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幽灵船
    “那你们就去下边吧!”白羽冷冷的一笑,打开了旁边的机关,瞬间刚才反对的人都掉入到了船舱的下边去了。

     蓝卿的第一反应该不会是想要杀人灭口吧!

     但是又一想,就算是他们要这么做,这才离开海岸没有多久,大致还是可以辨明方向的,他们没有这么傻的,这才稍微的放心下来。

     如蓝卿一样,很快这些人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倒是也没有人惊慌。

     “各位,刚才多有怠慢,白羽在这里代表羽族向大家致歉了!”白羽从旁边的楼梯走进来,开了里面的照明的设施之后,众人这才看明白这里面的构造。

     船中船!

     蓝卿倒是没有意外,羽族之人理该如此,一群带着羽毛的鸟族,脾气自然是傲然的。

     “这里我们可以随便住吗?”

     “当然,请!”

     “那就好。你真是太客气了,那我们的饭食,还有这些天的航程安全?”

     “自然会保证各位的安全!”

     白羽对蓝卿前后的反差感到咋舌,可是也不好说什么。这可真是一个难缠的女人。

     确保了自己的安全之后,蓝卿就放心了一点,逍药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他必须要休息好,把他放在船舱里面顺便托付给白羽看护,她自己就跑去了上面欣赏海景去了。

     当进入到那片海域的时候,这船是会自动防护的,但是这也只是仅限于下层的船舱里面,至于上层自然是不会保护的这么好的。

     鉴于大多数人都还是在上层居住,蓝卿倒是对他们的去处很赶兴趣。

     “你说,他们会怎么办?”一个人站在船头,她的发丝被海风吹起来,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了很多。

     蓝诺没有答话,反而是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

     中间要经过那个冰封的峡谷的事情他也是刚刚知道的,她竟然就提前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难道提前没有做好功课吗?什么都不清楚就敢来冒险,难不成您老人家是活的岁数太大了?”蓝卿反嘲了他一句,就是有些看不惯他这么居高临下的问话的模样。

     “你想多,按着这么说,你岂不也是到了老巫婆的地步?”蓝诺反驳道。

     蓝卿觉得无趣,也就不和他多说什么了。

     不过,此时她更想要知道的是,如果刚才她没有提出来那样尖酸刻薄的问题,现在那羽族的白羽会把他们怎么样?

     是不是都丢回去?

     还是直接的杀人灭口?

     “喂,需不需要帮忙?”蓝卿走到那一头的时候,看到白羽一个人在忙碌着,就问道。

     白羽倒是对她也不反感,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有一个朋友也是你们羽族的,只是很多年都没有见了,我们认识的时候不知道你出生了没有?对了,你今年多大了?你们的女王还好吗?”蓝卿问道。

     事实上,她并不认识羽族的女王,只是听说过而已。至于羽族之中的朋友早已经不在了。

     “无可奉告!”白羽只是吐出来四个字。

     他不想和她讲太多关于他们族内的秘密,这样的人太精明了,不一定哪一句话就被她给绕进去了,这样对他们羽族这次的事情非常不利。

     “你不要这么紧张,谨慎是好事。你知道你们羽族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是独居海外吗?”蓝卿问道。

     “因为你们的女王太自封了,从来不肯接受别人,虽然你们的族人很好。可惜的是你们很少来外出活动,以至于你们一族能力很好,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我们一族虽然也是生活在海里面,但是也是和你们一样的,所有现在人也很少了。”

     蓝卿说的自己都有些累了,但是这白羽还是毫无反应。

     “糟糕!风暴!”

     “不是吧!不就是海上风暴吗?你至于……”

     “你懂什么,女人快帮忙!”

     “……”

     看着不远处将要形成的龙卷风,蓝卿有些嗤之以鼻,不就是一股海底的暗流吗?至于这么紧张?

     此时的蓝卿忘记了,他们现在是在海面之上,还是在船上航行,不是在海底。而她曾经是鲛人,鲛人本身就是属于水族的水族生活在水中是水中的霸主,自然是不惧这些的。

     海上的龙卷风对于海面上航行的小船绝对是一场灾难。

     “快点加速航行,我们必须要赶在它形成之前冲过去。”白羽指挥着。

     蓝卿看出来他的紧张,也配合着。

     可是,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就在他们刚航行出去不远,那股暗潮就已经形成,很不幸的是他们被卷到了水里面去了。

     船舱里的人都只是感觉到跌跌撞撞的,在海上遇到风暴自然是非常难受的一件事,尤其是其中还有晕车的人。

     这里的普通人占一部分,不过还好大多数都是有修为的,最差的也是王玥和火盈盈那样的身手。

     “这样下去不行,没有办法阻止它靠近吗?”蓝卿看情形实在是不妙就问道。

     随着那龙卷风的靠近,这里已经有浪潮打过来了。

     “我去找人想想办法!”

     “你先别走,你回来。”

     白羽想要喊蓝卿继续帮忙加速,可是蓝卿已经走了出去,去找花弄影和蓝诺商量办法了。

     一个是水族的鲛人,一个是蓝族的曾经的族长。

     这样的两人总不会一点办法都没有吧!

     “要是在水底我倒是知道怎么做?可是现在我们是在船上面,看不清楚水底的情况,这我就没有办法了。”花弄影坦言道。

     他虽然是鲛人,可是也不能阻止风暴呀!

     除非是修为特别高的人,可以排山倒海,这样倒是可以直接用修为碾压下去。

     “别看我,我是蓝族没错,可蓝族擅长的是幻术,这是实际的危险,我最多只能是自保。”蓝诺道。

     蓝卿有些无奈,这次的这海上的旋风来的有些奇怪,看不出来到底是海底的情况出了问题,还是原本就是海上的风暴?

     “算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蓝卿还没有弄清楚情况的时候,就看到逍药小小的身子在暴风之中有些艰难的往这边走来。

     “你怎么出来了?赶紧回去!”蓝卿走到他身边,想要让他先回去,这样的情况太危险了,自然是待在船舱里面比较安全一些的。

     逍药想了想,道:“我知道怎么做!”

     “你知道?”

     “嗯,我记忆里面有。”

     “我们要怎么做?”

     “去海底然后杀了那海兽就可以了,可是,那海兽很危险的。”逍药有些犹豫的道。

     这一片海区已经开始起了薄雾,海面上有些看不清楚航程了,这绝不是什么正常的现象。

     蓝卿想起来上次她在海底遇到火山爆发的情况,这一次竟然遇到的是海兽。

     可是,这海兽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呢?

     “这是海底的海兽,它们是会迷惑人的,不要听这种声音,都把耳朵堵起来,快!”白羽看到这种情况有些着急的道。

     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羽族的天地,海底的海兽。

     这种海兽非常的可恶,没有实际的形体,却可以借助其他的事物来吞并迷惑海上航行的船只。

     “你怎么会把我们带到这条路上来了?”花弄影看到这海兽神色也是微变。

     好歹,他也是曾经的水族,自然是认识这种难缠的冤魂的。

     海兽并没有具体的固定的名字,它只是海上遇难的航海人的怨气集结而成的。没有实体,不定时的出现,一般只要不惊动它们就可以了,可现在似乎是躲不过去了。

     难缠的家伙!

     “我不清楚,现在你们都回去船舱,我来将它赶下去。”白羽道。

     遇到这样的事情是他始料未及的,只是他还是要镇定一些的,这里只有他对海上的航行是有着经验的。

     这其中的很多人,他们都没有出海的经验。

     “等等,我记得有人怨的地方它就会滋生出来,而且一般的人是很难抗拒它的引诱的,你现在告诉我们,你准备把那些已经淘汰的人怎么办?”蓝卿直接问道。

     这才是现在最关键的问题,那些人明显是已经被淘汰的了,但是现在白羽却要先去对付那海兽,万一他没有回来,那到时候他们怎么办?

     “除了几大族的代表,火国的火盈盈,剩下的人原本到了冰封峡谷的时候是要随着这艘船被送回去的,只不过会消去他们这一段的记忆,他们的记忆之中不会有我们羽族的存在。”白羽解释道。

     这样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做,但是他也不太清楚为何要这么做。

     他们羽族一族是海上的单独一个小岛上面的种族,但是却与世隔绝,并没有见得到他们有多进步,反而是很多消息都不知道。

     “那好,现在你有多大的把握。我们几个人没有问题,可是剩下的人很难说。”蓝卿很实际的提出这样的问题。

     海兽出现,到时候有一种很小的梦魇兽也会出现,梦魇兽不是梦魇。

     梦魇是大恶魔,可是梦魇兽却是梦魇圈养的小魔鬼。

     趁着人们被吸引的时候,一旦被迷惑住了就会小梦魇杀死,而要是被海兽杀死自然也是会死去的。

     不管是被迷惑还是不被迷惑,总之都是难逃一劫的。

     “那我现在就把他们送出去,只是这船?”白羽对于这个问题倒是有些难为了。

     等到他们到了那个冰封峡谷,在利用这船过来那峡谷之后就可以直接的由他们的族人将这些人带入到他们族内居住的地方了,现在事情发生了变化,来不及通知他们了。

     “先不用急,我们先看看再说。”

     蓝卿远远的看到远处来了一个航行的大船,船上的标志很明显,一个商船。

     “死气沉沉的,那上面没有活人了!”蓝卿看着那明显的死气有些奇怪的道。

     明明已经没有了活人了,可是为什么这么多的魂魄还依旧没有离体呢?

     “要不要去看看?”花弄影提议道。

     “那是幽灵船,船上的人中了一种诅咒他们的魂魄是离不开那里的,只有每一日的重复着死亡之日的经历,即使是痛苦万年,直到化成飞灰的那一刻他们的灵魂才会真正的解脱。”白羽解释道。

     这样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却无能为力。

     这次,似乎是那船误闯到这里的,可这和他们遇到海兽的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

     “有没有办法将这里给先封起来,就是让海兽的声音进不进来?”这样一来这里的人就不会受到迷惑了,这样他们逃生的可能性还大些。

     现在,蓝卿深刻的怀疑,这所谓的幽灵船上面的死亡根本不是什么外人的闯入,反而可能是起了内讧。

     自己人出手,这才是最可怕的。

     防不胜防的。

     “没有!”白羽很干脆的道。

     要是说隔绝其他的还有可能,但是声音是不受物质的影响的,这船上的材料虽然特殊,可声音也是隔绝不了的。

     蓝卿无语了,这种情况下也不能再要求什么了,对了,差点给忘了,可以干扰,声音进行干扰呀!

     “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噪音干扰!我们一边去应付那海底的海兽,另一方面防备随时出现在梦中的小梦魇兽,至于这幽灵船,暂时不要去管它就好。”蓝卿道。

     “我去对付那海兽,你们在船上就好。”白羽说完之后,就直接跳下了船。

     不过,他并没有跳入到水里面去,而是在他跳下的一瞬间,雪白的翅膀展开将他带到了天空之中。

     一把长弓出手,他要直接射杀了这海兽。

     蓝卿看着在阳光之中一身洁白的白羽,羽扇飞舞之间,真的有一种所谓的仙人的感觉。可惜,他始终只是地上的一个种族。

     羽族原本也是上古的神族后裔的一支,只不过他们的血脉比起其他来说更加的不纯。这也是为什么很早他们就避开世人来到这难以到达的小岛居住的原因了。

     以前的时候,那些有着修为的人,日行万里,在海上可以随意的飞行,哪怕是涉水也是很轻易的可以到达。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羽族自然也就基本上是和外族隔绝起来了。

     “我们怎么办?”蓝诺倒是欣赏蓝卿的临危不乱。

     具他看来,这船上现在最危险的除了那小孩子之外,就是蓝卿自己了。

     逍药也是魂体的形式,而且他身上还有毒存在。

     蓝卿修的是灵力,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是很容易被伤害到的。

     “糟了,逍药,我把他给忘了。花弄影,你们多制造一些噪音干扰,大喊大叫都行,音乐就更好了,我必须去看看那孩子。”蓝卿这才想起来还很虚弱的逍药来。

     花弄影对于音乐并不是很好,蓝诺就更不要说了,当初连符咒他都看不出来,自然也是很难听的了。

     这样的两人加起来,绝对是魔音。

     效果倒是还可以。

     “不要紧吧!”蓝卿跑去船舱看逍药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有些昏迷了,这样的逍药情况真是一点都不好。

     她给他喂了一些自己的血之后,他的脸色才好了起来。

     “你怎么下来了?”逍药的记忆传承之中是知道海兽的难缠的,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在上面吗?

     他并不认为那个满身羽毛的家伙就可以斗得过那海兽。

     “看看你,你没事就好。我渡给你一些修为,你要赶紧好起来才行,别让人担心了。”蓝卿道。

     她把自己的修为渡给他一些,还喂给了他一些她的血,这样一来,他绝对是可以支撑的住的。

     逍药点头,但是看到她还未来得及处理的伤口的时候,眼里面却有些湿润,难怪他以前在喝药的时候就觉得似乎有淡淡的血腥之气,原本她一直都在帮他。

     “我一定会快些好起来的,你不用担心了。”他决定不再隐瞒,他要强大起来保护她。

     “那就好,这次的事情我觉得有些奇怪,我怕又是那个辰鱼或者是什么妖魔弄出来的,我先去看看,你好好休息一下先。放心,离开的时候一定会带上你的。”

     “嗯,你快去吧!”

     “那我上去了。”

     蓝卿虽然有些不太放心,但是也没有办法再陪着他待下去了,竟然出一次海,还碰到这样的意外,这不能不让她多心。

     上一次在海边遇到海市的时候,她身边有着雪紫宸的陪伴,她自然是不用多想什么的。可这一次不一样,情况不同了。

     海上那幽灵船在试图往他们这边靠近,只是在花弄影和蓝诺的阻止之下,他们并未能接近。

     “救命!我们遇到事故了,看在大家都是航海人的份上,请让我们先登船再说。”

     那边有一个很清亮的声音传来,要不是早就了解情况,还真是会让人误会。

     “都回去船舱,现在不要出来。”蓝卿看着走出来的王玥和严青厉声道。

     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待在里面安全一些。

     白羽和那海兽在对决,在他们这个角度是看不清楚的。至于那梦魇是隐藏在暗处的,自然是不会现身的。

     此时的海面之上是风平浪静,除了他们被大雾包围起来看不清楚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异常才是最大的异常情况。

     蓝诺和花弄影不由的也有些紧张起来了,倒是蓝卿还算淡定。还好,他们还有机会离开这里。

     “不要急,我们慢慢来,那船上没有活人,即使他们还活着也早已经不是人了。这些对火盈盈和王玥他们是解释不清楚的。你们看好他们,剩下的我来应付。”蓝卿想起来那个少玉的话来。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眼前的这些也未必会是真实的存在,可却非常的具有迷惑性,很多人已经开始有些动摇了。

     对面,正在进行的是‘杀人游戏’!一群强盗,他们在不停的屠杀船上的船员和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