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嗜血娃娃or不宁(2更)
    杀手娃娃,没有爱,(41)嗜血娃娃or不宁(2更)

     娃娃走到柜台前,灰扑扑的花瓶里插着一支已经枯萎地只剩一片烂褐花瓣的玫瑰。舒悫鹉琻

     沃尔将车开进了旅馆后面的停车房里,赶紧跟了过来。

     两个佝偻着背相互搀扶的白发老人步履蹒跚地朝娃娃走来,他们微笑着,两张布满风霜痕迹的老脸让人看了心酸。老太婆枯瘦如秋天快死的竹枝的手伸出来,目光一直温和地落在娃娃身旁的夏威尔身上,沙哑着嗓音:“每间单人房每晚30卢比,双人房每晚50卢比,谢谢…可以刷卡。”

     “一单一双一晚。”娃娃将银卡递给老太婆。

     待她回来将卡交还给娃娃,老头双手摈合,微掬着瘦骨嶙旬的身体,诚恳地说道:“上帝保佑你,美丽的小姐。”

     娃娃拉着夏威尔小小的手,跟着老太婆走上了二楼,沃尔还有些担忧地走在后面,强睁着血丝泛滥的眼睛,撑不住的疲倦。

     他急切需要休息。

     躺在有些硬的床板上,房间的家具还沾着薄薄的一层灰,夏威尔爬上床双手一搭蜷在了娃娃的身边。

     娃娃侧身辗转几次也闭上眼睛,进入半寐半醒的状态。

     几百米一次浩浩荡荡的大逃亡,伤兵结成的队伍像黑色蚁潮涌入可西瓦,每个士兵眼睛里都是迷惘,军心散乱。

     能活着回去?能守住多久?

     炮火猛烈连夜不断,轰炸着前线。

     塔尔加的侵略军队,势如猛虎,阿帔米斯护*队节节败退。

     远处一发针眼大小的黑点迅速扩大,咚!轰隆隆!一座花了不知多少精力钱财修建的大厦倒塌在众目睽睽下。

     “啊—!”有人撕心裂肺地哭了,七尺男儿的眼泪如泉涌,有人捂着面无力倒在队友的搀扶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家被蚕食,眼睁睁地看着沦为亡国奴的时间一点点靠近,却无能为力,政府,你在干嘛?!

     为什么只能发出一条条撤退的指令!

     哭嚎的战士被队友拖走,每个人都忍着心中的悲痛,他们仍将最后一点希望放在政府身上,希望有机会能改变现状。

     2030年6月三日凌晨时分。

     阿帔米斯的军队大体已经撤离,娃娃睁开黑幽幽的眸子,她本不想参入两国的战争,到要经过这里就很难避免这种情况。

     夏威尔早就起来了,那么大的动静怎么不可能不惊醒。他推开窗子,黑色的大眼睛不安的望着下面的漆黑。

     转头对娃娃憋声道:“姐姐,我突然觉得好害怕…”

     娃娃心里却如湖般平静,吃子弹还承受得起,但吃导弹就死定了!

     估计塔尔加的军队明天早上就该进入可西瓦了,娃娃下了床,也盯着窗外漫漫无尽的黑色,踱步了一会,毫无睡意。

     “夏威尔,我出去看看情况。”娃娃一只脚踏上窗台,半身探出了窗外,淡淡喃了一句,不顾夏威尔可怜巴巴的目光,直接纵身跃了下去。

     稳稳落地,娃娃纤细的身影与黑夜融为了一体,快速潜进。

     娃娃此时的视力比白天清楚很多,范围也大,大约方圆150米的事物都能看清,而白天只有100米。方圆250米到150米之间的事物只要是活物她都能有一种微微的感应。

     她觉得自己不是人类,但又不像异类。

     是怪物吧…

     心思斟酌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可西瓦与几来亚的交界。

     公路总体还算完好,但建筑物的飞屑散落一路,远处亮起的炮塔成圆扫射的灯光,错落有致,几乎一个死角都不放过。

     倩影傲然立伫在笔直的道路正中,已经被污染的晚风夹杂着腥味与火药味拂过她秀丽的长发,她只是平静地扫过几眼地上横竖摆在地上的残躯。

     脸色发黑的,衣衫褴褛的士兵,褐色的血凝固在他们曾干净刚毅的脸上,描下这些生命人生的最后一记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