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逍药身世
    幻城之中的老先生原本是有着好几位的,可大家一般见到的只有福生这一位,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存在,而是他们可以合为一人。

     “几位可否听老夫一句话?”福生道。

     “先生请讲!”莫邪道。

     在场的除了福生,莫邪,辰鱼和雪紫宸最有发言权之外,剩下的天仙子和红衣都是跟着他们来的,自然是不好说什么的。

     “几位之间的事情无非是因情所致,既然辰鱼已经和那小子立下了赌约,你们几位的感情纠葛倒不如也一块了解了吧!”

     “怎么讲?”

     “一起入梦,幻境之中各自凭本事,梦醒时分一切都不再提起。”

     “这……”

     “可以!”

     在莫邪还在犹豫的时候,雪紫宸已经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自家的小东西他是丝毫不用担心被别人给拐了去的,甚至到时候他还可以和木兮落串通一下顺带的灭了辰鱼,救出云若。

     原本的时候他还在担心怎么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去帮助云若,要知道幻境之中赌约一旦开始的时候外人是不能强行的进去的。

     雪紫宸答应的干脆,连福生都有些惊讶了。

     要知道,早些年的时候,雪紫宸和蓝卿的感情可不是这样的,他难道就不担心吗?

     “是男人就来我们之间的对决,不要让女人操心。”雪紫宸直接要和莫邪定契约。

     莫邪虽然被他激怒了,可是还是应了他的赌约。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他们要回去当初,莫邪和雪紫宸不能将事情的真相告诉给蓝卿。

     蓝卿到时候估计会像云若一样的失去记忆,这样一来,他们两人对于云若来说就是陌生的存在了。

     那个时候,只要蓝卿选了谁,剩下的一个人变要永远的退出。

     甚至是包括那一段情都必须要永远的埋葬起来。

     可没有了记忆的蓝卿真的会如他们意料的那样接受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追求吗?

     拭目以待赌约的开始!

     云若的确是欠了一个人的梦境,只是这次他的处境有些尴尬,等到蓝卿去了羽族发现在梦境之中的云若的时候,差点疯狂起来。

     他变作了女子!

     夜深人静之时,逍遥却毫无困意。他翻了一个身,看着在自己不远处的卧椅上面和衣而卧的蓝卿,他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瞬间变做了一个少年的模样。

     蓝卿是没有打算留下来陪他的,可最后帮助他梳理之后还是有些不放心,就留了下来。

     只是,她很难和陌生的人独处一室,要不是累极了,也不会这样快的入睡。

     “哥哥,别闹我。”

     逍遥抚到她脸上的手一僵,她做梦的时候还在想着别的男人,看样子她真的是很爱那个男人。

     他虽然经历的不多,但是他的心事感受的到的。

     她在为人担忧。

     “你怎么不睡?”蓝卿有些迷糊的揉揉自己的眼睛,这个时候逍遥已经恢复了自己的身形。

     “不想睡!”逍遥心里面有些不舒服,语气有些不好的道。

     蓝卿也没有在意,示意他搬过来一把凳子靠着他坐下来,她记得小时候自己缠着云若玩的时候,云若的耐心一般是很好的。

     至少,看在她是孩子的份上,没有吼过她。

     现在她虽然困的很,可也不能迁怒到一个孩子的身上不是?

     “我给你讲故事吧!你想听什么,或者是想要学什么都可以的。”打了一个哈欠,蓝卿道。

     逍遥看着她强忍着睡意还在耐心的陪着她,心里面突然有些过意不去。

     就在他想要抓住她的胳膊的时候,却被她推开,毫无防备的他被推倒在地。

     看着跌坐在地上的逍遥,蓝卿也是有些尴尬,她没有清醒过来,这个时候忘记了这是个小孩子了,她讨厌被人触碰,自然反应强烈了一些。

     “你别介意,我小时候遇到一些事情,然后留下来后遗症。不清楚的时候容易……总之,我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了。”蓝卿起身扶起了他。

     扶他做到自己的身边,然后看着他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道。她是知道孩子的心一般都是很敏感的,有时候不一定是因为哪句话就会有可能刺伤他们。

     尤其是逍遥这样的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孩子。

     “不要紧吧!伤到没有?”

     “没事!”

     逍遥低下头来,他并没有被摔伤,只是心里面不舒服,她排斥他的靠近。

     “你不要多心,我排斥的不知是你,除了雪紫宸和云若之外,剩下的所有的人我都会有些或多或少的不能接近。”除非是她自己主动的扑上去的这自然就另当别算了。

     “我知道。”逍遥点头,声音有些沉闷的道。

     “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事吧!”这些事情连雪紫宸都不知道,云若哪怕是知道,可他肯定已经不记得了。

     毕竟,那些事情对他来说无足轻重,可对她来说,却是一生的救赎。

     曾经的她因为生来就是神族的族长之女,再加上她的天赋很好,所以一开始就受到了很好的优待。

     这种优待不单是从生活的条件和修炼的资源来说,更重要的是她从来都是骄傲的。

     有一天她独自外出,回来时因为遇到了大雨就躲在了后山之中,竟然意外的让她碰到了两个人。

     “你明明喜欢的人是我,为什么还要和她定亲?”

     “她是族长之女,而且天赋极佳是我们这一族最后的希望了,你应该懂事的。”

     “是不是我只要能超过她,你就不会娶她了?”

     “这是不现实的,她生来就是神女。”

     两个人,一男一女,一个是她的亲族的姐姐;另外的一个是她马上要定下的未婚夫。

     这两个人竟然敢欺骗她。

     从来都是被人尊崇的颜卿有些受不了,彼此的她也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可那时的她就已经要承担神族祭祀的事务了。

     订婚给她,只是为了延续她身上的神族血脉而已。

     神族早已经离世,他们只不过是神族后裔之中的一支,并不是真正的神族。

     “要是你没有了天生的神族血脉。也没有了如今的神女的地位你以为你是谁?”

     “是吗?你想取代我?”

     亲族姐姐的威胁让本身就有些愤怒的颜卿情绪有些不受控制,她在第二天的祭祀大典之中竟然出了岔子。

     神魂竟然在这个时候现世了。

     引出神魂的她,却被族人给忽视到了一旁,没有人注意到她在极力的压制的那邪恶的气息。

     “救命!救我……”

     听到有人呼救,颜卿不得不出手相助,可在她将亲族姐姐拉上了的那一瞬间,竟被人一掌打入到了那无尽的深渊之中。

     “有人掉下去了!”

     “守住神魂要紧,先别管那么多了!”

     “就是,快些吧!”

     “……”

     最后入耳的是那些熟悉的声音,可如今他们却是如此的无情无义,掉入深渊之中的颜卿自然是伤透了心。

     无尽的深渊下面掩藏的是无尽的黑暗,这里的邪魔妖兽不是普通人能相像的到的。

     她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

     可等待她的却是生不如死。

     因为她本身的那种神族的血脉和气息无法隐藏,而加上她从上面掉下来之后就本身受了重伤,她被那些围着的妖魔一口口的给吞噬掉,撕成了碎片。

     可笑的是,因为神魂的功劳,她竟然魂魄还活着,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一身血肉被撕裂的极致的痛,哪怕最后魂魄离体,她还是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痛苦的死去。

     “不!”

     这一刻的颜卿才彻底的醒悟过来,这里是黑暗的深渊原本就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邪恶,她是出不去的,哪里只是一缕魂,她也没有了出去的可能。

     麻木的她,就开始了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不同的是,她善于隐藏自己。

     生生的将那些曾经残害过她的妖兽的尸体给撕裂开来,然后将他们的魂魄直接给抓碎了作为自己的补充,她不知道自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多久。

     直到有一天,又从上面掉下来一个人来。

     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一脸的阳光,和这肮脏的地狱极不和谐。看着他柔柔的躺在地上,原本以为他是一个好欺负的,可事实并不是如此。

     “你是神族之人?”

     少年惊讶于这里的黑暗,同时也为找到一个能说话的同类感到高兴。

     魂魄无依已经修炼出来邪体的颜卿看着这少年灿烂的笑容觉得很碍眼,可是她想要得到他,他真的是很诱人。

     “虽然长得丑了一点,也不活泼,也没有一点人气,嗯,邪气挺大的,不过,本公子不嫌弃你,勉强吧!”

     站都站不稳的虚弱公子,一脸的打量,之后不知道用了什么咒术,直接将已经魔化的颜卿给束缚住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准确的说,不是人了!”

     那病态的公子也不解释自己的身份,是呀,能被丢入到这无尽深渊里面受苦的除了大奸大恶之人,还能是什么。

     “一个师姐喜欢我,可我不喜欢她,然后就到这里来了。”病态公子说的风轻云淡,让听的人却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丑。还好你碰到了我,现在暂时不嫌弃你,我帮你治好,你跟我走怎么样?”

     病态公子并不在乎颜卿的抗拒和想要生吞了他的眼神,依旧是浅笑盈盈。

     “你不怕我咬死你?”一口咬住他白嫩的肩膀上,双眼赤红的颜卿对于他的无动于衷感到奇怪,第一次开口讲话。

     病态公子只是抱着瘦弱的她,往这黑暗之地的中心走去,听了她的话,微微皱了一皱眉,道:“下去换一个地方咬,不要总是咬一个地方,做坏事一定要学会掩饰!”

     她不是第一次吸他的血,却是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被他看着。

     她发现他真的是病的不轻,这黑暗之地之中的邪恶之气一直纠缠着他们,在他们身边萦绕不散。

     黑暗之地虽然是无底的深渊,可这里毕竟这么多年了,也是有着领地的划分的。

     枯萎的树木,骷髅遍地,邪恶的尖叫,淫荡的声笑,外加那些有了一定修为却被困在这里出不去的灵兽,总之这个病态少年是时刻有被人吞食的危险存在。

     不过,他却毫不在意的样子。

     除了他怀里面的她。

     每过几天,他都会昏迷上一定的时间,在这时间之内他是毫无防备的,当然事先他会在他周围摆好阵法。

     可这阵法防备的是外来的,对她自然是无用的。

     “乖了,想不想知道怎么才叫做坏事?”他很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她放下来,有些邪邪的问道。

     此时的颜卿已经有些被他的笑给勾了魂了,不,准确的说,是不想离开他了。

     他身上的那种张扬的自信和明媚的笑,初看之时让人感觉到嫉妒,可现在却是这黑暗的地狱之中唯一的温暖。

     “你小心点!”颜卿虽然不解其意,可也知道他又想到什么主意了。

     “真是善良的好姑娘,都知道担心我了。”病态少年笑的有些得意,“放心,这里除了你没有人能再伤的了我的。”

     果然,颜卿的担心是对的。

     这病态少年看起来柔柔弱弱,说起话来也是三分带暖,可行事起来却是老辣狠厉。

     挑动起来这黑暗深渊之中最有势力的两方的争夺,然后不动声色的将剩下的小妖魂之类的也一网打尽,坐收渔翁之利。

     要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是让人很难相信这样一个一风可以吹到的少年,竟然心思如此的缜密。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不为什么呀!就是觉得有趣罢了。”

     病态少年很坦然,可越来感觉越温暖的颜卿还是察觉到他一天天的虚弱了下去。

     她自从遇到他之后,就忍不住的总是偷偷的吸食他的血,而他也禁止她去捕猎其他的魂魄。

     “太脏!”

     他说,那些魂魄太肮脏了,她竟然信了。

     “可是,她忘记了,自己也是很不堪的存在。”说到这里,蓝卿看了还在很认真的听逍遥,忍不住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她有些头疼。

     当年的他就是那么的‘傻’,真的是很傻,直到现在她不知道云若为什么要帮助她,要是没有她,他是不是就会安然无恙的走出去,毕竟,他那么聪明。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他们走出去没有?”逍遥有些急切的询问道。

     蓝卿点头,继续讲完了这个故事。

     他们当然是走出去了,那个黑暗的深渊之中连魂魄都是要埋葬起来的,要是走不出来,哪里来的今天的她。

     可……

     走出来的也只有她。

     在黑暗之地的中心有一个阵法,只要破了那阵法之后才能出去,可一万年才有一次那样的机会。一次只能出去一个生命,哪怕是魂魄也不行,只有一次生机。

     “闭上眼睛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哥哥带你去看花,卿儿一定是最漂亮的。”

     她不依,她不肯听他的话乖乖的等着,这么长时间的游荡,她也是知道一些的。

     这里是死地!

     病态少年只好耐心的哄着她,“等出去了,哥哥一定教你这个阵法的破解好不好?”

     “说话算数!你不要丢下我!”

     “一定!”

     等到她好不容易出来之后,才发现身边没有了他,而她也没有看到所谓的花。

     她的眼睛受到了那黑暗深渊之中毒气的侵袭,暂时失明了。找不到草药,很可能会永远的这样下去,而她的记忆也一天天的模糊了下去。

     原来,他还是死在了里面,只不过他和他们不同,他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因为心中还有那一丝记挂,所以就将她托付给了当时身为宸魔,并不怎么好相处的雪紫宸。

     “帮我照顾她一段时间,不用你做什么,只要不让她死了就行。”这是当年云若对雪紫宸最多的要求了。

     他是实在没有办法。

     从那黑暗深渊出来,在云若的呵护下渐渐的恢复了自己的形体的颜卿,因为身体里面的邪气太多,眼睛失明,记忆也逐渐的模糊起来。

     她醒来之后,只是模糊的记得,有一个很好看,很暖的哥哥,对她很好很好。

     于是,她追着雪紫宸满世界的追着他叫‘哥哥’。

     从最初的冷漠相对,到最后实在是被她给磨得没有了脾气的雪紫宸,也习惯了她的存在。

     造化弄人,这件事情之中唯一的局外人的云若,再次想起来回到这里,已经是一万年之后了,那个时候她和雪紫宸的关系才刚刚到了彼此适应的地步。

     不,准确的说,是他适应了她的存在。

     所以说,她和云若之间的关系很特殊,也是正因为如此,雪紫宸才丝毫不会介意他们之间有什么事。

     “好了,故事讲完了,你不休息会吗?”看着还是有些困惑的逍药,蓝卿自己倒是也没有了睡意。

     想起来当初的事情,她怎么也是睡不着了,那个时候她竟然就忘记了和自己待在一起的云若才刚刚遭受了刑法被丢入到了这黑暗的深渊之中。

     要是说她无辜,那云若岂不是更加的可怜。

     但是,当初的他依旧是温暖明媚的,让人丝毫看不出来他身上的感伤。无爱无恨,无欲无求……

     “简直就不是人!”蓝卿想起来这件事,当时是真的没有觉得有什么的,可是现在想想却越发的让人多心。

     逍药则是盯着蓝卿看了一会,然后才又抬头问她,“怎么会有那么傻的人呢?”

     “他才不傻呢?算了,到时候你见到他就知道了。”蓝卿说话的时候拍了拍他的头。

     大概她或许是知道他的父母亲是谁了,还真是缘分呀!

     看样子她是不照顾他也要照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