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灵主天下
    “或许你可以试试换个思路,比如找个男人?”木兮落一本正经的给一筹不展的云若出主意。

     云若皱眉,她现在觉得生活一点乐子都没有了。原本,还有漂亮的姑娘给她看,给她宠,现在再这么做,总是觉得有些怪怪的,她自己去青楼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可,可我现在只是想要试试,又不是真心实意的对人家,到最后我万一不想玩了,那岂不是欺骗人家的感情?这样做不好吧!”云若觉得木兮落说的也是有些道理的,但是对待感情这种东西,她现在更加的捉摸不透了。

     云若抬头看到木兮落很认真的道:“我可不想再发生辰鱼那样的事情了,太麻烦了。”

     “他不守信用!”云若对于辰鱼现在也是有些不太待见的。原本说好的事情,到了下面就变了。

     通过这件事情之后,她也明白了,感情是不能儿戏的。

     云若说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身后的山茶花衬得她整个人都特别的娇媚,本身就是一个精致漂亮的大娃娃,现在这样略带委屈的神情更是让人分外的怜惜。

     木兮落很自然的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听着她对辰鱼的评价,并不答话,只是眼睛看着她。

     “你看当初明明我们都说好的,结果他竟然要死要活的,还害的我这么惨。我又没有办法找他报复,想想只能自己生气,太讨厌了。”

     木兮落随意的将她身上的落花给扫掉,“当初你就没有想过和他真的在一起,一生一世?”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断袖!当初都说好的,只做知己的。是他非要变成女子,说是漂亮!其实他就是变得再漂亮我也不会对他有感觉的,没事谁会喜欢一个大男人去?”

     云若回答的时候有些亢奋,她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伴侣会是一个男人,当然,前提是,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成年之后会因为能力不足而变身成为女子的形体。

     “是吗?”木兮落说这话的时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不觉之中就加大了自己的力道。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她这么有原则!

     断袖!

     好在,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那么明显的想法,好在,自己的感情发现的也比较晚。

     木兮落不由得庆幸起来,若是自己早些对她表明自己的心意,现在肯定会更加的糟糕的。看样子,要想将这小笨蛋拿下来还是需要好好的花费一番功夫的。

     “对了,以后我是叫你哥好呢?还是叫你名字好?好歹,我们也曾经是亲兄弟。”云若是觉得,木兮落和她的兄弟情义也是可以继续下去的。

     她现在是很高兴有一个“亲哥哥”的。

     “随你的便!”木兮落的手重重的落在她的肩膀上,拍的云若差点跌倒。

     她弄不明白他怎么突然之间就又不高兴了,她也没有招惹他呀!都说女人心海底针,难不成,这男人也是如此?

     木兮落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以后叫我兮落,不许叫什么哥。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可不想当你的哥。麻烦!”

     “好吧!”云若无奈点头。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是挺省事的一个好孩子,怎么到了他这里就麻烦了呢?

     “兮落,你该不会是……?”云若话还没有说话的时候被他给敲了一下,疼的她把剩下的话给忘了。

     木兮落是知道她下面不会是他爱听的话,索性就不让她说出来了。

     这笨蛋不省心他太知道了。

     雪紫宸和蓝卿这一走,给她放下两个小娃娃,她自然就要时刻的看着,暂时是不会到处走去别的地方的。他就不信自己打动不了她的心。

     蓝卿现在是被列入到禁止出门的行列中去了,她越发的觉得有些无聊起来。

     海清还没有离开这里,好在和她聊聊天还能打发一些时间。

     “你发现没有,云若最近好像变得更加的……迷人!对,就是特别的又气质,怎么说呢?以前她的人就和她的名字一样,给人一种高高的不可捉摸的感觉,但是又特别的让人感觉亲切。可现在就像是一朵美艳的花,带着岁月的沉淀,变得更加的又韵味了。”

     海清听了蓝卿的话,点了点头:“是,她的确是变了。”

     海清也只是猜测,莫不是云若改变了自己,变成了女子?不过,这话她没有告诉给蓝卿,云若的性子她也是知道的。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她是不会改变自己的。

     “这孩子真可爱,不哭不闹的。对了,起名了没?”蓝卿摸摸海清怀里面稚嫩的小婴儿的脸蛋,道。

     “还没有,暂时没有想好,等到大点了再说。”海清回答道。

     海清是水族,炎算是灵族的人,但是现在表面上还是魔族的人,这孩子以后不管是在水族还是在魔族都是可以横着走的。

     海清是真的很羡慕蓝卿,明明都是一样怀着宝宝,她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蓝卿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甚至于,他们以后的孩子都不用担心教育的问题。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

     “对了,你没事的时候最好去趟水族,毕竟那也是你的地方了。”

     “知道了,我会的。”

     蓝卿这话回答的有些牵强,毕竟她连蓝族都没有找到时间回去。她可是也答应了蓝诺的。

     想起来这事,她又想起来了火盈盈,火盈盈现在也在雪国,自然是被俘虏来的,她倒是没有受到什么虐待,但是因为雪国现在主事的是实际上是云若,所以她也没有被虐。

     要是换成了雪紫宸,就不见得这么容易了。

     “我能去看看火盈盈吗?听说她找蓝少找了很久了,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

     “我觉得……没,没什么了!”

     蓝卿说话的时候看到雪紫宸的兴致还是很高的,可是,当她提到火盈盈的时候,那美人的脸色就变了。

     变得很快,很冷,冷的她剩下的话自动改口了。

     她就不明白了,雪紫宸对火盈盈这么介意作什么?她是丝毫不知道他对于女人的介意程度。

     “嫁给我!”

     “现,现在?”

     蓝卿有些嘟囔,她还不想嫁人,不要嫁!

     雪紫宸的脸色沉了沉,但是蓝卿也知道,他不会真的拿她怎么样的,索性胆子也就大了起来了。

     雪美人现在是无奈的紧,一方面为了云若的事情,他要带着居住四五年的时间,其实,主要是为了炼制一种魔魂,不同于以往的魔魂,是一种靠着灵力集结来的魔魂。

     魔魂对云若的以后是很有帮助的,可以免除掉她出生之后就夭折的悲惨命运。

     这也是雪紫宸上心的原因。

     魔魂的炼制其中是需要蓝卿的帮助的,而那个幻境之中的灵力同样的也是对蓝卿和他的休养很有好处的,这才是他选择那个地方的真正的原因。

     木兮落就是因为明白这些,才没有再说什么别的话。这些事情是他们瞒着云若进行的,同样的蓝卿也是丝毫不知情的。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云若看起来傻乎乎的总是为了别人的事情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是生命,但是总之她还是得到了好报。不管他们对她是何种心思,总之都是爱护她的。

     “最近,我总觉得木兮落有些怪怪的,特别是他看我的眼神,渗人!”

     云若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是朝着外面看的,海清和炎都在这里,蓝卿也是一个人逗着他们的小女儿。

     说实话,她这几天有些怕见到木兮落,不是他太凶,而是对她太好了,好的她有些莫名其妙。

     “怪吗?我没有觉得呀!”炎倒是不知道木兮落和云若之间的曲曲绕绕的,说话也是很直接的。

     木兮落给他的感觉还是一样的,飘逸若仙的一个冷清之人,所到之处气质非凡,他是不太愿意和他相处的。就是因为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太好了点。

     比起他这个真正的灵族的人,那人给他的感觉还要更加的真实一些,更加符合世人对于灵主的评价。

     炎现在对于木兮落的身份并不是很确定,早先在幻城的时候,他也是隐约的觉得他和灵族有关系,甚至一度他还曾经猜测过他是不是灵主,不过都被海清给否定了。

     海清帮忙隐瞒的目的也是很简单,灵主本身就是虚无缥缈的存在,他的身份是不应该为人所知的。

     蓝卿知道这点,小鱼的嘴巴很严实,自然是不会往外面乱说的。

     木兮落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是不是被人知道,现在的人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没有人能伤害到他分毫。

     若不是因为在万年之前他的实力不够,也不会害云若到现在这种地步。

     当然,这其中的缘由他是没有办法明说的。

     “好像,他看我的眼光,总有点……说不上来的那种……那种柔……”云若仔细的回想,然后慢慢的道。

     蓝卿是知道一些的,现在也不好插话说什么,不过她也觉得木兮落和云若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彼此配得上对方。

     “算了,我还是以后躲着他点好了。这样我心里面总是很不踏实。”云若揉揉自己的胸口,觉得还是有些心跳加速。

     她现在一想起木兮落来,心跳就有些不太正常。

     海清也是无语,灵主的那种小心眼她是知道的,在冰城的时候就已经深刻的见识过了,现在她也不好评判什么。

     “不想见就不见好了,他总不能绑了你去。要不然跟我们去灵域住几天?”

     炎倒是很热情的邀请云若同去他们那里,不过,他也知道,雪国这些事情云若答应了之后,就不会轻易的改变自己的话。

     “那可不一定!”云若的声音闷闷的,想起来在之前来到雪国的事,他倒是真的会这么做,骨子里兮落也绝对是一个很霸道的家伙。

     “我真怀疑我以前是不是欠了他的。”要不然,他现在怎么总是盯着她。

     雪紫宸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云若的话,咳嗽了一下,道:“他只是关心你,没有别的意思的,不要多想了。”

     “……”

     雪紫宸的话一出,屋内顿时寂静了起来,云若是不解他什么时候和木兮落的感情这么好了?竟然都会帮他说话了。

     蓝卿默默的捂脸,雪美人真是为了自己的弟弟拼上了,这分明是变相的在给木兮落添乱。

     云若本身对木兮落就是很复杂的感情,最初的时候可能是当成朋友的,后来变成了亲人,相爱想杀,如今她倒是看清楚了一点,想要变回来最初的时候单纯的情感,但是被雪紫宸这么一说,她倒是看清楚了。

     木兮落就惨了,哪怕他的感情也很迟钝,但是人家现在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了。

     到了这种时候,云若若是真的去找了别人,她不知道木兮落会不会暴怒起来干什么毁天灭地的事。

     一个鬼族的少主被云若改变成了如今这种程度已经是很罕见的了,到了如今,哪怕辰鱼在想为乱天下,可是和云若相处的时间久了,他的那份心也就淡了。

     “但愿是我多想了,也可能是以前和他闹惯了,他现在变得这么温柔我反而不适应了。”

     云若很苦恼,不过被雪紫宸这么一说,反而也就明白了,的确是自己多心了。

     她对待木兮落老态度就是了,真的不需要想太多的。

     雪紫宸依旧是淡然处之,对于这些事情,大家都是聪明人,并不需要说太多,点到就够了。

     只要云若心里面把木兮落当成哥哥一天,他们就不可能真的在一起,这样他的亲弟弟就不会被猪给啃了。

     “你小时候过的是不是很苦?”这一天是云若主动的去找的木兮落,看到他正在泡茶,就主动的坐在一边和他说话。

     身为灵主,小时候和旁人自然是不一样的,虽然在她遇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了天门派的大师兄,继任的掌门的人选,但是在最初的时候他一定是最没有天赋的。

     灵修和一般的修为还不一样,有心的话,在最初的时候只会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修为增加,而在外人的眼中是看不出来的。

     “还好!”木兮落一边看着煮茶的水,一边淡淡的答道。

     最初的那种苦痛他现在早已经淡忘了,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久到他都不太记得自己的身份了。

     灵主,这是一个很陌生的词,对他来说是这样的。

     在最初的时候,他刚出生就遭到了魔族魔物的干扰,要不是云若的父母发现了并救助了他,现在也就不会有他的存在了。

     说到底,一切都是缘分。

     正是因为以前的那种不美好的记忆,他对人一直都是很淡漠,不想云若一样,一直都是傻乎乎的很天真,也很乐观。

     云若和木兮落虽然有着同样的血脉,但是两人的出身和遭遇又是不一样的。

     “我那个时候也是经常遭人欺负的,他们都排斥我,不过好在我比他们都强。”

     云若接过来他给的茶,喝了一口,觉得味道很不好喝就想要吐掉,却被他给拦住了。

     “喝下去,这是药。”

     “苦!”

     “那也要喝,要不然你就想一直这样下去?”

     “好吧!”

     云若虽然知道现在自己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但是也不希望就一直这样下去,自然是很顺从的喝了下去木兮落所谓的药。

     她没有品出来效果如何,但是里面的珍稀草药倒是不少。

     “君墨,云宝宝,还有灵,我们都是很好的。在归墟的时候,我们相处的都很愉快的,没有这么多的烦恼,也没有这么多的算计。我还以为我们可以一直都那样下去,但是后来他们都走了……”

     云若是真的有些怀念那个时候的日子,她还记得自己因为贪玩坏了清音的事情,导致她才会一个人出走到了这个空间来,这才遇到了木兮落。

     “我开始最喜欢的就是清音了,后来我又喜欢上了阿莫,还有……”云若扳着自己的指头细说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那些都是自己最纯真的年代,最纯洁的感情,回忆起来自然是想到的真情流露。

     “灵是谁?”木兮落又给她倒了一杯别的茶,这次喝起来有点香甜的味道。

     “就是清音呀!可惜,她嫁人了!”

     “阿莫呢?”

     “她是魔域的少主,但是她身边有一个很讨厌的无月,水域的少主,他总是粘着阿莫,害的我每次都只能偷偷的去见她。”

     “那现在你还喜欢她们吗?”

     木兮落问这话的时候,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的温柔一些,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将这花心的小白痴揍一顿。

     一颗心竟然可以装得下那么多人,简直是欠修理。

     “唉!感情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强求的,我喜欢她们,可是她们都不喜欢我!”

     云若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可伶巴巴的看着木兮落,似乎在说,我这么可爱,为什么她们会不喜欢我呢?

     “感情的事的确很难说清楚。”对于这点,木兮落倒是很赞同的点了点头。

     “那你喜欢我吗?”云若和他讲了半天自己的悲惨的感情经历,总算是说道了正点上面。

     按照以往的哄女人的经验,一般这种时候他的回答都是喜欢的。木兮落当然也是不例外的,他本身也是喜欢她的。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叫你哥哥?”云若很天真的问道,她就是不明白,既然不讨厌她,为什么不认她呢?

     天真的她还是想要继续以前的那种感情,但是时间早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了,木兮落又怎么会承认呢?

     谈话最终还是没有结局的,不过,这两人也不急于这一时。反正,他们两人现在有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