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娃娃or吃货(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17)娃娃or吃货(一千字)

     出门前还整齐叠放的被子已经被某只揉蔺成一团沾着斑斑血迹,一个小小的的肉团缩在被子上,粉粉的大拇指含在撅起的小嘴巴里,米粒大小的獠牙探出一点点头头在嘴角,精致的脸颊沾上有些黏稠的血液,红与白交相辉映,节能灯映出的场景不是美,而是悚人的恐怖。舒悫鹉琻

     靠!娃娃抓狂,黑黑的眼睛里面暗潮流涌,将跨包脱下愤愤地甩在脸了小吸血鬼的脸上,去死吧你妈妈的爹地!

     她不紧不慢地走到小吸血鬼面前,似乎步子里还带着那么点悠闲,将床上还沉睡在喝血美梦中的小孩一把手拎起。

     小吸血鬼整个挂在了娃娃的手上,可能觉得有些不适,两只手在空中扑腾了几下,咕哝着:“别动…我要吃你了…”

     娃娃冷着眼,打开了十二楼卧室的玻璃窗,晚风哪个吹啊~毫不犹豫将右手上那个小小精致的小孩甩了出去。

     一道华丽的抛物线滑过高楼堆挤里的深蓝夜空,风如刀,在坠落中小吸血鬼略白带血的脸上,眼睛裂开一道殷红,是一双危险的红眸,耀过霓虹。

     娃娃看着小吸血鬼坠落不见,伸了个懒腰,转过身,眼前的凌乱让人很蛋疼啊!

     ……

     懒洋洋地从床上直起身子,娃娃黑潭一样的眼睛里深不见底,带上碧绿的美瞳,真着木偶一样无神的眼睛,客厅里散发着剧烈的腥臭,地上凝了一层薄薄的豆腐似的血脂。

     娃娃轻跃上家具,避免与地板的接触。轻盈地到门口打开门,跳出去。

     她从来没有发现,她的速度,她的轻盈,根本不可能是正常人能完成的,她只是认为这是她赌上命一次又一次训练6年的结果。

     这,是她应得的。

     当带有夜晚感觉天空的一丁点灰色散去,她搭上巴士,无一意外跟西娅坐在了一起。

     “米菲你来得好早哦!你这么爱学习吗?”西娅的两颗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闪呀闪,那是一种让娃娃厌恶的东西。

     “嗯。”

     “米菲,你怎么这么沉默啊!米菲要开朗一点哦!‘她笑眯眯的,脸上真诚可见。

     娃娃别过脸,去看窗外的风景。

     上课。

     西娅在学习期间到时挺安静,这让娃娃松了一口气,她盯着黑板上那一大堆公式和那一个大大的坐标轴,是四次函数啊…

     爱丽丝拿着教棍在上面啪啪啪地指指点点,有些乌的嘴唇吧啦吧啦喷射着银白的口水。

     娃娃有些无聊,听得也有些无聊。

     ”好难…“西娅在旁边自言自语的呢喃,白净的小脸有些不解地痛苦,视线执着地盯着黑板上那个画得格外大的四次函数图像。

     她是全校理修成绩排名前三的学生,连她都做不出,也可见这道函数题的难度了。

     娃娃也在旁研究,她是杀手,是全世界著名的杀手并不代表已经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可惜绿色的眼睛太过无神,她越认真,瞳仁就越空洞,像无底洞。

     ”米菲。金!“爱丽丝尖锐的嗓音贯穿教室,仿佛要刺穿每个人的耳膜,她使劲地用教棍拍打着多功能讲桌。

     嘭嘭嘭!

     靠!老疯子!娃娃站起来,冷冷地盯着爱丽丝愤怒的碧眼,碧色透出要吞噬一切的黑色,向爱丽丝袭去仿佛也要将爱丽丝的眼镜变成死人的眼睛,无神呆滞。

     黑色,是娃娃的怒火。

     ”米菲。金,你已经什么都学会了是吗?那么请你来给同学们解答黑板上的题吧!“爱丽丝轻篾地盯着娃娃,昂着头,打算听娃娃卑微地低头,怯怯的道歉。

     哼!又是一个没钱进来的毛丫头,看她怎么出丑!

     娃娃挑了挑柳眉,西娅脸上满是担忧,她想替娃娃去做,但她现在只想出了一半。娃娃大步流星地朝爱丽丝走去,扬着下巴,有多不可一世。

     下面抱着看好戏的英斯吉亚人被狠狠地震惊了,这个新来的人太嚣张了!

     ”她会死地很惨吧!“

     ”有好戏看喽!“

     ”没有什么背景会被开除吧!“

     …

     爱丽丝有点不敢相信,和她对着干的人不少,但没有人,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有她这样高傲的气质,她这样强大气场!

     爱丽丝不相信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小小的新生震撼到,她拿起黑板刷将图以外的讲解擦的干干净净。

     ------题外话------

     都是写烂了的部分,想不出来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