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生产
    雪紫宸忙着找炼制魔魂需要的东西,木兮落自然是要帮忙的,云若则是处理雪国和其他周边国家的事情。

     蓝卿本身对这些是不太关注的,她对政事一向是不怎么敏感的。

     就算是这样,其他大陆的惨剧也是触动了她的内心,鬼族出动残害大陆的百姓,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一些。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难道就没有办法阻止吗?”

     云若听到蓝卿的质问,沉默不语,她不是不想,只是她做不到而已。

     早在万年之前这大陆的一场灾难就已经注定了,只是千年之前的爆发被她硬生生的推迟到了现在。哪怕她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可是始终还是阻止不了这天意的惩罚。

     “这片大陆原本就是神罚大陆,这里的一切原本就是要遭到毁灭的。不过,如今的情况以及是好很多了,毕竟是经历了千百年的演变,至少一些善良的人存活了下来,过不了多久,各个大陆都会出现他们的王者帮助他们抵抗这场灾难,我们能做的也就这样这些了。”

     云若是了解这些事情的,木兮落也清楚,但是他现在却不想管这些了,不是他冷漠,而是明知道没有办法,却还是要经历。他的心里面并不好受。

     “那神魂呢?要是用神魂的话会不会阻止鬼族的入侵?”蓝卿想到了这种可能。

     在上古的古书之上,神魂原本就是有着镇压作用的,要是用神魂是不是就可以关闭鬼域通往这里的大门?

     “可以一试,只是这样一来,你自己……”云若思考这种方法的可能性,但是却担心蓝卿的身体。

     “我本就是神族,这片大陆本身就是要由我们来守护的,你都能做到如此,我们牺牲一些又算的了什么?”蓝卿苦笑道。

     她随着云若去到东陆,北州,那里原本的繁华在鬼族的大军经过之后就变成了荒野,简直是人间地狱。她的心灵受到了震撼,她不是没有经历过战争,只是这太残忍了一些。

     她现在,只想为那无辜的百姓做些什么……

     “你去和雪紫宸商量一下,这件事只有木兮落能决定。”云若道。

     木兮落是灵主,这片大陆的存在与否还是他说了算了。她并不太清楚木兮落曾经经历了什么,使得他的心变得冰冷,但是她也知道若是真的计较起来,木兮落那冰冷的表面下掩藏的才是最悲哀的一颗心。

     云若看着蓝卿离开的身影,她皱了皱眉,她来到这片大陆时间太久了,说实话她也不太能适应这样的悲惨的存在,她想要回去了,回去看看自己昔日生活的地方,至于回不回来……那就另说了。

     这片大陆有让人留恋的地方,可是也有让自己伤心的地方,她不是太愿意回来这里。

     蓝卿并不知道云若心里面的想法。

     她去找了木兮落,先问了他事情的可能性,她知道雪紫宸不会太反对,只要是她铁了心要做的,他就一定会支持的。

     “风险和机遇并存,你可以一试,不过要等孩子降生之后再说。”木兮落依旧是淡然的道。

     他现在唯一在意的就是云若的想法,他自然是知道她的身份的,若是她不愿意留下来了,那他……该怎么办?

     是继续自私下去,还是……放她离开!

     “她去找木兮落了,机会很大,可以利用神魂关闭鬼族的大门,让剩下的鬼族留在这片大陆之上回不去鬼域之中,这样一来必然会减少这里的伤害,只是这样一来,她就再无了成神的可能了。你看?”

     云若找了雪紫宸,将整件事的厉害关系给他说了清清楚楚,作为蓝卿的伴侣,他有权知道所有的真相。

     她不知道蓝卿会怎么和雪紫宸说,但是她有义务帮他们把最后的事情最好,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觉得的。

     “我原本也就不在乎她的身份,这样也好。积德行善,我同意。”雪紫宸很坦然的道。

     他的心里面也的确是这样想的,比起这所有的生灵来说,个人的修为倒还真是不算什么。

     他了解蓝卿,哪怕她嘴上说的是不在乎,可是她的心还是善良的,她过不去自己内心的那一关,既然这样,他又为何要她不快乐?

     “你同意就好。你放心,我去找木兮落,帮他做好这件事。不会让蓝卿受到伤害的,至于她以后的身份,我去找神族长老和其他的主事的人谈。”她就不信这点面子还找不来了。

     神族的身份其实只是一个象征,但是蓝卿失去了神魂之后,她自己的修为又被她以前给弄的有些杂乱,身份倒还真是一个问题。就算是以后这片大陆会重组,但是身份还是要明确才行。

     “也好!”雪紫宸点头,他不在意但是有人在意就好。

     这个弟弟就是这点好,很会为别人着想。这样一来,蓝卿以后的身份肯定会不低。

     天门派,青城派,还有蜀山派是如今的三大门派。

     天门派人数稀少,飘忽不定,但是身份都是尊贵无比的人,门派之内的考核也是有些奇特的。自然,天门派的公子就是云若无疑了,她的师兄也就是花弄影的师父是现任的代理掌门。

     蜀山派则是除魔卫道,和天门派相比,是天下众所皆知的门派,倒是也是一个大宗。

     青城派则是又修为的人修行的圣地,门派之中修仙的人居多。这一派说起来有些可悲,如今这片大陆的灵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修仙的人了,是以他们这一派注定是要走到其他路上去的。

     云若去说服的就是三大门派的掌门人,自己的门派有师兄向着自然是好说话的,蜀山派的掌门她也熟悉,自然也就就是不费力的。至于青城派,她压根就忽略了过去。

     以至于蓝卿的身份在后来很容易就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承认,这对于她以后的造化也是极有好处的。

     “神族?我不……”蓝卿刚想反驳,她并不想成神,但是木兮落的话就打断了她。

     “那就太好了!省的我以后麻烦了。”木兮落没有想到云若办事这么快还这么细致,简直是太让人感到贴心了。贴心的让他都有些感觉到心里面酸酸的。

     什么时候,她的眼中才能只有他?

     “我……好难受……”

     “卿儿!”

     “阿若!”

     蓝卿刚想再说几句的时候,感觉肚子一难受,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两只包子在身上。

     雪紫宸见到她发作的第一反应就是喊云若帮忙。

     他不懂生产,云若当然也是不懂的。

     海清看样子就想要上去帮忙,却被雪紫宸阻止了,他觉得将自家的宝贝托付给谁都不如云若省心。

     “女人生孩子都是要疼过才行的,你还是让我进去帮忙吧!”海清是真的很着急,云若一个大男人,能进去干什么?

     她不明白这雪紫宸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这两人之间也太好了点吧!

     海清并不知道云若已经变成了女子的事实,她现在倒是有点在意所谓的男女之分了。

     雪紫宸不让帮忙,她也不能闲着,至少给刚出生的孩子准备点东西还是要的。

     没有哭喊声,也没有什么吵闹的声音,蓝卿感觉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仙女一样漂亮的云若突然之间变得好美呀!之后,再之后的就看到两个很不可爱,皱皱巴巴的小包子被云若抱在怀里面。

     好奇幻!

     云若累的有些惨,她也不知道怎么生孩子的,可是雪紫宸硬生生的把她给推了进来,还刻意的守在了门口。感觉到蓝卿肚子里面的宝宝的动作,她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她是直接动用了自己的灵力,让刚出生的两只小团子就有了自己的意识。

     孩子长得并不那看,水水灵灵的,很可爱。

     只不过,比起长大的孩子还是有些不太好看的了。

     蓝卿撇撇嘴,她是丝毫的痛苦都没有感觉到,然后就看到了两只宝贝,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早知道生孩子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她当初也就不会那么闹腾了,现在想起来多不好意思。

     “好小好嫩的孩子呀!”蓝卿蹲在床边用手戳了戳睡熟的两只小包子的脸蛋,感觉好好玩。

     早出生的那一个是女孩子,是姐姐。

     晚出生的那一个是男孩子,是弟弟。

     显然,弟弟比起姐姐要活泼多了,见到自己的娘亲逗他们玩,不闹反而冲着她傻笑了一下。

     至于姐姐,似乎是遗传了雪紫宸的冰冷,一张小脸紧绷绷的,一点笑意都没有。

     “反了呀!”蓝卿看着熟睡的两个孩子,这两孩子的性子似乎是长错了,按理说,女孩子矜持一点是好的。可是若是长大之后变成了雪美人那样冷冷的,可就不太好了。

     至于这男孩子,若是随了她的性子,想想也是够让人头疼的了。只是不知道她这宝贝儿子会喜欢上什么样的人,到时候那姑娘估计也是会被烦到的。

     “紫宸,你快来看,这就是孩子,我们的孩子呀!长得还可以了。”蓝卿看着推门进来的雪紫宸,指着两只小团子道。

     哪怕她刚才还觉得孩子有些不太好看,但是自己生的就是再丑,那也是自己的孩子,决不许别人说什么不好的。

     “嗯,是挺可爱的。”雪紫宸也觉得很新鲜,这就是他们的孩子,真好。

     云若出去给孩子准备东西了,刚进来就看到蓝卿蹦蹦跳跳的在围着雪紫宸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你怎么下来了?谁让你下来的?你刚生完孩子身体很虚你自己不知道呀!”

     云若一着急直接走到了蓝卿面前,就差对她怒吼了,这太不让人省心了也。雪紫宸怎么就不看着她点呢?

     雪紫宸看云若进来,刚才听到自家的小宠那么兴奋也就没有太在意。再说,他看蓝卿的身体,恢复的挺好的。

     “你们……”云若说他们太气人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感觉眼前一昏。

     好在,雪紫宸及时的抱住了她,才没有让她跌倒在地。

     他们两口子生个孩子,结果云若被弄的虚脱无力,蓝卿有些小小的惭愧,她真不是故意的。

     海清看着雪紫宸抱着另外一个娇小的女人从蓝卿的产房出去,顿感惊讶,看雪紫宸他们刚走了两步碰到了木兮落,就看到木兮落似乎对雪紫宸有些怨气,抱过那姑娘就走了,留给雪紫宸一个怒气冲冲的背影。

     “这怎么生孩子还生出来一个姑娘?”海清自言自语的走进蓝卿的卧房,看蓝卿正有些稍窘迫的窝在床上。

     “海清,你小点声,那是云若,她正生气呢?”蓝卿自知理亏,也就窝在床上不下来了。

     是了!她是孕妇!要好生的休养!

     “她,她……”海清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一家子的关系还真是够乱的了。

     “云若最近很不顺,所以没事还是少去她面前的好。”蓝卿重重的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云若到底是怎么想的,总之就是最近变得不是向以前那么温柔了。

     雪紫宸回来之后,看到海清有些不悦,他就是嫌这海清没事太闲了一点,总是来找自家的小宠,弄的他都没有时间和她独处了。他并不太喜欢自己的东西被人喜欢。

     独占欲还是很强的。

     “你不会连她的醋也吃吧!真是那你没有办法,海清是来告别的。她马上也要回去了。”

     托着下巴,蓝卿解释了一句,然后才问道:“云若的情况怎么样了?她好像很不好的样子?”

     “没事!有木兮落在,他的医术也是靠谱的。”雪紫宸坐到床边上摸了摸她的脸颊,看她气色红润的样子,倒是放下心来了。

     果然,有云若在就连生孩子都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别以为他不知道海清生女儿时候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是装出来的,据说是想到的痛苦。

     之所以拒绝别人去接生,就是因为他知道云若被逼急了是一定会有办法的。

     “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动身去冰城。那里已经准备好了,就我们两人。”

     “可孩子?”

     “有云若在,你还不放心吗?”

     “好吧!”

     蓝卿点头,她不是不放心,只是隐约的有些心虚,毕竟这是他们的孩子,还是亲生的。在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要给别人照顾了。

     虽然,小孩子哭闹起来也是想到的吵人的,可自己生下来的还是要忍耐一些的。

     这样一来,云若会不会感到……

     算了,那都是云若的事情了。

     蓝卿很乐观的跟着雪美人去了冰城,开始了他们的二人世界,每天修炼打扫的,剩下就是看雪美人炼制魔魂,日子倒也是挺悠闲的至于两只孩子一开始似乎就没有进入到她的生活之中去,以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她都有恍惚。

     雪紫宸自然是高兴的,要知道,在她的心里面自己还是第一位的。果然,在生完孩子之后就带她离家的决定是对的。

     父母天性自然是爱孩子的,他有时间自然也是经常回去的,不过都是偷偷的回去看一眼,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云若一个人要照看两个孩子,不,准确点是三个,逍药现在也是四五岁的样子,也是小不点一个。

     就算是再懂事,那始终还是一个孩子,她自然也是要用点心思的。

     云兽是天生的祥瑞之兽,虽然云若本人的脾气有时候有点暴躁,但是并不妨碍它天生带来的那种祥和之气。

     在她在雪国的这几年时间里面,雪国的一切都是欣欣向荣,风调雨顺……

     百姓安居乐业,至于她出外的形象自然还是要用雪紫宸的模样的,这样一来减少了麻烦,而来也是好解释。

     王玥和严青的孩子也出生了,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五年过去了。

     孩子也都长大了,王玥本身就是大家之女,严青自然也是将军之后,他们的女儿又特别喜欢蓝卿他们的小儿子,于是就有了结亲的心思。

     云若第一次听他们提起的时候有些诧异,她并不是雪紫宸,自然也是没有雪紫宸的那种冰冷的,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们的“雪主”有了孩子之后,脾气越发的好了起来。

     今天竟然意外的看到雪主抱着他们的长公主在看奏折,要知道这几年自从来了国师之后,王就很少看这些琐碎的东西了。难得她有这么勤劳的时候。

     严青一阵诧异,看到坐在王位上的小公主也是看的一本正经的,略微有些感叹,果然王变了很多呀!

     外面有传言,都说王喜欢的是男人,更甚者还有人说,新来的国师大人就是因为和王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同寻常才会甘心留下来的。

     至于两个孩子的身世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母亲是何人?但是和王小时候如出一辙的模样,倒也不会让人怀疑什么,更何况在这些事情上,王一向是不允许臣下多言的。

     “还有事?”云若让雪瞳小公主自己先学着批改奏折,喝了一杯茶之后,才幽幽的问道。

     “这,还请王……”严青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请求的事情,他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替自己的女儿争取一下。

     要知道,在他们夫妻看来,自家的女儿也是相当聪慧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然是绝好的。

     “是这样呀!等我问问两个孩子的意见然后再说吧!想来,他们也是愿意多一个玩伴的,至于别的事情,还是等到他们长大之后再说吧!严将军,你说呢?”

     云若说话的时候,眼睛是有些看着他的,但是却又似乎是不经意间,让严青心里面有些捉摸不透。

     对待孩子教育的问题上,她一向是比较尊重他们各自的意愿的。多一个玩伴也是很好的,只是如今这雪瞳小公主,和雪殷小王子的脾气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到一起去的。

     天资聪慧自然是不用多说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已经从将来的王位继承人的角度来考虑培养雪瞳了,至于雪殷,那个孩子和蓝卿简直是一模一样的怪脾气,对政事丝毫提不起心来,整日里就只是去粘着逍药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