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丹青美人
    离开羽族之后的回程格外的顺利,在离开的时候她见到了白羽,那个接他们来时候还有些会脸红的少年。

     “这个送你!”

     “你的羽毛吗?为什么是红色的?”

     “……”

     白羽将那代表着火焰精灵力量的红羽送给了蓝卿,这才是他们一族真正的宝贝。

     只不过,现在他们不需要了。

     “羽族将会迁往海底的深处,那里有一片海中的陆地。那以后将会是我们羽族的聚居地,不会再有外族前来打扰。希望我们下次还能再见!”

     “还是不见的好,我这次是真的有点怕了。”

     “……”

     蓝卿现在是真的不想和这羽族扯上关系了,原本她是想着来羽族找找他们以前的事情,现在似乎看来并不是这样的美好。

     回去的时候乘坐的是云船,直接在空中可以飞行的船只,可以穿云而过。

     蓝卿一笔笔的在纸上勾了这一幅画,然后在用笔细细的将各部分的色彩给涂上去,花费了她大半日的功夫,这幅美人丹青总算是完成了。

     “你已经抱着它看了整整一天了,就真的这么好看!”雪紫宸回来的时候就看着自家的小宠有些痴迷的看着那幅画。

     画上的人儿自然是绝美,可那是一个女人,还是他的好弟弟的女子画像。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忍她到现在才说。

     “你来看,真的是好美!我觉得其实云若更适合做一个女人,你看!”蓝卿拉过他来,给他看自己画的画。

     比起她见到的所有的美人都要美,不仅仅是那种外貌的美艳,更多的是那种内在的气质,那种看上一眼就会让人着迷的感觉。好吧!她也是女人,但是看了之后还是会忍不住心动。

     雪紫宸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蓝卿决定把它上面的那种特殊的粉彩给晒干了之后然后裱起来,没事的时候就可以自己拿来看看。

     她抱着画坐在船头去晒自己的画,画是很大的一幅,自然也是引来了一些人的。

     “你画的?”

     “你想要干什么?”

     蓝卿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也在看画的木兮落,她惊了一下,该不会是来抢她的画吧!

     要知道这可是花费了她的大功夫,而且这种特殊的颜料也只剩下这一点了。这种颜料可以最大限度的将人物的真实感给描摹出来,她的画工也是极好的,画上的云姑娘自然也是绝美的。

     “这是我的!你别过来呀!”

     蓝卿抱着画,看着木兮落淡淡的盯着她,伸出手想要将画取走,她的画,为什么要给他?

     “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蓝卿被他一步步的给逼到了船头之上,看着下面的云海茫茫,命重要,画也重要。

     就在两人对峙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们在干什么?这幅画有什么特别的?”云若的声音之中带着疲惫,但是入眼的却是正常的他。

     “给我看看!”他走到他们身边,也有些好奇这画。

     “不行!”

     “不行!”

     这次蓝卿和木兮落倒是异口同声,蓝卿是怕云若看到画上的人不知道会不会掐死她,而木兮落的心思则更加的隐蔽了一些。

     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心思。

     “木兮落,和一条小鱼抢画,你可真幼稚,难不成画上的是你心上人?”他是知道木兮落的性子的,不是能撩动他心弦的东西,他才不会这么紧张。

     蓝卿一松手,画被木兮落给拿了去。云若就想从他手里面拿出来自己看,却被他给躲了过去。

     “你至于这么小气嘛?不就是一幅画,看一眼有什么关系?”云若以为这画是木兮落画的,他的丹青也是极好的。

     丹青好的不只是蓝卿,但是心思多样的也就只有她了。

     画上的人可不单单是画,那里面还是暗藏玄机的。

     云若的话音刚落的时候,忽然天空之中响起了雷声,有了洪雷的感觉。

     “可恶!还是紧追不放!”云若听到雷声有些无奈,那小天雷又冲着他来了。

     这次的如梦完成的还是很好的,至少羽族的事情解决了,那代表着凤之焰的红羽已经有了着落。这就代表着他完成的很好。

     可是,结果这小天雷在他刚醒来之后就追来了,说什么他改变了时空的运行,犯了规矩,要受罚。

     蓝卿看着已经到了跟前围着她打转的小天雷,带着小小的火焰,小火苗旺旺的,噼里啪啦的带着渗人的声响。

     “这是什么东西呀!”蓝卿伸出手指想要碰碰它,看起来也是挺活泼的,她暂时还没有意识到这小家伙的危险性。

     “别动!”

     “别碰!”

     蓝卿刚想再碰碰它的时候,听到了云若和雪紫宸的声音,下一秒就被雪紫宸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面。

     抬起头,她有些奇怪,不就是小火焰吗?有那么可怕吗?但是能让云若都感到苦恼的东西,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这是特殊的一种天雷,劈到人身上是会痛入骨髓的,长时间消除不掉,你要试试看?”

     雪紫宸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这种可怖的惩罚方法也是云若他们那一脉独有的。也是,除了魂脉的惩罚能让他们记忆犹新外,剩下的办法对他们来说到也是不太长记性的。

     蓝卿果断摇头,她才不要。

     但是,云若该不会要承受这种惩罚吧!看起来倒是挺惨的,但是这小火焰看起来样子还是挺友好的。

     “回去,这里我来应付!”木兮落看云若想要上前,直接将小云兽塞到了他的怀里面,在云若接触到小云兽的那一瞬间,他就直接附到了小云兽的身上。

     “木兮落,你可别乱来,这是要害死人的。”他不知道木兮落有什么办法,但是一旦惹恼了这小火雷,糟糕的可就不只是他了,他只是现在不想挨劈而已。

     并不代表他不需要接受这次的惩罚。

     他只是很奇怪,自己压根就没有印象,怎么会就触动了规则呢?要知道,他可从来都是踩着规则的边边走的,扰乱时空以前不是没有干过,但从来没有被罚过呀!

     雪紫宸自然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云若受此惩罚,他刚想动手的时候,却被蓝卿拉住,这件事还是要尊重一下云若的意见。靠着直觉,她总感觉的,这件事还是有转机的。

     “我先和它谈谈!”

     “这种东西还能谈?”

     木兮落有些奇怪云若的想法,他怎么会觉得这种小火焰还可以讨价还价的?该不会真的是变成了女人,智商没有回来吧!他有些忍不住的鄙视他。

     云若并未理会他的鄙视目光,反而解释了一句,“以前大家一起的时候,陌云他们受罚我经常跑去看,我和这小火雷混的还是挺熟的,它还是很有人性的。”

     “你确定它不是因为看到你才这么兴奋的?”木兮落看着变得越来越大的小火雷,这云船已经有些晃动了。

     云若点头,走到小火雷身边,回到了小云兽身上的他,小小的一团,在甲板之上很不显眼。

     这里设下了结界,外面的人是看不到这里发生的事情的。

     “啪啪,啪啪!……”小云兽伸出自己的小爪子往那小火雷上面抓了两爪子。

     奇异般的,蓝卿竟然听到了小火雷的声音,颠颠的围着小云兽在啪啪的作响,他们之间的沟通如何她不知道,但是小火雷异常的兴奋倒是真的。

     “他还真是和什么都能玩到一块去!”

     木兮落和雪紫宸相对而视,两人深有同感,云若的身边总是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经历了时空的扭转,从那黑暗深渊的合作开始,雪紫宸和木兮落的关系好像突然之间就好了起来。虽然,在骨子里这两人还是有着看不顺。

     但比起以前动手,这点真的是好很多了。

     蓝卿看着小云兽在甲板上面一翻滚一翻滚的和那小火雷玩的一乐一乐的,就感到不可思议。

     什么时候,云若那么看重自己的脸面的一个人,竟然也可以这么的卖萌。可问题是,对方根本就是一团雷电呀!为什么那个人不是她呢?

     好吧!

     她现在是人了!

     不能那么的没有节操!

     事情最后的结果是,云若变成云兽的模样陪着小火雷玩耍,而在下一个犯规的人出现之后小火雷会离开,至于云若则是暂时的不用挨雷劈了。

     说到底,这件事原本也不是他的错。

     “你们可以先当做不认识我!”云若也很无奈,但是现在也只能是这样了。不过,现在他倒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小火雷和他也是旧相识了,没想到它竟然还记得他。

     “以前他们犯错的时候,我经常去看的,其实看着他们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的。”云若很潇洒的离开了,只留给他们背影。

     这次,他竟然连着小云兽也给一起带走了。

     木兮落自然是和他一起离开了。

     至于那幅画,她不知道木兮落是会将它给毁掉,还是会留着。总之,她是尽力了。

     王宫出事了,紫菱郡主原本就是受到医谷的老谷主的蛊惑,而这位老谷主的身份也是很不简单的,能让花弄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中下了毒,手段当真是了得。

     “王,紫菱现在已经疯了,我们怎么办?”王玥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她自然也是没敢声张出来。

     雪紫宸倒是心里面有数,哪怕他并不是真的雪王的孩子,但是他还是必须要去救老王出来才行,至于紫菱郡主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他。

     “你小心点,我怕会有诈。”蓝卿也意识到这件事并不是他们表面想到的那么简单。

     在路过小酒馆的时候,她进去只见到了老掌柜的,并没有见到那位俊朗的大叔,看样子大叔并不在这里。他也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又拖着病体去什么地方了。

     出来之后,原本她是想着先回去王府的,但是发现身后有跟踪的人,就绕了一点路,本想甩开他们,但是却意外的遇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舞倾城!

     “倾城,你怎么了?我是卿儿呀!”

     她看到舞倾城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太妙了,什么时候舞倾城落到了他们的手里面。而且,看样子,舞倾城已经不认识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倾城,你醒醒!”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舞倾城还是旧时的模样,但是她的目光之中有些呆滞,似乎她现在一心只是想要攻击。

     蓝卿边躲边打,却发现周围的气息一变,这里出现的不只是舞倾城,至少还有其他的人。

     那位老谷主虽然没有现身,但是他还是来了。

     巫女,包括红衣,他们竟然混合到了一处去了。

     “倾城,小心!”

     蓝卿看红衣朝着舞倾城的方向袭击,没办法,只好虚幻了一招,推开了舞倾城,然后反手给了红衣一掌。

     一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还有巫女和舞倾城的帮忙,蓝卿自然不是对手。

     现在的情况,她只有力拼。

     她原本以为这医谷的谷主想要对付的是雪紫宸,想要得到的是天下霸主的地位,他才会通过紫菱郡主控制住了雪国的雪王,但是,如今看来,他的目的并不只是这些。

     她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冲着她来了。

     “我劝你老实点,免得受皮肉之苦。”

     蓝卿肩膀被划了一剑,分不清楚是谁的剑,但是上面有毒倒是真的。

     那个老谷主声音有些嘶哑,看起来已经活了很久很久了,他也是从千年之前过来的人,难怪他会认得她。

     蓝卿支撑着,她已经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出去,只要再坚持一下,他就会赶来了。

     “还想等,没有人会来救你的。雪紫宸,你还不知道吧!他现在可是自顾不暇!一个魔族也想称霸我大陆光明之地,简直是不自量力。”

     “魔族?那你又是什么人?难不成你也是魔族的人?”蓝卿反问道。

     “哼,无知的愚蠢之人,我可是神族的后裔,你也配知道我的身份。要不是看你还有用,我还会留你在这里?”

     蓝卿很无奈的被擒住了,这个医谷的谷主对她下了药,虽然,她并没有中毒,但是还是装作被擒住的样子。

     她假装昏过去,听到巫女和谷主的对话,她说舞倾城怎么有些不太对劲,原本是出事了。

     “你说,到底怎么才能救我妹妹!”巫女的声音有些焦急。

     老谷主倒是也没有再拿捏什么,直接将办法给说了出来。

     在冰城之中有一处被冰封的墓地,那里面有一位神女,她的身躯保存的很完整,只要开启了冰城得到了那神女的躯壳,在合适的时候将舞倾城的神魂放进去,就可以复活她了。

     “你放心,冰城很快就会被打开了,不过,在这之前,我的目标是雪国。”谷主道。

     蓝卿有些奇怪,那神女的身躯至少也是千年之久了,不对,这冰城被冰封可是有万年了吧!也就是那神女已经是高龄了,更何况,还不知道是怎么被冰封的。

     说到这些,她到底记起来,自己那一世死去的时候,身体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好像是尸骨无存还是怎么的,但是若是给她知道有人那自己的身体去做一些事,打死她都是不会同意的。

     “想逃!”

     等到老谷主发现的时候,蓝卿已经准备悄悄的溜走了,她感觉到雪紫宸就在这附近,他身上有那块玉在,她可以感觉到的。

     “糟糕!”

     蓝卿走投无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竟然又回到了火国的那个冰湖之中,在这里蓝卿总是会有一种昏睡的奇异感,她的方向感在这里也是很差的。

     在她快要被逼到里面去的时候,有人拉了她一把。

     “跟我来!”

     莫邪拉住她,一直把她送到了这个冰湖的出口处。

     “从这里出去就可以见到那个人了,你自己小心点。”

     蓝卿有些奇怪,他到底是谁?魔蝎吗?不是,他身上的气息很干净,不是魔族的人,但是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我们会再见面的,很快!”莫邪看着蓝卿离去的背影,有些不舍。他虽然很想守着她,但是现在他还有自己的责任,他必须要给她一个有保障的未来。

     神魔不量力,即使那个宸魔也依旧活着,但是他们之间也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万年之前的悲惨不就已经证明了这些吗?

     冰城的开启在即,上一次要不是有云若的阻止,现在冰城已经重现现世了。

     “紫宸,这里!”

     蓝卿看着雪紫宸的到来,心里面自然是喜的。第一时间,他心里面顾着的还是她。

     “先别说话,我先给你疗伤。”

     “不用,我没事,现在没事了,王宫那边怎么样了?”

     蓝卿有些担心王宫的事情,紫菱一个人不足为惧,但是要是背后是医谷谷主他们这些人,再加上火国那就麻烦了。

     “我决定出兵攻打火国!”雪紫宸抱着她回去的时候,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声道。

     这个决定虽然是他仓促之间做出来的,但是绝对不是鲁莽的决定。敢动他的人,代价自然是要付出来的。

     今天在王宫之中事情并不顺利,他身上的魔气已经很轻了,几乎感觉不出来了。可是,却迎来了雪王的质问,当着文臣武将的面,哪怕他不在意,但是这件事还是要查查清楚的。

     蓝卿一个人躺着无聊,身上的伤并不碍事,毒也很快就消失了。她现在虽然看起来有些弱弱的样子,但其实百毒不侵。

     说到底,这都要感谢云若那变态。

     雪国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问题,雪国的二王子雪紫若被找回来了,而同时,雪紫宸的身份却受到了质疑。

     这固然是有着医谷谷主推动,但是实际上这些事情本身就是存在着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