海水。

     “仙子,你还是这般倔强。那公主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好自为之吧!抓你不是我的本意,但是现在的我也不想管那么多了。”一个略显疲惫的声音传出来。

     蓝卿屏住自己的呼吸没敢发出声响,这是哪个老巫婆的声音。果然是巫女做下的事情。

     接着她并没有听到天仙子的应答。

     在巫女走后,蓝卿才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被冰封起来的天仙子。

     只是,如今她眼前的天仙子头发花白,面容苍老了十多岁。

     比起那个风韵犹存的俏美人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醒醒,我带你走。”蓝卿来不及多想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直接将那寒冰熔掉。

     当她带着她离开湖底破开冰面的时候,天仙子才清醒过来。她一睁开眼睛,看到蓝卿,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睛顿时一亮,“小公主!”

     “你醒了,没事就好。我是蓝卿。”蓝卿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吸取了她的心血才导致她如今的模样。

     但养养还是可以恢复过来的,她也就没有太在意。

     “公子,你怎么来了?”

     “不要再叫我公子了,叫我蓝少吧!”

     蓝卿带着她在水里面也并不是太吃力,只是她如今的模样实在是让她自己有些不适应。

     手臂太纤细了,一点力气都没有。浑身无骨一样,这根本就没有办法干活。抱着和她差不多的天仙子就感觉有些吃力。

     “糟了,被发现了。”

     蓝卿计算着,原本她是打算直接从水中将天仙子送走的。可走了一半的时候,却发现身后有一道红色的影子在追赶。

     那人的速度极快,而且满身的煞气。

     “蓝少,我……”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我现在没有功夫听你的解释。外面小琪和铁算子都在等着你,你不用担心。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蓝卿说话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捏碎了一颗紫水晶。

     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就只有那个红衣的老婆婆了。

     天仙子被她直接用空间转送送到了外面,她自己却没有办法再脱身了。

     紫水晶拥有的功能很多,可惜的是,必须有足够的修为来驾驭它。如今,她已经接连的用了两颗了。暂时不能再动用第三颗了,而她手中也只剩下三颗了。

     “果然是你!死变态!”蓝卿刚才在救天仙子的时候用内力之火瞬间强行的摧毁了寒冰,本身就修为消耗。

     加上这一长段的距离的逃亡,她现在要打过眼前的这个鲛人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她身上还带着煞气。

     她只要找到时间逃离就可以了,因此,她并不担心会激怒她。

     “你,竟然是你,你还活着?”红鱼尾的老婆婆看清楚蓝卿的脸的时候,有些激动的用手指指着她的脸,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你认识我?”蓝卿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把她当成了别人。

     她现在是黑眼睛白皮肤,还有一头的黑发,就算是这样那也是一个正常的可以接受的人的模样。而不是对面的那美人鱼尾的模样。

     “同族的人的血你都敢吸,看来你还真是不择手段。”蓝卿有些嘲讽的道。

     从这红衣的老婆婆身上,她早就看出来不一样了。

     原来,她抓鲛人,竟然是为了鲛人的心头血来养她的面容。难怪她的手如此的润滑,而她的脸竟然苍老成了这般模样。

     她就算是不是魔族的人,至少也是修炼了邪术,要不然不会以人血为生。

     “杀了你!”蓝卿脾气一上来,有时候就是不管不顾。

     她一鞭子抽向这吸血的老婆婆,手下用了十分的力道。这样的祸害连自己的同伴都不放过,留下来有什么用?

     鲛人的心在临死的时候会化作一颗珠子,里面有着他们的修为和传承,最终要的是那颗血珠也是他们一身血肉的结晶。

     而鲛人的心在活着的时候若是被人采食心血,对于采食着来说,是美艳自己容貌的绝好的方法,而对于被采食着来说,则是对自己容貌的摧残。

     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就会衰老而亡。

     每失去一点心血,鲛人的天生容颜就会衰老一份。若不是机缘巧合之下,就再也无法恢复。偏偏,采食鲛人心血补养的又只能是自己的同类才有这样的奇效。

     “你到底是什么人?”

     蓝卿步步紧逼,而那红衣老婆婆则是步步后退。

     她身上的魔气很重,这让她很不舒服。

     “找死!”

     红衣老婆婆看着蓝卿一步步的被她引诱进来,果然开始直接试图将魔气打入到她身上。

     她也看出来她是水族之人。

     “怎么会?”

     原本,受到魔气的侵蚀,蓝卿现在应该是生不如死。这是她弄出来的专门对付鲛人的毒。

     可蓝卿竟然毫无感觉,她一鞭子抽过来更好打到她身上,眼看着只要再一鞭子就可以彻底的毁了她。

     这个时候,蓝卿却在背后被人打了一掌。

     “老巫婆!”蓝卿有些咬牙切齿,每次这老巫婆都是背后袭击,她怎么就这样喜欢用这种阴险的方式?

     “巫女,来的正好。我要她的心!”

     “闭嘴!”

     蓝卿没有说话,盘算着怎么样逃离这里。

     看样子这个巫女和那个鱼尾巴的红衣老太婆也不是太对付,她们应该早就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