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回顾3.0(过渡结束了呼呼)
    杀手娃娃没有爱,回顾3.0(过渡结束了呼呼)

     千慕异影一甩手,黑色的火焰再度出现在众人眼里,吓退了刚才在的一些人,那火焰直接找在了雪柳家人的身上,一人沾到火星,火势就立刻大起来,包裹住全身。舒悫鹉琻

     “啊!什么东西!”惨叫充斥两人的耳朵,不少饭客又吐了,不到几秒,火焰过后便是一捧森白的骨灰在地上。

     粉袍女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幸免了,看见雪柳家人顷刻覆灭,心中还来不及难过,拔腿就开始跑,可是她没跑几步,便砰地撞到了一个白衣女人身上。粉衣女人抬头看见那张无害关切的脸,心中一片厌恶,被撞到了女人像她伸出白玉般的手,她却冷冷地打开:“不要你假好心!方如萍,其实你心里再狠狠地嘲笑我对不对?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对不对?”

     方如萍的杏眼里满满无辜,蹲下身来,还想挽回早已变质的友谊,“兰,我不是这个意思…兰,我是真心关心你的!”

     雪柳兰却嗤之以鼻,将头撇向一边:“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如果你把你的妖兽给我,我就不会去雪灵山狩猎,如果你拦住我,我的哥哥们就不会死!”

     方如萍却十分为难,当时那个妖兽她是想过让给雪柳兰的,但是妖兽自己不肯啊。她也像雪柳兰叮咛过,千万不可以去雪灵山,她自己跑过去的。“兰儿…我真的想和你做好朋友,我想回到当初,可是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呢?”

     雪柳兰抬起手突然给了方如萍一巴掌,打得方如萍晕天暗地,她歇斯底里道:“你看到没有,这就是你给我造成的伤口,让我被家里人嘲笑,让我的哥哥死了,让我的雪柳家灭门!全都是你的错,我身上这么多的伤,怎么复合?全都怪你!全都怪你!”

     方如萍愣愣地看着发狂的雪柳兰,捂着脸,绝望地站起身子来,背对着她,没有说一句话,慢慢地挤出了人群。

     而雪柳兰却还在冲着她落寞的背影吼叫:“都是你!都是你的错!方如萍,你怎么不去死?!”

     “无可救药。”千慕异影好像没有看见眼前这一幕那样平静,拾起勺子给娃娃喂了一口稀粥。

     “你不杀她了?”娃娃半眯着眼眸,空气中微微传来的能量波动。

     “比地狱里的东西还要脏的生物,她还没有受够折磨…”千慕异影的紫眸闪烁着阴狠的光芒,“我怎么能让她轻易地死掉呢?”

     他顷刻灭了雪柳家,周围的人大大震撼,各个交头接耳。

     千慕异影却嫌吵,揽着娃娃的细腰,在桌上留了一枚金色的英币,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走出了饭店。

     或许是他们长相太过不俗,来来往往围观,回头的人不少。

     走到了空旷的广场,一股细微的能量像两人荡来,一个枯瘦如骷髅的老人被黑袍包裹住,在这里等待已久。

     风间驰向千慕异影微微颔首,仿佛是知道了他的身份,排名榜第三的影家家主。

     干瘦如抱了一层蜡油纸的手拨开一道空间裂口,三人在一些村民诧异的目光下踏了进去。

     道家在西方大地界刚刚立足,一年的时间,触手已经伸到了东方大地界。而回灵门具体势力所在,正是东方大地界。

     风间驰是看不透娃娃的鬼级,不过他可以肯定,她的实力肯定精进了不少。

     “呵呵…两位的实力提升还是让我大开眼界啊。”风间驰献媚道:“看来是可以和那上面的人一战了,影家的小夫人大人…”

     被他这么直白地一说,娃娃的脸颊染上了不明显的薄粉,千慕异影却眼尖的察觉到了,嘿嘿地低笑大手将娃娃揽得更紧。

     在空间隧道里大约游行了30分钟,便重见天日。

     炙热的太阳光打在了穿着厚厚的娃娃和千慕异影身上,几分燥热。但是以他们的体质,这点根本不是问题。

     东方大地界,火焰山,火焰镇。

     这里的城镇到有几分古老,有不少是吊脚楼,竹木搭成的,非常的凉快。这里的水并不是清幽幽的绿,而是半透明的金色,还可以看见火色的鲤鱼在里面游动。

     娃娃等人在这里走动了一会,便看见了回灵门的事物所,这些事务所主要是个门面,基地是另辟空间,谁也找不到的。

     风间驰领着娃娃和千慕异影进了回灵门的事物所。

     前台的是一个油头小生,老鼠脸的模样。看见娃娃,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也没注意某人黑黑的脸色,就笑脸迎了上来。

     “可爱的女孩,你真像洋娃娃,小的李生。”他笑眯眯道,来这里的拿一个不是大人物,先结交地好。

     娃娃微微点了点头。

     风间驰上前来将李生赶到了一边去,领着娃娃和千慕异影往二楼走。竹制的木板,驱散了周围的炎热,三人走在上面,发出塌塌的声音。

     走到一扇红竹门前,风间驰敲了敲门,就走了进去。

     里面一个长睡袍的红发妖冶男人,好像是妖精,双瞳火色,眼角微微向上挑起,男女难分。

     那人一看见风间驰进来了,只是淡淡地瞄了一下,目光透过风间驰落在了千慕异影身上。

     紫色和火色的视线交接在一起,两个强者的无声对视。

     凤眼一挑,红色头发的男人白生的脸蛋浮现一抹潮红,微微咳嗽了几声,欠笑道:“影家家主,如实。”

     “门主,也好。”千慕异影皮笑肉不笑,紫眸冷淡地扫过他。

     他就是回灵门门主,色有妖,回灵门亲属全是以色开头的姓氏。他是异类,其原型是一只空间属性的火凤。

     “此番来,我就帮你们打开回灵门。回到千年之后…”色有妖也有要求,只是求一颗千年南唐之时的宝灵珠。

     “嗯。”千慕异影紫眸微眯,危险隐匿,心中又有一番琢磨和算计。

     四人通过瞬移去到了回灵门地基地,偌大的厅堂上,一扇巨大的圆轮玉石做底。

     周围不知下了多少结界的和禁制,给娃娃一种威胁的感觉。

     褐色仿佛是千年龙木雕琢的圆轮,中间是镂空的,仿佛有一种很强的吸力。金色灯光的照耀下,这圆轮散发着沉重的古香。

     色有妖骨节分明的双手轻轻抚摸在那圆轮之上,血液从他的肌肤里面渗透出来流在圆轮上,没入了圆轮中。

     背对着中人,他阴险的笑了,只要成功…他就可以成神…

     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似乎血色全无,转过身来,对着众人虚弱地一笑。

     卡尺卡尺,圆轮缓慢地转动起来,娃娃和千慕异影上前,凝视着圆轮中心。

     那里,有个漩涡,一个很深很深的时空之洞。

     就好像和娃娃的眼睛一样,两个黑洞,在暗中较量。

     色有妖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这才开始正视起千慕异影带来的女伴。那张小脸,精致得如橱窗里的洋娃娃。

     玩物吗?他摸着下巴一笑,千慕异影冷冷的余光投了过来。

     大手挽着她的腰,显示所有权,千慕异影冷不丁地冒了一句:“忘了向你介绍了,这是我的夫人。”

     色有妖听到,挑了挑眉,对那洋娃娃一样的少女刮目相看起来。

     把恶魔征服的鬼,可也算有本事了。

     “轰隆隆!”仿佛惊雷降落,圆盘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条纹理之间绽放出白光,似乎要刺瞎人的眼睛。

     时空之门,神之特技,不可窥觑!

     一股强大的吸力向娃娃和千慕异影袭来,娃娃的身形扭曲,千慕异影也被扭曲了,两人化作一条流光被吸进了圆轮中间黑黑洞里。

     那里黑暗如深渊,被丢弃的时光,记录在虚拟时光谱的时光,正在重回…

     每一个年限,每一件事都在倒退,退得如此快速,让娃娃极为不适,周围花花绿绿的景象,让她开始眩晕,只能虚弱地瘫倒在千慕异影身上。

     千慕异影脸色苍白,也在挺着,这巨大的冲击力,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受到了这每一击都可以致命的攻击。

     这只能他有,只能那个神有…众多大小神,都无法模仿,都无法拥有,只有那个超脱神的存在的他有…

     回灵门,居然得到了他施在碎屑上的一点法力…

     时光倒退千年,白光乍现,回到那个朝代,另一个地方。

     有一段颇为忧伤的故事,在这里展开,此行就是追随这故事的踪迹,走到最后…便是钥匙所在。

     “啊!”娃娃突然抱着头大叫起来,巨大的痛苦,来自灵魂的颤动,有一种被人踩在脚下永久无法翻身的感觉。

     千慕异影只护着她,咬牙要挺过这吗,漫天刺目的白光!

     》》》色有妖《《《

     金色的大殿,他躺坐在沙发上,品着一杯红酒。清风袭来,四周的窗户却禁闭。

     色有妖的脸上流转一抹妩媚的光,挑起嘴角得逞地笑了一下。

     一个金发金瞳的女人突然站在他面前,她的身后三只洁白的羽翼展开,她是如此美丽,美丽似太阳,如此温和,全身散发着神光。

     “爱丽丝…他们进去了哦。”色有妖优雅地将红酒杯放在了桌上,双手摊开,躺在了沙发上,仰望着这个高挑美丽的天使。

     而金发美丽女人眼底流转一抹不屑的光,面上却温柔如水,“他们进去了,很好…”

     “只要等他出来,我们便重伤他,夺走钥匙…”色有妖一勾拳,兴奋道,毫没有注意金发天使眼底的鄙夷之色。

     “我们伤不了他,只能拖延时间,待我找全了这世界上全部的天使。”金发女人靠近色有妖,素手温柔地抚摸着他红色的头发,“我们要替天行道…”

     不…我就是天呢。天的使者。金发女人在暗地里嘲笑,“再过段时间,我就把那只蚊子杀掉…真是讨厌啊。吸血鬼。”

     “呵呵…”色有妖洁白的指头点了点自己的朱唇,嗅着天使身上的暖香。颇为心动,又不想侵犯玷污她。

     天使果然是天使啊…如此纯洁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