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娃娃or聘用(一千字)
    杀手娃娃,没有爱,(40)娃娃or聘用(一千字)

     中年男人回过头盯着后座的娃娃,脸上没有恭维的笑,低着脑袋,实际他看不到娃娃的鼻子以上部分,只觉得光看下面那张标准的漫画少女脸型就能猜出客人的样貌不凡。舒悫鹉琻

     他没有急着答娃娃的话,只听下一句。

     “师傅拉我们跑到阿帔米斯海岸吧!油钱我出,至于报酬…我可以先预付三分之一。”她能看出男人憔悴的脸上还有一丝神彩,无神的眼里还有牵挂。娃娃从手提箱里取出一张银卡,道:“这里面有10000卢比如果你将我们送到那里,剩下的钱会继续打入卡中。”

     男人迟疑着,颤抖着手接过了精致花边装饰的银色硬卡,10000卢比!那是他拉半年的车不吃不喝不交保护费才能赚到的钱!10000卢比可以让他的老婆儿子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也许再有了那两万卢比,他们可以逃逃得远远的,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

     出国是有钱人才能干得事不是吗?

     “好,我先给老婆儿子打个电话。”他转过身沙哑着声音,有些泛黄的眼白激动地热泪盈眶,在钱财面前,他失去了多年来积累的冷静。

     娃娃很懒的,懒得转车坐高铁什么的了,在这里打车本就不容易。

     “喂…亲爱的…啊,我这次拉车要去些日子……没事,没什么事,接了个尊贵的客人,我们&,@$”&@&~*…oh~亲爱的儿子想爹地了吗?小强,在家里要听妈咪的话,我爱你。“

     已经讲了半个钟头的电话,那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的妻子讲明白后,对娃娃感激地介绍着自己:”您好,我叫沃尔。麦隆!“

     ”哦。开车。“娃娃淡淡回了,淡红的唇泛着光泽。

     有些旧的蓝色的士冲出高速公路,娃娃黑色的眼睛瞄着窗外走马灯一样闪过的秀丽风景,远处参天的高楼大厦依稀激动。当太阳升到正空,一切被镀上粉金,有那么几分仙境的感觉,沃尔单手扶着方向盘,左手从脚边的黑包里掏出块褶皱包装的压缩饼干,两根手指夹出用牙齿撕了开来,有些肿的双眼紧紧盯着前面宽阔的灰色路。

     前方迷茫,但我只能向前向前…

     西方洁白的天空飘起一屡屡黑色的烟,接着越来越多的黑烟想涌上天空。几栋显眼的高楼跌倒摧散在硝烟里。几架直升机在天空小心翼翼的盘旋。

     ”唉,几来亚又在打仗了,正是不走运。“沃尔嚼着干硬的压缩饼干,叹着气,向娃娃说着:”倒回去走另一条路油不够了,这附近也没有加油站。唉,我还没有跑过怎么远的路嘞!“

     娃娃低着头,不带感情地说:”走。“

     旁边的夏威尔抬起头,突然满脸兴趣,”打仗啊?那好玩…“

     ”……“

     ”……“沃尔的眼睛有些湿润,他沙哑着嗓音,”小朋友,你不懂。“

     是啊,他不懂,打仗会有多少人妻离子散,会有多少人饿死街头。

     车向前飞速跑着,穿过了乔木市,天尼泊尔省。不减速,也不停留。

     几来亚边镇可西瓦。车实在跑不动了,沃尔忙前忙后推着车到了可西瓦的加油站,他发誓下回一定要备上几油筒!

     天已经开始有些灰蒙蒙,暮色在无声无息中四合,相距几十公里的枪声炮弹声此起彼伏。

     沃尔明白,待在这随时可能没命,但他实在熬不住了,他已经熬了两天的夜了。

     ”客人…“他纠结着,向娃娃低着头诉说了一下自己的艰难状况,又保证着一定会很快让娃娃到达目的地。

     娃娃点头许可。

     走在街上,没有一个人,丝毫不比英斯吉亚夜市的热闹,反而静得可怕,仿佛已经是一座死镇。

     走进一家破旧的旅馆,油渍水渍爬满墙壁,如果再添上些蜘蛛网,会让人误以为这是一家空置了十多年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