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魔族梦魇
    蓝卿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一晚上碰到两个失忆的鬼,酒鬼。她心里面也是莫名的郁闷。

     刚躺倒床上,她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声,就被人揽住,然后软软的被人吻住了。

     蓝卿有些惊喜的抱住了他的脖颈,反过来吻了他好久,看他的样子有些疲惫。

     “你怎么来了?”这可真是意外,悄悄的将自己已经出手的那匕首给收起来,差点她让惊喜变成了惊吓。

     不过,难道的在想到他的时候,他就来了。

     雪紫宸的确是刚刚到,循着留在她身上的东西,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她,只是他并不能多待,冰城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这里面不光有神族还有魔族,他代表魔族必须要去。

     “雪国王宫好像出事了,王玥受伤了被人下了蛊毒,不过我已经帮她解了。逍药竟然是海清和炎的孩子挺出人意料的,前辈的孩子我总觉得和云若有关系?”蓝卿趴在他腿上,闭着眼睛,有些懒洋洋的道。

     雪紫宸轻柔的给她按摩着,她竟然又受伤了,还伤的这么重?伤都不管就自己又跑出去了,还真是要时刻把她放在眼前才行。

     要不是怕耽搁了她身体的疏导,他至于这里着急的回来吗?

     现在倒好,她根本比着他离开的时候还要虚弱,没有长进呀!他倒是没有云若那么苛刻,反正倒是觉得宠着也没有什么不好,可问题是……?

     “怎么了?很难看吗?”蓝卿被他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然,一翻身起来,看着他问道。

     “好吧!”默默的捂脸,对着这样一个美人,她自惭形秽。可是,可是也不至于被嫌弃呀!

     看他起身下床,推开了窗,外面的海风吹进来,顿时让人的抑郁一扫而光。

     不得不说,蓝卿的心理承受能力绝对是很强大的。

     从他身后主动的抱住了他,蓝卿的心也有点累,靠着他身上蹭了又蹭,莫名的感觉安心了很多。

     这么多年,不,准确的说是从上古的时候开始她对他就有一种依恋。依恋的刻意的去忽略了很多,忽略了他的身份,忽视了他们之间的差别。

     “我还要离开一段时间。”他回身也抱住了她,道。

     他身上的那种热腾腾的气息让她觉得温暖异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变得这般的温暖了。

     “嗯,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蓝卿点头,揽上他的脖颈,吻住了他的唇……

     这种事,似乎一向都是她主动的。

     在他走了之后,蓝卿很不开心,去了小酒馆,自己买酒买醉,现在他们之间似乎总是隔着些什么东西,他不主动的说,她也不会去问。等到他想要说的时候,自然她也就知道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蓝卿喝的有些醉醺醺的,而当白羽找到她的时候,没有犹豫的拉了她就要走。

     王宫里面出事了,准确的说还是他们知道的蓝翎的事,只不过去给蓝翎治伤的竟然是蓝诺,救治蓝翎需要的就是她的血。

     “不给行不行?”蓝卿怕疼,很怕。

     蓝诺摇了摇头,不行,这里就只有她的身上有神魂的血脉的继承,另一半的神魂虽然他也清楚在什么地方,但是要现在去取已经是来不及了。

     放了血之后,蓝卿的酒倒是清醒了不少,她有些不太明白蓝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呀!蓝诺和蓝翎之间原本就是兄弟,没有隔夜仇的那种。蓝诺就是再怨恨他,可是还是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活着的。自然,蓝诺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你去哪?”白羽一身青衣的走了出来,看着还有些醉意的蓝卿一个人悄然的离开了王宫。

     她是他找来的,但是所有的人在要了她的救命的血之后就忽略了她的存在,以至于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离开。

     蓝卿因为和雪紫宸闹的不愉快,准确的说是她没有闹腾够他就走了,以至于兴趣一直都提不起来,也不想和人说话,但是面子还是要过的过去的。

     正当她要说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天空之中一片火红的羽毛燃烧起来,然后飘然而落,一蒙面的女子仙子一般的在上面翩然起舞,那优美灵动的舞姿让人不觉惊呆。

     “那是什么?”蓝卿揉揉自己的眼睛,有些奇怪的问白羽。

     白羽自然是知道,这是他们羽族一年一度的羽神选拔侍女的日子,选到的姑娘则是可以终生侍奉神殿的。只不过这样也剥夺了那个姑娘的自由而已。

     今年,轮到的是羽阁派人前来,不过羽阁之中也是有着竞争的。他们羽族的人对于羽阁的姑娘也是熟悉的,但是今年的选拔却很奇怪,要外族的来人来选定。

     “明天晚上会进行大选,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白羽道。

     蓝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天空之中的女子,有一瞬间的眼花,她似乎看到了云若的身影。

     不对劲,云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雪紫宸明明是告诉她,云若有事离开了。

     不行!她要去找人问清楚才行,万一那人真的是云若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他。

     “羽阁在什么地方?你带我去!”蓝卿有些焦急的一拉白羽的衣领,就差将他给提起来了。

     白羽好不容易松口气,就看到蓝卿一脸阴森的看着他,“带你去就是了,至于吗?”

     他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刚才看到的是云姑娘,不过她的眼睛有些问题,今年能参选的可能性很小。只是,公子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们家云姑娘了吧!”羽阁的掌事的女人含笑的问道。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富家的小公子,说实话这位云姑娘在他们羽阁也算是和例外的存在了。

     明明眼睛是有毛病的,但是偏偏人生的极美。这样的人在羽族原本是很难活下去的,因为羽族是不允许残废的存在的,但是一直又有人罩着她。

     “蓝少,我劝你一句,这位云姑娘可是祸水,我也不瞒你,你知道那个王宫里面的外来人吗?原本和我们女王是挺般配的,可是自从见了我们的云姑娘之后就神魂颠倒的,这不到底是出事了。”掌事的女人道。

     她是真心的不希望这小公子陷进去,那云姑娘似乎身上有点邪门,男人见了她,即使她不是刻意的勾人,可还是会让人心里面念念不忘的。

     “我想要见她一面,劳烦掌柜的了。”蓝卿很上道的将在来羽族之前特意准备的金叶子给递了出去。

     “自然,自然,她刚回来,我去叫。”看到金叶子自然是没有人不欢喜的,掌事的女人答应的很干脆。

     蓝卿又递给她一片,道:“我去见她吧!不会耽误云姑娘多少时间的。”

     万一真的是云若,敢让他来见她,自己不是找麻烦吗?

     再说了,她也要先知道是不是才行呀!

     “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有给了她一片,蓝卿这才松了口气。她承认自己是有些太谨慎了,但是凡事还是小心点好。

     白羽并不适合出现在这种地方,他原本是打算先回去的,但对于蓝卿的举动很好奇,也就在外面留着想要等她出来。

     “请进!”

     蓝卿推开门,刚进去一只脚,就愣住了,这张脸她是见到过的,说不清楚是在幻境还是梦境之中,她是见到过的。原本,这一天还是发生了。

     她就是云若!

     又不是云若!

     “云姑娘,打扰了。”蓝卿转身关上门就要离开,甚至连片刻的停留都没有。

     “等等!”云姑娘起身,显然她的眼睛是看不太清楚的,不过在这方寸之间的地方她是熟悉的。

     “我们是不是见过?”

     “没有!”

     蓝卿很果断的否定,他们之间哪里是见到过分明就是很熟悉好不好,可是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和她相认,这会出事的。

     她要去弄清楚云若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若变成了云姑娘这点是没有错的,但是要想让他从这个梦境之中解脱出来就必须要尽快的帮助他把剩下的事情给完成了,至于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和他以前的事情有关系的。

     “拜托你件事,帮我照顾那羽阁的云姑娘,算我欠你们羽族一个人情。”蓝卿找到白羽道。

     白羽有些好奇她和云姑娘之间的关系,但是也没有多问什么,因为他看的出来此时蓝卿的心急。

     蓝卿的确是很心急,她想不明白要去找什么人才能把事情给了解清楚。

     火急火燎的直接赶去了雪紫宸在的地方,魔族。

     雪紫宸见到她的出现,有一瞬间的紧张,毕竟他们之间身份的区别,还有曾经的往事。他不是怕她记起来,而是不想她有那些不美好的回忆。

     她只需要开心,随意的活着就好。

     “我见到云若了!”蓝卿拉住雪紫宸的第一句话就是这。

     压根就没有去注意周围的环境和周围的人,也对,就算是知道了估计照着她的性子也不会怎么样的。毕竟,她看上的是这个男人,不是他的身份。

     有些事情,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就像此时的云若已经变成了云姑娘一样,这是他们没有办法强行去改变的,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才行。

     “怎么会这样?”雪紫宸也感到奇怪,他,他怎么能变成了姑娘呢?

     他不是最讨厌被人说成是女人了吗?

     “你先别着急,他不会有事的。”雪紫宸拉住她的手,安慰道。

     蓝卿的确是很着急,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去做才行。

     天生有点小迷糊的蓝卿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有些凶凶的道:“干什么?”

     炎一个人来的,海清并不在他身边。

     “你不想知道那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态度对我客气点。”炎道。

     “你知道?”蓝卿有些怀疑的问道。

     “你说呢?我和他可是老交情了。变成了云姑娘吗?我一点要去瞧瞧他的模样。”炎打定主意,魔界的事情一定要赶紧的安定下来才行,他要去瞅瞅那小子。

     不是说在进行成年的考核吗?

     怎么就变了模样呢?

     蓝卿白了他一眼,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想着看笑话。

     炎知道的事情是关于云若和辰鱼的,最初是怎么开始的他并不清楚,但是他是亲眼看着辰鱼对云若的诅咒的。

     “在云若自己跳下那黑暗深渊之前,辰鱼去见了他。辰鱼也是可怜,亲看看着云若自己跳了下去,而在她的心里一直认为是自己逼迫死了他。”炎淡淡的道。

     他现在说不上来对谁是同情的,唯一记得的一点就是辰鱼对云若的诅咒,和云若当时的决绝。

     “她诅咒云若,永远都不会爱上女人!”真不明白这女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的确,她的诅咒很灵验,云若到现在都不曾爱上过任何人。

     最初的时候,辰鱼可是有着第一神女之称的,比起后来的颜卿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是木兮落的师妹,同样的也算是云若的师妹了。

     云若当年并没有正式的拜在天门派的门下,但他却是所有的长老公认的大弟子,没有意外的话甚至是下一任的天门派的掌门人。而辰鱼是当时掌门的亲生女儿。

     当时的掌门自然也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一个好的姻缘的,云若对辰鱼的确是很好,只可惜,他的好是对所有人的。在他心里,辰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至多不过是一个姑娘。

     “你做的事,你难道还不承认吗?”辰鱼以为她和云若有了夫妻之实,她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便以为那个人是云若。

     可当时的云若虽然昏厥了过去,却记忆是十分清楚的。他们同时遇险,他先救下了辰鱼,他可以说是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不是我!我不会认的。这只是你的一场梦!”云若拂袖而去,他决绝的否认了这件事情。

     哪怕的当时的他也很头疼,因为他同样的做了一场春梦。可是,梦里面的那人……

     “云若和我们不一样,他是习惯性的如梦的。在他的梦里面,一切的事情都会得到合理的安排,不会因为他的出现而显得突兀,可不会因为他的消失而让人觉得少了些什么。灵族一脉在云族血脉这里是完全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感受世间的冷暖,进行自己修为的磨练的。”炎解释道。

     蓝卿点头,她明白的。她以前有一段时间就常常偷偷的去到云若的梦里面去玩耍。

     “你怀疑是辰鱼?可为什么?我觉得不太像。”蓝卿觉得事情有些不太现实。

     男人,既然云若变成了姑娘,那和她有关系的就是男子了。

     她想不明白云若到底是哪辈子无意之中就招惹了这样一个男人?前提是那个男人的意志一定要很坚定,要不然他的一念的执着不会影响到云若的运途。

     这里并不是蓝卿可以长久的待的地方,她只是来找一些雪紫宸,但是两人并没有说上太多的话。

     “必要的时候再用。”雪紫宸给了她一把剑。

     魔剑!

     必要的时候,不管是谁,她都可以直接的先杀掉再说。

     这魔剑是雪紫宸用自己的魂脉练就的,自然所有的事情也是算到了他的身上。

     “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些。”蓝卿回身抱了他一下。

     事情要分轻重缓急的,她还是先回去好好的看看云若再说吧!要是有人能弄清楚云若在这片大陆几辈子的事情就好了,这样至少有了一个方向。

     在她到达魔界的边界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黑袍的男子,看脸色很年轻,说不上多出彩的外貌,只能说是给人一种很宁静的感觉。

     “奇怪?”他盯着自己看什么?

     蓝卿觉得有些奇怪,她并不认识这样男人,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很特殊,说他是魔族的人,但是又不完全是魔族的人,甚至他的身上还有一种特殊的平和在里面。

     “堕魔!他是堕魔!”蓝卿惊的差点叫起来,好在她捂住了自己的嘴。

     堕魔能存活至今就说明他曾经的身份很不简单,怎么什么样奇怪的生物都让她给碰到了。

     她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是还会遇到他,这样的强大而内心可怖的存在,简直就是要人命。

     “你是蓝翎的未婚妻?”梦魇挡在了蓝卿的面前问道。

     蓝卿摇头道:“误会!那是千年之前的事情了。”

     她不知道这魔物盯上了自己想要干什么,但是至少是没有好事。

     正在她担心的时候,一道冰刃打了过来。

     “她是我的人!”雪紫宸原本紫色的眸子看到梦魇的出现渐渐的变成了红色。

     他把蓝卿护在身后,生怕这梦魇迷惑住了她。

     “我只是好奇,提醒一句。哈哈!”梦魇倒是先收起来自己的魔气,很平和的道。

     蓝卿拉住了雪紫宸,“他没有恶意,你送我回去。”

     雪紫宸看了梦魇一眼,扶住有些站立不稳的蓝卿,最后还是决定先送她回去羽族再说。

     蓝卿知道自己给他添麻烦了,但是没有办法,天生的种族的差距是没有办法克服的。她和雪紫宸是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彼此适应了对方,才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但那梦魇是不一样的,浑身上下都是煞气,哪怕他的神智非常的清楚,但给人的还是一种吞噬的感觉。蓝卿有预感,若是这人也是他们的对手,恐怕会非常的难缠。

     “别怕!”雪紫宸抱住了她,她有些浑身的发抖。

     蓝卿抬头看了他一眼,依偎在他的怀里面,缓了一会才道:“我没事,只是虚空破开结界消耗太大了。”

     雪紫宸点头,他也没有点破她心里面对于魔族的不适。

     “我真的没有害怕,就是有些担心云若。”蓝卿又解释了一句,那梦魇并没有恶意,至少这次是没有的。

     反而,他帮了她一个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