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南唐1.5
    杀手娃娃没有爱,南唐1.5

     “你的全名叫什么?”无君慢慢走进娃娃,表情几分淡漠地俯视着她。舒悫鹉琻

     “不如你也告诉我你的名字?”娃娃没有半点卑微之色,站起身子,顺带连官冥也拉了起来。

     无君俊逸的脸有稍微一刻的怔神,好久没看见这般高傲如斯的女子了,只是她骨子里真是高傲?

     薄唇微启,淡淡地吐出三字:“纳兰睿。”

     “夜玄娃娃。”娃娃双手环胸,语气比无君更淡。

     她心中突然燃升起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娃娃歪头表示疑惑。

     “你想拿下帝鬼珠吧,碎片我给你便是。”无君突然开口道,声音里没有半分痛痒之感。

     这头狼在打什么主意?娃娃皱眉,不由得疑惑起来。

     砰!突然宫殿一阵晃荡,巨大的能量波动直接将薄弱的墙壁,门窗摧毁。

     娃娃闻到了一股熟悉且危险的味道——恶魔的味道!

     千慕异影在做什么?!娃娃的心狠狠震颤了一下,不详之感越来越强烈,让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无君察觉到眼前洋娃娃一样的女孩的异样,嘴角挂着淡淡的温柔笑容,灰色的瞳仁看不出有何端倪情绪,薄唇微启,吐出几字,“我助你。”

     “好。”娃娃点了点头,深知无君心中还有别的算盘,不过这头狼现如今可以为她所用,如果今后他翻脸,自己则用尽手段来治她!

     “血君出事了!”门外立刻传来君主分分慌张又含分分窃喜的声音。

     “有跟他差不多强大的东西在与血君打斗!”门外色君的声音无比凝重。

     娃娃抿着唇抛下官冥推窗跃出,此时夜亮如昼,紫色与白色的强大能量在纠缠,让整个鬼都为之震颤!

     一扇紫色的轮形流能成放射状从远方最大的宫殿射出,乐君娇小的身子像旁边飞快地躲闪,砰!那紫色的轮形流能却还是无可避免地砸在了她的身上。

     “噗——”乐君漂亮的小脸顷刻变得苍白透明,砰地撞在了身后的柱子上,建筑物被摧毁,乐君浑身缭绕着紫色的雾气,灵魂正在急速溃散,即使这样,她脸上仍是挂着甜甜的笑容,好像从未受伤过,不会感到痛一样。

     “好强大!”看到了乐君的惨状,婪君吞咽了一口唾沫,望着紫与白交错的天空,眼神几分迷离,他想逃走!可是这能量辐射之大,他又能逃到哪里去?

     娃娃看到受伤的乐君飞快地朝她扑去,张开嘴一口将她的灵魂吸入。

     美人的身体顿时变得像水一样被吸入了她的口中,容貌扭曲狰狞。与其让她灵魂溃散而死,不如便宜了我!娃娃体内的恶魔精魂快速运转,将这强大的灵魂消磨掉,她的额头顿时一阵昏痛,四肢缭绕上森然的紫色流光。

     “哼!不自量力!”这时众鬼才看清娃娃的正面目,是只魍,怒君见到娃娃身上缭绕的紫光,从鼻子里嗤出一气,十分轻蔑,乐君都没与扛过那紫色的攻击,简直是找死的小鬼!

     他不知道,娃娃与千慕异影订下了婚契,如果不是千慕异影刻意伤害她,这些攻击对于娃娃,什么都不是。

     一会紫光消散,融进了娃娃的身体里,非但没有伤害她,还帮助恶魔精魂一起消化乐君这反抗的灵魂。

     砰!轰隆隆!天空上,两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招式华丽,能量霸道,杀得昏天暗地!宫殿被震动,许多没有结界保护的建筑都被夷为平地!

     千慕异影手上包裹着两团紫色的能量,他一挥手,一轮有百米宽大的魔法轮展开飞速转动,从魔法轮中心古老的花纹里迸发出千万条箭头形状的光柱,朝着对面的银袍男子打去!

     砰砰砰!银袍那字白光迅速蜕变为黑色,化成一个有着许多菱角的盾牌,那箭头击在上面,犹若雷电击地!不出几下,足有5百米的盾牌瓦解,里面走出来的银袍男子,蓝色的丹凤眸微微眯起,眼角的朱砂泪痣越发的妖冶,他冷着一张脸,冷得邪魅越发的危险!

     “你是什么东西?”男子犹若嗜血修罗的低吟,似隐怒之龙晖,身上黑色的鬼火从身后迸发形成一张黑夜似的幕布,火舌颤动,像地狱蟒蛇的大口。

     “你不必知道!”千慕异影樱色的唇微张,面色浮现出阴厉,趁着他还没有升为鬼仙,将他扼杀在摇篮里!

     “御龙之剑!”千慕异影举起双手,从宏伟的魔法轮里祭出一柄染升着黑气的大剑,上面的龙腾雕得栩栩如生,仿佛有黑银镶边的龙就要从剑上窜出来,将敌人撕裂!

     呼!剑出何其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对面的血君,那银袍男子墨发飞扬,脸上没有任何慌张之色,是深深的杀意!

     他大手在空中一甩,黑色的骷髅镰刀被他握在手中,狠狠地迎着那锋利的剑芒砍去!

     晄——刺耳的声音要将人的灵魂震碎,百里之外的怒君,无君等鬼皆捂上了耳朵,面色痛苦地蹲坐在地上。

     “冥马!”血君大喝一声,腾腾腾,他的身后黑色的雾气凭空荡漾开来,仿佛真有铁蹄的声音,三匹黑马,漆黑的瞳没有一点生机,幽森异常,马之矫健,却浑身带着杀厉之气,只要它踏过的地方,人的灵魂将被深深地扯走!

     御龙剑被那骷髅镰刀震回到了千慕异影手中,而血君也因此倒退数百步才稳住身形,吐出一口浊气,脸色有些苍白。

     沓沓沓…那些无声的马儿全部朝着千慕异影奔来,千慕异影手持大剑,横空一劈,从马儿半身斩去,呼——白色的寒光挥出,“鸠——”马儿痛苦地嘶鸣。

     砰砰砰!几匹勾魂冥马化为了袅袅雾气,而当千慕异影回神之时,又看见血君挥动着巨大的骷髅镰刀飞射而来!

     他已经闻到了那极为渴血的刀气!千慕异影翻身躲过,手握大剑绕到血君背后狠狠一刺,血君此时却翻过身来,手上的大镰刀立刻横在面前抵挡!

     晄——百米外的鬼君再次遭到了声波攻击,这让娃娃也有些受不了,但她并没有向众人那样狼狈,瘦小的身影屹立在漫天炸响的能量下。

     “姐姐…”官冥从窗子那里爬出来,身体已经透明到几乎看不见,他红色的眼睛噙满了眼泪,肥嘟嘟的小脸带着一丝丝对痛苦的隐忍,他的灵魂正在飘散,白色的光点逸散在凌厉的风里。

     娃娃一皱眉,将官冥吸了过来,甩进了生灵之戒里,耳边立刻传来了众鬼抱怨的声音。

     “哎呦喂!又来一只!挤死我了!”

     “你的脑袋…快…快。扯出去。别。放在我嘴巴里。”

     “卧槽,你的手…你的手。不要砰我的菊花哇哇哇!”

     “不要啃我的脚…走开!老子有洁癖!”

     娃娃的眉头轻轻皱起,在无君和怒君,色君,婪君的眼睛里闪着精光,他们刚才看见那个小鬼消失了吧?对了,那紫光缠绕上她了,她怎么没事?

     “再吵,就让你永远消失。”女娃不痛快地声音冷冷响起,众鬼合上了抱怨的嘴巴,娃娃耳边的杂音去的无影无踪。

     砰砰砰!远处的刀光剑影,千慕异影和血君杀得难分上下,接下来可不好。但娃娃确定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去了也只是添麻烦。

     罗曼血狱如何?那也是困住他们一时的小道具,不下10秒就会被挣脱,但是也许对于阿影来讲,10秒,已经够了。

     瞥了一眼自己身边虎视眈眈的众鬼君,娃娃觉得还是不去了,万一她和阿影都费劲全力终于消灭了鬼君,但是剩下的众鬼君可以趁他们病,要他们命!

     “美人…”色君带着面具的嘴角仿佛真的勾起,带着一丝邪魅,强撑着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到11岁瘦小的女孩身边,蹲下来,仰望着冷面的她,绿幽幽的视线带上了满满的兴趣。

     “跟我,亦或是彻底消失。”娃娃也蹲下来,小手要去揭色君精致的面具,却被她冰凉的手给拉住,色君上挑的嘴角带上了丝丝得逞的笑意。

     “小鬼,我们来做个交易。”绿幽幽的视线像蟒蛇的注视,不怀好意。

     娃娃也不恼怒,微微眯起眼睛,“我要拿帝鬼珠,如何?”

     “可以。”他那张面具上的樱唇似乎动了一下,不冷不热地字冲微勾的嘴里吐出来,妖媚如斯的脸带着盈盈笑意。

     “那便成了。”娃娃的目光飘向远方,眼前的形式不适合她去契约别的鬼,若是别有用心的鬼,也许在契约的时候,会伤害她暴露出来的灵魂。

     “怒君,婪君,你们如何?”娃娃脸上带着浅浅的担忧,没有去看身边各怀心思的鬼君,慢悠悠道。

     “乐君被你吃了,这钥匙怕是拿不到了。”婪君开口,瞳里还有几分犹豫。

     “碎片在我这里。”恶魔精魂消化地很快,到了娃娃的腹中,哪还有出去的道理?

     “你…”怒君的浓眉皱起,有几分正义之感的脸带上了惊讶,他开始正视娃娃了,其一因为娃娃并没有被乐君的灵魂撑死或者反噬,其二她没有被那紫色的能量攻击。

     “呵。”娃娃冷笑了一声,乐君的灵魂只需要三两日便可以消化完,到时候她的实力又可以精进。

     “轰隆隆!”天空紫色的炸雷轰响,一个银袍男子坠落,鬼城地面狠狠地颤动,天空有了龟裂的痕迹!

     银色长袍的男子化为一抹流光消失在了天际裂开的缝中,过了很久,残留的白色黑色能量才散去,留下一抹无味的硝烟蔓延在上空。

     黑袍紫眸的俊美男人踏风而来,脸色有些苍白。

     他的衣袍被风吹着,有意无意勾勒出他健硕的身躯,刚毅棱角分明的脸,犹若月兰花瓣似的肌肤,暗色的紫散着淡淡的魅惑,他的眉宇有着天生王者的霸气,光洁的额头布满了虚汗。

     千慕异影落在了地上,高大黑色的身影成为一抹桀骜的风景,头上戴着一个被摧毁的花环的小女孩,扑向他的怀抱,小嘴扁着,噙满了委屈。

     阿影…阿影。我好担心你…娃娃抱住了他硬朗的腰,头埋在他的腰骨处,亲昵地蹭了蹭,小手抓住他冰凉的大手。

     色君绿色的眸子里闪过一缕寒光,面具的嘴角浮出一丝失落,连他自己也未曾注意。

     千慕异影突然被这投怀送抱的小人儿搞得有些无措,本来还想跟她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的,现下什么心思也没有了,只想将担忧的她抱起,呵护在怀里安慰一番。他的大手向下一揽,将不高的女孩抱在了臂弯里,托着她的小PP,连千慕异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嘴角已经浮出一抹甜蜜地笑容。

     他很累啊,确实累极了,可他还是想抱着她,嗅着小人儿与他相似的冷香,千慕异影满意地勾了勾嘴角。

     “阿影,你又去抽什么疯啊!”娃娃在他的胸口揪了一把,眼泪徘徊在眼眶里,娇嗔道。

     果然,恋爱中的女人,即使再冷,也会变的。

     “我不高兴你和别的雄性生物在一起。”千慕异影的语气里带上了冷温柔,“我不喜欢你对他们低声下气。”

     “唔,我没有啊。”娃娃抬起小脸,撸着嘴,有些疑惑地望着千慕异影放大了俊脸。

     “…。”千慕异影在心里摇了摇头,大手抬起,宠溺地揉了揉她柔软的黑发,一转话题,“他逃跑了,可能会晋升。”

     娃娃的眉头微微蹙起,长长的睫毛掩下闪过狠厉,“我们打不过还不会躲吗?慢慢来…等这南唐之行过了,跑回千年之后,他能奈我们怎何?”

     “好。”千慕异影点了点头,眼中带上了丝丝笑意,仿佛丝毫忘却刚才有过那么一场大战,他已经很疲倦,很疲倦。

     众鬼君木讷地看着这两鬼的互动,能把那个血君打跑,这个男人太凶悍了!

     如果是这个男人要帝鬼珠,那便是最好的,因为…。

     “去取帝鬼珠!”事不宜迟,娃娃一方面担心千慕异影还能否坚持下去,一方面又怕血君晋升鬼仙之后打回来。能与阿影匹敌的鬼,对于她来说,太强大

     ---