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南唐0.8
    阴风迎面扑来,娃娃只身前进,暖色的衣袍被吹起,少女墨发飞扬,别有一番风姿。

     走到十米处,有一个玉色的门,娃娃淡淡地扫了一样,想提脚再往前走,却有无形的屏障将她阻隔在了外面。

     那天使用了美杜莎异瞳,眼睛微微胀痛,灵魂也有微微的疲倦之感,看来这消耗了自己不少的精神力。

     嘎吱——推开了大门,黑幽幽的四周仅有一条雪白的笔直的通道,一直通向那中心之殿。

     大门在娃娃进入之后,砰地一声关上了,声音倒有几分渗人。周围的漆黑满满闪现了无数双眼睛,黑夜被照亮,穿着古装形形色色的男女站在一起,他们都死灰着脸,阴森森地笑着。

     “又有一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鬼闯进来了…”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子咧着一口白花花的獠牙,狰狞嘲讽道。

     “哈哈哈,让我瞧瞧是几级鬼?外面的看守可是魑,老子都鬼王了,啧啧…”一个壮汉轻蔑地眯起眼睛,青白的脸溢着看笑话的神色。

     “这个女鬼模样长得不错嘛…喔——我居然看不出来等级,是不是太弱了?”有个胡渣汉子摸着小巴,眯着没有瞳仁的眼睛道。

     “难道她也是为了帝鬼珠来的?”一个白脸小孩红色的眼睛闪着微光,“只要拿走帝鬼珠,我们就解放了…”

     一个瘦的跟竹竿似的女人听见了小孩的话,裂开猩红的唇尖锐着嗓音,“她?她即使等级比我们高怎么样?那帝鬼珠,迄今还没有鬼拿走,要知道这里最为强大的鬼,恐怕都是魅级以上,她算那根葱,魅都动不了那珠子!”

     娃娃听见了那竹竿女人的话黑瞳幽幽地一扫她,那女人竹竿似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娃娃魍的气息一放出,刹那万鬼臣服,密密麻麻的鬼皆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是魍!天啊!果真为了那帝鬼珠?”有鬼在暗地里唏嘘。

     “什么是帝鬼珠?”娃娃慢悠悠地走在白色的石阶上,目光似无神又似有神。

     这里的鬼,最低级的都在90级,而且都拥有心境,厉鬼没有,鬼王一大群,也算是鬼中的精英。

     “帝…帝。鬼珠是这万鬼冢的阵眼,一旦它没有了,这里成千上万的鬼都可获得解放!”一只鬼颤颤巍巍道,惨白的额头已经冒出了虚汗,他的三角眼不时地瞥着娃娃的神色,怕对方一个不悦,就吃了他!

     万鬼冢?她倒是在降灵书上看过这个词,在降灵家族,这个词是神圣的,每一个降灵师提及万鬼冢无不双目染上崇拜,传说创下万鬼冢的降灵师就是降灵界开辟的先祖。

     只是…这就是万鬼冢?那她岂不是出不去了?降灵家族将万鬼冢传得神乎其神,说世上所有的鬼,只要敢进去的,就没有出来的。

     “你们愿意跟着我么,成为我的亡灵军团。”娃娃有些烦躁地锊了锊墨发,脚步不停止。

     “我们…只是。你得打败这里的主人!是只隗…我们只是这万鬼冢鬼城的开胃菜而已。”有只鬼好心提醒道。

     娃娃神识一扫这里大概有200左右的鬼,心下想着是满意的,她想靠自己的力量去闯一闯这万鬼冢,夺一夺那帝鬼珠!

     “呵…既然如此,我就不与你战了,少了一顿皮肉之苦。”一个穿着黑袍的高瘦男子走出来,皮肤白如纸,唇红如血,那双丹凤眸有些狭长,镶嵌着一颗想红玛瑙石一样的瞳仁。

     娃娃看着那高大的男子,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你很聪明,你跟我,你会叛变么?”

     那男子俊脸上没有一点兵临城下的危机感,表情淡得很,懒懒地扫了一眼屹立在万鬼匍匐大礼之下的女子,他像是个极为妖冶的纸人一样,朱唇微启吐出四字。“明知故问。”

     “哈哈…且与我契约吧。”娃娃伸出小手,一朵曼陀罗花绽开,绝望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里,那妖美纸人一般的男子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唇,将手抬起捏住了像他飘来的黑色曼陀罗花。曼陀罗在额心绽放,他更加妖冶了,还带上了浓浓的黑暗气息。

     “主…上!”让他称呼这个年轻的女子为主人,还让鬼有些别扭。“我是浮生。”

     一听便是化名,娃娃挑了挑眉,看见漫漫无尽的黑暗里开了一扇大门,白色温润的光辉照耀众鬼,让众鬼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那便给你个姓,道浮生。”娃娃双脚离地,朝着那扇大门飘去,道浮生站在原地,狭长的凤眸眯起,红瞳流露出狩猎的光芒,后听那轻飘飘的女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你把这些鬼全部契约了,留在原地,等我消息。”

     娃娃出了第一扇割门,又回到了玉石壁围成的走廊上,那远远的宫殿,散发着耀眼的光辉,宫殿之上有一点白光,特别特别亮,仔细地去瞧,娃娃的眼睛胀痛极了。

     回头一看,十米之外有个玄袍的高大男人站在那里,他身旁四仰八叉躺着一个胖胖的粉衣女子。那男人紫色柔和的目光落在娃娃身上,娃娃甜甜地勾起了嘴角。

     又一十米处,推开一扇沉重的玉门,里面一样的漆黑如夜,唯有一条通道,通向一个方块之地,仿佛是悬浮在空中的。

     就在娃娃进去,玉门砰地一声关上的那一刹那,周围的黑色唰地亮起了几十道血色的眼睛,杀气弥漫,她听到了黑暗中有鬼吞着唾液的声音。

     是厉鬼,这里的鬼全被吃了,只有强大的实力相匹敌的厉鬼互相蚕食着,生存了下来。

     “吼——”谁的一声粗暴的怒喝,娃娃感觉身旁有一只漆黑如烧焦了煤炭的爪子朝她抓来,周围秫秫的风声,实则是鬼在划动风里的指甲。

     砰!砰!砰!娃娃纵跃起身子,灵巧地避开了好几道凌厉的攻击,神识探测了一下,这里的厉鬼30只,等级都在魑级!它们都共同拥有一个大心境,嗜杀之境!

     娃娃放出鬼链猛烈抨击着,回击着这些鬼,想方设法地将它们困住!

     以前自己的哀之境,怒之境,算是平常心境,而这个睨生之境,是大心境,让她的功力成倍增长,但是升级却困难多了!

     “要么臣服,要么死!”娃娃从牙齿里挤出这句话来,这些鬼左一爪子,又一爪子,总是她是再大的神,也经不住这些蚂蚁的消耗战,何况还是大蚂蚁!

     这一句话,刚好符合了众厉鬼的胃口,它们都团结了起来,攻击更加地猛烈!

     砰!娃娃挥出长长的鬼链将一束惨白的鬼刃挡住,后面的鬼链升起,从空中越过,直直朝众厉鬼身后敲去!

     咻咻!上千鬼链随着这一条偷袭的鬼链在黑暗中无声延展开来,将众鬼包围了起来,困于一个巨大的铁笼之中。

     “咯咯咯…”笼外传来少女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悦耳,再此刻却让人毛骨悚然。

     会哭的鬼没有关系,会笑的是厉鬼!

     娃娃歪了歪脑袋,她的笑声一发出,笼子里的众鬼也跟着笑起来。

     “哈哈哈!我要你死!”

     “哈哈哈!去死吧!”

     尖锐的笑声划破空际,音波攻击传来,娃娃的精神力更为强大,一扫而出,就将这狂澜似的音波攻势轻易化解,她揉了揉太阳穴,半眯着眼睛瞥着这些红眸的厉鬼,他们身上的杀气,不亚于她的,当然与娃娃的本体相比,这些杀气,是微不足道的。

     “要么臣服,要么被我吃!”娃娃脸上原本明媚的笑意越发地阴森,这些厉鬼可是上好的补品,但为她所用,又是一股强大的战斗队伍。

     笑声突然停止了,一切都静谧地可怕,那些猩红的眼睛一双一双在黑暗里睁得大大的,偶尔眨巴几下,倒是比当初乖巧了不少。

     “我们直到魂飞魄散,只会有一个主人。”不知那只鬼开了口,他那双猩红的眸子越发地耀眼。

     “我们并不求苟存,你得拿出足够的实力来震撼我们!”一只鬼吹着气不屑的开口,阴风朝着娃娃袭来,娃娃的刘海微微掀起。

     “如此,那便跟着我去第三个阁门!”娃娃冷冷地瞧着这些厉鬼。

     “不不不,不去!”慌张的声音随即想起。

     “那是万鬼冢的本家和外面的分水岭…不去。太可怕了…”有阴阳怪气地声音在遏制不住地颤抖。

     “哈哈哈,你去吧,别被吃了!”

     娃娃的眼睛微眯,走进这些厉鬼,看着他们怨恨的眼睛,瞳里爆发出一股更为纯净地恨意,“别挑战我的耐心!”

     这句话一出,于是便有鬼在考虑,待会要在娃娃背后放冷刀,让她魂飞魄散。

     似乎是看出了他们的心思,娃娃不屑一笑,声音冷清道:“我能让你们在我背后,不是自大,不是信任你们,而是,我有足够的实力让你们在我之前灰飞烟灭!至于我,死不死还不一定!”

     于是嘈杂的鬼音瞬间又沉寂下来。

     终于有鬼幽幽地开口,“即使你比我们等级高,也不一定斗得过那只饕餮!”

     饕餮!?娃娃一听这个名字,心下大惊,传说饕餮是第十九层地狱的东西,一些半真半假的传记说饕餮是专门归魔王所管,这也在千慕异影口中印证过。

     那可是三次元的东西,二次元怎么会有,难道说古时候的降灵师已经厉害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不…不是真的!娃娃的星眸微闪,厉声道:“是真是假,让我去验验就知,你们,等着被我收服吧!”

     “狂言小鬼…”有厉鬼在交头接耳,平时打得不可开交,你死我活地他们,现下却和平共处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