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羽族白羽
    蓝卿想着该怎么去通知一下海清,他们家儿子竟然在她这边给找到了,可惜的是她并没有他们的通讯方式。

     海清和炎又不是居住在这里的,找个人帮忙捎来信息都不太容易。

     “收拾一下,我们晚上出城。”蓝卿嘱咐了逍药自己一个人搭理自己的东西,她要去准备去羽族的东西。

     逍药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些不太自然的。他怕她发现自己的身份,到时候就不能待在她身边的。

     水族也是有着成年期之分的,他虽然现在可以变幻出少年的模样来,可是等到他成年的时候,他还是有一段时间要回归到自己最初的形式的。

     回去小时候,他可不愿意。

     他一点要想办法避免。

     铁算子也是想要一起去羽族的,蓝卿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上了他,她并不知道云若去了哪里。

     雪紫宸传回来的消息,是云若走了,具体的情况并不太清楚。

     他倒是把那东西给了她,到时候云若出现的地方她凭着自己还是有办法找到他的。

     羽族!

     或许他会出现在羽族。

     “你多准备一些钱,估计我们要用到很多。”蓝卿吩咐了一下铁算子,道。

     风琪也想要跟着去,但是蓝卿还是让她留了下来,这里也必须要有人才行。

     “前辈不在吗?”蓝卿去找了老掌柜的,却没有看到那位俊朗大叔的身影。

     “你眼里就只有那一位前辈吗?”老掌柜打趣道。

     蓝卿有些不太好意思,赶紧道,“您老说笑了,这不是要离开去羽族了吗?来给你们告个别。”

     只要她还是想要告诉那位俊朗大叔关于那幅画上面的那个玉石或者是碎石标志的事情。

     既然他不在这里,还是算了。

     “等到他回来,我会告诉他的。总之这次去羽族万事要小心。丫头,估计你会破财的。”

     “知道!多谢!”

     蓝卿倒是不在意多花一些钱,羽族是一个很神奇的民族,他们传说可以预测未来的大局。

     云族有着看到未来的能力,幻术第一。

     水族的鲛人也是有着预测的能力的,只是比着云族和羽族还是要弱一些的。

     如今,云族的云兽早已经不存在了,哪怕是后世的传闻之中也已经不多见了。唯独这羽族倒是一个独立的存在。

     他们生活在海外的岛屿之上,没有族人的邀请,外人是很难到达的。

     这次要不是收到羽族的邀请函,估计他们也没有机会找到羽族的聚居地。很早以前蓝卿就想着要去羽族一探究竟,可惜的是被事情给耽搁了。

     “你受伤了?”蓝卿去找严青的时候,看到的却是王玥,王玥受伤很重。

     似乎是中毒了。

     “我们要赶去羽族,你……”

     “我也一定要去,王在那里,我必须去帮助他。”

     王玥虽然脸色有些难看,从王宫里面出来之后,她原本以为自己受的只是轻伤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久治不愈,用药也没有什么效果,这才想到是中毒了。

     严青去帮她找药去了,还没有回来,而看蓝卿的样子分明是准备今晚出城的。

     她等不了那么多了,她也一定要赶去才行,她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给雪紫宸知道。

     “严青出去了吗?那我晚上再来找他好了。”蓝卿一看严青不在,也没有多想就准备回去了。

     “呀!……”王玥咬着牙,还没有走出来的时候,就一软跌倒在了地上。

     蓝卿上去扶起了她,她没有想到她竟然昏迷了,掐了掐她的人中,看她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了,才问道:“你没事吧!”

     “不要紧,这件事情你一定不要告诉别人!”王玥拉住蓝卿,一定要她保密。

     这件事关系重大,她并不知道接下来紫菱郡主还想要做些什么,她要赶紧离开这里才行。

     “好吧!可你的伤……”蓝卿犹豫了一下,她似乎现在应该着急的是去看医生而不是不让人知道她受伤的情况。

     王玥其实中毒并不算太严重,只是她心里面太急躁了,一时之间才会昏厥了过去。

     “羽族是今晚我们必须要去的,要是不出城的话,明天赶不上一早出海的船,到时候就延误了时间。这点我没有办法等你。至于雪国的邀请函我可以交给严青,到时候你可以让他选择。”

     蓝卿是知道王玥的心思的,不过,一切以大局为重,她更知道就算是王玥赶去了雪紫宸身边,他也未必见得就愿意多看她一眼。

     不过,有些事情她是一定要说清楚的。

     她手里面有自己的邀请函,没有必要霸着雪国的这一张不放手。

     “我知道了!”王玥心里面听了蓝卿这话之后就有些气结,这还用问吗。

     雪紫宸的意思,到时候严青肯定是会照办的。

     更何况,严青还接到了要他保护这蓝少的任务,职责所在,既然她一定要今晚就走,严青也一定会跟上去的。

     “你,别……又晕了!”蓝卿还没有来得及走出去,王玥就又昏倒了。

     这里面就她和王玥两个人在,想来是为了避免消息走漏出去,她才让伺候的人出去了。这下连个照顾她的人都没有了。

     不忍心这美人就躺在这冰冷的地面上,蓝卿还是做了好事把她给抱到了床上去了,看样子她是要在她进来的时候就想要出去的。

     “什么伤这么重?”蓝卿有些奇怪,看她的样子中毒的时间并不长,毒也不是太重。

     怎么会动不动就昏倒呢?

     她的伤在后背,蓝卿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就解开了她的衣衫,然后看了看她的伤口。

     “竟然是蛊毒!难怪!”

     难怪她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在意,到了如今却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对劲了。

     要不是发现的早,再等一段时间这蛊毒蔓延开来,到时候她整个人都会变成行尸走肉的。

     “好狠的毒!”

     好在她手里面就是有解药的,刚好可以解开这种毒。

     刚把药给王玥上好,还没有来得及包扎伤口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你在干什么?你竟然敢……”严青一看王玥衣衫不整,而蓝卿正在一旁,手上还有着血迹的模样,当即就大怒。

     蓝卿也懒得和他吵,一把药粉吹出去,当即严青整个人就软了下来,浑身不能动弹。

     “吵什么吵,我不过是救她而已,你知道这是什么毒吗?蛊毒,在晚片刻的时间她整个人就不存在了,你还好意思嚷嚷,看清楚了,以后你还要给她换药。”

     蓝卿手上沾着血迹,有些不太舒服,将严青拉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让王玥的伤口刚刚能被他看到。

     很利索的又给他讲解了一边剩下的操作,这种蛊毒很麻烦,可以说要不是王玥的体质还算不错,现在她已经起不来身了。

     难怪她刚才的时候急着要出去,看起来她也是发现了不对劲。

     伤口的位置她是看不到的,应该也是感受到了里面的蠕动了。

     “一定要把这米色的小颗粒给弄干净,要不然等它们长大了,到时候美人就成了美虫了。还有这药,一定要撒上去等到它吸收了再说。不过,下次上药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你记清楚就好。”

     蓝卿出于道德,将手里面的药直接丢在了严青的怀里面,看看王玥已经醒的差不多了,就准备离开。

     她可不想再因为好心救人被缠上。

     “不许说出去,要不然我就告你非礼污蔑!”蓝卿威胁道,他要是敢把这件事说出去,她就高他非礼王玥,污蔑她的名声。

     严青有些尴尬,这个时候他是刚刚从外面回来,事情非但不是他想的那样,这蓝少还是救人的好人。

     只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蓝卿洒在严青身上的药粉时效性很短,在王玥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可以从容的唤来小丫头替王玥梳洗了。

     只是,他看向王玥的眼神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刚才蓝卿有些粗暴的拉开王玥的衣衫给他看伤口的那一幕,至今还是让他有些心里灼热。

     “糟糕!”走出去很远的蓝卿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些事。

     男女有别,她是急着要离开,也记得善后不给自己留麻烦了。可是那严青却的的确确是男人,王玥也的的确确是姑娘家家的。

     姑娘被汉子给看了。

     这要是不在乎的还好说,可万一被有心人知道了,这事情还不是会有些麻烦。

     “真是太大意了。”她似乎又好心办错了事情了,下次一定要注意才行呀!

     王玥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虽然还是有些难受,可是感觉上面已经好了很多了。

     “严大哥,是你找人救了我吗?真是多谢你了。”王玥想要看一看自己的伤口,却被严青给制止住了。

     刚才他可是亲眼看到她的伤口的,还在流血,虽然上药之后止住了血,可也经不起这样剧烈的运动。

     “先别动,小心伤口开裂。半个月之后再上一次药就不会有事了。”严青道。

     “多谢大哥了,要不是大哥我这次估计就醒不过来了。”她虽然不太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毒,可是她可以感受得到那种死亡将近的感觉。

     “不用,他已经走了,以后碰到了再说。”严青并不擅长说谎,蓝卿的话倒是给了他一个掩盖事情真相的机会。

     只是,他原本就是一个老实人,说谎之后心里面还是有些不太舒服的。

     “我们今晚离开,你好生在这休养一段时间再离开。”严青道。

     王家虽然是大家,但是在都城之中的王家却没有人居住,王家是举家在外的,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会迁回王城来居住。

     蓝卿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全当是一个小插曲了。

     “走,在关城门之前出去。”等来了严青之后,蓝卿就直接策马带着逍药冲了出去。

     严青看着和她同乘的逍遥,四五岁的小娃娃,竟然也要被带着去羽族,这样不是开玩笑嘛?

     “人都到齐了,我们走!天亮之前要登船的,要不然到时候会有麻烦的。信物都带好了么?”蓝卿最后又确认了一下。

     她可不想到时候再来回的折腾,太麻烦了。

     “这孩子,也要一起去吗?”严青还是问了出来。

     “当然!我们不是和你们一道的,放心,到时候他跟着我走。”蓝卿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听说羽族并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怕到时候遇到危险?”严青也是好意想要劝说。

     “我不是孩子,你才是孩子。”闭着眼睛的逍药小朋友有些不乐意的反驳道。

     蓝卿也只是一笑,道:“正因为是孩子所以才更加需要锻炼。这孩子就不用严大将军你操心了,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身后的美人吧!”

     “你什么意思?”严青皱眉。

     他是出海去的,哪里会带什么美人?真以为谁都和她一样好色?刚刚好不容易对蓝卿改变了一点的印象这下又变坏了。

     不过,他现在心里面也知道这蓝少不是坏人了。

     每一个邀请函可以带的是三个人,蓝卿带着逍药和铁算子,刚刚够数。

     严青开始的时候并不清楚这些,到了海边要登船的时候才知道。

     蓝诺是一定要带着去的,人家是有着真才实学的。

     可等到他想要再选人的时候,却有一个美目之中带着英气的少年拉住了他。

     “干什么?”

     “是我!”

     “王玥,你怎么来了?”

     “先登船再说。”

     严青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小兵竟然是王玥,她不是应该要在他的府邸养伤吗?

     伤的那么重,竟然还跑来这里,这不是要人命吗?

     “你的伤?”

     “不要紧,多亏了你的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王玥说起来还有些奇怪,什么药,效果竟然这么好,肌肤好像已经长好了。

     虽然并不是真正的养好了,但是恢复起体力还却是很快的。

     “那你小心点,我到时候可能没有办法照顾到你。”严青曾经在战场之上和王玥一起共事过,他是知道她的脾气的。

     一旦决定了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

     既然她一定要去,也是王准了的。到时候他也只能暗中多照顾她一些了。

     难怪刚才蓝少会说出那样不着调的话来,原本他是早就看出来了,没有想到她的眼睛竟然会那么毒辣。

     蓝诺倒是对和谁一组并不是很感兴趣,对他来说,谁去都是一样的,他去羽族原本是没有打算这么去的,只是蓝卿要去了他手里面唯一的一张给蓝族的邀请函。

     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反正他也用不着,就直接给了她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这么大的风这么冷的地方,羽族的来使就是这么招待我们的?”看着舟船之上简陋的木屋,蓝卿有些不悦的道。

     羽族的机关算术一向是最好的,就算是他们没有传闻之中的可以在海上展翅飞翔的奇异的本事,可是在海上航行方面也不应该这么的差劲?

     就是她的小贝壳都要比这要好的多。

     “蓝少,我们……”严青原本还想要看看情况,但是他没有想到第一个出来挑事的不是羽族的使者,也不是和他们同去的人,反而是自己人。

     这可真是麻烦呀!

     他想要制止住蓝卿,自己却被王玥给阻止住,“看看再说,她不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

     “可是她怎么闹下去,恐怕羽族的使者会不悦,到时候去了羽族之后她会吃亏的。”

     “到时候再说。”

     严青还想要说下去,却被王玥阻止住了。

     这边,蓝卿还在挑剔,已经选好了房间的人也都出来看热闹,都有些好奇她的下场。

     “还有谁对这样的安排有意见?”羽族的使者是一个长发的少年,一席银色的长发直接拖到了脚后跟,用一个象征着他们一族的白色的羽毛一样的带着绑着。

     给人的感觉有些冷清,语气也有些很不好。

     “不是我挑剔,而是这实在是和我记忆之中的羽族不符,羽族虽然是飞行一族的代表,但是在雕刻技术和数术方面羽族也是相当让人折服的。”

     “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却是这样简陋的装饰和居住的地方,这会让我以为我们走错了地方。”

     蓝卿据理力争,虽然她并没有什么礼。

     “还有谁有意见?”白羽冷冷的问道,毛发有些炸起。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个羽族很气愤。

     “我,我赞同她的看法!”花弄影首先声援了蓝卿,他是借助火国的名目来的,而天门派的那一张邀请函他在上船的时候已经给了蓝卿。

     毕竟,他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同族了。

     除了自己的同门之外,最亲近的就是自己的同族之人了。

     现在看蓝卿这么做,虽然有点不靠谱,可还是要站出来声援一下的。

     “还有人吗?”白羽又是一问。

     “我也讨厌这样的地方!”蓝诺上前也道。

     刚上船的时候他站的是比较靠后的地方,好不容易到了前面来了,哪怕他也不清楚蓝卿是不是在无理取闹,但他其中之一的目的就在蓝卿身上,他不得不帮忙。

     “我火国的火盈盈,也是同样的意见,身为王女,我不接受这样的安排!”

     蓝卿没有想到火盈盈竟然也站了出来,她一挑事,出来的竟然全是自己平时认识的人。

     事实上,并不是她受不了这苦,也不仅仅是她想要贪图安逸,而是在去羽族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冰封的峡谷,那里面四之中,冬夏是最难经过的。

     冬天的时候,凡是进入的物体都会瞬间结冰;夏天的时候,那飘零的叶子只要沾染上就会瞬间的起火,还不容易扑灭。

     羽族有船可穿行,但是绝不是这样的简陋的船只,要是给他们这样过去,估计半路都烤坏了。

     她不要做烤鱼,同样也拒绝严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