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娃娃or砸场子(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8)娃娃or砸场子(一千字

     气氛沉寂,像暴风雨前的宁静。舒悫鹉琻

     舞女停下了动作,冷冷地看着墙邸的尸体,将地痞的惨烈死相尽收眼底,这种场所没有留血的事,怎么可能。她们早就习以为常了。

     “你TMD的臭婊子!”一声暴呵打破了沉寂,娃娃右侧的男人像突然得到了命令都掀桌而起,一阵杂乱的噪响,气氛升华到沸腾,也不知是谁暴的一句粗口,娃娃内心的怒火被点燃。余光有意无意地扫过一个穿西装将军肚的男人。

     那个男人缩了缩脖子,眼神有些退缩,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害怕,这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

     男人们的粗手像娃娃抓来,有人抄起桌上的酒瓶向娃娃的头顶砸下去,娃娃上纵下跳,灵敏如鬼魅的倩影穿梭在半空中。有人以为抓到了她乌黑的头发,狠狠地往一拽却发现只是道逝去的残影。

     “你们TMD用力啊!”穿西装脸色因激动变得通红的男人铜钱眼瞪得溜圆,愤斥着属下无能。

     娃娃速冲到他的面前,蹦身对着他的脖子一个飞旋踢,随着裙摆快速撩动的轨迹,碰!男人被踹出去三米远,一头撞进了摆满零食的木桌上,额头有红色的温热液体往下留着,他抬了抬手想要去按住受伤的地方,到呻吟了一声手无力地垂下,当即昏死过去。

     在强大的异类面前,人命是微不足道的。

     在强大的娃娃面前,人命是不堪一击的。

     二次元的世界还留着这些弱者干什么,留着彰显天使有多善良圣洁吗?

     娃娃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冷笑。

     男人见他们的头就这么轻易的死了,大多都充满惧意地退避一旁,有几个人眼里怒火燃烧却不敢上前与娃娃拼命。

     看吧,人情淡泊。

     金色闪亮着装的时髦女郎站在二楼的珠帘后,猩红的唇微浓的眼妆。气质犹如一只不羁撩人的野猫,卷发遮隐胸前衣紧裹出的沟壑,羊脂玉般的皮肤让人忍不住想要触摸柔软。

     她的眼神带着妒恨紧紧粘在娃娃身上,一身白就以为会干净?装圣女,真恶心!

     黑色无际的眼中如石子投湖漾起几弧波澜,娃娃紧抿着唇,长发明明无风却在飘动。

     她迈着性感猫步走下楼梯,掩在身后的银色手枪默默上膛,等候命令。

     娃娃,你抢走了我的荣誉,抢走了boss,千慕大人对我的关心,你真该死,死无葬身之地!

     她从未想过,千慕异影只是披着温和的表皮,那个从未见面的boss何来关心!她只是嫉妒,嫉妒娃娃后来,辈分不大却如此出名,如此多得千慕异影的宠爱!

     宠爱?在娃娃眼里看来,未必!

     她太清楚恶魔的本性,凶残就是凶残,只要你失势,他想要你死,随时可以!娃娃想过自己将来失去血薇的一天,那一天,将是她最狼狈日子的开始。

     娃娃微眯着眼睛,周围不少人看热闹的样子,虽然尸妖不断挑唆新人来挑衅,虽然不断隔离组织里的人与她的关系,但她本不在乎,她有接受挑衅的实力,但长久下去,将会是个问题,即使娃娃很想斩草除根,但她没有那个权利,只有千慕异影有。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嫉妒死吧,让她去不断干扰千慕异影。

     咔咔,机械滑动的声音,妖冶女人用银色手枪抵在娃娃的额头,高抬着尖尖的下巴,轻篾地盯着娃娃:“在我的地盘闹事,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东西?!”

     若娃娃敢动她,她正好有机会去和boss告状,到时候千慕大人也坦护不了她!再煽动崎区别的人,添点油加点醋,就算不能把她逐出崎区也能让她受顿重法!

     审判末日是不会要这种胡闹的嫩丫头的!

     说不定为了保密还会杀了她…

     某尸的半思绪正沉浸在各种凌虐娃娃的YY中,娃娃冷冷看着眼前嚣张的女人,撇身一把手拧上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打掉银手枪,微退一步,直接往她的下巴飞踹一脚,动作快如离弦之箭看不清身影。

     喀嘣。轻脆的一响,颈骨断裂的声音,若是人,必死无疑。“齐霏,我虽然不知道我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治我的罪?可我有先治你的罪的权利。

     声音很平静,娃娃似笑非笑地俯视着地上失去风度的女人。

     蠢货,实在蠢。

     齐霏摇了摇微斜的脑袋,呜唁着,试着将颈骨接回原处,她是有些痛觉的尸体,她很痛!痛得眼泪凌乱了眼妆,却挂在眼边,那滴晶莹的液体迟迟不肯坠落。颤抖着手捂着瞬间青肿的下颚,嘴角溢出微黑的血,吐出三颗碎牙,眼中怒火乱蹿,她支撑起身体的左手,指甲缓缓变长。娃娃…我要你死…要你死…你必须死…恨意蔓延遍布腐烂仍跳动着的心,眸子一点点变得血红。

     “娃娃…”低低的声线富有磁性,无时不刻散发着特有的魅惑之力,他凭空出现在娃娃身后,修长的身形,微挑嘴角一身魔气。

     果然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