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冰城封印
    “当年我都不太记得他是怎么逃出去的,也知道他手下的那么多亡魂和枯骨到底怎么样了?真不知道他来雪国是干什么的?”对于蓝诺的出现,蓝卿是十分的不解。

     花弄影事先并不知道这突然出现并且夺得了魁首的蓝诺,不过,听蓝卿这么说,他反倒是有些明白了。

     “你打算怎么办?”

     “雪紫宸应该是有安排的,这些不用我管,问题是如今这三天来大雪一直下都没有停过,我担心再这么下去大雪封城会造成灾祸的。”蓝卿倒是更在意这样的事情。

     这是不是就是他急匆匆的赶往冰城的原因?

     有人扰乱了气流的变化,使得所有的冷暖气流都交接到了雪国都城这里。

     “你现在还走的出去吗?”

     “什么意思?”

     “过不了多久要是没有人管的话,雪国的都城估计就被冰雪覆盖住了,必须找人来帮忙,我现在出不去,要有人去绿柳山庄找鱼魅姑娘才行。”

     蓝卿倒出来自己的想法,她记得云若说过,鱼魅是有着*的修为变化的,这样改变天气的事情只有她才做的来,而她的不是不能离开,而是觉得这些事情或许是有人故意为之的,她要留下来查明白才行。

     “好,我去,那你小心点。”

     “知道!”

     蓝卿有些奇怪花弄影竟然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不过,对于他这样的变化倒也是让人欣喜的。

     花弄影也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这不仅仅是一城的百姓的生死问题,更重要的是关于这场阴谋背后的事件。

     天门派虽然不管俗世之事,可他们也不是见死不救的。

     此时就算是撇开他身为火国摄政王的身份不说,这些百姓他也有责任出手相救。

     蓝卿在唤来幻痕问清楚蓝诺的事情之后就直接去找了风琪来,很意外的是她竟然在云水阁见到了铁算子。

     “你怎么在这?”蓝卿有些奇怪,他不是应该陪着天仙子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公子出事了,我,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你的。我能做的不多,还请让我为公子尽自己的最后一份力。”铁算子开门见山的道。

     蓝卿一听云若出事了,当即有些明白了,因为云若出事了,所以冰城的封印才会被打开。

     因为冰城的封印被打开了,而距离冰城最近的冰雪灵力凝聚成的雪国才会首先受到冲击。

     正因为如今,雪紫宸才会赶去冰城,他还是很担心云若。

     可蓝卿却清楚,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能破除冰城封印的不会是魔族,也不会是魔物的出现,只有曾经的神族后裔才有这样的能力。

     “我知道了,你先起来。你是云若的人,也算是我的长辈了,这个大礼我承受不起。”

     “不,是我背叛了公子被驱逐在先,我竟然又一次的伤害了公子,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天仙子她竟然会是神族的人,是我愚蠢才会对她痴心。”

     铁算子后悔非常,他一方面是懊恼自己的偏听偏信,另一方面更是为自己被人利用伤害了最对不起的人感到愧疚。

     “要不是留着老朽这条命还有用,我现在就自刎向公子谢罪了。”铁算子神情有些憔悴的道。

     “能活着便是不易,云若不会怪你的,前辈也不要自责了,我们还是想办法给云若帮上忙才是最重要的。”蓝卿扶起了铁算子,扶他坐下,看得出来他也是很自责的。

     当年大帝国毁灭的时候,他作为大帝国掌管财政的人自然是难辞其咎的,可说到底那也不是他的错。

     错在谁身上现在再追究都已经没有意义了,怎么样去弥补才是最重要的。

     “雪国有一场大灾难在即,还请前辈帮忙助百姓度过难关。”蓝卿很恳请的道。

     “帮助百姓义不容辞,你尽管吩咐便是了。”铁算子也不客气,他原本就是一个很精于计较的人。

     只不过,栽在了一个情字之上。

     对天仙子可以说是掏心掏肺了,到了最后却是被利用了一场,他真是哭都没有地方去。

     蓝卿知道这些事情只有让铁算子自己去排解,感情的事旁人是说不得的。

     天仙子竟然是神族的后裔,这倒真是让她没有想到的。

     冰城之中封印的到底有什么?值得他们这么大动干戈的出手,这东西对神族很重要?

     她怎么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呢?

     “冰城之中封印的到底是什么?不要狡辩,你肯定知道!”蓝卿直接去堵住了蓝诺,身为有着预言之术的蓝族之人,蓝诺这个千年的老鬼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蓝诺此时是一个瘦弱书生的打扮,可就是他此时的这副模样却让严青在他三招之内败北。

     “你总算来见我了,颜卿!”蓝诺手中的纸扇一抖,开口道。

     “别玩虚的,说老实话!”蓝卿自然是知道他是在诈她,连雪紫宸都不知道她已经恢复了记忆的事情,这蓝诺就算是千年之前的人也不会知道她以前的身份的。

     就算她是颜卿,可那又怎么样呢?

     当年的神族的神女已经战死了,根本就不存在了,甚至连魂魄都被那深渊给吞噬了。

     “果然,那我们就言归正传,我要蓝族重新出世。蓝族要成为这片大陆的第一世家大族。”蓝诺最终还是说出来自己的目的。

     蓝卿倒是有些奇怪了,这是他们蓝族的事情,这算是什么条件?该不会他以为一个大族的兴盛完全靠着扶持就可以了?

     自身的实力达不到,外加他们族内没有人才出现想要得到第一大族的地位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我要你加入我们一族,并且发誓永远不背离。”

     “好处!”

     蓝卿弄不准他打的什么主意,倒是想要看看他能开出来什么样的条件来。

     “你不是想要救人吗?我可以帮你!”蓝诺道。

     蓝卿看了一眼这个瘦弱的书生模样的蓝诺,显然是对他有所怀疑,他能行吗?

     “不要小看我,这些年我可是对羽族做了很多研究,你信我是不会错的。”蓝诺被她打量的有些不自然的道。

     蓝卿点头,“我要看到效果,到时候我们羽族见!”

     “成交!”蓝诺赞同了她的提议。

     只怕到时候她见到了那人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自己的鲁莽,自己的大哥这些年来一直躲在羽族岛屿之下,也不知道他见到自己会不会惊讶的很?

     蓝诺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盘算的,他明明已经亲手结束了上一任蓝族的族人,自己的大哥蓝翎的性命,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蓝卿并不在乎蓝诺到底对她有什么企图,只要能找到云若就好,还有雪紫宸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事?这一次,她的心里面非常的忐忑,很不安。

     城中大雪纷飞,在花弄影离开之后便由鹅毛般的大雪直接转向了暴风雨一般的狂下不止。

     蓝卿并不知道,此时在火国她曾经去过的那个冰城之外,几大高手正在对战。

     幻城的几位老先生纷纷使出了自己平生最大的气力来,可面对对面的辰鱼和那莫邪,甚至是还有那被救治好的红衣他们还是有些吃力。

     “你不是莫邪?你是陌上仙君?仙君怎么会和她们混在一起?这冰城的封印是万万不能打开的。”福生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冰城那一块封印的巨石之前。

     莫邪是曾经的魔蝎的化身,不过机缘巧合的是曾经已经死去的陌上仙君竟然借助魔蝎转换的时机将他给灭掉了,而他自己却只能暂时占用了莫邪的身体。

     “福生,我们曾是一脉之宗,我要去救我的族人,你让开。这冰城的封印将他们冰封在寒冷之中几十万年,如今他们也该出来了。”莫邪道。

     福生原本以为是那些妖魔作怪,可是又一想能如此熟悉曾经的神族的手法,又可以找到这里来的,自然是曾经的神族一脉了。

     可是,这冰城的封印是不能打开的。

     “仙君,我知道你心系族人,可是这里面只有仅存的几位神尊在此,他们当年也是自愿用自己的修为来维护着这整个大陆的运行的,一旦有人强行闯入干扰,这整片大陆都会陷入混乱的。还望仙君能以天下苍生为念。”福生无奈,只好请求道。

     正在莫邪犹豫的时候,辰鱼凉凉的开口了:“是吗?他们以天下苍生为念,可是又有谁顾忌过他们的死活呢?你的未婚妻颜卿还不知道在里面成什么样子了呢?她的妹妹红衣你不也是看到了吗?”

     “哪怕再转生了一世,可还是被人凌辱,在那魔蝎的手中被禁锢了千年都不见得有谁去疼惜她一下,真真的是可怜的很呢!再说了,一个封印就关乎天下大运谁信呀!天道自有运势,仙君就不要听他们胡说了。”

     辰鱼人如其名,给人一种很沉静的感觉,那张漂亮的脸蛋却因为妒恨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她早已经消失了,此时的她也不过是怨念结成的怨魂而已。

     她和曾经的梦魇搭在了一起,所以在梦境的世界里面她无往不利。这次也是她无意之中碰到了魂游天际的陌上仙君才找来了他。

     “姑娘这么说就大错特错了,天道为公,凡事是自有定数的。今天老夫把话放在这里了,要想打开封印除非灭了老夫。”福生也是怒了,今天就算是拼死他的老命,他也绝对不会放他们进去的。

     “你的命我们不稀罕,但是血还是有用的。”辰鱼直接出手禁锢住了福生的魂魄让他动弹不得。

     当年的封印是有几道保护的,而福生自然也是其中的一道。剩下的那一个女人的血她已经骗到了手里面。

     远在幻境之中的云若感受到冰城封印的松动自然也是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可是现在的他没有了修为想要阻止也是没有办法的。

     但他不得不去。

     “放心,不会有事的。”他摸了摸自己手心里面的小云兽,现在的他虽然和云兽可以共用一个身体,但他们彼此也是独立的存在。

     云兽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守护兽,封印出事它自然是很着急的。只是,当年为了救他,小云兽早已经没有了太多的灵力,要不然这些年也不会一直沉睡。

     “唉!真是讨厌的很。”云若看看自己的小身板,现在似乎又有些变小的趋势了。

     木兮落给他采药去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自然也是感应的到的,只不过估计他是赶不回来了。

     他要去的地方是曾经的那个黑暗的深渊,那里面有一种药是可以减缓他的神智的枯竭的,这样他就不会那么痛苦下去。

     云若不想他去,一方面是担心他的安全;另一方面则是不想承受他太多的情。

     那个深渊他曾经待过,那里面的神兽的亡魂残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等到云若赶到的时候,辰鱼他们已经利用福生的灵力和鲜血破开了结界,只剩下最后一道防护他们暂时还没有打开。

     “曾经的陌上仙君竟然堕落到了这样的地步与妖魔为伍,真不知道你当年的师尊看到这样的你会不会后悔了去?”云若抱着雪白的小团子,一眼就看出来莫邪身上的魂魄竟然是曾经的仙家之人当即就讽刺了一句。

     原来是因为有他在此,所以这冰城的封印才被打开的这么快。

     “是你!”莫邪看到云若的时候惊了一下。

     显然,对云若他的印象还是很深的。

     “是我!不然你以为呢?这种地方有谁会来?”云若不以为然的道。

     “我一定要找到颜卿,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找她。”莫邪道。

     云若刚想说什么,感觉到身边又多了一个人,竟然是雪紫宸。看到雪紫宸他有些放下心来。

     至少,进入这冰城的封印是不会被打开了。

     “找那小笨蛋的,你估计是没戏了。”云若撇撇雪紫宸,意思很明显,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自然也是要这两个男人来处理了。

     莫邪看了一眼雪紫宸,他自然是从真正的魔蝎的记忆之中得知了雪紫宸的存在。

     只是,他原本以为雪紫宸仅仅只是觊觎蓝卿身体的魔族,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也是老相识了。

     “宸魔!你竟然还霸占着她!”莫邪看到雪紫宸竟然有些眼红。

     万年之前就是眼前的这个魔头抢走了他的未婚妻,而如此他竟然还霸着她。

     “小心点,他有些入魔了。”云若交代了雪紫宸一句,就直接转向了福生。

     要交代一个本身就是魔族的人小心入魔的人,总是给人感觉很讽刺。

     雪紫宸这个曾经的宸魔,倒是从不见得有多么的邪恶,可是那些道貌岸然的所谓的神族仙家一旦产生了邪念却是比着邪魔妖物要更加可恨上千倍万倍的。

     挥手解开福生身上的禁锢,嗅着空气之中淡淡的血腥之气,他才意识到他们还抓了其他的曾经的神族的后裔之人。

     神族当年只有一支,但是后来神族的后裔之人却是有着另外的几支的存在的。

     天仙子,鱼魅,舞倾城,包括福生,他们都是神族的后裔中人,他们每一族得到的神族的灵力也是不同的,这也就造成了他们之间的互不来往。

     这次,辰鱼倒是将他们给聚到了一起,实属是很难得的。

     “你还记得我吗?”辰鱼取下自己的面纱走到云若面前,冷冷的问道。

     云若坦然的点头,“辰鱼师姐,没想到你也来了。”

     他并不歉她什么,当年那件事不要说他没有做,就算是他真的做了,他也早就还清了。

     对于她的纠缠,他只能说声抱歉了。

     雪紫宸和莫邪打斗在一起,而云若和辰鱼两人则是显得有些静默无言。

     “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开封印的好,这里面的另一半的神魂对你没有什么用。”云若劝道。

     这里面封印的东西他再清楚不过了,有人想要借助辰鱼他们的手打开这里的封印取得那半神魂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

     “我知道,我所在乎的也从来不是什么神魂,你清楚我要的是什么?”辰鱼将面纱重新带到自己的脸上道。

     “可我给不了你我的爱!”他不可能会爱上她的,这样的承诺他真的给不起。

     “我不信,你心里面有人我不在乎,是我先遇到的你,你为什么就不肯承认呢?”辰鱼死死的纠缠道。

     “你敢不敢和我赌?”

     “赌什么?”

     “赌你的心!”

     “可我没有心!”

     辰鱼要做最后的一次努力,她根本就不相信云若的心里面没有她,她反思了自己当年的行为,或许只是她逼她逼的太紧了而已。这次她不会了。

     “好!”云若想了一下,他现在只有和她打下这个赌了。

     辰鱼和云若做下的赌很简单,就是赌心。可是这却是要在云若什么都不记得的情况下来进行。这对云若根本就是不公平的。

     不就是一场梦吗?云若很果断的应下来这个赌,打赌他还从来都没有输过。

     梦里面的他,还不一定会变成个什么样子?

     雪紫宸正和莫邪打的激烈,但是却被云若给阻止了,本来他们之间的事情在云若看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人多才有意思,倒不如大家都参加,所有的事情都一并解决了吧!”云若是这样想的。

     “阿若,你现在……”雪紫宸不想他去冒险,就想要阻止他。

     云若却一摇头,道:“我想这次我的成年考核或许就在此一举了,我不想失去这次机会。而且辰鱼师姐也不是什么坏人,以前对我也是挺照顾的。”

     “太粗暴了不好,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还是心平气和的好。”云若很淡然的道。

     一场大赌开始,似乎最不应该淡定的一个人反而是最悠闲的存在。这一场考验之中不知道又有多少真心人会失意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