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那么禽兽
    冰城在蓝卿和雪紫宸进去之后就被结界给封闭了起来,虽说外面的人也是可以进去的,但是为了修炼魔魂的保密性,这五年来她几乎没有踏出过冰城一步。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和两个孩子的相处。云若会定时的带着两只小团子进来看他们。

     平时则是可以通过这种特殊的通讯方式,在双方用灵力的情况下,看的到对方的虚影,从而交谈。

     现在,蓝卿就看着对面自己的儿子,小小的身影有些艰难的爬到上面来,然后一脸兴奋的给她说着有趣的事情。

     “娘亲,宝宝很聪明吧!反正我觉得宝宝比姐姐都要聪明很多,但是,姐姐一不高兴就揍人,很不好的。”

     雪殷小朋友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和自己的娘亲聊天,语气之中满是炫耀。

     蓝卿听着他说云若的事情,又讲了他所谓的曲折的感情史,真心的觉得自家的儿子太早熟了一点。

     “宝宝最喜欢的就是小叔叔了,可是就因为姐姐也喜欢小叔叔,她就不许别人喜欢。但是,木叔叔也是喜欢小叔叔的,然后姐姐就经常被木叔叔修理,好惨好惨!”

     雪殷想起来自家的姐姐在苦学琴艺时候的那种痛苦的表情,就觉得有些不开心了。

     雪瞳和顽皮的雪殷不一样,虽然是一个女孩子,但是雪瞳绝对的自律,哪怕她不是太喜欢政治,但是五岁的她实际上已经开始学习处理军国的大事了。

     “其实,姐姐一点都不喜欢处理朝政的,但是因为这样做可以和小叔叔相处的时间多一些,所以姐姐才这么做的。可有木叔叔在旁边看着,姐姐是找不到机会亲近小叔叔的,好可怜呀!”

     雪殷拖着自己的小下巴,一脸的犹豫,他也是很喜欢自己的小叔叔的,可是他现在看的很明白,只要用木叔叔在一天,小叔叔就不会是他们的。

     问题是,他们家的小叔叔似乎也是喜欢木叔叔的,这就非常不好了。

     “乖了,你们还小,感情的事等到以后再说了。”蓝卿在另一头听得有些心惊,但是仔细想想,不过是孩子而已。

     要说,自己的这两个孩子,在肚子里面的时候,她就知道生出来之后绝对是要粘着云若的。

     云若身上的那种气息太让人着迷了,她现在是习惯了些,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过,对于天生敏感的小精灵来说,自然是要和自己喜欢的东西呆在一起的。

     “娘亲,我现在发愁的是,我喜欢的人都去喜欢了别人,宝宝以后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该多可怜?”

     “……”

     蓝卿觉得这小团子越说越离谱了,这才多大点的小人就已经有了这么深的心思,该不会是被谁给教坏了吧!

     “娘亲是爹爹的,小叔叔是木叔叔的,逍药现在也不喜欢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像爹爹那样让逍药也只喜欢我一个人呢?娘亲!”小团子说道最后有些委委屈屈的。

     他是很喜欢逍药哥哥,但是每一次一见到他逍药哥哥也不是不喜欢,总之就是不是他要的那种喜欢。

     听着雪殷童鞋磕磕绊绊的表达着自己的心意,蓝卿心里面有了一定的把握,不就是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了海清他们家现在的儿子吗?

     这根本就不是大问题。

     海清生的孩子,逍药是男孩,之所以现在是男孩就是因为他的天赋好一些,不过,到了逍药成年的时候,逍药是可以自己选择的。

     只要雪殷有耐心,她就不信这个儿媳妇娶不到手里面来。

     更何况,当年她和海清还是有婚约的,好在,并没有明确要他们家哪个孩子。这样一来,海清和炎这一关几乎不存在问题。

     “不要担心,会有办法的。你看你小叔叔就知道了。”蓝卿只能这样教导自己的小团子了。

     至于会不会教坏,那根本就不再她的考虑范围之中。

     碰到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这两个小孩子还能长成以后的栋梁之才着实是不容易呀!

     蓝卿带着疑问找到雪紫宸,美人正在烹茶,最近他好像特别喜欢煮茶,哪怕他煮的茶味道依旧是有些怪怪的,不过,喝习惯了也就那样了。

     自从神魂从她身体里面出去之后,她恢复的就不是很好,不过修为倒是比起以前来更踏实了,几乎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在往上面升。

     “我听殷儿说,云若有了喜欢的人,好像还是以前就认识的,应该是最近才来了北州的,你说,他们会不会成呢?”

     蓝卿是从雪殷的话里面分析出来的,那人应该是魔域的人,叫君墨,好像还真是云若以前喜欢过的人。这样看来,他们倒是很有可能的。

     “谁?君墨帝君?不会有可能的。”雪紫宸将茶杯中煮好的茶递到了她面前,很肯定的道。

     “为什么?”蓝卿不解。

     “无月!水域少主,君墨是他看重的女人,而且,这两人虽然兜兜转转但是感情一直都是最稳当的,两情相悦,云若是没有机会的。”雪紫宸说出来自己知道的事实。

     他原本就是魔族之人,来到这个大陆也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不过,有时间在很早的时候他也是会回去魔域的,对于魔域的君主君墨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一些的。

     那水族的少主无月表面看起来温柔雅致的一个漂亮美人,除了靠着自己那张漂亮脸蛋吸引君墨的注意力之外,在外面面前他可是从来不会露出自己的笑容的。

     水族的人天生妩媚多情,无月却是一个例外,专情霸道。

     要是给无月知道了,云若竟敢趁着君墨来北州大陆历劫之际撬他的墙角,估计这两人之间少不了一场恶斗。

     所以,云若是不会有机会的。

     更何况,还有木兮落在一旁看着,哪怕是一生一世的爱恋,也是绝对不会有可能的。

     趁早,云若还是应该死了那条心的。

     “是这样!那云若真是好可怜,总是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该不会是她以前太泛情的原因吧!”

     “也对也不对!说到底,她最初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公主的身份,只是后来她和木兮落之间……”

     “怎么样?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呀!”

     蓝卿是真的很好奇云若和木兮落之间的事情,感情从雪紫宸这里云若和木兮落最初的最初两人就是很有缘分的。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云若的心会被伤害到这样的地步,以至于她宁愿痛苦一些也不肯和木兮落再续前缘,甚至是不想做女子。

     这两人之间还是大有故事呀!

     “先别说这些了,有时间再讲给你听吧!对了,雪瞳最近学习国事怎么样了,还要多久才能独立支撑西陆的局面?”

     雪紫宸还是比较关心国家大事的,魔魂已经炼制好了,在不久之前,现在他唯一在考虑的是,直接给云若还是交给木兮落的好。

     直接给云若,他有些担心她不会要。

     可是,给了木兮落之后,就注定了这两人来生来世还是纠纠缠缠,不会有完结的时候。

     西陆现在已经没有了所谓的雪国和火国之分,其他的几大家族也都很顺利的被云若和木兮落给收到了雪国的旗帜之下。

     如今,统称就是西陆!

     西陆也是唯一一个因为蓝卿设下的结界而没有遭受到鬼族入侵的大陆,这里的经济发展和人们的生活自然是要比这其他大陆的人们强了太多了。

     等到结界打开的那一天,东西大陆融为一体,这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不过到了那个时候自然就会有那个时代的解决的办法。

     “可是女儿今年才五岁,这样做会不会有点过早?”蓝卿想起来儿子的话,说是女儿学的很辛苦,虽说女子掌权在他们这里不会有任何的来自大臣和百姓的阻挠,但是孩子毕竟还是孩子呀!

     “不早了,她都五岁了,再说了她不是喜欢云若吗?不早点历练到时候怎么和木兮落比?”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云若不会是木兮落一个人的,再不济那也是雪瞳她小叔叔。”

     “……”

     雪紫宸是打定了注意不会给木兮落任何的接近云若的机会,哪怕他知道阻止不了,但是有自己的宝贝女儿来给木兮落添堵也是很好的一件事。

     至于女儿的感情,他相信长大了之后,她会自己明白了。

     不过,倒是自家儿子的早熟和聪慧让他有些意外,那小家伙早早的就给自己找好了伴侣。

     虽然,那逍药让他有些不太满意,但是至少也是不错的。

     反正在雪紫宸的眼中,自己的弟弟怎么看都是好的,至于现在变成了妹妹,那就更是自己的妹妹了,不能是别人的。

     雪紫宸这一说,蓝卿就更加好奇当年云若和木兮落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了,要不然雪美人为何就敢如此的笃定云若是一定不会接受木兮落的。

     至少是现在不会接受?

     雪瞳小公主小美人一个,冷美人坯子,唯独对着自己的小叔叔云若的时候才会真心的笑。

     在她看了,世上最讨厌的人就是国师了,竟敢觊觎自家的小叔叔,可恶!

     可惜的是,小叔叔还护着他。

     雪瞳今天感到很不开心,她悄悄的去找小叔叔的时候碰巧看到小叔叔和国师在一起。

     然后,然后她看到,国师竟然趁着小叔叔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吻了她,很久很久……这样的情况还不止一次的发生。

     偏偏小叔叔最近精神特别的不好,嗜睡。要不然,这妖孽国师怎么可能会有机会轻薄了小叔叔去?雪瞳想不明白自己该怎么办?再聪明,那也只是一个孩子。

     “好了,雪瞳你先去随着花弄影舅舅学习幻术吧!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找他好好谈一谈的。”

     云若听了雪瞳小公主抱怨的话略微有些尴尬起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木兮落竟然会偷偷的吻她。

     “叔叔,你不知道他,他怎么能?”雪瞳小公主急的有些直跺脚,她总觉得让小叔叔一个人去找那妖孽的国师算账吃亏的一定会是小叔叔。

     虽然,在小叔叔面前不管是大臣还是他们一向听傲慢的舅舅都经常吃瘪,但是她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那妖孽国师在小叔叔的心里面地位是不一样的。

     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存在,威胁!

     “说了以后不用叫我叔叔的,叫我哥哥,或者直接喊我云若都行的。”

     云若并不在乎辈分,实际上她也没有办法在乎辈分了。

     她现在虽然看起来比着雪瞳他们大上很多,但是要不了多久当她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的时候,那可是一切都要从新开始,从婴儿的时候做起。

     到了那个时候,万一被雪瞳他们碰到了,是叫叔叔好,还是叫哥哥好?自然都是不好的,最好的还是直接喊名字来的好。

     不得不说,云若的打算很长远。

     可雪瞳小公主有着自己的打算,她还是觉得和小叔叔亲近一些比较好。

     “你来了?坐!”木兮落在摆弄魔魂,也没有瞒着她的意思,看到她来到这里就招呼她自己坐。

     云若绕到他身边并没有坐下来,一直盯着他看,等到他把东西收起来之后才靠近了他。

     木兮落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突然抱住了他,紧紧的揽住了他的脖颈,然后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吻上了他。

     “你……”

     对于她突如其来的热情拥吻,他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这绝对不是想要他,该不会是……

     “别动!”

     云若被他推来很不满意,强势的将他推倒在一边,继续又吻上了他的唇。

     口齿相交之间,无尽的缠绵,最后入口的却是那苦涩的泪……

     “阿若,我……”

     木兮落被她的泪水给弄的心里面越发的慌乱起来,有些手忙脚乱的想要替她擦拭脸上的泪痕,却被她握住了自己的手。

     云若抬起脸来看着他,精致姣好的面容上面却是泪痕点点,让人看了不甚怜惜。

     “果然是这样!”

     “木兮落,你在报复我,这样有意思吗?”

     “你果然还是忘不了你当初的青梅,我都说了不是我做的,你至今还是不信我。”

     木兮落被云若一番指控弄的有些傻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想起那件事来。

     当初那根本就是误会!

     误会!

     可现在再要他给她解释清楚,他那什么证据来给她证明,毕竟那件事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他负了她。

     “这件事就这样吧!木兮落我是真的把你当成亲哥的,你的女人丢了找不到了你不能怪我,只能怪你们有缘无分!”

     云若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泪,从他的身上下来,声音之中带着些许的委屈。

     木兮落现在是有苦说不出,他甚至连解释都没有办法说得出来。谁让他当初太胸有成竹了呢?

     原本,他以为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他是有机会和她说清楚的,向他说明他喜欢的人是她。

     可谁想到她的动作会那么快,害的他苦苦找寻了那么久才好不容易得到了她的消息。

     结果,她就已经变成了那个风流无度的公子。

     “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木兮落我的来生并不希望看到你,你懂吗?”

     “我要去北州一段时间,西陆已经稳定下来了,你想留在这里也行,想要离开也行。总之,以后我们最好形同陌路。”

     云若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再和他纠缠下去了。

     雪瞳的一番话之后,原本她还以为这件事还是有的解释的,但是就在她找到木兮落之前,她竟然会想起来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中的一件事来。

     也就是这件事彻底的断送了她要和木兮落和平相处的心。

     “……”木兮落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苦笑,她最终还是要和他计较那件事。

     就在他刚想要该怎么解决的时候,一个红色妖艳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无月?你怎么?”这么着急?木兮落对于这个同门的师兄还是知道的,他这么着急肯定是为了他们家的那位,这两人之间又出什么为题了?

     “小师弟,快帮我找人!急事!”无月来找木兮落是要他帮忙找君墨的下落的。

     在这片天地之间,找人这种事他一个水域的少主怎么会擅长呢?但是晚了他又怕自己的人被别的人给拐骗了去。

     “北州,阿若已经去了,你跟着她就一定能帝君的。”木兮落想都不用想,看到无月再联想到云若说话时候的表情就知道了。

     肯定是那位来了,要不然云若不会这么心急的去见她。

     可恶的女人!

     这世界上的女人实在是太讨厌了,明明有了男人,还非要和他争抢。

     “怎么回事?那小东西怎么也在这里?不行,阿莫一向最心软了,我要赶紧去盯着才行。”

     “对了,你们之间的事情还是没有解决吗?小师弟不是我说你,你这性子也太温吞了些吧!”

     无月看了一眼没有动弹的木兮落就知道这两人之间的事情肯定不顺利了,当初这两人还是他一手撮合起来的。

     他自然是没有那么好心的,不过,一切为了自己家的阿莫,再忙他也认了。

     “她想起来了当年的那件事,她的心不在我身上。”木兮落摇头道,样子有些颓唐。

     无月一看这不行呀!这里好歹也是木兮落的地盘,云若在这里经营了多年,他初来乍到的,万一那小疯子给他下绊子,到时候阿莫找了别人,他要去哪里哭去?

     鼓励!一定要多鼓励小师弟的行动才行!

     “你怎么就这么……先下手为强你懂不懂,要不然就诱惑吗?小师弟,不是我说,你和我们比着条件好太多了,你们可以,可以先……”无月都有些替他着急。

     木兮落白了他一眼,道:“她刚成年,我没有那么禽兽!”

     “……”此话一出,无月顿觉这小师弟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可爱,难怪那小疯子看不上他,他这脾气活该自己孤独终老。

     只是,这话他现在可是不能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