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曾经颜卿
    看不出梦魇的用心是在什么方面,可雪紫宸那里她不能不去,哪怕他本身就是魔族也不能保证他就一定可以从那黑暗深渊里面出来。

     魔魂!

     一半的魔魂在里面。

     “好安静呀!”蓝卿按照自己以前的记忆找到了那里,但是下去之后才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有些不太一样了,和自己记忆中的不太一样。

     在往里面走的时候,她发现不远处似乎还有一个人的存在,木兮落。

     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你怎么来了?”木兮落看到她有些吃惊,这里不是她应该来的地方。毕竟她现在属于灵体,介于身体和仙体之间。

     “你在这里做什么?我找雪紫宸,听梦魇说的。云若现在在羽族,情况不是太好,他现在算是在梦里面。”蓝卿回答道。

     木兮落倒是知道雪紫宸的情况,但是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他还好吗?”

     “谁?云若吗?不好!变成了姑娘家家的,眼睛还有问题,一点都不好。你准备去看他吗?”

     蓝卿是知道木兮落的,木兮落是真的很关心云若,他们原本也是一世的兄弟,这之间的情谊是没有办法割舍的。

     “我现在走不开。”木兮落的确很担心云若,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责任,不可能现在就离开这里不管。

     蓝卿不太知道木兮落在这里的目的,但是看得出来他的事情也是很重要的。

     身为灵主的他是没有办法进入到黑暗深渊的里面去的,他和云若本身也是不相同的,他们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在很多方面还是不一样的。

     木兮落在这里是要阻止黑暗的蔓延的。

     “另一半的魔魂究竟有什么用?”蓝卿很好奇,魔魂究竟有什么用。

     得神魂者得天下,可是至于和神魂非常相似的魔魂究竟有什么作用,没有人说的清楚,就是魔族的人也不见得愿意去找这魔魂。

     不过,蓝卿清楚的一点是她似乎需要这魔魂,雪紫宸也需要。

     “起死回生。”

     木兮落是知道的,原本事情没有这么复杂,但是因为现在的一半的神魂完全在蓝卿的身上,和她融为了一体,另一半的神魂是被封印在了真正的冰城里面。至于雪紫宸身上也是有着一半的魔魂的,至于另外的一半他不太确定,或者说是他有些奇怪。

     魔魂并没有分开过,只是最近见到雪紫宸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在魔域的时候,他并没有去,但是这一次的魔主的争夺之中,最后的一项就是魔魂,谁能得到魔魂,谁就是这个世界的魔域的王者。

     “每过一万年这里才能走出来一个人,你确定要进去。”

     “我知道!”

     “那好,我送你进去吧!”

     “多谢!”

     蓝卿很感谢木兮落,要不是有他,她一个人在那么大的黑暗深渊之中找寻一个人的存在,太难了。他可以帮助她离着雪紫宸近一些。

     在她走了几步之后,突然之间感觉到怀里面有动静,是小雪兽。

     “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

     “我可以帮忙的。我来过这里的。”

     小雪兽的确是来过这里的,他不清楚自己是跟着第几任的主人来过这里的。但是只要是来过的地方他都是有记忆的,他清楚这里的变化。

     “我也来过这里的,不过现在这里变化的太大了,我都弄不清楚了。”蓝卿疑惑,这里似乎还是太安静了一些。

     小雪兽自己蹦蹦跳跳的,蓝卿跟在它的后面。

     雪?

     这里怎么会下雪?

     在一座黑色的山后面,蓝卿嗅到了血的气息,他在这里?

     看到雪紫宸的时候,蓝卿大吃一惊,他原本的发色就是如雪的白,但是现在竟然变成了那种妖艳的黑色,黑暗的气息,他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她都不太认识他了。

     “主人,他是魔。”小雪兽害怕的又跑了回去。

     她当然知道他是魔,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真正的样子。

     说心里面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始终还是要去面对他的,她必须要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她要出去的时候,一个很温柔的女人的声音带着梦幻的色彩传来。

     “你还在犹豫什么?你难道就甘心被人欺骗?别忘了你可是真真正正的魔族,上古的宸魔,你觉得那孩子会是真心的喜欢你?你别忘了你并不是救了她的那个人?”

     蓝卿将自己给隐藏起来,她现在是由衷的感谢云若教给了自己这个隐藏身形的本领,不管对方的修为多高,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那是一个很美的女人,若雪的肌肤,红润的唇色,发丝之上带着紫色的琉璃,腰上带着一个小铃铛,脚上并未穿鞋,小巧玲珑的脚裸上面也同样的是一个铃铛。

     辰鱼!

     蓝卿看到这些的时候,就知道了她的真正的身份。

     她现在也是虚幻的存在,比不上云若还是有着自己的身体,甚至可以自己靠着修为修成灵体,她是真正的在梦里面的存在。

     这就意味着,雪紫宸在自己的梦里,真正的在这里的一切的存在,他回去了过去的记忆之中,辰鱼在诱惑他。

     “混蛋!她怎么能这么做?”蓝卿是真心的觉得这辰鱼很讨厌的。

     不知道雪紫宸因为什么事情魂脉受损虚弱,才会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被辰鱼给控制住了,总之她现在要面对的不只是辰鱼还有雪紫宸。

     他万一要是不记得自己就麻烦了。

     “滚出来!”

     蓝卿只是心里面稍微有了一下变动,马上这边辰鱼就出手了。

     在出去之前,蓝卿很快的变成了自己女子的样子。这个样子雪紫宸认出来还是会容易一些的。要不然,自己就悲催了。

     “是你!”辰鱼看到蓝卿就明白了她的目的,她是来找雪紫宸的。雪紫宸是她好不容易弄进来的,她又岂会这么容易的放他离开?

     “把神魂教出来,要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辰鱼狠狠的道。

     “不给,有本事就杀了我。”蓝卿很有骨气的道,她并不知道所谓的神魂在什么地方?不是说另外的一半的神魂是在冰城的封印之中吗?

     怎么又找到了她身上呢?

     打的时候,蓝卿还是一直看着雪紫宸,哪怕他不记得她了,但是她还是相信他不会伤害她的。直觉所在。

     辰鱼的确是很厉害,但是蓝卿也不弱,她是云若教出来的,又跟着雪紫宸这么多年,他们的本事就是再没有用也是学到一些的。再加上她打架从来都不按照规矩出牌,辰鱼一时之间自然是很难取胜的。

     “你想要魔魂,就帮我杀了这丫头。”

     “你若是不帮忙,就休想离开这里。” 辰鱼威胁道。

     她以为自己是控制住了雪紫宸,毕竟他的魔性天生是在那里放着的。再加上他原本就因为颜卿被杀的事情对神族非常怨恨,自然就更容易激起这魔性来。

     辰鱼唯独忽略的一点就是现在的蓝卿就是曾经的颜卿。

     她单单以为只是云若为了履行当年的约定,找了一个和当年的颜卿一模一样的女人而言,她是知道曾经的蓝卿在自己是水族的小公主离开之后养育了她千年,温养着她的魂脉的。

     她只以为这是云若的一个杰作。

     雪紫宸并没有出手,现在他不能出手,他一出手辰鱼就能感知到他的情况。

     蓝卿自然是很悲催的,辰鱼原本的就为就比着她高上很多,辰鱼比着她生活的时代也是要早上很多的。

     “啊!”一不留神的她就栽了一下。

     好在受伤的竟然是辰鱼,音符的节奏传来,是木兮落。

     木兮落感觉到了辰鱼的存在,出手了。只是,他的人并没有来这里,他和辰鱼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对方。

     “你还认识我吗?”蓝卿看着浑身散发着魔气的雪紫宸问道。

     雪紫宸一把把她揽在怀里面,他是真的很怕失去她。

     “你不该来这里的。”

     “可你在这里呀!”

     她并不后悔来到这里,因为他需要她。

     辰鱼很快就出去了,她要去找木兮落,毕竟好久不见了。她并不是真实的存在,以至于这里的一切对她是没有太大的影响的。

     雪紫宸却不一样,他可是实实在在的魔族之身。

     “我们一定会出去的,你别担心。”蓝卿虽然浑身的不舒服,但还是克制着去安慰他,至少现在他们可以共同承担。

     雪紫宸告诉她,这里并没有什么魔魂,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那你是真的需要吗?”蓝卿想问,他是不是真的很需要那魔魂。

     其实,另一半的魔魂早在幻城的时候就被云若给取走了,现在雪紫宸的身上也只不过是一半的魔魂而已,这对他自然是不利的。

     “这里可以激发出来人最大的魔性和最黑暗的一面。”他是真的很怕自己控制不住的伤了她。

     “我陪你去找出去的路,你不用担心我,我来过这里的,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的。”蓝卿道。

     “我们先去找一件东西,然后再出去。”雪紫宸道。

     蓝卿奇怪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雪紫宸也没有说,她也就没有再问了。

     她最初遇到云若的时候就是在这里,这里也是她重新开始的地方。只不过,如今再看看这里的一切,还是有些让人心里面不安。

     木兮落手持短笛冷冷的看着辰鱼,说实话他对于辰鱼以前只是觉得是自己的小师妹再怎么讨厌也就就不去搭理她就是了。但自从出了云若那件事之后,他就变得更加的厌恶这个女人了。

     “怎么?师兄见到我就这么的不耐烦?还是想要……”

     “你竟然想要杀了我?”

     辰鱼原本是想要靠近他,迷惑他的,但是在她还没有靠近的时候,木兮落就已经出手了。手中的短笛音符起伏,连绵不断的攻击者辰鱼幻化出来的形态。

     别的东西伤不到辰鱼分毫,但是音是不同的。

     “不是你的东西就别妄想了!”

     “我妄想?那你又是为了什么?别说云若是你弟弟,这样的借口太烂了。你这种无情无欲的人真的会有兄弟情义那种东西吗?可笑!”

     “这用不着你来说。”

     木兮落并没有打算这次就可以将辰鱼的事情给解决了,辰鱼也不是等闲之辈。她这次利用雪紫宸竟然想要打开黑暗深渊的大门放出那黑暗深渊的邪恶来。若不是如此,他也不用守在这里。

     “云若在羽族是你搞的鬼?”

     “是又如何?谁让他看不上我的!”

     辰鱼倒也坦荡,只是心里面的气很不平。红唇微闭,她打不过这灵主,说理也不是这毒舌的对手,比冷漠她更是不如。

     “你该不会是动情了吧?”

     “让我猜猜?是女人?不像!”

     “是他!”

     “你竟然……要是给他知道了,你猜他会怎么样呢?”

     木兮落手中的短笛已经变成了琴,他现在就是最大限度的找到辰鱼的弱点,这样就可以限制她接下来的行动。

     辰鱼想明白了之后,觉得事情有些好笑,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原本她也只是怨恨云若,想要趁着云若最虚弱的时候向他报复,可如今看来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事情了。

     “我说他为什么要缠着你了,原本你们……”

     “闭嘴!”

     木兮落是真的怒了,这里是黑暗的深渊,很容易就激发出人内心的那种邪恶来,善恶本身就是在一念之间的,一旦被激发出来那种魔性,后果不堪设想。

     “我当年诅咒他今生不会爱上女人!你说他会不会爱上另外的人,男人呢?”辰鱼变承受着木兮落的攻击,边信口而来。

     她要的就是激怒木兮落,不管他内心作何感受,也不管他真正的想法是什么,总之只要他慌乱了失去了理智,她就成功了。

     周围的黑暗因为木兮落琴声的灵力变得色彩缤纷,用琴音的灵力织成的一张张的大网点缀着周围的一切。

     辰鱼感到了自己的无力,她又逃不出去了。

     上一次因为自己的大意,在那个虚幻的冰城之中被雪紫宸给杀了。这一次竟然又要死在木兮落的手中了。她原本也只有三次机会变化出来自己的形体,虽然每一次都要比着上一次更加的完美,但是生命也是会走到尽头的。

     “你会后悔的!”

     “聒噪!”

     随着木兮落的最后的一个音符落下,辰鱼变成了一阵血雾。不过,这并不是结束。

     雪紫宸在这黑暗的深渊之中要找寻的是一种灵珠,传说之中云兽的云珠。找到了这珠子,就不用担心自家的小宠以后魂脉的问题了。要不是如此,他也不会将计就计的跟着辰鱼来到这里了。

     那边木兮落杀掉了辰鱼的一脉魂收起来自己的琴,他要去羽族看看那笨蛋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蓝卿竟然又看到了辰鱼,只不过这次的辰鱼变得更加的美丽了,完全不像是上次的那种冷酷的表情。

     她看着她在笑。

     “你……”

     “很好,你能看到我,这样我们的游戏才不会无聊。你以为他是真的爱你吗?”

     “嗯!”

     蓝卿点头,她现在有些讨厌这些了,摆明了这是辰鱼不知道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把她的魂给弄到梦里面来了。

     “你以为他是真的爱你?那你想知道他的过去是什么样的吗?”

     “我知道他是谁,也知道我是谁?我们之间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蓝卿不明白这辰鱼到底想要干什么。

     总之,她出现不会有好事。

     “他爱的是神女颜卿,你只不过是个替代品。”

     “那又如何?颜卿早已经化成了飞灰,现在陪在他身边的是我。”

     蓝卿并不在意这些,她是蓝卿也好,颜卿也罢!他始终在意的就只有自己了,这是不用怀疑的。这点辰鱼挑拨不起来。

     “要是她回来了呢?你说,你会怎么样?”辰鱼邪邪的一笑,转身就消失了。

     蓝卿被雪紫宸摇醒的时候,才明白过来,这辰鱼是来下宣战书的。

     她要挑战的是云若。

     而这场宣战书的接招的人却是她蓝卿。

     她若是输了,那就代表着云若的失败。

     毕竟,她是真的的颜卿的事情没有别人知道。除了云若之外,剩下的估计就只有雪紫宸了,外人都只以为她和曾经的颜卿只是容颜相似。

     说起来,她和曾经的自己也只是容颜相似而已。曾经的自己虽然也很美,但是绝对不是这种妩媚多姿,可以千般变化,万般妖娆的美艳。

     “我们这是要往什么地方去?”蓝卿并没有昏厥过去,只是刚才的一瞬间自己的意识随着辰鱼消失了一点。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悬崖之上,下面是一片大海望不到边际。

     “没事吧!”雪紫宸自然是关心她的,他刚才也是发现了不对劲,但是又一想,这种情况下他是没有办法护着她的,在那个所谓的梦幻的世界里面,蓝卿也不是弱者。

     他是魔族,魔族注定了他在一些地方是可以无往不利的。同样的有一些地方他也是进不去的。

     蓝卿摇头,辰鱼只是来宣战,并不是要和她怎么样的,她自然是没有什么事的。

     “闭上眼睛,我们要从这里跳下去。”

     说话之间,他就已经抱着她往下面跳了。蓝卿一阵晕眩,赶紧听话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果然,这样黑暗的地方她还是会感到不适应的。

     耳边的风声消失的时候,他们竟然是站在一个巨大的古墓之中的。

     这里的气息很纯正,是真正的灵力。

     这是墓葬?

     “这是谁的墓穴?”蓝卿奇怪的问道。

     雪紫宸拉着她的手,在前面探路,他也不确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这是云若告诉他要他来这里找寻云珠的,至于里面的主人是谁?他也并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应该是和云若有关系的。

     蓝卿往里面走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些阻碍,气息的阻隔,那种来自上位者的威压,还有那魔性的存在,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到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