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冰城赌约
    蓝卿并不清楚这一场豪赌她也是参与其中的,她现在还在忙碌着雪国都城的事情。

     大雪果然连续的下了几天,城中的百姓出现了冻伤,云水阁也暂停营业,开始救济伤员。

     蓝卿只是一心想着救人并没有想太多的,这样一来她的好名声反而是打了出去,以至于最后她不多的好名声之中也就只有这个乐善好施了。

     “怎么样?雪终于停了,他传来消息了吗?”蓝卿有些担心雪紫宸就去问了幻痕。

     幻痕摇头,他还不如眼前的人知道自家主子的信息多呢?问他不也是白问吗?

     “你先准备去羽族的东西吧!我们明天出发。”蓝卿吩咐了一声,就去找了铁算子。

     “你是怎么知道云若出事的消息的?”

     “天仙子临走的时候告诉我的,她要我和她一起离开去冰城,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是她需要的。”铁算子毫不隐瞒的道。

     蓝卿听了他的话,想了一下,天仙子既然是神族的后裔之人,那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她需要的呢?

     她和红衣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敌对还是相互的利用,这些都不好说。

     “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么多人心动?”蓝卿握住自己手中的暖杯问道。

     现在她虽然身处在暖阁之中,可是感觉却还是很冷。

     到底有什么东西让神族的后裔,原本就是修为和灵术受到上天眷顾的族群也会如此的疯狂?

     神魂!

     蓝卿突然之间想到了这种可能,冰城之中封印的有神魂的存在,那种真正的神族之人的魂脉的存在,据传得神魂者得天下,这样的传闻竟然也会有人相信?

     “你别急,让我再想想该怎么办?”蓝卿知道这些事情是记不得的,可她一个人毕竟是记不得太多的事情的。

     她要去找那老掌柜的问问清楚,老掌柜虽然不是神族的人,可是毕竟也是生活了千年之久的人了,他应该也是见多识广的,会有不一样的主意的。

     神族早已经不存在了,之所以后来所谓的神族后裔也不过是打了一个神族的幌子而已。

     但是从千年之前就一直有修习自己的本心的人,这样的人可以存活的时间也是很长的,甚至也可以达到一种不生不死的地步,后世,这样的人被尊称为仙者。

     天门派就是最神秘的一个仙家门派。

     “你也不清楚吗?我知道了!”蓝卿显然是有些失望的,老掌柜并不太清楚冰城的事情。

     “对了,这是一些雪莲丹可以帮助那位前辈压制他的毒素的蔓延,你帮我转交给他吧!”蓝卿想起来那位俊朗的大叔来就拿出来自己准备的丹药。

     老掌柜倒是也没有客气的接过来,道:“你这娃娃倒是心善,不过老朽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前辈客气了,您尽管说就是了。”蓝卿道。

     “帮我找个人。”

     “好,最好是有他的画像,这样我方便一些。”

     蓝卿不太清楚老掌柜要她帮忙找的是什么人,但是能让老掌柜都束手无策的显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不过,她还是答应了下来。

     “这是我那老友画的画像,上次给你提到过的。只不过没有说太多而已。”老掌柜拿出来一幅画来摊开。

     虽然他并不觉得这幅画和老友找他孩子有太大的关系,但是老友的嘱托他也只好照办了,要不然他撅起来和他吵,还真是让人受不住。

     老友自己一个人出门去了,他离不开这个地方,自然是没有办法陪伴他的了,只能希望蓝卿这个丫头能多多的上心了。

     “我知道了,我碰到那位前辈一定会多劝他的。”蓝卿拿着手里面的白白胖胖的娃娃的画像皱眉道。

     这么点的小奶娃让她去什么地方找?

     就算是还活着,现在也应该是和雪紫宸差不多的年纪了吧!这幅画像画的太可爱了,几乎是让人第一眼看到这个小团子的时候就不舍得放手。

     可万一长大的时候就长残了呢?

     这些事情都是未知因素,不过,小奶娃手里面握着的一块碎玉一样的东西倒是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看着蓝卿急匆匆的将画卷起来走了出去,老掌柜有些无奈的叹息道。

     自己的那位老友有多么的倔强他是知道的,可是如今他也是没有什么音讯。

     可以说,那孩子在世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他不想破了老友最后一点希望。

     蓝卿赶回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王玥,这个巾帼的美人似乎是专程来等她的。

     “有事?”她现在很忙。没有时间和她寒暄的太多。

     那块玉她是真的见到过的,她要赶紧找出来它的出处,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线索。

     “雪王要见你?”

     “见我?”

     蓝卿反问了一句,这才反应过来王玥指的是雪国的老王,雪紫宸的父王。

     他要见她干什么?

     感觉有些怪怪的。

     可是既然一国的老王要见她,她作为臣子的也不好推脱什么,想来他也不会怎么着她的,还是去见一面的好。

     “现在吗?可我还有事要做!”蓝卿道。

     王玥有些不悦,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碰到王的召见还这么推三阻四的人。

     正好在这个时候,严青也赶来了,摆明了是怕蓝卿趁机欺负了这王玥去。

     严青自从上次和蓝卿对战之后,对她的印象是改变了一些。知道她还是有一些实力的,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加的不放心,这小色色的纨绔和他心目中的完美的女人单独的相处。

     “正好,严将军来帮个忙,帮我把这些药材和食物送去城中的救济站去。想来这样救济百姓的事情严将军是一定不会推辞的了。我也正好可以去见雪王。”

     “你……”

     蓝卿甚至都没有给严青推辞的机会,就直接决定了这件事。雪国的百姓虽然不贫穷,可毕竟是大多数的百姓只能挣扎在温饱线上,就算是有些积蓄的人家伤寒也是要及早的救治的。

     天灾并不是人力可以阻挡的了的,可是人却可以发挥自己最大的善心去减少灾害。

     这几天风琪他们都在外城帮忙治伤。抽不出来人手,要不然也不用她亲自上手做这些了。

     “这么远,你弄这么多药材和粮食干什么?”严青看了看清单,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些是给雪国的百姓的,而剩下的那些是给军队的将士的。这次大雪来的蹊跷,虽然军人身体素质好,可还是有人病倒,及早治好才行,这些药是正好对症的。”

     “其中的那些粮食是给偏僻地方的百姓的,他们的生活本来就不富裕,有些猎户碰到这样的天地不能外出上山自然是没有余粮的,总不能让百姓冻饿而死吧!”蓝卿解释道。

     有修为有灵力的人自然是不怕的,但是更多的则是那些普通的百姓受累。

     这次的事情本身就是由神族的后裔之间的争斗引起了的,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她无能为力,只能做一些这样的小事来帮助百姓度日了。

     严青也是很务实的人,看了一眼清单之后就提出来自己的问题:“可这要我一天筹集外加送到会不会有些来不及?”

     “有人筹集,送到之后交给那里的负责人就行了。百姓都是很自觉的,你不需要管剩下的事情了。总之这件事就辛苦大将军了。”蓝卿有些疲惫的道。

     她也奔波了好几天,眼都没有眨的,利用幻术的空间去这些草药茂盛的地方直接收割这些御寒的草药,她容易吗?

     雪紫宸不在,这些事情全都压在了她的头上,要不然她也用不着这么辛苦的。

     “这么多钱粮?”严青拿着手里面的兑换的凭证,他意识到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这些钱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的呢?

     国库?

     现在王不在,就算是王在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的钱的,除非是那小纨绔自掏腰包。

     “真有钱!”严青说这话不是妒忌,而是有着的感叹。

     身为医谷的弟子的紫菱郡主自然也是在救济站帮忙的,不过在王玥来找她之后,她就匆匆的赶去了王宫里面。

     严青和她打了一个照面,而此时的蓝卿也正好赶到了王宫之内,见到了那位雪王。

     “你就是蓝少?”

     “正是!”

     雪国的年纪并不是很大,但是看起来却有些老态,显然是长期受到疾病的折磨。

     果然,还没有问上两句的时候,他就开始咳嗽起来。症状和那位俊朗的大叔非常的相似,只不过比起俊朗大叔来养尊处优的他自然是要好上一些的。

     他也中毒了。

     “不知道王召我前来是有什么事要询问吗?”蓝卿主动问道,看样子他也不是来难为他的。

     “这次雪灾多亏了你,等到紫宸回来你想要什么就直言。”雪王并没有擅自做主的赏赐她什么东西。

     想来是知道她是雪紫宸的人。

     “紫宸从小就闷惯了,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地辅佐他。”雪王交代道。

     “是!”蓝卿答的很干脆。

     雪王的召见并没有给她太大的触动,她只是觉得这雪王倒也是一个不贪恋权势的人,他对雪紫宸也是不错的。

     也为什么,最初的时候他却不肯认他呢?

     在蓝卿走后,王玥才从暗室之中出来,雪王咳了几声之后便吞下了一颗药丸。

     “王,你不能再吃这些了,这样会……”王玥想要阻止,却被雪王制止。

     “我不想受到他们的控制,年轻的时候做下的错事太多了,现在是我唯一能弥补的了。玥儿,你是一个好姑娘,也会是一个好的国母。紫宸的性子太冷,以后他就交给你了。”雪王说完之后就让王玥出去了。

     王玥算是极少的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可是她也只是知道雪王被人暗算受伤了,至于雪王为何会受人控制又为何不把这件事情告诉给自己的儿子她就不清楚了。

     在她回来的路上她看到了匆匆赶来的紫菱郡主,她就多留了一个心眼跟了上去。

     王玥的轻功算是绝佳的,紫菱虽然在医谷学了几年的医术,可是她的听力各方面并没有提高多少,说到底她还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所以她才没有发现王玥的踪迹。

     她心里面隐隐觉得,或许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

     “你怎么又起来了?还是想要出去通风报信让雪紫宸来救你?我告诉你,他现在不在这里,就算是在这里也不见得他就会愿意来见你。”紫菱郡主一改往日的那种温柔,整个人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对这雪王大喊大叫道。

     这里已经被她的人给控制住了,不,准确的说是她师父的人。她师父告诉她,她竟然才是真正的当今雪后的女儿。

     “孩子,上一辈人的恩怨不应该牵扯到你们的身上,你是个好孩子,不应该这么做的。我知道你恨我,可你并不了解当年的真相当心给人骗了去!”雪王是有苦说不出来。

     当年的事情他比着谁都清楚,可是却不能说什么,他现在只想让事情的真相随风埋葬起来,可是如今却还有人要拿当年的事情做文章,他却不能去阻止。

     刚刚召见蓝卿和王玥自然是证明了他在这雪国的王宫之中还是有着自己的势力的,可有些事情他不愿意去做。

     “你想要什么尽管拿去就好,只是不要伤了自己也伤了别人。”雪王现在算是自己感到罪孽深重,他是自愿被紫菱要挟的。

     “你总算是承认了,可是已经晚了。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紫宸的,我会好好的爱他的。他是在乎你的安全的,到时候只要你乖乖听话,他一定会娶我的。”紫菱的笑有些疯狂。

     王玥在暗处看到这一幕有些震惊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却是这样的。

     雪王明显是不打算伤害紫菱的,可是他这样做岂不是会让雪紫宸很难堪?

     现在的王玥不得不为雪紫宸打算。

     就在她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的时候,却被人发现了,中了一掌之后才匆匆的躲过那些暗卫逃了出去。

     好在,发现她的只是宫中的护卫,并不是紫菱的人。

     “这样算来,紫菱才是真正的王室之人?不对!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要是这样的话,那只要紫菱嫁给王一切都解决了。”王玥分析道。

     身为一个女人她还是很敏感的,她知道紫菱的性子,她本身是没有什么野心的,一直以来她也是很用心的在王的身上的。

     如今似乎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才会这样的。

     紫菱无疑是很爱雪紫宸的,只是她这么疯狂的行为是注定了她的结局的,雪紫宸是不会原谅她的。

     王玥想到这些之后才有些释然,她在想,要是雪紫宸在会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情?

     捂住自己肩膀的伤,她现在不能回去自己的家了,她想到了一个人,只有那个人才会无私的帮助自己。

     她去了严青的府邸,严青果然什么都没有问,看到她受伤,眼中只有心疼。

     蓝卿忙的有些晕头撞向的,倒是也没有耽搁找寻那碎玉的事情,可是查到的东西却让她大吃一惊。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玉石,而是一种很奇异的修行人的神魂。

     只是,那样的神魂存在于世间的很少。

     “云若?”合上书的那一瞬间,蓝卿想到了云若,可惜的是,现在她也没有办法去找云若证明这件事。

     要是云若真的是那俊朗大叔的孩子的话,那他和雪紫宸的关系怎么算?为什么雪紫宸会认定了云若是他的弟弟呢?

     那俊朗大叔身上的气息和云若的确是很相似的,要不然她也不会看到俊朗大叔的第一眼就感到亲切的很。

     “好奇怪?难不成云若是那大叔自己生的孩子?”蓝卿为自己这异想天开的想法感到好笑。

     当然,这样的想法她也只是当成笑料,自己笑一笑就过去了。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的奇妙。

     云若在大帝国消失之后,为了救助巫族和曾经的那些魔物血拼,并且又用自己的修为暗中温养了那神魂多年,这才造成了他自己的修为不足。

     正是因为如此,异常需要的他在那摩那族世代居住的山上采药的时候才会被用些灵性修为的云悫,也就是如今的俊朗大叔所救。

     而此时正值摩那族遭受那灭族之灾,当时本身就很虚弱的云若根本就救不了别人,可为了报答他的恩情,还是强行的救助了他。

     这才造成云若的血本身就融入了云悫的身体之内,而云悫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也将自己的血滴到了云若的身上。

     这个时候的云若是不能被别人的血‘沾染’分毫的,这才造成了他不得已的在雪国的出生。

     出生之后的云若自然是忘记了以前的所有,一切都是重新开始的。直到后来遇到生命危险,才再次恢复了自己的记忆。

     这些事情当然是为人所不知的,当年的云悫在生下云若之后丢下了他,也是另有隐情。

     只是,如今这些事情早已经没有了说清楚的地方了。

     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好奇怪?我要找老掌柜的问问清楚再去启程去羽族。”蓝卿打定了注意便往那家客栈走去。

     令人意外的是,那俊朗大叔竟然已经回来了,不但是他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个长得水灵灵的四五岁的孩童。

     紫色的眼睛,长得是一头乌黑的发,他冷冷的看着她的眼神,莫名的让她想起来那个*的婴孩来。

     不知怎么的,蓝卿心里面打了一个冷战。

     这个孩子身上的气息太阴森,阴暗的好像能吞噬人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