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蓝翎的秘密
    梦魇在他的话里面提到了蓝翎,蓝卿这才想起来,最初的时候是云若代替自己在接下来的生活之中和蓝翎相遇的。

     这也就意味着当初其实蓝翎同意的人是云若。他看上的人其实是云若!他该不会是看出来那个时候的云若就不是她本人了吧!要是这样的话,还真是不好办呀!

     “好麻烦呀!这要怎么办?”蓝卿想明白之后觉得这件事更加的难办了。她总不能直接干掉蓝翎吧!

     “去找蓝诺问问。”雪紫宸在离开之前提议道。

     蓝卿一想,也对,这件事的关键还是在蓝诺和蓝翎的身上,或许这才是他们在这里见到蓝翎的原因。

     上天还真是公平,都是千年之前的事情了,最后竟然还在这里等着最终的终结。

     “你去羽阁了?”严青迎面走来问道,他现在算是客人,在这里和火盈盈一样行动都是受到限制的。

     “这里有结界?”蓝卿奇怪的问道,她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呢?不太对劲呀!不过,想想也对,这里的一切都是不同寻常的,要不然决定这片大陆的命脉的集会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传说羽族曾经有一位仙人,是真正的仙家。但是在上古的时候陨落了。”严青道。

     “这和结界有什么关系?你该不会告诉我,因为那仙人的原因,这里现在还有所遗留?”蓝卿是真的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的。

     “你再好好想想,在你最近遇到的人里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蓝卿眼中危险的光芒一闪,直接抽出来自己的鞭子,“你不是严青,你究竟是谁?”

     “你看出来了?没意思!”

     “蓝诺?”

     “怎么?不认识了?你不是在找我吗?有什么事就问吧!”

     “不,你怎么会变成了严青的模样?你……”

     “怎么?就只许你用幻术变化,就不许别人有所改变?”蓝诺道。

     蓝卿是彻底的疑惑了,她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是哪里?

     蓝诺听了她的话之后,就直接了当的告诉她,这件事的确是和自己的大哥蓝翎有关系,只是现在蓝翎昏迷不醒,只有等到他醒过来,解开了自己的心结才行。

     这就意味着,她必须要去王宫里面先救醒了蓝翎再说。

     “我的医术并不是很好,你不是蓝族的人吗?你去看过情况没有?”蓝卿犹豫了一下问道。

     与其这样乱来,倒还不如原地等待。

     云若的事情总是会解决的,犯不着为了节省时间再弄错了什么,总是有一种不太对劲的感觉。好像是被人给算计着一样。

     “你不是恨他吗?”

     “他毕竟是我大哥,我希望你救他,尽快。”蓝诺道。

     蓝卿不明白这事情怎么就和自己挂上勾了,能就蓝翎的人不应该是自己呀!

     “你的身体里面有神魂,你的血就是最好的解药。”蓝诺想自己已经说的够明白的了,她要是再不明白,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蓝卿离开了这里先去找了白羽,她总要先了解情况才行呀!关于蓝诺说的话,她是半信半疑的。

     蓝诺没有骗她,可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绝不是为了救蓝翎!

     “你是说王夫的身体本来就不好?”

     “他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气息奄奄的,身上还中了毒,要不是因为我们羽族得到天道的庇佑,又正好有给他暂时压制毒素的草药他早就死去了,我王姐这么对他,他心里面竟然还一直想着别的女人,真是气死我了。”

     白羽对于蓝翎很是讨厌,一方面他是真的希望白枚能过的幸福,另一方面他对白枚的感情也是真的。

     “我知道,可是感情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强迫的,你还是看开些吧!”

     蓝卿明白是归明白了,羽族有一种草,很奇怪的草,竟然可以起死回生。只是,只要离开了羽族似乎就失去了它的作用。

     “无梦草?”

     蓝卿看到那种草的时候惊讶了一下,因为这不是别的,根本就是无梦草。

     “无梦草?这名字倒是挺稀奇的,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名字,只是这是我们这里的圣草,不过极好养活的。”白羽道。

     这里外人是并不允许进去的,但是他带着蓝卿来到这里却没有受到阻挡,这就说明这里的一切是认可蓝卿的。

     来这里是经过白枚的允许的,她是真的想要蓝翎早些的好起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白羽问道。

     蓝卿停住了自己的脚步,道:“水族,蓝族,总之就是和你们不同就是了。”

     她现在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什么种族了,反正不是魔族就是了。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到你被这里接纳感到奇怪而已,要知道能进来这里的只有被承认的我们羽族王室之人。”

     “嗯!这些草我能带一些回去吗?”蓝卿问道。

     白羽没有意见,本来这里就长得很多,只是很可惜的是出去了在这里这些草就没有了神效了,等于是杂草一般,他不明白她要这些草干什么。

     蓝卿也知道无梦草的疗效,她以前就特意的寻找过这样的草,可惜很难找到。

     别人或许没有办法带这些草出去,但是她不一样,她又可以储物万年都不变的水滴,还有她本身的神族的血脉可以温养这些草,只要贴身带着水滴子就不会有问题。

     至于无梦草的特殊她也是刚刚才发现的,在将草分离地面的那一瞬间,她感到的是灵力的流逝,是真的神者的灵力。

     看来,关于羽族的仙人的传说倒是真的。

     “我帮你救他,但是有条件。”蓝卿直接对白枚说道。

     她不确定蓝翎和云若直接的纠葛到底要怎么办,但是至少这是一个机会。

     “你想要什么?”白枚的脸上带着冷意,虽然姿容并不是太出众,但是那种王者的气质却是浑然天成的,似乎这女人就是生来的王者一般。

     “他,陪我一段时间。他需要康复治疗,即使我可以让他醒过来,但是只要离开了我,他一样没有办法长久下去。我想白羽已经告诉女王我可以带着无梦草离开那个地方,这样是否就可以证明我说的话呢?”

     蓝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有些玩世不恭的道。她现在本来就是一个富家小少爷的样子,一时半会的这样的做法倒是不会引得外人的怀疑。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让他恢复过来就行。”白枚道。她不介意这点时间,这蓝少总是要离开的。

     “我还要一个女人!”蓝卿增加了条件,她不得不多考虑一下。

     刚才在白羽的带领下她去了那个所谓的禁地,看到里面有很多木牌,上面写的都是羽族的族人,有一种变态的法术使得羽族的人从生到死都被掌控在王族的手中。

     那上面有云若的,这不好!

     很不好!

     总之,她就是很排斥这一点,云若应该是大家的,似乎在她的脑子里面一直都是这样觉得的。

     “谁?”白枚对这件事很在意,毕竟是自己的族人,她不能随意的就决定了放弃。

     “云姑娘,你放心她不答应我,我不会硬来的。不过,现在我就要她的魂牌,这是我救王夫的前提。”

     白枚并没有觉得一个眼盲的云姑娘会有多大的作用,也不在意这次的羽阁的评选她是否会被允许进去禁地去侍奉。在她的眼中压根就没有把云姑娘放在眼里。

     白羽有些担心,他倒不是担心蓝卿会不守信用。只是奇怪为什么蓝卿就看中了那云姑娘了,在他看了,羽阁的很多姑娘获胜的可能性都要比那身有残疾的云姑娘好很多。

     即使那云姑娘姿容不错,可这也掩盖不了她在身体的缺陷。羽族本身就是人少,能存活下来的人自然也是要健全才行,这也是为了他们的以后的子孙考虑,哪怕他们的寿命很长,但是这个老规矩就这样一直的延续了下来。云姑娘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多谢!”蓝卿接过来那个木牌,小心的放了起来,不管到时候有没有影响,至少,现在是把这个隐患给解决了。

     其实要救蓝翎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怎么和蓝翎把这件事情给说清楚才行,蓝卿来这里的目的可不仅仅是为了要找蓝翎的,她曾经和这蓝翎是有过一面之交的,那是在她回去到千年之前的时候了。

     “你醒了?还认识我吗?”蓝卿看蓝翎清醒了过来就问道。

     蓝翎自然是不会认识如今的蓝卿的,但是他认识蓝卿手里面的那幅画,那画上的人正是他苦苦找寻的存在。

     “我曾经是水族的人,千年之前我们见过面的。”

     “是你!你知道她在哪里?”

     蓝翎果然是蓝翎,曾经的蓝族的一族之长,在那么危险的时候都能够保持镇定带着蓝族走出那个生死的劫难,他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能力的。

     “你认出我来了,这就好办了。你也不用着急,现在已经是千年之后了。”蓝卿想要了解事情的经过,蓝翎则是着急的找寻那姑娘的下落。

     蓝卿给他看的那幅画上面的姑娘,正是那云姑娘,曾经的云若,不,准确的说她只是云若的一场梦,一场很无奈的梦。

     梦里面的云若是糟糕的,至少在蓝卿自己看来是这样的。估计云若的心情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的,但愿他醒来的时候会忘记这一切。

     “你想要我作什么?”现在的蓝翎的唯一的心结就是找到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人儿。

     原来,在蓝翎从那海崖之上掉下来之后就被一道神光给送到了这里,然后就被白枚的父亲上一任的老羽族族长给救了。一直生活到了现在。

     他是答应了要帮助照顾白枚,但是也没有承诺要娶她。

     “是这样的。”蓝卿听了他的话之后产生了一丝的怀疑,说不准到底是白枚在说谎,还是这蓝翎因为不信任她才说了谎话。

     蓝翎的记忆有些混乱倒是真的,不过他唯一没有忘记的就是那天仙似的人儿,可惜的是,这本身就是一个误会。

     蓝卿出来的时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蓝翎的病不太好治,他身上的毒很容易清除干净,但是他心上的伤痛就很难根治了。白枚在他身上放了东西,但是对他的影响却很小。

     “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白羽看到蓝卿走出来就问道。

     他是知道白枚同意了蓝卿的条件的,至于蓝卿提出来的这两个条件他觉得有些不值得,毕竟还不如到时候几大势力在一起时候争夺起利益来,她可以多提出一些方便的。再怎么说,他们也是这个岛的主人。

     “你们羽族的宝贝我不稀罕,我想要的东西你们也给不起。”蓝卿说的是时候,她对于这些东西的确是没有太大的兴趣。

     至于雪紫宸,在天下和她之间做选择,她相信他也一定会选她的。

     “你还去羽阁找那位云姑娘?她已经不在那里了。”白羽道。

     蓝卿停下来脚步,她忙着蓝翎的事情倒是真的没有注意到羽阁那边的动静,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铁算子,但是铁算子识得的只有他心目之中的公子,并不认识眼前的盲姑娘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想要找到的人。

     在蓝卿去到住的地方的时候,很奇怪没有见到逍药,他不在这里了。

     那个孩子会跑到什么地方去哪?

     炎不在这里,但是海清是来的,她虽然和逍药擦肩而过,但是却并不认识这就是她要找的孩子。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凑巧。

     “海清大人,你怎么来了?”

     “我也接到邀请了,这次是羽族的宝贝出世,传说是一把钥匙,掌管的是天下的财富。怎么你这么着急是找什么人呢?”海清倒是没有隐瞒。

     直到现在蓝卿才明白这么多人来到这里,之所以邀请的都是有能力的大家族,要么就是雪国和火国这样的实力派,完全是这关系到东西大陆的财富的流转。

     “你见到逍药没有?一个孩子!”逍药现在也只能算是一个孩子了,毕竟他是真的很小。

     “没有呀!我连炎的面都没有见到。他这次也不知道会不会来。”海清奇怪的问道。

     蓝卿知道她是没有见到逍药,至于逍药去了哪里,她也不太清楚。虽说那孩子幼小,但是有自己的主意。

     暂时,她也就没有告诉给海清。

     “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我去羽阁,找一位姑娘有点事。”

     蓝卿现在心里面也没有谱,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是对的。但是,不去做肯定就什么也做不了,她还是必须要去做点什么的。

     在她找到羽阁的姑娘暂时居住的浮动的岛屿的时候,脚下一滑,差点把自己给喂了海里面的鱼了。

     “谁?”

     “这不是羽族!”

     “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中计了,说不清楚是什么地方出了错,总之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根本就不是羽族了。

     “梦魇?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蓝卿不明白这梦魇到底要做什么。

     说他和辰鱼是一派的,总感觉不太像。但是说他是好人,谈不上。至于他想要干什么,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你猜猜看,我想要干什么?”

     “我猜不出来,你还是直说吧!”

     “你就不想知道雪紫宸现在怎么样了?他为什么要去那魔域?”

     “你对他做了什么?”

     蓝卿有些紧张的问道,她是真的有些紧张雪紫宸的安全。她看的出来,这梦魇并不是在开玩笑。

     “他现在身处在黑暗的深渊之中不能自拔,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

     “他去那里干什么?”

     “找魔魂!另外的一半的魔魂!”

     蓝卿奇怪他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还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她。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自己现在是在其他的地方。

     仔细看了一下四周之后,她才发现,这就是所谓的梦境,真实的如同生活的再现。在这里她是丝毫的都感觉不到外面的世界的,若不是梦魇故意的点醒了她,她现在都会以为自己刚才做的一切就是真实的存在。

     “我去找他。”蓝卿犹豫了一下,道。

     但是她又犹豫了,她不知道自己是要去先找云若,还是要去找雪紫宸。

     “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你就不担心。”

     “你直说你的目的吧!我不想费脑子去费心。”

     蓝卿觉得这梦魇虽然在外人的眼中并不是什么好的存在,但是在云若的这件事里面,他并没有什么坏的心思。

     “云若?你认识?”

     “别多想,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梦魇否认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是不是对的,总之看着蓝卿这么做,他就也想要做一些什么事情。他和辰鱼之间的约定,只不过是好玩罢了!

     蓝卿心里面觉得这梦魇有些不太正常,太古怪了,他和云若之间肯定是有古怪存在的。至于他和云若的关系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他很奇怪。

     “我没有办法出面,有些事你去做。不要让蓝翎见到云若,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你和蓝翎有仇?”

     “没有!”

     “……”

     蓝卿这算是明白了一些了,这梦魇要么是自己无聊的紧,要么就是和云若有点问题。

     云若招惹的人太多了一点,这位又不清楚和他是什么关系了,他有一个哥哥,木兮落,变态的很。雪紫宸也是他的哥哥,哪怕他不承认,但是雪紫宸认了。他本来该是自己的哥哥的,结果被自己给弄乱了。

     反正,总之就是云若自己变态,身边的人脑子也不太正常。目前目测这位是来看热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