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南唐0.2(NO4)
    杀手娃娃没有爱,南唐0.2(NO4)

     千慕异影和娃娃暂时在西子的庭院呆了一天,至于这一天干了啥…问千慕异影那只禽兽吧。舒悫鹉琻

     有了银子,很快就请来了大夫,西子的高烧经过良药调治,终于降了下来。琴儿坐在西子旁边,美目空洞极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隔壁的小破房,有一娇柔女子躺在木板床上,呼呼大睡,白皙如破了壳鸡蛋的肌肤此时布满青青紫紫的吻痕,她旁边的男人,白玉般的指腹滑过她的脸蛋,紫眸里充满了爱意。

     她也不知,自己这是晕了,还是睡了,意识模糊极了,反正就是…下不了床了!

     时间转瞬即逝,三天之后,西子的病逐渐好转,田丽就迫不及待地将笔墨纸砚给她送来了,西子花一样的面容此时还是虚弱的苍白,拿着笔的手有些发抖,真要做得如此么?如此之绝!

     银子给她看病就花得不多了,她现在仅有的只是100两银子,以后还要买药,这让她和琴儿两个弱女子如何在外面活下去?

     西子摇了摇呀,轻咳了几声,在惨白的纸上写着娟秀的小字:女儿不孝,在外有了归处,愿随他去,望父见谅!

     这是田丽交代西子这么写的,她就可以获得10两银子,事到如今,她也不在乎那点名声了,反正她的名声,她的尊严早在田丽各种手段的践踏下没了,还怕更脏一点吗?

     收拾包袱,眼中还是那般不舍这个家,真的,一切都要变了。

     西子摸着破旧的木桩,陈旧的梳妆台,一身素白如莲花,眼角染有泪花,最终将心中的酸楚咽下了喉咙。

     她答应了娘亲,无论如何都要活着,因为,活着,就是希望!

     “小姐…。”琴儿的腿因为那天下跪,落下了顽疾,怕是天一冷,一下雨就要疼上好一阵子了。

     “琴儿,从此我们相依为命了。”西子摸了摸琴儿的小脸,薄粉的唇微动,吐出哀伤的话来。

     “快拿着你们的东西滚!百铢家养不熟的狗!”田丽房里的下人在外面大喝,抡起衣袖,都要将恋恋不舍的琴儿和西子拖出来了。

     “哎呀,真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来看戏的老婆子叽叽喳喳,老脸上都带上了戏谑。

     西子低着头,拉着琴儿的手往门口走去,此时她旁边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玄色长袍的男子,仿若魔尊,下午的阳光照着他墨色细腻的头发,那桀骜的发丝在空中轻轻扬起,画出好看的弧线,那张帅气的脸上长着一双深紫色的眼睛,仿佛是镶嵌在黑夜中的紫钻一样,那薄薄的唇紧抿着,勾勒出一条迷人的弧线。

     他抱着个白底红络子的少女,少女长长的黑发垂落在他的手臂上,轻纱掩住的身子越发的娇小,白净的脸蛋,有些红肿的唇微微嘟起,浓睫掩下,在阳光下投下淡淡的薄阴。

     娃娃是在睡觉啦,谁让那恶魔那样折腾她,就是她是鬼大神也伤不起哇。

     那被英俊玄泡男人抱着的女子,不就是那天她遇上的不才仙姑么?西子的眉头淡淡皱起,眼神扫过千慕异影,黑瞳掀起惊涛骇浪,芳心蠢动,却又被习惯的平静压制了下去,这不是自己该奢望的男人,她的直觉告诉她。

     琴儿见这俊美的男人,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天,还有这样美的男子,是妖孽吗?

     众多的下人也惊了,怎么从这小破院里冒出来个绝色男子,而且他的怀里还抱着个女子?老婆子们又有八卦题材了!

     “走。”千慕异影樱唇翕动,吐出凉薄的话来,冰冷而生硬的语气像命令一样,似乎不高兴与西子众人多说一个字。

     西子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她内心在恐惧?没由来的恐惧!

     “琴儿,我们走,仙姑和我们一起的。”她醒来后也和琴儿讲过这一事,小丫头觉得万分离奇,对她口中的那位不才仙姑好奇极了。

     琴儿大大的眼睛停在了千慕异影身上,似乎挪不开了,一听后者的话,打了个寒噤,他怀里的女子,是小姐口中说的不才仙姑吧?

     这下琴儿觉得自己和小姐神气十足,把肩上的报复一提,两人大摇大摆地出了百铢府,留下一头雾水的众人。

     千慕异影紧随其后,中午西子住在了一家客栈,千慕异影独自开的房,娃娃也辗转醒来了。

     四人找了雅间,中午一起吃饭。

     饭桌上的食物不太丰富,几乎都是清淡的饭菜,鱼汤啊,青菜啊之类的。

     “不才仙姑好!”琴儿对着饭桌对面端坐着的少女鞠了一躬。解释这些高人最好了!说不定能帮到苦命的小姐呢!

     千慕异影将娃娃抱在他的膝上,白玉般的手指捏起勺子舀了一勺稀粥,吹了几下,往娃娃的唇边送。

     娃娃点了点头,大大方方地接受千慕异影的粥,两人的亲昵举动可是让西子和琴儿瞪大了眼睛。

     “仙姑…您…”西子有些惊讶地喃喃,这么开放?

     “我们是道侣。”不带娃娃开口,千慕异影冷冷道,环着娃娃的手紧了紧。

     娃娃瞪了他一眼,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的!嗷呜,臭恶魔!不对…她怎么跟那只臭猫一样了?不对。不对。

     “嗯哼,道侣。”娃娃气哼了一声,在千慕异影耳边低喃:“你毁约了,恶魔!今晚带我去抓鬼!”

     鬼鬼啊,千年老鬼,小鬼,都过来吧,我来者不拒哈哈哈…奇怪,娃娃有这个想法的时候,郁闷地甩了甩头,自己是不是太想成立亡灵军团,而得蛇精病了?

     “好。”这回他却没有花言巧语,薄唇一张,吐出一个温和的字来。

     西子和琴儿看得都脸红了,这一夫妻怎么这么大胆啊,矮油,我们还是未出嫁的女子啦。

     “现下我们出了百铢家,居无定所,仙姑真是对不住了。”西子掩下眼帘,说起百铢家,心中便隐隐作痛,哽咽道,她是坚强的女子,是不掉一滴眼泪的,自从娘亲去世那一刻起,那一时她日日以泪洗面,可是后来,她不哭了。

     因为她渐渐明白,眼泪无法驱除痛楚。

     娃娃把垂落在脸颊的一缕青丝撩到了耳后,少女双眸深沉,淡淡道:“无碍,我的任务在于你,不劳姑娘费心。”

     对啊,她只需要看着她死好了啊。

     西子的面容怔了怔,她漂亮地像黑曜石一样的眼睛泛着疑惑的光,上天是要她如何?

     然而天意不可揣测。

     “任务?”琴儿却来了兴趣,这任务关于小姐,仙姑是神仙吗?是神仙下凡来帮助小姐了吗?

     “天机不可泄露。”千慕异影伸出修长的食指,止在了嘴边,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

     “咳咳。”娃娃看着他这正经的老道人模样,心中笑意泛滥,居然被粥呛着了。

     得了吧,你还天机不可泄露…或许是对他有着几分“记恨”,娃娃此刻十分想拆千慕异影的台。

     “好了,不才。”千慕异影轻轻抚着娃娃的背,手指暗暗点着她敏感的地方,这哪里是帮人止咳,这是…调戏!

     娃娃给千慕异影翻了个白眼,由于在古代,翻白眼这种行为是十分不雅的,让西子和琴儿雷了一番,刚才仙姑还十分优雅的呢。

     “那道长,您的发号是?”琴儿开口问道,清脆的嗓音悦耳,她问千慕异影,这颗心就扑通扑通猛跳。

     后者冷冷地睨了琴儿一眼,暧昧的神仙又飘向娃娃,唇微张,淡然地吐出两个字:“有才。”

     砰!众人有五体投地的冲动,娃娃的头上落下几根黑线,嘴角抽动,幽幽地盯着千慕异影。

     “女子无才便是德,你配我这么有才的男子,简直就是天作之合。”某恶魔一本正经道,嗓音此刻十分温润,没有了半点冰冷。

     嘎嘎,众人头上一群乌鸦飞过,有人这么夸自己么?

     娃娃发现这家伙定下婚契前很不要脸,结了婚之后,有了巨大的转变,那就是——变得更不要脸了!

     抓鬼,抓鬼。她安慰着自己,手指揉着太阳穴,有温良的一双手抚上了她光滑的手背,将她的手挪开,冰凉的指腹按在了娃娃的太阳穴上,他帮她轻轻揉着。

     西子和琴儿的脸已经红得跟番茄一样了。

     修道之人这样开放啊。

     “姑娘,我等与你请当做萍水之缘,天命不可改,我们无法为你们做什么,一切务必顺其自然。”娃娃闭上了眼,这家伙按摩的功力还不赖嘛!她靠在千慕异影坚实的胸膛上,慢悠悠道,这话是对琴儿说的。

     “可是…”琴儿自然也明白娃娃的意思,她只是想不通,修仙修道的人不是很善良吗?不是来普度众生的吗?小姐的命这样苦,难道还要苦下去吗?想到这里,她心中就有浓浓地不甘。

     “琴儿,我们还要双手,便尽力找到出处。”温暖的手敷在了琴儿的小手上,琴儿身体微微一颤,看着自家小姐眼睛中坚定的信念,哽咽着点了点头。

     娃娃摸着下巴,倒是对西子刮目相看。

     真感人啊,感人到她都想收留西子了,可是这个女子,真能狠下心做坏人么?

     西子性格平淡,倒像是这个世界以外的人,尽管她被这个世界伤过,可是表现得如此平静,不是普通人能有的,她可以去修仙了,娃娃觉得。

     “仙姑,您能与西子有泛泛之交,西子深感荣幸。”西子微微颔首,牵强地扯出笑容。

     四人用了饭,不知不觉也到了晚上,黑夜静谧,明亮的月亮刚升上树梢。

     房内,娃娃扯着千慕异影的头发,撅着嘴,“你又骗我!”

     后者只是一个劲地坏笑,再美的脸也显得十分欠揍了。

     “之前你毁约,你问我我是你什么人,现在你说话不算话,我不是你的鬼了?”娃娃恼火道,一脚踢过去,直奔千慕异影的胯下。

     后者轻而易举地捏住了她的腿,将娃娃禁锢到了墙边,低声道:“等等,那人马上来了。”

     娃娃撇了撇嘴角,才静下心来,耳朵贴在冰冷的墙上偷听隔壁西子的动静。

     他们这房的声音别人是听不到了,千慕异影下了静音魔法。

     吱呀——匡!似乎西子那边的窗户开了,可是今晚没有大风啊?

     “可以去捉鬼了吧?”娃娃语气冲冲的,眼神十分不悦。

     “好。”千慕异影无奈地将娃娃抱起,推开他们这边的窗子,纵身跳了下去。漫漫长夜,别人夫妻干好事,哪有像他们这样到处找鬼的,他用神识扫过了,鬼嘛也不是没有,都是一些实力不到4级的垃圾鬼,连个人都杀害不了。

     不过,王宫之类的地方,鬼就多了,厉害的鬼也肯定会有,而且年份越长久的皇宫,出厉鬼的可能性越大。

     哐当——西子被屋内的动静惊醒,琴儿也醒过来了,赶紧跑去点蜡烛。

     西子刚想起身就被一个仿佛墙一样冰冷的东西压下,还有温热的液体流淌在她的手上,她很快就判断出来者是一个受了伤的人,那人拉过被子将两人盖在了一起。

     “救我…”那人虚弱地道,热气噗撒在西子脖颈间,西子面上平静,心中却翻起了巨大波浪,慌忙地叫了外屋的琴儿一声:“琴儿,别点蜡烛,你睡罢!蜡烛耗银子。”

     拙劣的谎言。

     琴儿的声音在外屋想起,满载担忧:“小姐,我刚才听到了好大的动静,你没事吧?”

     “隔壁屋传来的,我是被惊醒了,我很累了。”说着西子的声音沙哑,还打了一个哈欠。

     这个男子的声音几分耳熟,她要救她,虽然她只是一届弱女子,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那小姐您早点睡罢。”琴儿也打了哈欠,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埋葬在了困倦之中。

     “你没事吧?”西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人动了一下身子,将被子掀开,坐到了西子的另一边,望着大开的窗户,他低下头,低沉道:“谢姑娘救我一命,若有出头之日,在下必定涌泉以报。”

     柔和的月光倾泻了进来,照在榻上男子苍白的脸上,琉璃色的眸子闪着凉光,卷翘的睫毛上镀上了薄薄的银色,五官立体柔和,性感的唇此时已经褪去了鲜红的血色,变得若有若无的苍白。

     “你受伤了,我帮你包扎。”西子看清了来人的脸之后,心下大惊,那不是…那不是那天给她大伞的男子么?他怎么会这样?怎么回事?

     他中了刀伤,只是伤在胳膊上,西子将他的衣服撕碎,在床头摸索着什么,那是给琴儿治疗的金疮药,已剩不多。慌慌地给男子涂上,那男子也看清了西子的样貌,同样惊讶,琉璃色的眼中闪过复杂的光,却异常温情地注视着她。

     半夜,睡得死死的琴儿没有听见内屋传来的撕布声音。

     为宫晟包扎好了以后,西子紧张的心情没有平复下来反而更加紧张了,想起刚才两人的亲密接触,脸就愈发发烫起来,耳根红得要滴血似的。

     宫晟的眉峰聚拢,似乎在纠结些什么,双眼满含深意地盯着西子,胸膛里的那颗心也砰砰跳动着,比被追杀的时候还要紧张,他,这是怎么了?

     刚才两人肌肤相亲,宫晟的眉头更是皱到了一块,如果这姑娘不说,倒不会毁了她的清白,但是也给人家留下了一快阴影。

     说实话,他对这女子挺中意的,可是…他这样的身份,这样天地不容的身份,只会连累她!

     “公子,又见面了…”她觉得万分尴尬。

     “嗯。”宫晟微微点了点头,英俊的脸也红了,两人一起坐在榻上,这样…好亲密。

     他真想对人家姑娘负责了,可是负责,他有那个资本么?

     客栈里一片动荡,追兵到处搜查。

     “你叫什么名字?”西子却先开口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脸顿时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浑身也烫极了,她有多久没有这样激动过了。

     “我…”宫晟刚准备开口,砰砰砰!粗鲁的敲门声就打断了他刚要回答的话。

     “搜人!快点!”一声粗狂的爆喝,让西子的脸色煞白。

     她藏了个什么样的人?

     一般情况下,那些追兵无论如何都要搜的,可是有一种情况他们不会。

     如果千慕异影那种缺德的,他肯定想得到。

     “怎么办?”西子的眼神有些慌张,忐忑地开口,眼睛紧紧盯着宫晟。

     “别怕。”宫晟敷上了她滑嫩的小手,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有那么龌龊的想法,可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子真的让他心动了吧。宫晟琉璃色的眼睛没有一点慌张,可是接下来要说的话,却让他脸色爆红,招了招手,示意西子将头凑过来。

     他嘀咕了一会时间,那拍门的人越来越不客气。

     西子听他说着,脸不乏有些黑了起来,她捏紧了拳头,眸中闪过一丝狠厉,她拼了!反正…名声已臭!

     算不算还他的打伞之恩?她从未想过有任何人会愿意在风雨中为她撑起一把伞,除了琴儿!

     琴儿自然是惊醒了,还来不及叫醒自家小姐,内屋就传来一声高昂的女音。

     “啊——”那女音叫的放荡十分,听得人骨头一傃,男人热血膨胀。

     “要来了…啊——”

     门外的追兵脸色唰地就黑了,原来叫了半天没人应,是屋内有人在那啥,而且听声音,这女人到那啥潮了吧。

     轰隆隆!琴儿刚准备下地的脚停滞在了半空,头顶有惊雷炸响,雷了个外焦里嫩!

     门外停驻的年轻兵头,脸唰地就红了,一群人刚才还想着踢门来着,但是现在…他们怎么下不去脚了?

     要不要等他们完事了再检查?

     “*一刻值千金,别人正在高峰上,各位大人,先去搜别的房吧。”小二也一头黑线,脸色爆红道。

     “你们好好守着这里!看紧点!”带头砸门的粗犷汉子铁面无情,这样尴尬的事能发生在这样的客栈,要是捉到了那位特别来办事的贵族身上,自己不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么?

     但是放过了又不好,干脆叫人把门看住得了。

     众人一脸戏谑围堵在西子这间房的门口,听着里面的叫声,不少面子薄的人仓促地离开了,身下一些年轻的官兵,脸上都红着。

     “这女子太给劲了!”一个官兵猥琐地笑着,“真想闯进去,看看是什么样的胚子!”

     “嘘——万一是什么达官贵人?你可就死定了。”一人好心提醒道。

     房内,西子卖力叫着,声音颤抖得紧,琴儿脸色青白地踉踉跄跄地走进内屋,看见有一男子正与自家小姐对坐,而自家小姐就在那啊啊叫唤。

     “啊…”她吓得要尖叫,宫晟风一样的速度,及时捂上了琴儿的嘴巴,后者惊慌地盯着他,手脚奋力针扎

     西子递给了琴儿一个安心的眼神,琴儿才慢慢放松下来。

     她在外屋,自然听见了外面那群人的话,小姐的名声肯定是毁了,待会他们还要来查房,到时候小姐怎么办?

     “啊…。”屋内女人的呻吟渐渐小了下来,还有些绵长之意。

     外面的一群官兵分成了两派,面子薄的,不愿意这时候进去查房,面皮厚的嚷嚷着现在就要进去。

     “琴儿,快去请不才仙姑帮忙!算我求她了!”西子此时进退两难,能想到的只有不才仙姑和有才道长。

     “小姐,我这就去!”不才仙姑和有才道长是道侣,应该没什么吧…

     “开门!查房!”外面官兵粗鲁的吼声。

     琴儿吓得身体瑟瑟发抖,西子强作镇定,实际脸色已经发白。

     “安王府着火啦,有人攻击王亲,走!”不知谁吼了一句,外面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官兵聚拢成一条有序的队伍。

     “反正查得也差不多了,全国都要封锁,那南唐质子是难逃一死!”有官兵恶狠狠道。

     唰唰唰——脚步声渐渐远离,这间房内的呻吟也渐渐淡去,仿佛房内的人完了事,睡着了一样。

     真是可惜了这番好戏,众人摇头不甘离去。

     西子紧绷的全身才微微放送,有些瘫软地躺坐在榻上,琴儿吓得直拂胸口。

     “姑娘…毁了你的名声,如果你真无去处,我愿意给你个归宿,可惜我如今自身难保,怕是连累了你。”宫晟眼神复杂地盯着西子,语气里充满了歉意,握紧拳头又是一番不甘。

     “南唐质子?”西子呆滞地喃喃,南唐和大唐的事,早已传遍了天下,南唐质子这一走,两国九成的可能性开战,百姓有得遭殃。

     质子,多么屈辱的名称,宫晟俊美的脸铁青,微微扭曲的神色如此狰狞。“是我自私。”

     天下人将我抛弃,我又何必助天下人?他是狭隘的,他是自私的。纵使被千古人唾骂,千万人渴望他被千刀万剐。

     可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也许吧。”西子的眼神看着宫晟,飘得遥远,“很自私吧。有许多人又要死去。”

     有许多人即将无家可归。

     琴儿听闻宫晟的话,小脸紧绷着,恶狠狠地瞪着他,“你个没用的质子,死了就罢了,反正也是个工具,来连累小姐作甚?!”

     这样的话,宫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

     在宫晟心里,西子善良如未曾染色的纱布,谁都看不起质子,只有她舍命相救,谁都自私,只有她心系天下。她这副纠结的表情,让宫晟心里难受极了,她太美好了,美好地让他想留在身边。

     夜,如此漫长。

     两人对坐无语,琴儿要不是看在外面有人,都要指着宫晟的鼻子破口大骂了!

     如果用娃娃的话来说,要把天使留在身边怎么办?那就是彻底地染脏他!让他回不了天堂,这样…他便只能和自己呆在地狱了。

     可惜,娃娃并不喜欢天使。

     “我叫宫晟。”宫晟薄唇吐出几个字来,语气很轻,轻地带上了哀伤。

     命运能选择么?让9岁的他奋斗,让投胎前的他奋斗,一切都是他的错,他错生在了南唐帝王家。

     “我叫百铢西子。”西子红着脸回应,此时她的语气平静如水,甚至有了丝丝凉意,自己救了一个杀伐之人。

     谁会忍受,为了和平,当别的国家来攻打自己的国家时,一战不发的放弃,成为别国的附庸,来成就所谓的和平。

     南唐为什么会分裂出去?在南唐人眼里,大唐一直就是那个俘虏他们的大国,他们要要回自己的民族尊严,当然这之中也参杂有高位者的野心。

     宫晟点了点头,最终抿着唇,沉声道:“我不会连累姑娘,我过会就走。”

     “还说不连累!我们小姐的名节都毁了!南唐质子你就拍拍屁股走人么?”琴儿哭泣道,她只恨自己不争气,没能给小姐要回尊严。

     这是何等羞耻的事情!

     西子听着琴儿的话,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想法让她惊了又惊,半晌,在宫晟纠结的目光注视下,她悠悠开口:“我愿意跟你走。”

     自己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家了。

     “小姐,你怎么能这样草草托付了自己的一生!”琴儿跑过来,拉住了西子的手,眼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掉,啜泣着:“难道小姐就这样堕落了么…你说过我们要好好活着,跟着他,是亡命天涯的日子,还怎么好好活?”

     可是,不跟着宫晟,也与亡命的日子无异吧。

     宫晟却因为西子的这一句话,眼神霎的亮了起来,却很快地暗沉下去,他自私的心在颤动,极度想带走这个女子,这个让他动心的女子。

     可是,他怎么能忍心让自己的救命恩人漂泊一生?

     “到哪里,日子都是一样,阳光照样照在身上,雨水也照样淋下来…”西子平静地说着,在她做出这个冒险的决定之后,她的心都要飞了起来,对以后突然有了期待,不再随遇而安,不再听天由命。

     宫晟一听她的话,一激动居然把女子抱在了怀里,西子瞪大了眼睛,连琴儿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拐骗小姐!”琴儿拳脚相加打在宫晟高大的身上,后者只是闷声一声,一言不发。

     宫晟在南唐还有些信得过的亲信,有一位唐将军,手有10万大军,是他母亲过去的追求者,在母亲死后,便忠于他。

     原本灰心的宫晟在此刻却因西子在心中冉升起一股战意火焰,只要能出了大唐,天地之大,任他扩展势力,再回来将大唐搅得天翻地覆!

     “虽然会有战争,虽然会有人死去。”宫晟静静地诉说着,“但因为,百铢西子,我答应给你建立一个盛世好不好?”

     “大唐的野心不止一天两天,战争迟早都要爆发,也不知多少年,西子相信我好不好?”

     他,在向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子寻求信任。

     “好…”西子抚着宫晟的背脊,他冰凉的体温,这样一个儒雅的男子要踏足沙场,因为他儒雅,应该以后会有太平盛世。

     她好天真!

     “小姐,您真傻!”琴儿急得大哭。

     “我们光脚的,害怕有鞋的么。破罐子破摔罢。”西子拭去琴儿小脸上的泪花,强笑道。

     后者微微愣了一下,再不说规劝的话,趴在榻上,哭得越发的伤心汹涌。

     宫晟默默地看着琴儿哭,将西子搂地更紧,这女子为什么这样说,她或许跟我经历相似的屈辱吧。

     …。黎明渐渐来临,某鬼拉着一头恶魔到处飘荡。黑漆漆的街巷,鬼好像都躲了起来。

     娃娃瘪了瘪嘴,埋怨道,“阿影你是不是故意把老鬼小鬼给我藏起来啦?怎么半天都木有一个。”

     不高兴,不高兴。

     “我的宝贝儿太强大了,他们都躲起来了。”千慕异影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墨发,将生气的小女人拥在怀里,低声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紫眼微微眯起,流露出一丝狡黠的光芒,又很快淡去,美男一本正经地携着娃娃纵跃在屋檐间。

     一群苦逼地被抓来做苦工的老鬼小鬼长在河边,有上百条的鬼举着孔明灯,空明灯上写着各种小字:愿认夜玄大人为主!

     一只流着鼻涕的小鬼苦着脸对一个驼背老鬼道:“为啥我们要举个灯站在这里?”

     老鬼的脚断开了身体飞出去打了小鬼的屁股一下,老鬼醒了醒鼻子:“因为有人说,我帮他讨他夫人开心,我就有烟抽。”

     是一只烟鬼…虽然烟瘾在身,但这老鬼看人却挺毒辣的。

     小鬼一撅屁股,鼻涕又流了出来,张嘴就哇哇大哭了起来,导致眼泪鼻涕全部流进了嘴巴里…

     他们这些鬼,修为不高,一般不能升级的,过段时间都会飞灰湮灭。千年之后,定是留不下他们,但是有了娃娃和千慕异影的存在,就打乱了这一历史。

     老远就看见了前面黑夜里的星星点点,娃娃有些诧异,她嗅到了鬼的味道,便加快了速度,不一会便和千慕异影赶到了河边。

     她看见这一幕,嘴巴微微张开,满是惊讶,全是鬼耶,大鬼…小鬼,老鬼!

     怎么办呢?要是再来一群牛哄哄的鬼,她的哈喇子肯定要流下来了嘿嘿。

     眼前这群身形不虚实的鬼都举着一个孔明灯,上面写的字无一不被眼神好的娃娃收纳眼底:愿认夜玄大人为主!

     她都要幸福加兴奋地跳起来了耶!不知道为什么,娃娃对收鬼这种事特么感兴趣,难道她是千灵烨附身了?

     (千灵烨:哈欠!今天感冒了么?不对…鬼怎么会感冒…)

     娃娃心里乐开了花,甜甜地望着身旁高大的千慕异影,踮脚仰头就啵了上去。

     “哦——”众鬼诡异的呼声。

     “羞羞羞。”一个小女鬼手指戳着脸蛋,脸红道。

     一不小心,她就放跑了手中的孔明灯。白亮的灯笼飘上了夜空,宛若星辰般美丽,承载着美好的祝福,美好的心愿。

     这心愿嘛,就是千慕异影威逼利诱众鬼许下的,认娃娃为主的心愿!

     众鬼都有些责怪地看着小女鬼,她怎么如此煞风景?

     “你个笨蛋呐!”一个少年鬼跺了跺脚,想起踹那傻兮兮的小女鬼,怎么忙着捂脸而坏了大事?由于他心急,手中的孔明灯没有拿稳,也放了。

     你们两个笨蛋!众鬼都气炸了,纷纷咬着牙,这可是关系到大家的魂魄!想着,众鬼还是十分配合地都将自己手中的孔明灯放了。

     上百孔明灯徐徐上升,夜空仿若被烟花照亮一般,轰——不知谁家在祝生放了烟花,夜空顷刻明亮,似乎是上天在配合千慕异影。

     烟花嘛…也是他花钱买通了人家放的。

     娃娃只想简简单单地亲一下,却没想到被千慕异影勾住了舌,两人深吻起来。

     还未睡的人,都看到了霎时明亮的夜空,上百孔明灯在一处齐放的壮丽景象,河边,在高楼建筑之间的缝隙里,飘出一点一点闪着白光的灯笼,柔和的白光让人心里一片温暖。

     “快看,那里有人在放孔明灯,还有烟花!”烟花绽放,轰轰的声响带来了喜悦的感觉。

     还在逛夜市的人们停驻的脚步,惊讶地看着天空,深夜,有月亮,还有无数上升的“繁星”。

     “我们快去河堤那里看看吧!可别错过了什么!”人们呼应着,邀请着。

     “好美!”有睡眼惺忪的少女推开窗格,望着远处的夜空刹那墨眸被照亮,她芳心蠢动,好美。

     夜空亮眼之色的瑰丽,连皓月也成为这深吻享用的男女的陪衬。

     人声嘈杂,多少慕艳意。

     一家客栈的二楼,一位少女推开窗,一个抱着他的蓝袍男子,两人共同望着外面,冉冉升起的孔明灯点缀夜空,那云暗的深沉。皓月清波投射在两人白玉似的脸上,他们仿佛是一座永恒不朽的雕像,将唯美永恒。

     “好漂亮!”哭哭啼啼的琴儿扑了上来,扒在窗口上,沾满泪渍的小脸被烟花照亮,像沾了晨露的兰花。

     “好美…”西子喃喃,身后这坚实温暖的胸膛,她从未想过的,此刻觉得心中异常温暖。

     有人来了,他们看见的是花火下,站在皓月下不拘于世相吻的男女。

     “这是上天的预兆吗?这是在祝福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吗?”有老人笑眯眯道。

     不少是情侣的男女彼此握紧了双手,互相注视,那目光也变得含情脉脉。

     娃娃的力气都快没了,被千慕异影托着腰,勉强站稳,踩了他一下,终于摆脱了魔嘴。

     “老婆——”千慕异影无辜地眨了眨紫眼,玉兰花一样白皙的脸此刻撒上月光的清冷,若去了一声魔气,仿若谪仙。

     娃娃鼓着腮帮子,余光瞥见不少围观的人,还有流着哈喇子,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的众鬼,头上的黑线就掉落了几根,溺在千慕异影怀里,不说话。

     有情侣也吻了起来,烟花绽放,使夜不在宁静空寂。

     “你什么时候弄的?”娃娃微肿的红唇泛着粼粼水渍。

     “你说我骗你之前左右。”千慕异影很老实的说了,娃娃,娃娃,快点投怀送抱吧。

     娃娃掩下眼帘,怪嗔地看了他一眼,难道千慕异影是不是分身她都有些分辨不出来了?肯定是趁她睡觉的时候。

     众鬼看得起兴,觉得还要来点更浪漫的,于是大家齐心协力往河里吹起几股阴风,哗啦啦,华丽的喷泉就出来了,一股股水注冲上天空,足有几十米高,看得围观的众人咋目,那水注旋转着,却没有一滴水洒下来坏了风景。

     好美啊,众人皆感叹,那水注硬着月光,仿佛是银渡的一般,耀耀生辉,要闪瞎了人们的眼睛。

     有小鬼好心地到河边的一片桃花林子里面奋力一吹,想掉的桃花轻松地迎着风被吹掉了,不想掉的桃花被小鬼拔了下来,风呼呼挂着,花瓣被吹到了这里,烟花绽放着,将粉色的花瓣照的十分美丽。

     “哇哦——”多少少女捂脸惊呼。情侣纷纷倾慕。

     高大的水注间,桃花漫漫,纷纷扬扬地撒下来,像下雪一样。

     砰!一个烟花在空中绽放,星星点点的烟火飞开。喜好热闹的众鬼冲上了天空,抓住下一刻即将绽放的烟火星子,快速地将它们排列起来,赫然写着:此生非你莫属!

     千慕异影搂着娃娃,俊逸的脸浮出一丝甜蜜的笑容,脸颊微红,此刻却大声道:“娃娃,嫁给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