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紫菱挑衅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话说的太对了,答应了雪美人之后,蓝卿就有些后悔了,以前她又不是没有领教过,她做菜已经很好了,为什么他也要去学什么做菜呀!

     再说了,他以前是不用食用食物的,她也只是最初的时候才需要吃点,最后只是兴趣所致,觉得好吃而已。

     蓝卿现在的身份很随意,随时都可以翩翩美少年和女孩子对调的,不过,鉴于昨天雪美人的醋意,她今天就没敢再怎么闹腾,老老实实的准备穿女装。

     “不好看吗?”既然这么好看的齐胸的小棉裙,为什么要她换掉呢?

     再说了,现在雪国的姑娘不都是这么穿的吗?

     上次她还见紫菱郡主穿过这样的紫色的裙子套装呢?只不过没有她的好看而已。

     “外面刚刚放晴,昨夜又飘雪了,你确定自己不会滑到?”看着自家的小宠打扮的三分妖魅七分清纯,活脱脱的一个勾人的小妖精,雪主子自然是不愿意她就这么蹦跶出去的。

     雪国的氛围还是很开放的,男女婚嫁方面也是很自由的,要不然紫菱郡主也不会都在闺阁里面呆成老姑娘了还没有出嫁。

     他不想自家的小宠一出门就被人盯着看,不管男女都不行。

     “好吧!我换一件男装好了!”蓝卿看了看外面的积雪,又看了看自己的长裙,果然还是选择了换一件。

     她是丝毫没有想到自家的雪美人现在竟然在这些小事上也开始‘用心’了。

     “这件怎么样?”

     蓝卿换好了之后,特意走到雪紫宸的面前转了一个圈,她换上的是紧身的男装,发饰还是女子的发饰。主要是为了方便行事吗,其他她并不在意的。

     “过来!”

     雪紫宸停下手头的工作,三两下的将她的发饰给打乱了,然后只是简单的拿了自己的发簪给她别上,这样就是再大胆的人也不敢来打她的注意了。

     “这样会不会有点怪呢?”

     蓝卿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给人贴上了专有物品的标签,还在奇怪自己这么穿会不会显得有些怪异。

     本来嘛!没有了幻术,她穿起男装来根本就不像,就她这张脸就是再张也张不出那种男人的霸气来。所以她才会一直直接用幻术来掩饰住自己的身形的。

     “不会有人说什么的!在王府里面自己玩小心着点,我去王宫有事让幻痕通知我一声。”

     “知道了!”

     雪紫宸又给她整了整衣领,然后才放她离开自己的怀抱,要不是不想让她给更多的人看到,他完全可以带着她一起去王宫的。

     蓝卿在衣着上一向是很重视自己的修饰的,她今天特意的也挑选了一身的紫色的紧身装,配着脚上黑色的小靴子绝对的干练精神。只是原本她想要带一定小帽子的,被他给弄乱了发用了发簪。

     雪紫宸的王府并不是很大,但是相对的讲也不小。

     从暖阁出来,蓝卿就决定去望台上面看一看,她并没有惊动幻痕,只是想一个人看看。顺便为以后的暖阁做一个设计,最好当然的是离着自家的美人可以近一些了。

     方便她偷香窃玉之类的……

     刚刚下过雪的王府之中一片雪景美不胜收,虽然有些寒气逼人,但还是有很多稀有的花开放。

     在去那望台的路上,有一种紫色的像鸳鸯鸟一样的花开的正灿烂,蓝卿是认识这种花的,毒尾鸢。

     紫色的花瓣看似是美丽的绽放,实则它的花蕊则是剧毒。而它难得一见的果实而是解毒的良药,她不知道雪紫宸是为什么要种这一种毒草在这里,但是这种花长在这里实在是不太雅观的。

     不过,还好的是很少有人来。

     雪紫宸的王府和他的人是一样的,冷气森森的,这里的护卫暗卫居多,小丫头连个影子都看不到。最经常看到的一个人自然是管家幻痕了。

     “不对,不是毒鸳,这到底是什么呢?”蓝卿取下一朵来,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嗅了嗅,味道不对。看来,是她误会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王府之中?”

     蓝卿刚要往里面走,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真的是熟悉的美人,紫菱郡主,久违的一个美人了。

     不过,很显然紫菱郡主是没有认出她来,也对,她现在是女子的样子,就算是男装,她照样还是看不出来的。

     蓝卿打量了一下紫菱郡主,将手里面的花瓣给揉碎在手心里面,依旧是紫色的衣裙,端庄大气,绝对是贤惠的好女人,只可惜是雪紫宸的姑姑,都是老姑娘一辈的人了,到现在还没有人要,真的是有点可怜的。

     “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呢?”蓝卿反问道。

     装作并不认识的样子,面对这样的一个美人,她是知道她不会对她无故的发作的,哪怕她看到她头上的发簪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

     “我是雪国的紫菱郡主,这里是王府我自然有权利进来的。”紫菱已经猜到蓝卿应该是和雪紫宸有关系的。

     她只是模糊的看到过雪紫宸抱着那女人,从来没有看清过那女子的面容,原本她自负自己的容貌已经是第一了,但是对面的这个还带着些许的稚气的女孩子那妖艳的容颜,再加上那夺目的笑容,一切都让她的心深感不安起来。

     “你是紫宸的姑姑了?那我也应该叫你一声姑姑了,还有姑姑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会让人不舒服的。你放心,等他回来了我一定会转告他你来过的,相比他那么讨厌女人,一定不会喜欢你再来的。”

     紫菱郡主虽然很美,周身的气质也很好。可是,她这种厌弃的眼神,加上她眼中的轻蔑都让她不舒服。

     她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避让过了,紫菱挑衅这可不是第一次了,既然她这么的不识趣,她也就没有必要和她客气了。

     “我不和你说,不管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总之你都不配叫我姑姑!”女人都是在意自己的年龄的,再大度的女人也不例外,更何况,紫菱郡主人家也不是太老了。

     蓝卿原本就是有自己的注意,虽然不太喜欢和人争论什么,但和雪紫宸,云若待久了也就变得有些毒舌起来了。要知道,那两位可都是一句话有时候级可以把人给压死的主。

     “是吗?但愿你能记得。”蓝卿倒是也淡定,看看手上沾染的花粉和那紫色的汁液,她似乎能猜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了。

     “听说郡主是医谷弟子,不是是否认识这种花药?”蓝卿隐隐觉得这似乎是和紫菱郡主有关系的。

     幻痕一个大男人很少会‘沾花惹草’的,而紫菱小时候最初的一段时间就是居住在这里的,所以这是她种下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紫菱郡主心中原本是十分的烦闷的,听到蓝卿的话,就以为她要威胁她把这花也给除去,就更加的生气起来。

     蓝卿一看杀气四起,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就赶紧后退了一步,正好跌倒了花丛里面。

     “都说紫菱郡主是天下第一美人,温柔大度,端庄贤惠,也是主子少有的陪伴在身边的人。人家一个小小的下属只是开了一个玩笑而已,郡主难道就不能原谅人家吗?”蓝卿装作很委屈的样子道。

     紫菱君墨原本也没有想怎么着她,这里是雪紫宸的王府,能让她进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她又怎么会不讨喜的处置他的人呢?

     “说撒谎了!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蓝卿的气势弱了下来,紫菱以为她真的只是和自己开了一个小玩笑就质问起她。

     “我是王的人,是幻痕大管家派我来这里的。对了,你可千万别告诉王我偷偷的跑来了这里,要不然我会很惨的。”蓝卿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起身有些嗫嚅的道。

     “还想撒谎!”紫菱自然是不相信她的。

     “好吧!好郡主,我错了。其实我只是仰慕雪紫宸的风采,这才偷偷的潜进来的。本来打算出去的时候,却被郡主给看到了,还请郡主不要告诉别人,要不然先生会生气的。”蓝卿在瞬间就已经给自己想好了身份。

     她本来的身份也是不能告诉给别人知道的。

     更何况,这紫菱郡主看似贤淑,实际上也不知道她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的存在。

     她的气息让人不舒服。

     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不知道是隔得太远还是怎么回事,她还是没有这样的感觉的,但是这次这样一接近,她就有了很强烈的不舒适感。

     “幻城!你是幻城的人!”紫菱郡主一想,似乎有些明白了。

     蓝卿微微点头,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有点被人看穿之后的那种失落感。

     “上次我在幻城见到雪紫宸就喜欢上他了,不过你放心,我现在只是想偷偷的看他一眼,没有其他的想法的。”就算是有其他的想法,她又做的了吗?

     不过,面对紫菱她还是好好的解释了一番的。顺便问及了紫菱在医谷之中的情况。

     “姐姐真的是很厉害呀!听说医谷对弟子的要求很严格的,姐姐竟然这么早就出师了,好让人羡慕呀!”蓝卿做崇拜状的拉住了紫菱的手。

     悄然的探了探她的脉搏,果然有问题。

     “你也懂医术?”紫菱是难得遇到一个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她对自己的医术虽然很有信心,可是却没有人愿意让她给自己诊治。

     当然,一般的人她也是不会去诊治的,那样有违她的身份。

     “只会一点点,他们说我还太小。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长大。”蓝卿说的倒也是事实。

     紫菱郡主对蓝卿的话并没有多少怀疑,毕竟幻城的人也不是谁都有胆子敢冒充的,更何况,她还看到了蓝卿手里面的令牌,幻城独有的存在。

     幻城的人对雪紫宸的大业来说,自然是有帮助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去幻城了。

     不过,现在紫菱更担心的还是雪紫宸身上的寒毒的存在,那才是致命的存在。

     “姐姐,是真的不知道这么草药吗?虽然它和毒尾鸢长的很像,但是这是真的的寒冰草,一般人是不能靠近的,有些虚弱的人就是闻一闻它的花香都会寒气发作的,很不好的一种草药呀!真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种这些的!”蓝卿带着三分的天真,七分的单纯,很不解的问道。

     紫菱郡主虽然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面早已经有些震惊起来。

     她去医谷学医并且成为了谷主的弟子是吃了很多苦头的,但是为了他,她心甘情愿,这些都不算什么。

     可到头来,竟然有人告诉她,是她亲手要来害他,这是让人不能接受的。

     “姐姐也不用担心了,这种药草还是有好处的对人,只要没有病,是不会有影响的,看起来也很漂亮不是吗?”蓝卿试探了一番,知道她应该是真的不知情的。

     紫菱郡主凭心而论,是一个好姑娘。

     只可惜,她看上了一个并不喜欢她的人。更可惜的是,那人现在还是她的男人。

     所以,她要尽早的将她的那份心思给掐掉了,她的男人可不允许别人来惦记着。

     找了一个借口,蓝卿很顺利的就走开了,只剩下紫菱一个人暗自的伤神。

     “寒草,这倒真是好算计呀!明明知道雪紫宸身上带有寒毒的时候是不能受寒的,偏偏还这么弄,这不是杀人于无形吗?”蓝卿坐在云水楼里面指尖划过茶杯的沿,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紫菱是一片真心对雪紫宸,这是不用怀疑的。

     只不过,她也是被人给利用了。剩下的就看她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了。

     寒草对她的影响并不大,可是她却在明明知道那是有些毒的草的情况下也不提醒她一句,看起来这第一美人的一颗心还真是完全的悬挂在了雪紫宸的身上了。

     “她会不会根本就不认识那种草呢?只是看它长的好看!”蓝卿又想到了这种可能,那她在医谷三年的时间都学了些什么东西?

     要知道,医谷就算是比不上缥缈阁,可至少也是公认的杏林弟子名师之处,不应该这么的无用的,更何况,紫菱还是师从的老谷主,老医仙。

     “蓝少,你就不要再替那紫美人辩解了,她肯定是故意的。想要雪紫宸瘫了,然后她就可以照顾他了。果然,美人心没有一个是好的,所以你以后见到漂亮的姑娘要走远点……”风琪丫头说起来来还是习惯逻辑性,最后果然又绕到了很具有劝导性的话语上面去了。

     “咳……咳……”蓝卿刚含在嘴里的一口茶差点吐了出来,“你的思想怎么这么黑暗呀!”

     紫菱再怎么着,也不会这么做的。

     爱一个人不是去伤害对方,这点爱人的底线她还是应该有的。

     不过,紫菱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下的错也是真实存在的,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就看她会不会告诉给雪紫宸了,经过了雪紫宸的手,虽然对她自己的影响并不好,但是这整件事情还是容易查清楚的。

     “你去查查看这老谷主的身份,特别是他和火国的关系!”蓝卿想了一下,就吩咐道。

     “知道了!”小琪丫头应声答道。

     有时候有些不靠谱的小琪丫头,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敏感的。

     “蓝少,你该不会是看上那雪紫宸了吧!你……算了!反正你不会有希望的。”小琪原本想要说什么,但是在蓝卿的注视下还是止住了自己的话。

     蓝卿听这话有些不太乐意了,他怎么就看不上她了!

     不对呀!她为什么要和她讨论这么没有营养的话题,果然是脑子还没有长好,都有点笨了。

     医谷的建立以及很久了,有人能运用这么隐蔽的方法来害人,还不是第一次了,这就证明了这医谷之中存在极大的问题。

     花弄影的昏迷到了中午的时候她才从幻痕的嘴里面听到了消息,他是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

     那种毒已经在他身体里面埋藏了很多年了,只是最近才爆发出来的。这样的本事可不是一般人会有的。

     更何况,花弄影本身也是天门派的人,他的防范意识不会这么差劲的。

     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说明,对方是早有预谋。

     “蓝少,你该不会就只是想要在这乱世之中只是这么胡闹吧!”小琪丫头身上可是有着大家族的使命的,她可还是有点不放心蓝卿的。

     “自然是不会了,再说你家族不也没有说什么吗。你放心,我抱住还不行吗!”蓝卿在这种问题上必须让这疑神疑鬼的丫头吃下一颗定心丸,这样她才好办事不是。

     哄好了小琪丫头,蓝卿对于这些事情也的确有些头疼的。

     她也的确这些日子是有些荒废了下来,不过,一旦开始了之后,她也是很认真的了。

     雪国三年一度的学子选拔要开始了,类似于科举考试的行事,只不过文武要兼备才行。

     她决定要去参加。

     要在世人的面前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才行,要不然对于她以后想要做点什么的也的确是不太容易。

     推荐信她是找幻痕要的,没有找雪紫宸,这样太明显了一点。身份自然也是幻痕给弄好的,不过幻痕在给她的时候,眼中有些戏谑,毕竟蓝少花花公子,富家子弟,不学无术的形象早已经在幻痕心里面生根发芽了。

     一时之间想要有个新形象,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幻痕小童鞋答应的爽快,办事办的利索,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他觉得以后这小子要是站在自家的主子的身边,也不会那么的上不来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