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娃娃or吸引妖精(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7)娃娃or吸引妖精(一千字)

     少女白色长裙飘逸,海藻一样的长发披在身后,十分有清雅的女神味道。舒悫鹉琻

     她仿佛处于发呆状态,黑如夜的眼睛没有一丝神采。阳光照在她身上顿时变得幽冷。

     他开着银色的奔驰,金色头发在风中飞扬,碧色的眼睛里的百无聊赖,细心的人会发现他的左眼微微有点偏金。

     视线被马路边的一道清新的素影吸引,他的嘴角扬起一丝诡笑。

     “嗨,美女。”一辆银色的奔驰停在娃娃面前,里面的金发男人十分绅士的微笑。

     娃娃仿佛才回过神,表情有些呆滞,盯着金发男人好一会才呆呆地回笑。

     “美女去哪?我搭你一程。”金发男人的声音有些低但十分阳光能给予人动力,他伸手打开了前车门。

     “好。”娃娃低下头,提起裙摆,长发柔顺地垂在胸前很有唯美的味道,拉上车门,有些拘紧坐在了金发男人的旁边。

     好吧,居然这么碰巧遇上乐,那就帮千慕异影一个忙吧。

     “美女,我叫安东亦,你的名字叫什么呢?”他的声音很是轻柔,生怕惊跑了这刚拐上车的小妖精。

     “夜玄娃娃。”娃娃淡淡的有些糯糯的嗓音,反正他都临近死期了,不介意告诉他真名。

     海藻的柔发飞扬在身后,娃娃享受着风惬意地闭上眼睛,长长的眼睫像黑色蝴蝶一样。“去…城南ktv。”

     “好。”安东亦挑起嘴角,眼睛里悬着一丝淡淡的玩味,他感觉到娃娃身上有一种隐秘且非常狂暴的力量极不稳定地浮在她的周围,似乎当事人并不知道。

     这是那女人派来的杀手?怎么这么弱小?

     路边的风景犹如犹如走马灯一样匆匆放映,林立的高楼大厦,其实异类在二次元的人类世界已不足为奇。

     银光闪耀了人们的眼睛,娃娃优雅地撩起白色裙摆,大方地走下车去,转身对安东亦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趁着没有任务的期间,总要花费一些时间去修整修整某些人…不然…太多麻烦。

     娃娃黑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氲氩的水雾,她大步流星却丝毫没有悔了这长裙的淑雅之气。尸妖…虽然我没有杀死你的权力,不过,让你生不如死,够了。

     这里犹如黑夜一般,无论何时,灯红酒绿这里都是无尽糜烂。暴露着装扭着水蛇腰的女人在t台上肆意放荡,染着各色头发的流氓地痞,还有伪装的蛇鼠异类。白衣少女的出现,将男人们对t台上舞女腰上的火热视线收回,都聚集到她身上。

     “大哥,这个妞正点!”一个橙色头发满脸痘痘的男人对一个油头肥耳的胖男人说。

     臃肿西装穿着的男人满脸猥琐的笑,“这么年轻,说不定是个处…”

     说罢便起身向娃娃走去,但已有人捷足先登。

     “小妹妹,跟哥哥混好不好,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打着唇钉的地痞色眯眯地打量着娃娃身上身下,手朝娃娃肩头摸去。

     娃娃眼睛里尽是厌恶,飞速闪到地痞身后,后腿往地痞后背狠狠一蹬,地痞向墙面撞去,娃娃右手从头发里抽出一把小刀反身插向地痞的后脑勺,在地痞前额触碰到墙的那一刻即是30厘米尖刀刺过他脑袋的时候。娃娃的力劲很大,尖刀已经完全穿过他的头骨将地痞钉在了墙上,连呜呼之声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这样光荣地被娃娃秒掉了。

     娃娃收回手,冷着脸朝t台走去,步伐优雅,气质清冷。

     快!狠!准!众人吃惊得盯着少女瘦削的背影,开始印象里的柔弱不禁风荡然无存,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娃娃冰冷着脸,心里微起一丝波澜,大大的眼睛像黑夜一般。娃娃不喜欢血…却喜欢血…娃娃不喜欢黑夜…却属于黑夜,一切好矛盾,娃娃越来越越看不懂了。

     娃娃微歪了歪脑袋,眼中空空的疑惑,娃娃很善良…只是今天心情不好…随便杀几个人而已……

     ------题外话------

     写起来没什么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