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回归2.6
    杀手娃娃没有爱,回归2.6

     菊南山北方4厘米处有一座白顶的方圆3厘米的山顶,娃娃一眼看准也就要了这座大山。舒悫鹉琻

     “好了!阿影就送我去这吧!”看上面的文字解释,叫做雪灵山,并不是一座大雪山,只是山头有雪,灵气充裕,各种冰属性的兽类蹲踞在那里,还有少数异类的部族。

     “嗯…”千慕异影蹭了蹭娃娃滑嫩的脸蛋,温声温气道:“马上我就把那占领下来…送给娃娃。”

     接着他开启了一个通话口,在空中快速点击着蓝色的平面键盘,输入了一些娃娃难以看懂的文字…

     第二天。

     雪灵山顶,白雪皑皑的一片,妖美的黑衣男人搂着一个身形纤细的少女走在这雪地之上。这里的阳光温和,太阳似乎要与苍白的天空融为一体,大片的雪,却感觉不到十分寒冷。

     娃娃一到这里,体内的恶魔精魂就开始迅速运转起来,吸收这里的灵气,北世界果然和人类大量聚集之地不一样,这里的自然环境好得多,灵气也十分充裕,只是比橙色灵气少了那么一点而已。

     望去,四周宽敞得很,几乎没有遮挡物,雪松之类的全在高度低点的下面。

     “阿影,我们来堆的雪房子吧…冰碉堡!”娃娃小时候看见电视上面的人去雪地探险,那些关于雪地的动画片总会有冰坐的圆弧碉堡出现。

     “好…。”千慕异影微眯起紫眼,点了点头,黑色大风衣遮挡着他的大半张脸,可是那双眼睛却已经显示主人非常英俊。

     大约十分钟,就塑起了一个高3米,宽6米的大冰碉堡,它的左右还有两个相连的小碉堡,千慕异影操纵着紫色的切片,切片在空中有规律地挥舞着,又在大冰雕周围做了一个冰色的栅栏,好一会,总算完工。

     娃娃走进去,发现里面的家具全部都被雕刻了出来,千慕异影从空间中拿出毛毯子,给娃娃铺垫在了冰色的宽榻上。又在冰碉堡一些地方挂上了紫色风铃,紫色珠帘,将这里布置得非常漂亮。

     娃娃看着他高大的黑色背影,会心的笑了,跑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千慕异影,嗅着他浑身的冷香,发自内心道:“我爱你,阿影。”

     …。也许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娃娃每天都会打坐,吸收灵气,来提升自己的魔法等级。

     5天过后,她已经是6级魔法生灵,恶魔精魂和女神诀不是盖的,她成长的速度颇为惊人,传出去,这速度那肯定是绝世天才!

     她在北世界,在雪灵山足不出户,光靠着道家知道外面的消息,影族和战家已经开打起来,千慕异影也要去参战,一般他们这种高级别的人开战,都是独自开辟一方空间在里面打,这样不仅不会殃及无辜的平民,而且也防止了各式各样的偷袭,意外之事,

     阿影一出手,肯定全都死光光吧,娃娃这样想的,看着雪地映着金色夕阳的余晖,阳光下,这雪堆积得厚,像是从未化过一般。

     墨发少女长发飘飘,一身温暖华贵的白裘披风,里面是红色丝边黄底的洋裙,一看就觉得,这是个贵族少女。

     漫漫白色雪地的上空偶尔飞来几只浅蓝色的冰蝶,它们时常围绕在娃娃身边,落在她柔顺的青丝上。冰蝶因为娃娃的帝皇冰属性,非常喜欢她,却又不敢十分冒犯,停留一会变缭绕着她飞,像染了色的雪花一样唯美。

     冰蝶一来,就会带来十分浓郁的灵气,周围的温度也会降下几度,娃娃也亏了它们才能升级这么快。

     她经常出门漫步,无论走在山上多远,千慕异影回来,就能够马上出现在她身边,呵,她身边可有十个影卫呢。

     雪灵山的草药非常多,很多灵草吃了,可以清神巩固功力。

     覃戮和妩媚现在和娃娃住在一起,不过千慕异影回来之后,他们都得乖乖地回到空城去。

     “再找百雪果…小戮吃了会长鬼力。”娃娃念叨着,今天她和妩媚,覃戮分开找好草药灵果,其实她也分辨不出什么,只是瞎找到一种,了解到以后,就有个印象了。没有心境的鬼王,实力只能跟随年份而上涨,就是100级之后101级之类的,20年估计能上1级,可是就算上200级,也比不上一个年轻的魑。这就是有无心境的差距。

     高大的雪松遮挡了天日,周围渐渐黑了起来,不过身边有两只冰蝶给娃娃照亮道路,再说她本身能看清夜晚,所以天黑没有什么问题。

     噗噗,踩着雪发出轻微的响声,淡蓝的荧光映着娃娃精致的小脸,像深海中朦胧的美人。

     娃娃抬头,看见上方远处有颗圆点在发光,没错,那是百雪果,在夜晚会发出白光的,还散发着一股特别的清香味,经常吸引妖兽。

     娃娃勾起了嘴角,一甩手脚下唤起一股带着小雪花的风,将她慢慢托了起来,朝那地方去,因为6级的魔法生灵做到这点根本也不可能,至少要是初阶魔法师。在这几日的复仇女神诀二重参悟中,她领会了一项,技能,神之翼。用自己的鬼力精髓凝成的羽翼长在身后,可以幻想出那羽翼里的骨骼就是自己天生有的。现在那羽翼一翼只有三分米长,上面解释说,修炼到极致,就可以一展千里,羽翼一晃,都能旋起一片大陆的巨大飓风,具有极强的破坏性。

     她的小翅膀在身后费力地噗嗤噗嗤,当然,一般人是无法看见的。

     当娃娃飞到半空中时,一阵白光铺天盖地而来,强烈的光线让她有些不舒服地眯起了眼睛,黑幽幽的瞳,半露着,将那些耀眼的白光毫无保留地吸收了进去,像一个黑黑的深渊一样。

     “吼——”异兽的怒吼传遍山崖,震得人耳朵生疼。娃娃微微退了一步,脚下的黑色护体鬼力冉升起,将她包裹在里面。如果她真的是弱小的6级魔法生灵,那就在这吼声的能量中飞灰湮灭了。

     娃娃撤掉了黑色护体鬼力,冲着远处的白光而去,黑夜被照的昼亮,密密麻麻的雪松树头一览无余,可惜那百雪果就在吼声中直接破碎掉了,果汁似融化的干冰,消失在空气里。

     “死兽!”娃娃咬牙切齿道,这是小戮寻找心境的好灵果啊,本来就稀有,这异兽脑壳装屎了么?她心里有些愤愤地想着,便往白光源处飞去。

     都说这雪山异兽是及擅长找雪的灵草灵果的,哼,让她逮着了,就等着一辈子,一族,每一代都去给她当苦工吧!

     娃娃火急火燎地赶往发生地,发现那里是一处空地,有一头白色的狮鹫被冰蓝色铁链绑住,一只在挣扎。

     “吼——”狮鹫的羽毛漫天飞啊,它冰蓝色的眼睛凶狠狠地盯着下面的人类,巨大尖利的嘴巴一直在啄冰蓝色的铁链,砰砰砰!一条铁链出现了裂痕,马上就有另外两条铁链缠上来。

     狮鹫锋利的大爪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蓝色切片,打在雪上,是一个深深的切痕,砍在树上,雪松应刀而倒。可是下面窜动的人,偏偏灵活得要死,以快得难以眼见的速度躲开,娃娃观察着,围在狮鹫旁边两个蓝袍子的男人一个粉袍的女人,他们的魔法阶级都应该在高级魔法师左右。

     “2哥!快给我弄下这个死畜生!”那粉袍女人站在雪松尖上粉面兴奋,浅篮的眼睛映着狮鹫的惨景。

     “哈哈!什么地方我不敢来的!方家那群傻货,这雪灵山不知道踩过多少回了,现在却不敢来了!大哥,小妹,我们这次发大了!”一个扎着小辫子的蓝袍男人边躲着狮鹫的攻击,一边给狮鹫上锁道。

     “待会我们捉了这狮鹫回去,给小妹配上,哼,什么要到高级魔法师才能配妖兽,我呸!那些垃圾妖兽,哥我还看不上!”刷子头的蓝袍男人拉着蓝色的锁链,撇嘴得意洋洋道。

     这狮鹫是远古上品妖兽,娃娃摸着下巴,慢慢飞去了那粉袍女人的视线。

     “什么人?!”那下面的三人很快就察觉了,娃娃顺势下了地,却刚好迎上狮鹫的一记抓刃!眼看就要被劈上,娃娃身形直接飞快地朝旁边一挪,以人不可眼见的速度出现在了刷子头蓝袍男人的旁边,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刚才的一幕,就直接看到娃娃这样突然出现了。

     “哈?一个六级魔法生灵?!”粉袍女人尖锐的声音响起,那狮鹫突然安静没有乱动了,原来它的身上已经有81道蓝色锁链被稳稳绑在了地上。

     “啾——”狮鹫发出石破天惊的哀鸣,娃娃的身形被扯动,像是电视上的画面花了那样,粉袍女人皱着黛眉捂着耳朵,眼神厌恶地瞪着狮鹫,跳下了雪松。娃娃在叫声过后身形又恢复正常。

     “没有死?”小辫子头男人摸着自己布满青胡渣的下巴,两眼发光,“一个6级生灵没有死?你是不是带了什么好东西?”

     他话音刚落就被刷子头男人打了一拳,“哎呦——”小辫子头男人惨叫一声蹲在了地上捂着青肿的右脸。

     刷子头男人看着娃娃更是两眼放光,毫不掩饰的淫意挂在嘴角,戳着长了粗茧的手,轻声道:“美人,叫什么名字呢?我弟弟不会说话,原谅他吧…”

     娃娃皱了皱眉头,这里按理说不应该有人闯入的…“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呵,雪灵山是我雪柳家的地盘,谁不知道?”粉衣女人扭着细腰,轻蔑地盯着娃娃,哼,修为低,脸蛋好?不就是有*的资本么?

     “哦?”娃娃假装诧异地挑了挑眉,当然,那清妖的眉宇在刘海之下,他们看不到。

     “嘿嘿…美人,对,我们可以保护你哦,我小妹说话有点冲…你别介意!”刷子头男人凑到了娃娃面前,讪笑道,眼睛骨溜溜转了一圈。

     “哼。”粉衣女人将头瞥向一边,等我大哥骗到了你的法宝,你就等着被抛弃吧!

     小辫子头的男人站起来,摸了摸脸上的青包,对着娃娃恶狠狠道:“哼,6级生灵?你听着,雪灵山是我雪柳家的地盘,识相的赶快交出法宝!”

     呵,这一唱一和,一红脸,一白脸,真够好的啊!

     “雪柳家…笑话!”娃娃的神色突然冷凝了起来,脚下旋起一股强烈隐势待发的风,“这,雪灵山是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们做主!”

     轰!——脚下的鬼力彻底爆发,眼前的三人脸上都出现了满满惊异的神色,那黑色的龙卷风袭来,狂暴的能量将他们的衣衫撕碎,接着开始绞烂肌肤!

     狮鹫身边的蓝色锁链被纷纷绞断,这头妖兽一下子挣脱,惊慌地往天空逃窜,娃娃凌厉的目光却飘向它,幽幽道:“你也别想逃!”

     呼——一级鬼链一下子蹿得老远,将冲上高空百米的巨大狮鹫生生地勒了下来,砰!狮鹫落在地上发出轰鸣震耳的响声,“吼——”

     惨叫又开始了。

     “你是什么人?!”血腥味流连在人的鼻尖,粉衣女人拼命地后退,后退到她背后当了一颗坚固的雪松时,娃娃收回了黑色飓风,刹那,一切都安静下来,地上两团模糊不清的血渣,根本看不出人形,也分不出来哪里是骨头哪里是血肉。

     “雪柳家,不准踏足这里,你告知家族高层以后,嘴巴闭紧点!”娃娃今天心情十分不爽!她可是找了将近一天的百雪果啊!小戮那么优秀,怎么能没有心境呢?那就太美中不足了,那她只有把他抛弃了…

     粉衣女人看着眼前一下子平静下来的一切,她有点怀疑刚才都是幻想,自己的哥哥还活着,可是那被仅3条黑色锁链绑住的狮鹫,那雪地上巨大狰狞的啃啃哇哇,已经浓重的血腥味,都提醒着她,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她心紧绷着,只怕下一刻就会崩溃,她青白着脸色,颤颤巍巍地点了点头,身形却已僵硬。粉衣女人挪着步子僵硬地开始向右走,不愿再看背后的景象。

     然而一个魔魅冰冷的声音响起,却让她泪霎时飞飙了出来。

     “违反我的话,你会死全家。”

     “啊!”女人犹如刚从梦中醒,捂着头像森林黑暗中跑去,边哭边嚎啕,早知道,早知道会是这样,她就不来雪灵山了!

     这个女人好可怕!好可怕!

     都怪方家!都怪方如萍!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告诉我!就是因为她没有拦住我,才会发生这一切的!

     对!他们都要死!都要死!

     方如萍,我恨你!

     娃娃看着这个女人不见了影子,才缓缓收回目光,幽幽地瞥着身旁那只叫了一声就乖乖颔首的狮鹫。

     “死兽,我要你世世代代,子子孙孙全给我当苦工!”娃娃咬牙蹦出这一句话。

     那狮鹫听懂后,一声更比先前惨烈的尖叫出口!

     你这魔女!魔女!

     “哼…我不杀你本来就不错了。”娃娃走进了狮鹫,巨大的鬼压与鬼力外放将狮鹫的头爪子压得抬不起来,娃娃扯下它一根羽毛,一只眼眸瞬间像冲了颜料一般变成了亮眼的紫色,狮鹫身体一抽搐,一缕灵魂分离了出来,娃娃将这缕灵魂寄存到了羽毛之中,对着狮鹫嘚瑟地摇了摇。

     “厹——”狮鹫又开始惨叫了。

     美杜莎异瞳二重,灵魂追踪!初阶技能,血脉追踪!娃娃手指沾了沾羽毛根部的一点血,右眸紫色灼目异常,像天上一颗星星一样。呼——水色的波纹以她为中心荡漾开来,渐渐娃娃的左瞳也染上了耀眼的紫色。

     狮鹫一直在惨叫,眼角都快要泛出泪花来了。

     可惜,她不会放过它的!一缕缕灵魂被抽离了出来,小至还在蛋壳中的狮鹫,大至将死的狮鹫,娃娃手中的白色羽毛刹那因为灵魂融入的分量多起来,而有了别的光色,五彩斑斓。

     娃娃在上面施了一道特殊法制,随手从空城中拿出一道话灵珠,嵌在了羽毛根部。

     “雪灵山方圆三千里全部的狮鹫哦!远地我就不管了!”娃娃摇着手中的羽毛,将它放置在了空城中,手背在背后,黑幽幽的目光迎上了狮鹫充满仇恨的大眼睛,轻松道:“我要奴役你们,这几天都找不到雪的异兽,你们自己撞上来的啊。”

     狮鹫此时却吐人言了,它也惊异地发现自己吐人言了!

     “你这个魔女!高傲的狮鹫一族是不会向你低头的!”狮鹫的内心砰砰跳动着,只有神兽才能说话唉…它不会。不会。那么挣扎一下试试?

     “啾——啾——”扑腾了几下,它还是被黑色的锁链狠狠压住,很明显它失败了。

     “我赋予你们说话的能力,很不错了唉。真是不知足!明天去给我找十个百雪果来,通知你们窝窝里的狮鹫们。”娃娃摸着下巴,眼中闪着精光,手一挥,黑墨在空中凝成的画面,大石头中,崖洞一个一个白生生的大蛋,还有扑腾着肉翅可爱的小狮鹫们,“不听话的话,它们就完了!”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人…异类!”狮鹫的身体向前冲着,想要用嘴巴啄娃娃,很可惜,它卖力冲着,却没有改变一点娃娃和它之间的距离,身上的锁链反而更紧了,似乎要将它的骨头勒断了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