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失忆的两只
    天雷滚滚之下,蓝卿忙着修炼,的确,很痛但是也很快乐。一直过了半日之后,天雷才渐渐的消退了下去。

     “总算是结束了!”蓝卿起来的时候,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云若沉睡的很彻底,连小云兽都有些不太精神。看起来,他真的是难受到了心里面了。

     他的心思太深,要不是出来辰鱼这件事,她甚至都感觉不到他身上的那种感情。

     木兮落的神情有些焦灼,“不能让他再睡了,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说话之间他就已经划来了自己的手掌,血顺着他的手流淌下来,他将自己的血滴到了小云兽的身上,在上面形成了一道红色的晕圈。

     蓝卿奇怪他怎么会有云若的东西?

     还没有来得及细想,木兮落就连带着消失在那红色的光晕之中,留下的唯一就是沉睡的云兽。

     “怎么办?”

     “先回去!”

     雪紫宸对于云若和木兮落之间的事情是了解一些的,个人有个人的造化,相信他们都会没事的。

     俊朗大叔和雪王之间的事情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本来,人去了,就一切都该结束了。

     云若醒来的很早,他不记得他们的事,不记得她,也不记得木兮落。

     “唉!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蓝卿叹了口气,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木兮落为了给他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竟然牺牲了自己。

     “我们到底要不要告诉云若这件事的真相?难不成就这样一直让他糊涂下去?”蓝卿还是想不明白,他们这样做,真的对吗?哪怕是善意的谎言,可是也总是会让人心里面有些不安。

     云若不是那样能轻易被欺骗的。

     “好了,我们先去一趟冰城,剩下的事情回来再说。”雪国有云若在,他倒是丝毫都不担心。

     冰城的封印要开启了,他们是一定要去的。

     云若虽然现在有些懵懂,但是还是很适应这样的生活。他很能接受自己有雪紫宸这个哥哥的存在。至于蓝卿,似乎总是被他忽视的那一个。

     冰城之外,入口仍然是在火国曾经的摄政王府邸。

     外面现在火国和雪国正在大战,情况很紧张。一股喷天的水流从天而降,蓝卿被浇了一个透心凉。

     冰城里面一直有东西在想要引诱她进去,上次她差点就被永远的给沉睡在里面。

     “别怕,我在外面守着你。”

     雪紫宸推了她一把,然后在外面布下了结界。

     这剩下的一半的神魂,不管是神还是魔,都会引起他们贪婪的*。

     蓝卿也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但是她最担心的还是雪紫宸。他要护着她等到她找到神魂。

     “别看!”

     雪紫宸只留下了这句话就祭出来自己很久都没有用过的武器,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外面来的不仅是这个时空的人,还有外来时空的存在。神魂的出世自然是他们不愿意放过的。

     血雨腥风之中,他要守护的人就在身后。

     莫邪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好久之后。他找到这个地方,看到的却是浑身是血的雪紫宸。

     蓝卿找到了神魂的另外一半吸收的很好。可这也致使她陷入到了沉睡之中,她将会有一个重新的新的开始。

     她的身份依旧是尊贵的神女。

     “反正你现在修为尽失,看在她的份上,我也就不杀你了。愿你好自为之。”莫邪并没有动手杀掉雪紫宸,而是将他囚禁在了神族的禁地之中。

     现在,神族复苏,但是曾经的神族已经不在了。而他作为神族的后裔,自然责无旁贷的挑起了这个重任。

     雪紫宸的修为被外来的和内在的魔气还有那神魂之气吞噬掉了,现在的他连一个孩子都打不过。这样的他的确是没有办法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你不会如愿的。”

     虚伪的人,他以为趁着他家小宠失忆的时候就可以将他取而代之,简直是太天真了。

     他相信,蓝卿会找到他的。

     神魂出世,世间的一切都在复苏。邪魔之气渐渐的消散,万物欣欣向荣。

     可是,醒来的蓝卿一点都不开心,她心里面很难受。

     “卿儿,你怎么又一个人跑出来了,快回去。”颜天看着独自呆坐的女儿,心里面闪过一丝不自然。

     莫邪做的很好,他对自己的女儿也很好。如今神族的希望就在他身上了,这点无论如何他是不能害了女儿的。

     “父亲,我没事。就是觉得有点累。”蓝卿站起来的时候,脚下有些虚浮,差点跌倒。

     莫邪扶住了她,看她的神色很温柔,就像看着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是一样的。

     “莫邪哥哥,你怎么也来了。我真的没有什么事,就是有点想睡会,你们不用管我的。”蓝卿说话之间就已经有些支撑不住。

     神魂的力量太强大了,哪怕只是一半的神魂没有人为她调理,她也是有些支撑不住。

     现在的她记忆还停留在自己掉入那黑暗的深渊之前,她的记忆之中还不曾有神族以外的人。

     她也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蓝卿无疑是很聪明的,从蛛丝马迹之中她就可以很敏感的发现一些问题。

     比如,为什么神族族谱上面记载的名字,明明是有一个叫颜卿的,那为什么不见人?

     她叫蓝卿?

     她又是谁?

     莫邪给她讲的是,她从小生活在其他地方,为了躲避一个邪魔的追杀才改名换姓,最近才回来的。

     “颜卿?蓝卿?雪……”蓝卿有些苦恼的锤着自己的头,还有一个人,她想不起来了,为什么会这样?

     最近,她的脑子里面时不时的总是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画面,那里面有一个人,她很想看清楚他。

     莫邪为了阻止她的记忆重现,就一直在喂给她的药里面加入了安眠的成分。

     “乖,再喝点。听话。”试着用哄人的语气,莫邪端着碗坐在她身边,一勺一勺的喂给她吃。

     蓝卿躺在床上有些无力,还有些懒惰。她现在的日子很无聊,除了吃就是睡的,什么事情都不用干。她总觉得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生活。

     “不要了!我要再睡会。”摇了摇头,蓝卿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她想要溜出去走走。

     趁着莫邪出去的空档,她一个人去了后山,去了所谓的禁地。

     她总觉得这里藏着什么宝贝,要不然怎么所有的人都不愿意让她来这里?

     一个昏暗的房间里面,似乎有一个人在背对着她画画,她看不太清楚,就来了兴趣。

     “喂,你是人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的雪紫宸在外人的眼中的确是人,他身上的那一半的魔魂经过云若的手的净化如今已经从外面看不出魔性了。

     再加上,他的修为还在重新的恢复之中,他周身的气势现在几乎不存在。

     “你怎么不说话?我能进去吗?”

     蓝卿推门进去,这里原本是设有结界的,但是她身上有神魂的力量,自然是惧怕这些的。

     不过,在进入的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海之中瞬间形成了完整的画面。

     “笨蛋!”

     雪紫宸抱住了她,点了她的昏睡穴。他在这里已经有三个月了,三个月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她竟然现在才找来。

     蓝卿醒来的时候感觉有些微冷,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上只穿着贴身的内衣,外衣被人给脱了。

     这是一个竹屋,她隐隐的能听到屋外的小鸟的叫声。

     雪紫宸走进来的时候,看着的就是她有些呆呆的躺着,依旧是他离开时候的模样。

     他扶起她来,将碗里面的药汁喂给了她,蓝卿扭头不想喝,却被他一口给灌了进去。

     然后,才扶着她重新躺下。

     蓝卿虚弱的太厉害,他没有想到莫邪那些竟然那么愚蠢。明明知道她身上有神魂的存在,竟然不给她调理。还好,遇到了他,要不然自家的小宠以后就废了。

     果然,她还是自己亲手养的好。

     蓝卿看着眼前的人,有些迷茫。他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自己对他竟然有一种很熟悉的依恋感。

     他脱了自己的衣服,还这么轻薄自己,自己竟然不生气?

     蓝卿眨眨眼睛,她没有力气言语,也不知道接下来他想要做什么。但是猛然间记起自己是偷跑出来的,似乎自己也不应该和一个陌生人这么亲密。

     雪紫宸心里面对她有些微气,因此也没有和她说话。他还需要一点时间,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但是,要想再次在这片大陆之上成为强者,他还必须借着这冰城神族遗迹的力量恢复自己。

     自然,蓝卿身上的神魂对他的修炼也是很有帮助的。

     可他不想伤害了她,也不想拖着她的修为。这些都是蓝卿以后要依仗的根本。

     “别……”

     看着他伸手要拉开自己的内衣,蓝卿激动了一下,想要拒绝他。她怎么能和一个陌生人做这样的事情?

     雪紫宸白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她的制止。反而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然后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身上的衣衫尽落,两人交吻在一起,准确的说是雪紫宸主导者这一切,而蓝卿虽然有些含羞但是曾经的那种亲密使得她在有理智的情况下还是没有拒绝……

     “醒了?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莫邪看到蓝卿醒过来,松了一口气。

     昨天晚上在禁地之外的山谷之中发现她的时候,他着实是有些担心。那禁地之中有那个人在,万一他对蓝卿做些什么的话,那就……

     “我怎么在这里?”蓝卿揉揉自己的头,有些疼。

     她不是在禁地里面的竹屋,然后那个好看的男人,他们……

     想到这些,蓝卿就一阵脸红,感情这只是她的一场梦,在梦里面还……

     送走了莫邪之后,蓝卿解开自己的衣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这才相信那真的是一场梦。

     “卿儿,你还在睡吗?真懒!我进来了。”

     听到声音,蓝卿赶紧将自己的衣服给整好,外面进来的是一个黄衣的姑娘,长得非常的好看,清丽婉转。

     倾城,曾经的颜卿的那张脸。

     “颜姐姐?你回来了?”

     蓝卿看到倾城的时候,有些不自在。看着倾城这张脸,她总是觉得有些难受的很,说不出为什么来。倾城对她是真的很好,拿她就像亲妹妹一样。

     “不是说了吗?叫我倾城,颜卿那都是几万年之前的事情了,那些都过去了。不提也罢!”舞倾城道。

     莫邪和颜天在改变冰城的一切的时候,这里有两个重生的人,一个人就是借助了颜卿身体的舞倾城;另外的一个就是被神魂吞噬了记忆的蓝卿。

     舞倾城拥有的是曾经的颜卿的记忆,她记忆之中自己爱上了一个魔族之人,最后因情而死。能得以重生,都是因为冰城的重新现世。而蓝卿的记忆则是停留在她掉入黑暗深渊之前的幸福快乐。

     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一个天真的小公主,神族的神女,天生的尊贵之人。

     女儿家的都会有自己的小心思。一些事情蓝卿不好意思和别人说,但是和舞倾城却没有这么多的避讳。

     “倾城,有一件事我说出来你不要笑我。”

     “说!”

     “我见到一个非常好看的男人,然后我们……可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你说这是为什么?”蓝卿有些不好意思,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有过那样一个人。

     “小丫头,动春心了。告诉姐姐,你说的那个男人是不是莫邪?还不好意思了。”舞倾城打趣的道。

     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莫邪是蓝卿的未婚夫,哪怕他们万年之前因为一些事情错过了。但是因为莫邪的执着等待,他们最后还是要走到一起的。

     舞倾城想起来这些就觉得有些羡慕,这才是真正的爱情。

     哪像她,爱上了一个魔族,最后那个魔族之人还不告而别了。她到现在连那个人的样子都不太记得了,只是知道那个人很冷,很冷。一直都是自己追着他在跑。

     “反正我现在对什么情情爱爱的已经是彻底的没有了心思,不过,丫头你还有未来。”

     舞倾城不知道,自己纯粹是被曾经的颜卿的经历给打击到了,她现在是真的对男人有些心冷了。

     至于,罪魁祸首的蓝卿倒是一本正经的想要找出那个男人来?哪怕她也明白自己这样做有些不该。

     莫邪知道了这件事,原本颜天想禁止自己的女儿再外出的。但是,却被莫邪阻止。

     他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既然他们没有办法挽回,那就可以重新开始。

     在颜卿的记忆之中,没有现在的雪紫宸。只有那个时候冷冰冰的宸魔,同样的在舞倾城的记忆之中,也没有雪紫宸,只有现在被他们囚禁在禁地之中的雪国的雪主。

     “宸魔喜欢的是颜卿,现在不就是舞倾城吗?蓝卿现在还小,她还不急这些。”莫邪看着为女儿担忧的颜天,只能开口劝说道。

     他心里面也是很不安的,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能不能欺骗的了自己的心。亦或者,他连蓝卿都欺骗不了。

     蓝卿悄然的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她要再去禁地验证一下。不过,这次去了禁地之后,她竟然意外见到了那个白衣的少年,云若。

     他怀里面抱着小云兽,却不小心将自己的衣服给弄脏了,有着超级洁癖的云若自然是不愿意的,当即就选择在神泉里面沐浴,而小云兽自然是要在旁守护的。

     蓝卿进来的很是时候,云若刚刚洗完,衣服还没有来得及穿上。再等一刻钟,他也就离开了。

     “那个!这里不能洗澡的。”蓝卿知道这里是神泉,这里面的水一般的人是承受不住的。要不然,在这泉水的周围也不会寸草不生。

     云若本身就有些气不顺,不过看到是一个小姑娘也就没有说什么,拿起自己的衣服就准备离开。

     他是来找人的,雪紫宸不见了。

     他现在的记忆之中也回到了曾经的雪国的那一段时光,这个时候,他只记得雪紫宸,其他的并不记得。

     随着时间的推移,云若的记忆会慢慢的恢复,但是,绝对不是现在他就可以认识蓝卿的。

     “那个,你想要找什么,我对这里很熟的,你是从外面进来的吧!”蓝卿看着这精致的少年,一时之间有些脸红,心跳的很快。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喜欢上他了。

     “我哥在你们这里,我要找你们族长。”云若淡淡的瞥了瞥嘴,对于这脸红的小丫头有了一些好感。

     “我带你去吧!走这边!小心点。”蓝卿看着这小少年柔弱的样子,让她有一种蹂躏的冲动,罪恶的小爪子就这样伸向了云若的身后。

     “你干……”云若脚下一滑,刚想回身,却被蓝卿措不及防的给推了一下。

     两个同样的失去了修为,同样失去了记忆,同样的沦为了普通人的家伙,就这样一起滚落到了山谷里面去了。

     与此同时,在等着蓝卿去看他的雪紫宸也看到了这一幕,赶紧飞下去接住了两人。

     同样的莫邪和颜天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还是慢了雪紫宸一步。

     其实,云若和蓝卿并可以伤到什么,但是鉴于放到没有了记忆,同时又傲娇任性的可以的云若身上这件事就麻烦了。

     “没事!别怕!”雪紫宸给蓝卿擦了擦脸上的草渍,然后看了看她擦伤的手臂,替她上了点药。

     蓝卿有些奇怪他怎么会随着带着这些伤药。却也没有说什么。旁边气鼓鼓的小少年简直是太可爱了。一见到他她就立即心情澎湃,很想狠狠的欺负他。

     此时的云若显得有些非常的无助,他就奇怪了,为什么自己的哥哥捧着一个女人的手,他也受伤了还不好?

     小云兽尽职尽责的在一旁叼着小湿巾给云若擦擦,而他的魔宠巨大的黑色的神兽却守护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小主人有些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