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娃娃or噪音(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16)娃娃or噪音(一千字)

     “咳咳,”站在讲台上的老女人,一头白发岁月留痕的白脸上满是严肃,她有些凹的碧眼瞄过娃娃,“我是你的班主任爱丽丝。舒悫鹉琻库卡,”

     她朝40人诺大的教室巡视一眼,枯瘦的手指指着最边上黑发蓝眼女生的位置,尖着嗓音:“待会你做完自我介绍就去那做。”

     没有给娃娃选择的机会,态度强硬,口气是命令,爱丽丝是个强势的女人。

     西娅有些不相信,两眼发光:oh~mygod!真不敢相信!我的救命人将到我所在的班!跟我做同桌!

     笑地那个灿烂啊!

     旁边棕色短发,打着唇钉耳洞的华丽女生投去厌恶的神情,做了个呕吐的动作,一脸嫌恶地冲西娅翻了个白眼。

     西娅的笑容嘎然而止,自卑地低下了头。

     娃娃不笑,走到老女人旁边清冷着嗓音:“米菲。金。”

     下面的一举一动都完整地记录在娃娃脑海中,娃娃根据他们的着装,表情,大致揣摩出这里每个人的脾性。

     有一个位置干净的空着,而娃娃不能坐那里,反而待会要去领板凳椅子去西娅那里,那个空着的位置…

     算,无需多心观察,太过谨慎反而弄巧成拙不定。

     待到下课,娃娃领了课桌和板凳,不少男生来帮忙,娃娃也不矫情推辞,有免费的劳动力干嘛不用?不用就是傻子呢!

     安安稳稳地坐下开始翻书包,对着一旁站着殷勤的男生,也不问人家名字,就干巴巴地说了声谢谢,娃娃拿出英语书,胡乱翻了几下。

     看出娃娃对书本的不耐烦,西娅凑过脑袋,对她这个救命恩人可是满满的兴趣呢!

     “米菲,你…也是混学儿吧…”西娅轻柔着声音,蓝色大眼好奇地紧盯着娃娃。

     “嗯。”娃娃转过身又从包包里掏出一本高二数学。

     “哇,我也是呢!‘西娅一下子兴奋起来,双手包成一团抵在下巴,一脸崇拜,”米菲你会近身格斗吗?那天你好凶猛哦!“

     ”嗯。“

     ”你刚来到我们学校肯定还不熟吧,中午我带你转转好不好?“

     ”哦。“

     ”那个老巫婆爱丽丝很凶!你要小心她啊,下午第一节课还是她的课!“

     ”哦。“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娃娃早就对西娅的这番谈话不耐烦,一直到上课,耳边嗡嗡的噪音才结束,如果西娅这么吵一天的话,她可保不齐她不会把西娅骗到哪个僻静了的地方杀掉。

     就这样一天在众人的吵闹中过去。

     上学真的没意思。相比之下,娃娃更喜欢去打小怪兽。

     坐在公交车上发呆,对!凹凸曼打小怪兽。

     ”米菲!再见!“等西娅下了车后,娃娃松了一口气,耳根子终于清净啦!

     暮色四合,霓虹满街。

     那个很讨厌,针对西娅的女人叫卡萝丝。格尔达…看来是个跋扈的女人,以后麻烦多了。

     回到公寓,娃娃站在安装着电子识别器的褐门前,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很新鲜的血腥味,不算多臭。

     sh。it!一定是小吸血鬼干的!真想杀了他!

     砍脑袋不对,那就找个时机去戳他的心脏吧!

     开门前,娃娃取下碧色的美瞳,露出黑黑的仿佛是两个无底洞的眼睛,打开门,木质的地板已经血流成河,进去,走在地板上面,还有走在下雨天道路上的嗒嗒清脆声响。

     娃娃背着跨包,淡定地转过身把门带上,跨包一时间不知道放哪,总不能丢在已经猩红一片的地板上吧。

     沙发?出门前还干干净净的沙发现在上面已经挺了一个苍白邋遢的干尸,总不能甩在尸体上吧!

     越往卧室的方向走,大片的血迹已经变成一条长长的触目惊心的血痕,到门口已是一串一分米不到的小脚印。

     娃娃有些生气,皱着柳眉,扁着唇,拧开卧室的门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