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恢复记忆
    云若的委屈自然是没有被雪紫宸看在眼中的,雪紫宸也是知道就算是他现在失去了修为,失去了自己的记忆,但是他云公子,始终还是云公子。

     果不其然,云若前脚来了这里,后脚鱼魅就追着来了。

     “你答应过不和她见面的。”颜天有些气恼,明明这魔物答应了不再见她的女儿,可看如今的这个样子,这两人之间显然还是有事情存在的。

     颜天并不清楚在冰城冰封之后蓝卿和雪紫宸发生的事情,他只是以为自己的女儿魂脉流失在外,也是和他们一样不久才苏醒过来的。

     雪紫宸依旧是淡淡的,“我没有主动见她,你们就把她照顾成现在这个样子?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给她幸福?”

     若是他们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家的小宠,在他没有能力的时候,他不介意放手。可是,现在蓝卿的情况让他很不满意,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哪怕是在云若照看她的千年大泽之中,她也是张扬肆意的,用得着像现在这样的柔弱?

     雪紫宸去看云若的时候,云若是有些小赌气的。毕竟,在他的认知里面,似乎这个不怎么好亲近的哥哥首先要照顾的应该是自己才对,而不是一个什么外人。

     “她伤了,情况很不好。还忘记了我,你明白吗?”雪紫宸现在也只有对云若摊开心扉了。

     哪怕,他也知道,云若虽然记得他,但是他也是忘记了很多事情的。不过,谁让云若的心理承受一向是比较强大的。他并不是想从云若这里得到什么,他只是需要一个诉说的人。

     这么多年,不管是从前他一个人独居的时候。还是后来遇到了他们,他的心结似乎都从未解开过。

     不过,他们给予他的温暖却是实实在在的。

     “我知道了!”云若有些颓废的抱着小云兽。小云兽本身就是和他命脉相连的。

     云若现在可以自由的活动和小云兽也是分不开的。不过,小云兽现在出来消失的全凭借着自己的兴趣爱好。

     蓝卿倒是很不安分的总是想要找云若的小麻烦,准确的说是非常喜欢他。

     这样的两人倒也有趣。

     云若虽然没有记忆,但是人家的能力还是在的,蓝卿更多的则是不管不顾。

     “你失忆了,你自己知道吗?”

     “你这么粗暴,你哥知道吗?”

     “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你这样会让人……”

     “让人……”

     云若抿嘴,有些气恼,又有些不甘心。这小鱼太粘人了,简直就是形影不离。

     对于云若的质问,蓝卿倒是觉得无所谓。

     看到莫邪和雪紫宸走了出来,她倒是很欢快的和他们打了一下招呼。

     然后,继续自己的追逐事业去了。

     “她这个样子,你就不担心。”莫邪现在对蓝卿是有些彻底的死心了,原本他以为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但是,这些日子的相处之后,蓝卿的失忆,外加上她的所作所为让他意识到自己是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就算是她不记得雪紫宸了,可她喜欢的人还是其他的人。

     雪紫宸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最多让人担心的是云若。”

     最多,那小兽会异常的暴躁,估计他以后对于女人都会产生阴影。

     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省的他以后总是身边围着一大堆的姑娘,让人很看不顺眼。

     同样,当然木兮落也是相同的打算。所以,即使木兮落也来了这里,他也是和其他两位一样的看着,不出手干涉蓝卿和云若之间的一切。

     悲催的云若现在没有了修为,自己跑的又没有蓝卿活跃,自然是受欺负的命。

     变成小云兽不出来,倒也不是办法。

     “你真的失忆了懂吗?我可以帮你恢复记忆,但是你不要再这么追着我了行吗?”云若真的是要哭的心都有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被人追的无处遁形的,太可怕了。

     云若给蓝卿的办法很简单,果然,在他帮蓝卿疏离了一下记忆之后,蓝卿就安分了一些日子。

     蓝卿觉得自己的头很痛,有很多记忆像是片段似的卷席而来。云族的传承一向是可怕的存在,生生死死都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但,云族的记忆一旦开启了传承,那就是永生永世的记忆。永远都不会忘记。

     “事情竟然是这样!”

     蓝卿自己安静了很多天,这期间没有人来看过她,她也不想和人接近。

     主要是,她不想给人知道她的记忆。

     她也不想让人知道她恢复了所有的记忆。

     莫邪和她的父亲都很忙,毕竟,神族刚刚觉醒过来,一切都是需要人手的。

     蓝卿本想一个人出去走走的,她现在也有点烦躁,因为还有一个倾城的存在。倾城和她原本就是同样的,但是又有些不一样。倾城是巫女的姐妹。

     “卿儿,你怎么出来了?好点了吗?”倾城并不知道蓝卿的事情,见到蓝卿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

     她是真的以为自己是曾经的颜卿。

     “没事了!出来走走而已。你怎么在这里?”蓝卿有些奇怪,倾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自己这张曾经的脸,她真的觉得是有些感慨,说不上来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我来找雪主呀!我想了想,我似乎还是很喜欢他的,我想去看看他。”

     倾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自己身边的鱼婆婆也是一直要自己主动点。毕竟,现在的雪紫宸是那样的一个冷性子。

     蓝卿跟着她一起去了雪紫宸的住处,见到的是云若和木兮落,还有正在煮茶的雪紫宸。

     他以前是不会做这些的,通常都是她做的,现在看样子,真的是变了一个性子了。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既然他们还没有真正的开始过,是不是还有别的选择?

     “你们先做,等喝完茶再说。”云若倒是招呼了她们两人。

     蓝卿见到云若倒是对他一笑,笑的云若心里面一紧张,差点把手里面的茶杯给丢掉在地。

     “我还有点事,先去外面了。木兮落你和我一起去。”云若拉拉木兮落,非要和他一起离开。

     木兮落倒是没有说什么,抱起怀里面的小云兽就离开了这里。

     现在,云若在帮助了蓝卿之后,更加的不能离开云兽的身体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好声好气的和木兮落商量。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木兮落对他的态度变得冷冷淡淡的,倒是让人舒服了不少。

     云若骨子里似乎就是那种不安分的,他喜欢对人热情,温柔的也只是外表。但是,其实,心里面喜欢的却是那种安定,安宁。你可以不用对他太好,但是绝对的不能太过了些。

     现在,木兮落倒是找到了这个恰到的度。

     “走了!他们竟然就这么走了!”蓝卿坐下来,捧着一杯茶,喝的有些纠结。

     她只不过是想和云若打一个招呼,顺便悄悄的告诉他,自己恢复了记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自己竟然还是处于失忆的状态之中。

     不过,看不出来,他对于木兮落倒是挺依恋的。

     “味道怎么样?”放下手中的茶杯,雪紫宸轻声的问道。

     “挺好!”

     “不好!”

     蓝卿有些尴尬的看了倾城一眼,茶是真的不好喝。该不会,这倾城受到以前的颜卿的影响,是真的喜欢上了这雪紫宸吧!

     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自己要怎么办?

     倾城又该怎么办?

     巫女来找过她,告诉她,倾城只能这样的活下去了,可若是这样的话,那她岂不是要一生一世的都被别人的感情所影响了?

     “真的很不好!”蓝卿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看着雪紫宸,弄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么长时间了,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这么久了,他到底是在想什么?她就不相信他能看不出来哪个才是真正的她来。

     “卿儿,别闹!”倾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雪紫宸点了点头,她是真的觉得蓝卿有些过分了。

     她并不明白,一向稳重的蓝卿怎么会对雪紫宸这种态度?

     从雪紫宸那里出来之后,倾城看着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的蓝卿,不知道该怎么劝她。

     “卿儿,你到底怎么了?”舞倾城拉住了蓝卿,不让她再往前面走了。

     “我在追他,你没有看出来吗?反正你又不是真的喜欢他,所以我决定可以睡了他。”

     “你……”

     舞倾城被蓝卿这彪悍的言行弄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只是觉得,可是,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是不是就不用纠结了?

     “倾城,你对他真的是不喜欢的。可我是很喜欢很喜欢他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他的事情了。你完全可以把自己当成一个重新开始的自己,你不用考虑以前的事情的。”蓝卿劝导道。

     这样一来,他们三人之间的问题都会解决了。

     “也是,也不是,只是这样……”舞倾城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是不太对的。

     蓝卿这么热情的对她,对雪紫宸倒是冷冷淡淡的,甚至还有些怨气在里面。她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蓝卿对于雪紫宸的故意的报复?

     在回去之后,蓝卿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心思。既然要做,那就要光明正大的去做。

     莫邪现在对她已经是有些彻底的无语,对于她的想法和做法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雪紫宸和她本身就是纠缠在一起的,现在这两个人要重新走到一起,他是一点都不感到意外的。像前一段时间,雪紫宸和蓝卿两人都是静默的,没有什么动作,他才是真正的感到奇怪的。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先行动的竟然会是蓝卿。

     “我要去追他,你们有什么意见吗?”把问题拿到明面上来说,有时候收到的效果反而是更好的。

     颜天现在对于这个问题也有了心里面的接受的能力,最初的时候,他是极力的反对的。

     现在,突然想明白的反而是莫邪。

     到了他这里,祝福蓝卿是希望得到的。同样的,她决定的事情也是改变不了的。更何况是在这件事情上面。

     云若和木兮落离开了这里之后也没有回去雪国,而是去了一个云若很熟悉的地方。

     身为灵主,自然他是有着自己的地方的。

     那个地方除了他之外,能进去的也就只有他们一族的族人了,但是,那个灵池到如今为止能打开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这是什么地方?好熟悉呀!我以前是不是来过?”云若从小云兽的身上下来,看着木兮落奇怪的问道。

     这里的灵气很充沛,还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就是他的家一样。

     “家?”他的脑海里面第一次出现了这个念头。

     他也是有家的。

     “你不是担心你的成年考核吗?这里可以帮助你很好的度过去那一劫,而且,也不用花费太多的时间。”木兮落将掌控的阀门打开,然后带着他走了进去。

     里面才是正在的鬼斧神工,天地灵修的造化。

     “不过,有一个条件,你需要留下一件最宝贵的东西。”他是这里的主人,但是规矩不能破。

     当年他选择了自己留下来看护这里,现在总算是来了另外的一个可以陪伴他的人了。

     这个人是命中注定的存在。

     “最宝贵的东西?该不会是我自己吧!”云若摇摇头,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最宝贵的就是修为了,但是,到了如今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爱自己比较多一些的。

     身外之物,那些东西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木兮落送他走了进去,温暖的泉水夹杂着那让人浑身毛孔舒张的灵力迎面而来。

     云若有些情不自禁的往里面走去,这里的一切真的是很好。好的他有点想沉睡下去,就此不愿意醒过来。

     “别睡,有那种念头之后就会永远都醒不过来了。”木兮落拍了他一下,要他清醒过来。

     这里,虽然不会对他造成伤害,但是,还是会产生一定的影响的。

     当初,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受到的磨难并不少。如今云若能这么幸运的进到这里来,还是要归结于他的父母。

     那是一对璧人,云族的传奇性的人物。

     虽然他们相差了很多年,但是到了最后却同生共死。只是,他们的孩子在出生后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他们夫妻就已经来了这个地方,灵魂被永远的封存了起来。

     在云若变成白色的小云兽沉睡在这灵泉里面之后,木兮落便退了出来。

     他打开另外的一扇门,然后点上了三炷香,恭恭敬敬的问候了一声,才走了进去。

     “两位前辈,你们在吗?”

     “……”

     没有回声,但是,木兮落知道,他们是可以听得到他说话的。只是,现在他们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想当初,他们来到这片天地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的混沌。如今,各个大陆都在增长,这就意味着他们的灵力也是在恢复之中的。身为灵主,他的一半的责任是守护这里,还有另外的一半就是守护者这两位前辈的后人。

     “我带他回来了,他很好。你们不用担心,希望两位前辈能早些返回这片大陆。”

     木兮落说完之后,看着香灰燃尽,然后才离开了这里。

     在他刚刚离开的时候,破空之中就出现了一个人影,若是仔细看的话,正是那自称摩那族人的云悫。

     只不过,此时的他是一身月牙白,容颜秀美,面上带笑,比起那阳春的风还要更加的温暖迷人。

     “夫人,阿若回来了。难不成你还要在异世多等一段时间吗?也好,那我就带着阿若先去等你了,至少我们一家三口还有团聚的时候。”

     云悫淡淡的笑意弥散开来,原本就是身为云族之主的他,自然是有着比常人更加敏锐的观察力。

     若是他没有看错的话,灵主已经爱上了他们家的小宝贝。只可惜,自家的孩子太小了,心思不定的。估计以后还是有他愁的时候。不过,自己似乎是可以帮他一把的。

     第一世的时候,在大帝国,木兮落就是接受了云悫他们夫妻的嘱咐才去找的云若。只是,那个时候这片大陆的黑暗的势力太过强大了,他才会失去了自己的记忆,然后转生到了那一任的王室。

     同样的,他的手里面拿着的是云若出生之时,他们云族特有的那种心灵感应的存在信物,自然他就变成了云若的哥哥。

     说起来,还这是乌龙。

     不过,在那个时候,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云若。早在很久之前,在另外的大陆之上,他就见过他,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是她而已。

     这些王室,云若是不会记得的。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对她上心了,这中间早已经不是嘱托这么简单的存在了。

     云若清醒过来的时候,眼睛里面有一丝的懵懂,他的记忆恢复了一点。但是,因为云悫的存在,他的记忆回到了自己刚出生的时刻,那个时候小云兽刚刚变成人形是很脆弱的。

     “你……”木兮落来找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呆呆的坐在水池中间的云若,眨着大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问题是,他变成了她!

     身上只穿着薄薄的一层白纱,玲珑有致的身体,虽然青涩,却足以魅惑人心。

     “阿嚏!阿嚏!”云若连着打了两个喷嚏,着凉了。

     她有些委屈的看着木兮落,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不知所措,她只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会护着她的,至少不会丢下自己不管。她现在是心里面会想明白,但是放到行动上就会逊色很多了。

     她也不想这个样子,可是就是行为有些不受控制。

     蓝卿并不知道云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现在只是一心想着怎么打破雪紫宸和她之间的隔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