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到达羽族
    它竟然咬了她,还喝了它的血?

     蓝卿觉得有些不能忍,这简直就是吸血鬼的转世呀!怎么能养一只这么恐怖的危险在身边呢?

     果断的要拒绝。

     “主人,现在我可是你的,我很有用的,而且你只要每个月喂我一滴血就可以了。”雪兽有些讨好的道。

     蓝卿有些气恼,“起开,我的血那么少,估计供不起你,你还是另外找人吧!”

     “那……要不一年喝一口?”雪兽讨价还价,他是认定她了,她的血味道真的很好。

     “我可以将你带出去,上面有一个船,船上有很多人,你可以到时候找一个认他做主人,但我拒绝要你。”蓝卿直言道。

     雪兽妥协,“好吧!”

     只是,他也是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的,他也想要一个安定的生活,以前的主人都不了解他,怎么能怪到他的身上呢?

     蓝卿无奈的默许了这雪兽的跟随,直到此时她才知道花弄影竟然也下到了海底。

     “他们在哪边?你能快点找到他们吗?”蓝卿问。

     雪兽指了一个放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了,它还是有着自己的门道的。

     “其中那个水族受伤了,还伤的很重,快要死掉的样子。”雪兽眨眨眼睛道。

     花弄影受伤了?蓝卿心中一紧张,莫不是他在海底找到了那海兽的真相然后自己动手了,难怪他们刚才在海面上的时候,上面的那个海兽表现的会那么躁动。

     等到蓝卿找到花弄影的时候,白羽正拖着他想要往海面上游去,看的出来,白羽受伤也不轻。

     最重要的是,白羽在水下支持不了太久的。

     “我来吧!你们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蓝卿有些不解,他们要是看打不过为什么不直接出水?

     “来不及呀!海兽一看到我们就自己扑上来了,并不大,奇怪的是,它并不是我们杀死的,仿佛是它自己不要命的想要我们杀死它一样。”白羽苦笑。

     感情是被一只一心想要自杀的海兽给逼到了这样的地步。

     “有一股力量操控了海海,海海其实也不想的,它已经好久都没有出来过了,这样也好!”雪兽是认识那海兽的。

     看起来,这两兽的感情还很好。

     “好了,别难过了,找到幕后的人要紧。我们还是先上去吧!”蓝卿安慰了雪兽一下。

     可就在他们要上去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威压迎面而来。

     “是那个人!”雪兽惊恐的道。

     蓝卿有些明白了,看起来又是那个人做的怪,可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好不容易浮到了水面上,但是一个巨浪打来,夹杂着那人的威压,瞬间他们又被打回到海底去了。

     “你带他先走,我和雪兽在这里引开他。这不是他的实体,我们不太会有事的。”

     蓝卿不太确定,唯一明白的就是能先离开一个算一个了。这个时候,不能较真。

     水面之上翻滚着浪潮,船上的人并不知道海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怎么了?

     在蓝卿好不容易快要避开他的时候,胸口一疼,喷出一口血来,感觉身体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被剥离一样。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是身处在船舱之中了。

     一个银色发系的少年面对着她为她调理,是他救了她。

     “醒来?”

     “你是……?”

     “逍药?”

     蓝卿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还好及时被他给扶住了,她只不过昏了一会,然后这孩子一眨眼就长这么大了。

     “嗯!”长大的少年微微带着些羞涩,在她面前显得格外的不好意思。

     “是你救了我?真是对亏了你了。”蓝卿知道自己在最后看到的那个紫眸的少年就是逍药。

     “我们很快就可以到冰封峡谷了,你好好休息。”逍药扶她躺下来。

     伤到她,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花弄影也是重伤,不过有一个从羽族赶来的姑娘倒是守护在他身边。

     蓝诺和白羽站在船头,看着外面的天空,有些失神,最后还是蓝诺先开了口。

     “这是针对你们一族的事情却让我的族人受了重伤,这笔账是一定要算的。”蓝诺道。

     “你们族人,好像伤到的并没有你们一族的人吧!水族之人什么时候是你们一族之人了?”白羽关于这个问题是不会退让的。

     “她是我们的族人,蓝族的族人,你有意见?”

     “你怎么能这么无耻呢?你怎么不说这件事还是因为你们的人引起的呢?”

     那变得的逍药明明就是存在问题的,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如何躲避的黑影只有他反而可以轻松的打败?为什么他最开始的时候不出手,到了最后的时候看到那女人有事才下海的?

     “总之人在你们地盘上,出事自然是要找你们的。”蓝诺道。

     他自然是知道逍药有问题的,最初的时候他就已经怀疑这次是不是有人泄露了行踪,现在果然证实了他的想法。

     可是,这孩子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在冰封峡谷之中,果然有其他羽族之人等候在了这里。蓝卿不太清楚白羽用了什么方法将那些和他们一道来的却没有资格入岛的人的记忆给消除了,但是事实上,他的方法的确是让人无知无觉的。

     “在上船的时候就已经下了药了给我们。只有在船舱下面待着的人才能解药。”逍药看蓝卿疑惑,就解释道。

     “你对草药倒是挺了解的,我都没有感觉到。”蓝卿躺在船上,晒着太阳,悠悠的道。

     逍药的目光看向走来的蓝诺的时候神色一紧,他知道他担心的事情来了。

     “你怎么来了?我现在是病人,病人!”蓝卿示意逍药先离开,这件事她也有责任。

     明明是早知道逍药是有问题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提早的预防,这的确是失误。

     逍药和那俊朗大叔的相遇本身就是不简单的,也只有找子心切的大叔才会看不出这里面有问题,而当初的老掌柜却是发现了问题,但是为了老友的一片心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老掌柜应该是知道逍药和那人的联系的。

     火国的曾经的国君,医谷的主人,紫菱郡主的师父,这些事果然是他做的。

     “我知道是他,我会和他说的,你就不要去……”

     “你不介意就行,伤的是你,我无所谓。”

     “多谢了!”

     “我就奇怪你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呢?难不成他是你的孩子?”

     “想多了!”

     蓝卿并没有在意蓝诺的调侃,实在是看不出来这活了千年老怪物还是这么的童心。

     她的孩子才不会这样呢?估计到时候肯定是长得和雪紫宸一样的,可塑性不大呀!

     不过省心就好!

     冰封峡谷绝对是一道奇观,在近千米的峡谷之中飞瀑倒悬,冰凌闪烁,还时不时的有冰挂断裂的声音。

     他们是从天空之中飞过去的,羽族之人的羽翼基本上都是纯白色的,让蓝卿好奇的是,逍药竟然也可以直接从天空之中飞跃过去,他的羽翼是隐藏起来的。

     “你到底是什么种族的?好奇怪呀!”蓝卿摸了摸逍药的翅膀尖尖,有些好奇的问道。

     逍药一颤,差点把她整个人给丢下去。

     和逍药一道的羽族之人对他也是很好奇,明显的他们以为他是自己的族人。

     花弄影倒是被一个翅膀火红的妹子背着,显然那妹子好像是和他认识的。

     至于蓝诺则是和白羽一道,但是白羽和他都是有人照顾的,看起来白羽的身份在羽族并不低。

     羽族是女王统治的,但是在上岸之后他们并没有见到所谓的女王,反而是被安排住宿,让他们先随意的参观。到时候等到人到齐了之后,就会宣布此次的结果。

     也就是说,他们完全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而最后的结果似乎还是和他们都有关系的。

     “小心点,在进来的时候测试已经开始了。只不过决定权并不是在羽族手中,那个人还未出现。”逍药叮嘱蓝卿道。

     似乎随着他整个人的长大,他自己也变得成熟了很多。

     “你见过医谷的那个老者吗?”蓝卿问。

     逍药摇头,蓝卿也没有再问下去,反而是叮嘱了他要小心点。逍药为了救她,并没有按照那个老者的计划行事,不管他有没有办法控制逍药,至少他是不会放过他的。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有你的理由,但是你还是救了我。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的眼前看到的那样,就像你看到的云阙前辈一样,他是很爱自己的孩子的,可是孩子却不知道。”蓝卿点到为止。

     她没有办法和逍药多谈什么,有时候很多事情还是要靠自己去明白过来才行。

     心中的恨意最终还是顶不过血浓于水的亲情的,她相信最后逍药一定会明白的。

     “走吧!”蓝卿拉住他的衣袖往里面走去,逍药并没有说什么。

     反而是蓝诺看着她有些奇怪的样子,奇怪她怎么随随便便的又拉了一个男人?

     蓝卿感觉到眼前似乎一片模糊的样子,要不是拉着逍药,她甚至都分辨不出来自己脚下的路了。

     她的伤似乎只是表面好了,内在伤的很重。可到了这里,她必须要谨慎,不能让人知道她的伤情。

     羽族之人皆是背后生有双翼的飞行者,他们天生就是如此。羽族的建筑都是在悬崖峭壁之上,更甚至也是在高大的树木之上的树屋。这里四面环海,海中经常还有猛兽的袭击。

     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还真是不容易。

     “你们什么时候会让我们离开?”蓝卿找到白羽问。

     白羽少年竟然是下一任的羽族王者,如今的羽族的少主。没有想到羽族竟然会让他来迎接他们这些外来人。

     “到时候就知道了。”白羽摇头,道,他也不知道这是实情。

     “你们女王呢?她是你什么人?”蓝卿好奇的问道。

     明天是羽族拜祭的日子,也是羽族的女王禅位同时下嫁自己的王夫的日子,可这白羽作为新一任的王者并不开心。

     他一个人在这海边的小酒馆里面独自饮酒,见了她来也只是淡淡的,并没有应有的招呼。

     “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白羽有些微醉的问道。

     蓝卿点头,她喜欢过很多人,最喜欢的当然是自家的雪美人了。说起来,她又有点开始想他了,也不知道他在冰城怎么样了?还有云若,也不知道云若的情况怎么样了?

     “可是,她要嫁给别人了,你说我该怎么办?”白羽眯了一下眼,愣愣的问道。

     蓝卿叫了酒来,听到他的话点了一下头,道:“你若是觉得非她不可或是你一定可以给她幸福,那你就去把她给抢过来。若是不能的话,最好还是收了这份心思吧!”

     白羽是被羽族的上一任的女王白枚养大的,说起来这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血缘的关系,只不过是同属于王族而已。

     本就是养育之恩,外加上朝夕相处,青梅竹马的可惜的是白枚只把他当成弟弟看,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而这白羽也是一直将这份感情深埋在心里面的,直到如今白枚要嫁人了,他还没有闹明白。

     “你根本就不懂!”白羽夺过蓝卿手中的酒,她根本就不懂自己的难处。

     蓝卿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和一个酒鬼闹不出什么名堂的。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啼鸣的声音,是羽族的皇族居住的地方。

     出事了!

     白羽一动自己的翅膀整个人就瞬间不见了,只剩下蓝卿一个人靠着瞬间转移外加自己的速度往那羽族之处而去。

     羽族出事,明日的婚礼自然是要取消的,而这白羽的继任仪式也要往后面推了。

     “怎么回事?那个男人的身影好熟悉呀!”蓝卿在暗处并没有现身,她有些奇怪,那个王夫似乎要逃婚的样子,明显的是不愿意吗?

     有一个逼婚的女王呀!

     他?

     蓝卿的脑子里面就是想不起来那个受伤的男人到底是谁?他有些病恹恹的,可是心智却很坚定。

     “不认识了?那可是你曾经的未婚夫呀!给大哥知道了该多伤心?”

     “不可……”

     蓝卿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看到那病恹恹的男人被白枚命人押着从他们面前经过,她待住了。

     蓝翎!

     “别瞎说!”蓝卿没好气的白了和她一样隐身的蓝诺一眼,然后才问道:“他真的是你大哥?”

     “你说呢?”蓝诺反问道。

     他来此就是因为得到消息自己的大哥还活着,当年是他亲手结束了他的生命,他怎么还可能活着呢?

     可那人就是他,不会错的。

     “你想要干什么?别冲动!”蓝卿拉住了蓝诺不让他出去,当年他们兄弟的恩怨她不太清楚。

     虽说,外界的传言,甚至是蓝诺亲口承认的,可是她始终是觉得有些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谁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隐情呢?

     “我要去问问他,我……”

     “先走了!”

     蓝卿闹不明白蓝诺这么激动是要干什么,他的眼睛都有些血红了,看起来是真的很焦心。

     蓝卿和蓝诺是悄悄的来的,她来的晚一些,但是也清楚这之前蓝诺应该也是没有机会和蓝翎单独讲话的,以至于他才会这么的失控,看得出来他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不是那种见了自己仇人的表情,反而是像是失散多年的‘情人’,其中似乎还夹杂着其他的感情。

     蓝卿将蓝诺带到了小酒馆里面,刚刚白羽喝了一堆酒坛子还没有来得及清理。

     “拿酒来!”蓝诺一拍桌子道。

     小酒馆提供的酒就叫做‘小酒’,很小的一坛,由一种很小很漂亮的小小鸟叼着送上来,很有羽族的特色。

     不过,这种小酒的后劲很大。

     “当年你们兄弟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当年的亲事可是不算数的,以后不要乱说了。”蓝卿道。

     她回千年之前的时候的确是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但是看得出来那个时候的蓝翎已经有些心爱的人了,他提出这样的一个约定,只是为了责任着想,为了两族之人的生存。

     “大哥有喜欢的人,那个人他等了很久也找了很久,自然是不会看上你的。”蓝诺看着蓝卿的表情有些不屑的道。

     无辜被鄙视的蓝卿有些无语,这有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原来,当年蓝翎之所以死去是因为中了一种蛊毒,那种蛊毒使得他整个人都陷入到了无比的痛苦之中,他靠着自己的毅力坚持着,一直在和那蛊毒做斗争。

     直到最后,他实在忍不下去了,才请求蓝诺杀了他。

     他不想连累族人,而蓝卿那个时候见到的就是他的最后一面了,那个时候他已经被折磨了很久了。

     “我求他不要走,可是他却说他累了,他丢下了我一个,就那样离开了。我亲手杀了他,可是,他明明答应过会永远照顾我的。”蓝诺有些哽咽。

     他们明明才是最亲近的人,可为什么他临死的时候惦记的都是那个他从未得到过的女人?

     他不恨那个女人,他怨恨的是自己的大哥,为什么不陪着他一起成长。

     在蓝翎死后,蓝族的重担就压在了当时还年幼的蓝诺的身上,最后他虽然竭尽全力,可是还是没有办法逆天而行。蓝族虽然没有像鲛人水族那个灭族,但是存活下来的族人也是很少的。

     在幻城的时候,那个枯骨大阵,就是族人的尸骨,为了保住蓝族的血脉,他们都是自愿的。

     要不是蓝卿的到来,他是离不开那个地方的,他需要照看自己族人的尸骨,不能让他们死去了还得不到安宁。

     蓝卿觉得这属于历史遗留的问题,蓝诺就是怨恨也没有办法,倒不如珍惜眼前人。

     活着才是最好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