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末世1.2
    杀手娃娃,没有爱,末世1.2

     蓝阳看着他们互动的一幕幕,觉得自己好像站到了门外,凭什么,她愿意吻一只畜生,都不愿意吻我?!蓝阳心里怒火中烧。舒悫鹉琻他暗暗握紧了拳头,收敛一时情绪

     控制不住的狰狞神色。

     阿墨变回了小猫咪,跳上了肩头,安安稳稳地蹲着。娃娃的手心已经迅速将红光吸收,不过并没有很快就见到什么成效,心口的十字伤缭绕的白色灵力如此稀薄

     。娃娃想这时回心境,但是有蓝阳在,还是就此作罢。

     “我们先回旅馆吧,反正我的人也会经过这座山,他们会过来的。”蓝阳皱着眉头道。

     “嗯。”娃娃点头,还有个女人没整治呢,她可是很高兴她送上门来的。

     两人一起走回去,路上并无话可说。这座山一下子空空荡荡,没有丝毫植被遮掩,相信很快就会变成一座大沙漠吧。

     回到旅馆,看见破旧的老房子孤孤单单地伫立在山脚,早晨的凉风传来不知名的腐臭。这里到处都是脏的。

     娃娃赶回旅馆原来的房间,看着自己刚洗过湿湿的内衣,叹了一口气,难道她真穿这么骚。b的内衣不成?

     蓝阳站在她身后靠着门框静静地盯着她,眸子已经恢复成茶褐色,意味不明。

     娃娃躺在床上辗转了一会,掩下眼帘,戒备地浅眠。

     一个梦境悄然到来。

     这里的横梁挂着太多的淡紫色轻纱,娃娃就走在里面,手中拂过这些飘动的轻纱,感觉像她的柔发。

     她怎么感觉。是千慕异影来召唤她了呢?她在这纱里走动着,恍然如处身仙境。

     他哪来的什么仙境。娃娃冷笑一声。她也懒得走这梦魇了,就呆呆地坐在了地上,等候着他的到来。

     没过多久,一双手就从背后揽住了她,娃娃陷入一个冰冷对她却异常温暖的怀抱。

     “娃娃…”低低的声线,三分冰冷,七分温柔。

     “嗯。”她有些心虚地应着。

     “带上这个。”他捏住她的手,往她的手心里传送着一种温和的能量。

     他并没有责怪她…娃娃掩下眼帘静静享受着手心的温暖。靠着身后宽实的胸膛,觉得无比安心。好想好好地睡一觉呢…

     待紫色轻纱消失,他也就随风而逝。娃娃的后背一空,虚无缥缈的感觉顿时注满十字伤口。

     她有些失落地望了望四周,一切退却成空白。娃娃扁了扁嘴巴,回到了心境。

     红色的光团很老实地漂浮在漆黑里,娃娃已回缩成11岁的小萝莉,一副老成样子,走过去,将红色光团拥住。

     胸口十字伤处的白色灵力迅速运转,经脉从十字伤为起点,冲出一股有一股洪流,不断扩张。能量澎湃的感觉让娃娃浑身有些胀痛,眼前“哀”的眼睛睁得老大盯着娃娃,身上原先浅绿的兆头一点点将黄色掩盖,娃娃感到奇异的是,在十字伤口还有一股紫色的能量与白色灵力缠绕在一起,而者的交缠,仿佛加快了娃娃对这庞大能量的吸收速度。阿影。给我的。娃娃笑眯眯的,脸颊浮出两个浅的不着痕迹的酒窝。

     红色的能量团渐渐缩小,在娃娃的飞快吸收下边的浅淡,娃娃又想起之前还有块蓝色的六棱晶核没用,也一并吸收了进来。

     看着“哀”的身上的光圈颜色已经逐渐稳定下来,青色,还有一些微微向绿色渡进的征兆。然而更娃娃惊喜的不是这个,而是木偶针法和紫色能量,红色能量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技能。手一滑,空中浮现一个巨大古老的卷轴,卷轴上,画着一个十字怪图——那代表涅生幻境。旁边还出现了一只眼睛,解释说这是变异的美杜莎之瞳。直视这只眼睛的人,并不会被石化,而是被剥取一缕灵魂,任由持瞳者操控,弊端和木偶针法的差不多,但是要挣脱此瞳的束缚难度要比以前大多了,普通灵魂师是看不出来什么端倪的,低级灵魂师也会被迷惑。

     娃娃看着,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涅生幻境已经到青境了,如果她现在使用肯定是玩命的。女神修炼诀通常都是超负荷的。

     胸口的白色灵力已经非常充裕,是扩大到了以前的10分之13,但不得不承认,娃娃现在的程度,已经比普通魑级鬼高级多了。

     在心境里,娃娃手中鬼力凝成鬼链,普通鬼链是黑色的,第二级鬼链是缭绕着红色光点的,只要碰到铁链的人,不仅会被束缚住,而且铁链吸血,足以让它变为干尸。第三级鬼链是非常消耗鬼力的,有紫色的流光缠绕,碰到的人会疲劳,会眩晕,一般强者会直接被娃娃吸收掉,就像那天娃娃在审判末日主殿遇上的天使攻效一样。

     娃娃的长睫动了动,从床上爬起来,楼下是一片喧闹。

     “阳,你干嘛抱那个女人逃跑啊,她自己没有腿吗?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啊!”胡洁双手叉腰,脸气的通红,身上身下一股酸臭腐烂的味道,瞪着蓝阳。

     “你自己不是有腿吗?”蓝阳不耐烦地推开胡洁,坐在了旅馆前面小饭馆的桌子上。

     这里只回来了三个人,胡洁,宋夏,刘华。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阳?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的,一点能力都没有!”胡洁歇斯底里起来了,眼睛瞪得老大。

     “你以为就你厉害啊?!”刘华也跟着插其嘴来了,嫌弃地盯着胡洁,“臭女人,老子真TMD后悔拉你回来!”

     他带着眼睛斯斯文文的,即使骂得再难听也让人看着斯斯文文的。

     “你们都针对我是吧!”胡洁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红着眼,“要是没有我,你们能进天成么?!”

     旁边听着的宋夏一下子眼睛就亮了,但这个时候又不好插嘴,满满地打量和欣喜。太好了!要是巴结上他们,我就能进天辰了!

     “我靠的是你老爸,不是你!”刘华指着胡洁的鼻子尖,鄙夷道,“你要是没有你爸,不知道在哪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基地带着呢!”

     “你以为你很难耐吗?!你也就4级异能者而已,你算P啊!要是我不肯收你,我爸不肯收你,你流浪着玩吧你!”胡洁一甩脸,哼哼道。

     “叔叔收我,因为我是他外甥,我不靠你!”刘华双手环胸,嘲笑着。从末日到来,这位大小姐就没有一点紧张感,该怎么耍泼就怎么耍泼,好几次将他们置入险地。昨天的魔鬼藤就是她弄得,自己路走不好,摔了一跤,还磕出血!

     “废物,滚!”胡洁气得跺脚,几次瞥向蓝阳,希望他能帮她说话。

     他们正吵得激烈,没人注意,楼上楼梯的拐角处站了一个黑衣少女,默默地盯着他们的举动,盯着宋夏时,像看到猎物那样兴奋。

     终于又安静下来,每个人各做各的,也不在搭话,只有胡洁还黏黏腻腻地硬吊在蓝阳的胳膊上,说着写甜甜的话。

     宋夏坐在椅子上,肚子早就饿扁了,皱着眉头,突然觉得背后阴森森的,回头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奇怪地皱了皱眉,趴在桌子上昏昏沉沉。

     娃娃过了一会就下楼了,身上松松垮垮的黑色武士袍,白色雪花点缀,十分耀眼。

     她整个人的气质是安静清幽的,当与千慕异影会梦以后,娃娃觉得要更好的守住自己的贞操!什么死男人敢碰她都去死吧!

     胡洁是第一个注意到娃娃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娃娃就跳起来了,噔噔噔上了楼梯,想抓住娃娃的头发,然而却被娃娃轻灵得一躲,娃娃撑着楼梯栏杆跳下楼去了。稳稳落地之后,还漫不经心地瞥了胡洁一眼。

     胡洁头发都要气炸了,对着下面的娃娃开口就火药味十足,“你要不要脸啊!你穿得这么*,你勾引我男人啊!狐狸精!呸!我劝你早点放手!”

     娃娃随便找了一个木椅子坐下,半躺着,慵懒地眯起眼,仿佛在看猴子耍宝。

     “MD!狐狸精你什么意思!?你怎么不生气!?MD,你怕我了吧!”胡洁看见娃娃在下面,跺了跺脚也跟着跑下来,又想拽娃娃,娃娃就那么毫无预兆地一闪,她再次落空!

     娃娃轻笑着看着胡洁,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逗这种逗比啊,有时也挺好玩。

     看娃娃的样子,实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蓝阳心中有些忐忑,他才恢复了一多半。

     不错的,娃娃即将找他决战!

     “喵——”这女人真吵,阿墨舔了舔自己黑色的爪子,蓝幽幽的眼睛环顾四周,冷冷地看着那个身上罩着洁白圣光的男人。

     敢如此羞辱他!他一定将他蹂躏成毛线!

     宋夏咽了口唾沫,衡量着自己该往哪边,从胡洁的语气看,她爸在天辰应该有着不小的地位,天辰最低限度是6级异能者,连刘华都能进去,只要她攀好了关系也应该能进核心!可是她的未婚夫和刘华,郑雪怡好像跟她对着干啊…宋夏扶额,真麻烦。

     “你有本事别跑啊!狐狸精你算什么东西?哪个基地的?!信不信我一手灭了你。”胡洁抓扯着自己油腻腻的长发,恼火地瞪着娃娃的背影。

     蓝阳此时冷不丁地开口,“郑雪怡,我的未婚妻。”

     “什么!”刘华和胡洁异口同声,一个惊讶无比,一个愤怒无比!

     “阳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才是你唯一的未婚妻!我们从小就订了娃娃亲!你怎么能说这个狐狸精…”胡洁对着蓝阳涕泗横流,愤怒而又痛心。她数落的话还没有说完,蓝阳就再次一脸淡漠地打断了。

     “我和雪怡也是从小订的娃娃亲!”蓝阳风淡云轻的微笑,此笑冰冷无比。

     “什么时候?”胡洁和娃娃一起开口,前者濒临崩溃,后者淡薄无意。

     “我帮你查资料啊,这不是需要报酬的么。”蓝阳挑了挑眉。

     “查什么资料?!我怎么不知道!阳你骗我的对不对?!狐狸精,从小就是狐狸精!”开始胡洁对蓝阳语气微软的乞求,看着蓝阳无动于衷,又转过身对着娃娃愤愤地大吼,眼泪将她变得更狼狈。

     “哦——”娃娃点了点头,“我没叫你帮我查资料,即使这样,我也给了你报酬。”

     蓝阳不可置否地笑,笑意森寒,双眸如豹窥见了猎物般。

     “我妈正式对我执行家暴,这就是我怨恨你但是没有责怪你的报酬!”娃娃冷笑了一声,眸底的杀意隐隐显露,两人心里再明显不过。

     “啊啊啊啊啊!我不管!”胡洁捂着头,手上挂起一卷小型的罡风,朝娃娃用力挥去,从牙缝里咬出来的字:“抢我东西的人都去死吧!”

     被爱冲昏头脑的女人是不可理喻的。只是…她真是真爱么?如果蓝阳没有好的家庭,没有高级异能,没有帅气的脸。呵…谁会要他!

     娃娃素手一挡,手臂燃起黑色的火焰(不是地狱子火——是娃娃的护体鬼火),这风刺到她身上与春风和煦无异。

     “死狐狸精!”胡洁双眼通红,准备要拼命,一个光网过来,就将她罩住了,她被困在了透明的水晶球里,表情扭曲,嘴还在不停地动着,只是没有人能听清她在骂什么。

     蓝阳抚了抚太阳穴,面无表情地,懒懒地盯着娃娃。

     “你当不当我的未婚妻?”哪里是询问,分明是命令的口气,对于她,他是没有把握的,不过。他不介意拉上整个天辰!

     “你不配!”谁爱当谁去!娃娃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看着宋夏,樱唇翕动,质问道:“赵美呢?”

     宋夏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周围人的表情,这个男人是7级异能者,郑雪怡也是,不过这个男人身后的实力要雄厚一些,郑雪怡拒绝了他,他肯定会和郑雪怡作对!宋夏立刻变了温和脸色,冷笑着,“谁知道呢?莫非雪怡大人是同性恋?那么在乎您的小跟班?”

     娃娃低着头听着她的话,似乎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又抬头,歪了歪脑袋,才慢吞吞地回她有刺的话:“我性取向正常,不过我听说同性恋比较清楚关于同性恋的知识,人要更好地了解自己嘛,你说是不是,宋小姐?”

     宋夏一哽,却又摆出满不在乎的模样,好一番悠闲道,“是呢!这个世界什么人都有了,精神病也多,对着动物说话的人也多,但是有些人好奇葩哦!他们先用腹语伪装动物说话,再自己和它对话。你说这个世界乱不乱啊,精神病全跑出来了!呵呵。”她是深深怀疑郑雪怡那天所做的事的,此时拿来这样说,只不过想让郑雪怡难看。

     “你知道她很多事?”蓝阳回头看了一眼宋夏,没有温度道。语气称呼娃娃也十分地疏离了。

     宋夏心里一阵窃喜,点点头,“是相处了一些日子。”

     这两人的对话,矛头都指向娃娃,明着暗着说她是精神病嘛!

     不过娃娃无所谓,今晚就让宋夏看看精神病是怎么发病的吧!哈哈哈…娃娃笑眯眯地盯着宋夏,宋夏奇怪地看着她,觉得心里毛松松的,有种不好的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