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娃娃or死亡(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27)娃娃or死亡(一千字)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

     直到深夜,夏威尔原本红光满面的脸色变成了死人的青白,西娅的手指微微翘了翘。舒悫鹉琻

     “哇!”九彩扇形耳朵的小蛇兴奋地叫了起来,将十五厘米长的小身子盘在夏威尔银色绒绒的头发上,昂起头,红玛瑙一样的眼睛警惕地看看一旁的娃娃,又垂涎地盯着地上血淋淋的少女。

     这个家伙哪来的?娃娃也戒备地盯着小蛇,第一个念头便是,麻烦,就杀了它。

     几乎窗外的月亮已被阴云隐没,西娅除了动了动手指就再无别的迹象。

     后来真当成了死人一样。

     “不行了喔…”夏威尔体力不济,手指上的绿色光越来越弱,到后面完全没有了,“即使是极致治愈也不行喔…饿了呐…”

     喃喃完夏威尔眼睛一闭,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小蛇也闷地刷在地板上“哇”地奶叫了一声,缩进了夏威尔地帽子。

     娃娃走进杂物间,拿起清洁工具开始打扫,她想到了蝴蝶,蝴蝶就是会飞的花瓶,有屁用啊!

     “主人肿么能这样纸想银家涅?”

     脑海里一个不满地萌音嚷嚷,娃娃扶额。

     夜晚静地连掉针的声音都可以清晰听见,娃娃关了灯,坐在沙发上,脚边躺着具新鲜的尸体。

     黑暗里,娃娃却感觉到一种格外亲切的感觉,不是处于黑暗的茫然,不是对于未知的恐惧。

     黑暗是最无私的,她紧紧地拥抱着你,温柔平等地亲吻着你的每一寸,绝不吝啬。

     黑夜,是娃娃的母亲,不然,有谁能生出那样一双神似的眸。

     屋里不知从什么地方灌进了冷冷的风。

     是什么,娃娃自然知道。没预料到的自然要先预料到。

     冰凉的十指温柔地抚上娃娃的脚,长长的指甲似乎有意避开那手中嫩如鸡蛋的肌肤,黑发黑地出奇,却又反射不出一点光亮,是死透了的黑。

     “西娅…”娃娃右手手肘撑着沙发的扶手,头倚在手上,不带任何温度地低咕。

     抚摸着她小腿地那双冰冷的手愣了一下,娃娃低头在黑暗中看见,西娅卑微地跪在地上,一副臣服姿态。

     长发遮住了打扮脸颊,只露出瘦地又尖又小的下巴。白得像纸血色无存的下巴。

     娃娃厌恶地皱了皱柳眉,黑瞳里一片冷冽,都死了还这般懦弱?当真是扶不起的阿斗么?

     她冷冷踹开匍匐在她脚下地西娅。

     西娅被踢开,摔在地上,骨头砰砰撞出脆响,她歪着脑袋像母狗一样求虐似的爬近娃娃。

     “王…”露在黑发外面的红唇翕动,带血的利齿露出,西娅低着头,长长的黑发垂在地板上。

     王?娃娃深潭一样地眼泛起一丝波澜。

     “西娅…你想复仇么?”娃娃微笑着开口。

     她终于昂起头,猩红的唇瓣颤抖,身上的绿光显露,从遮住眼睛的浓浓黑发里,无声顺着脸颊流出两行殷红,顺着尖如匕首的下巴低落,赫然是血泪。

     “复仇…”她沙哑地开口,手紧紧抓着裙摆,长长的指甲一弯,刺破了布料,穿过了苍白的手背,复仇?当然要复仇!

     我已经不是那个懦弱的西娅!我是她的仇恨!

     娃娃很满意西娅的表现,没想到,西娅作为鬼魂的存在更有利于计划!

     西娅不能进英斯吉亚国学院,那里有许多超自然血统的人类,难免会有一两个带有灵系血统的人。(灵系:除灵师,抓鬼,降鬼的人。灵系的人可以成为除灵师。)

     娃娃看到西娅身上浮出的绿光,进不了英斯吉亚国学院,看来也未必!

     那么就等29日的来临了!

     ------题外话------

     我没有写过完本的长篇小说,点击和收藏可以鼓励我完成的字数比上一次的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